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15

2015年2月25日

February 25, 2015 Leave a comment

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

第一件:我在考虑把blog搬到简书,然后以后从简书同步到wordpress。一方面wordpress在国内上不去还是挺麻烦的,这就意味着我不上公司VPN就更新不了;另一方面简书的larry同学对我发出邀约,我觉得他们的平台做得也比较简洁干净,对我胃口;于是我就做出了这个决定。当然技术部分还是要靠larry同学实现,这里有我十年的记忆。

博客的访问量开始增加——除去同事的那一部分,因为我一直觉得同事的访问八卦的目的居多。这个访问量增加很诡异,因为某一篇博客的搜索量增加,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我有两篇博客都是在google首页,所以每次一旦有人搜索相关词语就会进来,当然,仅限于国外。所以迄今为止我的博客的最大访问量来自于美国。

第二件:德国签证下来了,居然是一年的,我觉得一年挺好的,我再来一次,也差不多了。地方是去不完的,可是我心目中的念想,已经了结了——很多时候你心心念念只是因为你自己过于美化,等到看得多了,回过头来一看,能重现的部分你不在乎了,不能重现的部分,永远不能重现了。

下个月我要去希腊,圣托里尼总归是要去的。如果下次可以过来,我会去一趟冰岛,夏天的时候。剩下的假期留给日本,如果能找到人陪我去最好,找不到人就自己去。亚洲有个日本真是太好了,太好太好了,不然我这种发达国家控干净整洁控想要去个近的地方度假,都没有选择。

第三件:我本来要在三月底回国,现在往后推迟了两个礼拜,我纠结了半天居然答应了,而这答应的最主要原因是我一想到回国上班那么舟车劳顿我就犯怵,还有就是我真的没有钱了,越晚回去越好,因为一回去就要面对我空荡荡的房子,操心如何添置家具。

第四件:目前我人生最大的两个困扰,一个是小孩,一个是事业。今年年底我三十二岁,然后我觉得关于个人心愿的这一部分基本已经完全实现了,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今年我突然死了,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到达这个状态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经历了太多不该有的经历,以及拼了一切老命放弃自己的一些执念,还有自己并不能接受的人生段落——对于固执的人来说,这是最难的一个部分。

不管如何就是到达了,有句矫情的话说的很好,不念过去,不畏将来,就是这个状态。既然到了这个状态,说明我的人生可以开始下一阶段的追求了。下一阶段是什么呢?一个是小孩,小孩是你终于认可了这个世界,觉得说如果有个小孩,跟他一起经历分享这个世界也不错——私心的部分是,小孩是我重新renew人生经历的唯一机会了,单单就我自己而言,所有我想经历的该经历的,都差不多了。

还有一个是事业,我觉得自我的部分实现了,剩下来的,就是你对这个世界的呈现了。这个部分我和小孩一样苦恼,小孩的苦恼是因为要有小孩必须先找一个睡得下去并且可以长时间呆在一起的男人结婚——天知道这个有多难;事业的苦恼是,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还是很顽固的,我快三十二岁了,想要做点事情,也并非就是那么容易,更何况我并没有什么积累,本职工作我也就so so啊,我能做什么?

我对于人生的理解从来就不是过日子,所以现在我也不打算过日子,即使我可以过上还不错的日子。不过小孩和事业这两个命题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我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希望老天再一次眷顾我。

差不多就是这些。

Categories: Dailylife

六人帮二三事 之一

February 24, 2015 Leave a comment

殿堂惜惜

在我们六个人里面,惜惜的封号是殿堂。什么叫殿堂?每每媒体上称赞一个人或者一个作品,都说殿堂级大师,殿堂级神作——殿堂,就是这个意思。怎么样,有没有顿时冒出浓浓的即视感?

据说这个封号是我给的,可是我忘记为什么了,年代太久远,依稀记得是说因为惜惜是殿堂级好男人。那个时候我们在中科大代培,惜惜的妹子在北大,于是他经常要坐火车从合肥赶到北京去见妹子,最夸张的时候一个星期去了两次。我大概是看见了惜惜如何对妹子,还有结合惜惜诸多的好人好事,有感而发,所以赐给了他这个封号吧。。。真的是不记得了,老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惜惜绝对是好男人,尊重他人体贴他人热心帮助他人,又大方又仗义,nice的程度是殿堂级的,所以才叫殿堂。

惜惜长得又黑又瘦,黑到我迄今为止没结识过比他更黑的中国人,这大概跟他从小在海南长大有关系;瘦到永远在风中飘荡,增肥永远是他心中的痛。不过他五官长得不错,因为太黑了,甚至立体到有雕塑感,还蛮好看的。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惜惜的丰功伟绩数不胜数。

惜惜必然是学霸,他们海南省每年能考进清华的一共也就十个吧?现在也许多了几个。我们是研究生同学,有一门课貌似要用matlab还是c实现傅立叶变换,不记得了,反正就是要写代码,实现各种傅立叶变换。下了课我们就去搓饭了,那天还喝酒了,为什么喝不记得了,反正一群人都喝得差不多了,回到宿舍昏昏沉沉就睡觉。可是我们的殿堂同学喝多了睡不着,然后就爬起来顺便把代码写出来了,第二天我头脑清醒地抄他写的代码,也没抄明白。。。差距太大。。。

学霸惜惜打起牌来,那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他完全不会打牌。。。现在他是会了,可是想当年。。。导致现在我看到一手好牌打烂这几个字,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就是惜惜。最夸张的一次是我们去黄山,一路打牌过去。我们六个人打拖拉机,惜惜抓了六个王,反了对家的底,然后打无主。我当时跟惜惜一拨,觉得这把真是胜券在握,闭着眼睛打都能赢,就算一直没有牌权六个王憋到最后抄底也行啊,可是那一把我们输了。。。他拿着六个王连底都没有拿到。。。我至今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一把会输。。。

当然殿堂同学生活上也是完全不拘小节的。举个例子,他有一次把衣服扔在洗衣机里面,过了一个礼拜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堆衣服在洗衣机里,洗完了没有晾,于是只好又洗一次。当然了这一次洗完了他有没有再次忘记晾,那就不知道了。。。其他的就不用我说了,参考这件事情。

直男殿堂也有感性的时刻。第一次是我们在科大,一年结束了,第二年要回上海了。阿龙和阿达还有bobo要去北京,我,小胖还有惜惜去火车站送他们。当时道别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很伤感——在火车站送别大概天生有一种伤感的氛围在?然后惜惜说,斯文你是不是都要哭了,我说是啊,他说我也难过,我说太奇怪了,过两个月不是又见到了嘛?

第二次是我们毕业的时候。我们最先送的是阿龙,一堆人在一起好像还好,后来出了站台,惜惜马上就收到了阿龙的道别短信,他当时估计就有点hold不住了,立刻饱含深情地回了一条,说什么三年了,一直是我们六个人blahblah,看得我都差点飙泪——第一次看到惜惜那么伤感而且表达出来。结果发完了惜惜发现原来阿龙的短信发给了很多人,不是发给他一个的,顿时大怒,完全也不伤感了,开始谴责阿龙居然群发。。。好不容易看到一次殿堂真情流露,就被阿龙这么给毁了。。。

好了,殿堂的故事就先说到这里。

Categories: Echo

过年

February 20, 2015 Leave a comment

从小我就害怕过年。

为什么害怕,很难说清楚——说是可以说,但是估计说出来只能表达真实情绪的三分之一。第一我很讨厌我爸喝酒打麻将,可是过年他只有两件事情,喝酒和打麻将。家里来人了他马上搬拍桌张罗打麻将,然后我妈做好饭了就开始喝酒,然后继续打。为什么我很讨厌呢,因为他那副不喝会死不打会死的嘴脸很让人厌恶,骨子里条件反射地排斥,可是这个人又每天跟你在一起;然后他麻将打得很差,喝酒也不行——我爸这个人智商情商都不太高,做什么都不行,总之很烦。第二我很怕吵,而且一群人聚在一起除了喝酒打麻将没有任何营养,我不知道乐趣在哪里。第三我怕冷,南方的湿冷真是让人崩溃,当然其实在上海也很冷,好不到哪里去。我这样说,可能根本就不会有人明白我当时那痛苦纠结得濒临崩塌的情绪,不过没办法,语言表达能力太贫瘠,只能祈祷还是有人能明白的,不然为什么长大了好多人都是歪瓜劣枣,一看就是带着童年的阴影?

乍一看好像是我作,因为家家户户都是这么过年的,可是我真的接受不了。过年对我来说就是过劫,劫难的劫。年复一年,我又甩不掉,那种层层叠加的噩梦到最后终于把人压垮。我不是没有反抗过,大过年的我试过离家出走,可是这种时候我发现连我妈都不站在我这边,没有人管我,于是出走完我还是默默地回去了,面对喝醉的爸和打扫的妈。到最后真的是绝望的,虽然我表达不出来那种情绪,但是绝望是真的。

什么叫绝望呢?就是你觉得生活没办法变好了。你每天吃饭,上学放学,但是你不开心;然后一开始你觉得只要你考上大学你就会开心,后来你发现不行,你依然摆脱不了这个家,他们跟你绑在一起,你没办法断绝血缘关系,要背负着这个关系走完这一辈子,于是你觉得你这辈子都完了。这就叫绝望。有好多年我都陷入在这种绝望中不知所踪,后来我把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差点更绝望,直到现在,现在,我开始知道,这世界上,从来都只有你自己。

父母带来的压抑感和窒息感往往是要命的,更要命的是他们掌控着一切,我没有任何话语权和决定权。我已经不想去回忆我的整个青少年时期加上成年后的头几年,到底是过得如此惨淡了,人总归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可是真的,直到今年,我都快三十二岁了,才开始慢慢体会生活的美好与快乐。当然这三十年不能全怪我父母,中间有几年是我自己的责任——我犯的错误就是我从来没看得起过小时候我接触过的任何人群,结果刚工作的时候我却傻逼地觉得周围的人群我应该要看得起,于是就真傻逼了。

有时候回头一看,居然过去了那么多年,而且时间从来没有因为你的痛苦难捱而加快一点。以前绝望的时候我其实挺混日子的,我觉得过一天算一天,好死不如赖活。我期望有人拯救我,结果到最后根本没人理我。现在我不绝望了,我想好好生活,一方面我确实泯然众人矣——就比如我的工作,我从来就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一开始我痛苦,现在我不痛苦了,做就行了,反而会得到很多表扬,就像其他很多也不懂的人一样;另一方面我确实独立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我不仅经济独立,能养活自己而且暂时没失业,而且精神也很独立,再也不会因为傻逼而折磨自己,也再也不会妄想依靠任何人;然后生活就突然变得美好了。

今年过年我在巴黎。昨天大年三十,我在工作,晚上回到酒店,我去了附近的意大利餐厅。他们位置满了,于是我就去了麦当劳,买了汉堡和薯条,回到酒店狼吞虎咽。今天大年初一,我又在工作,回来的时候地铁经过了埃菲尔铁塔和塞纳河,很漂亮的夜景,然后现在我打开电脑完成这篇文章。中间我打过一个电话给我妈,我爸也给我发了条短信,弟弟今年没什么动静,大概忙着谈恋爱。

大概只有短暂的几秒钟我会想,好吧,在家里过年也不错,不过只有几秒。过了这几秒我就再也没想过,我喜欢有暖气的冬天,喜欢清静,喜欢自在,喜欢自己几乎可以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即使孤单也快乐。

都说有家庭有家人的陪伴才幸福,可是很多时候我跟他们在一起连快乐都做不到,何谈幸福。我现在的快乐是因为他们终于开始平等的对待我,开始正视我的需求。二十年前我即使哭破了喉咙在房间里砸烂所有的东西,他们也不会管我,只会沉浸在他们所谓大人们的交流中。二十年后他们当然有了小小的进步,开始知道情绪上的问题会有多严重,我弟弟的抑郁症终于给了他们警告,然后更重要的,我现在要是不开心,我可以转头就离开他们,再也不是那个想离家出走可是无处可去的胆怯的无助的小女孩。

所以其实不是每个人都觉得家庭温暖的,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过年的。当然我知道年纪大了,人的想法总归会不一样,热闹总归是好的,只是在你有更多的选择的时候,你才会真正喜欢上所谓的节日,以及团聚。因为这时候你会真心地想要过节,给忙碌一年的自己一点休息的时间;你也会真心地想要团聚,即使是装样子也装过这几天,给老去的父母一点慰藉;所有的主动权都在你自己手里,然后一切才变得有意义起来。

新的一年,有新的目标。现如今日子过得好不好其实只是心情问题,那更多的时间和经历,还是留给自己更多的去追求吧。物质上的追求告一段落,可是人生的追求,永无止境呀。

Categories: Dailylife

乌鸦不太黑

February 13, 2015 Leave a comment

新鲜感

新鲜感有两种,第一种是你不断在同样的人和事物身上获得新的体验,打个比方,比如两个人在一起,先是热恋,然后是结婚,然后吵闹,然后平淡,然后有小孩,然后上有老下有小,然后孩子大了,然后相伴到老——这就是同样的人,你跟他在一起不断获得新的经历。还有一种是不断遇到新鲜的事物,新的人,到新的地方,就像我现在的生活一样。

我一直觉得前一种新鲜感比较高级,因为人类如果都像后一种一样漂泊流浪,肯定不会发展进步到今天。我其实也一直试图摆脱自己对低级新鲜感的依赖——因为低级,所以简单,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感到新鲜,于是为了这唾手可得的新鲜,主动或被动的失去了更高阶的新鲜。

这个问题最近很困扰我,可是我暂时也想不出什么方案,能够让我真的放弃对低级新鲜感的留念。低级归低级,正是因为琐碎而低级,所以每天的生活才因此变得有点色彩。只是到了最后,人生肯定只会是散落在四方的一些零星片段,无法积累起来到达某种高度,想想这个后果我还是很沮丧的。

对峙与和解

跟这个世界彻底对峙是从彻底被公司的老女人惹毛了的时候开始的——因为我那时候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不是站在我这边,是站在老女人们那边,于是我彻底piss off了,难怪老女人们有恃无恐。我的愤怒积累已久,从此我再也不能原谅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再和这个世界和解。

当然我还有残存的一点理性,我把很多的人屏蔽在了我的世界之外,内心深处再也不能和这个世界温柔和平地共处,但是大多数时候我还是保留了应该有的礼貌和素养,于是我也还是能经常体会到这个世界的善意。

我这个人真的还是有点傻福的。我坐火车去出差,第一站在海德堡,我听到海德堡就要下车,结果旁边一个德国老太叽里咕噜不让我下车,然后一个年轻女人赶忙冲过来解释,这个不是海德堡主站,老太看你手上捏着火车票,知道你要在主站下车。我立马感激得不行。

后来在科隆我坐上了火车,结果火车出故障了,我当时还在听歌,完全不知所云,旁边的德国男人就跟我说,你一会跟着我下车,我们要换车。我当然二话不说就跟着下了——我承认我这个人比较天真容易相信人,但事实上我仅有的一点理性还是会告诉我什么时候需要靠自己。我的开挂模式只有在我自己一个人,而且在一个比较让人紧张的地方的时候才会开启,大多数的时候,特别如果在德国,我基本就是跟着感觉走了。

到了布鲁塞尔我在火车上随便问了一句,机场怎么去,然后一大堆人开始给我指路。后来有个台湾人告诉我坐火车会很快,然后又是说,你跟着我走,我带你去,于是我就又跟着他走了。

回德国的时候更是如此。一路被无数德国人帮忙,搬行李或者指路。老实说,在欧洲的时候我经常觉得做一个弱者感觉挺好的,因为强者都在为你服务。我可能表面上看上去确实傻乎乎的像弱智,而且经常露出迷茫不知所措的神情,于是很多人都会主动上前问我需不需要帮助。 所以有时候我也会想,我是不是真的要跟这个世界相处得这么剑拔弩张?

乌鸦不太黑

不过我要说的这个和解的故事,并没有这么简单。我说了我不会和这个世界和解,我也不会因为在欧洲享受了无数的善待就会觉得远在中国的老女人其实也没有那么可卑可恶,前面铺陈那么多,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听起来更加自然。

德国小哥和我的故事,大半篇幅都在上一篇讲完了。上一篇我言辞比较激烈,原因这里已经说了,我跟这个世界本质上是对峙的,于是任何人开始露出一点不良的端倪都会被我立刻排斥。 可是剧情发展往往出人意料。

昨天我要赶火车,一开始我准备打车,但是taxi很贵——解释一下,我现在完全不会因为是公司付钱或者自己付钱就有不一样的选择,所有的选择都会基于这个事情我觉得是不是ok,或者我愿不愿意;然后我又怕麻烦,拖着箱子赶火车我最烦了,反正纠结来纠结去,德国小哥就说,我送你吧。

我其实是希望他送我的,因为我怕麻烦。他一路上还是很聒噪,叽里咕噜。不过这小哥开车技术不错,方向感很好。比利时在开欧盟峰会,这里封路那里堵住,他一边不断地安慰我(因为我看上去很紧张,我这个人好像经常看上去很紧张,但是我心里没有很紧张),一边不断地看着地图,想尽快找到可以走的路送我到站。

二十分钟的路开了一个小时,如果是平常我肯定烦死这个人了,他真的罗哩叭嗦。不过因为他是在送我,而且确实封路不是他的错,再加上他不时跟我说,不要紧,这里只耽误了五分钟,那里只耽误了十分钟,我于是觉得他也没那么让人讨厌。后来他不小心开错了一个路口,于是他又罗哩叭嗦解释了半天,跟我说哎呀这里不开错就不会浪费这十五分钟了,blahblah,到后来我索性觉得他可爱起来。

反正我就听了他一路的罗哩叭嗦然后到了火车站。因为到站了,他可能也relax了一点,于是又开始犯贱,他说,这个牌子上写着kiss and leave,所以你应该给我一个深情的kiss,然后再离开。我看着他,第一次觉得,我有点被他的猥琐给打败了,于是我就真的凑过去,亲了他的脸蛋一下(这里我也要猥琐一下,他到底还是年轻,脸蛋柔软有弹性。。。)。结果更是让人无语,他貌似有点惊到了,然后自言自语说,哈?我居然真的得到了一个kiss,嗬嗬嗬嗬。我懒得跟他废话,就下车赶火车去了。

所以一天前我根本没想过这件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我会以一种这么和平甚至于小亲昵的方式和这个德国小哥告别。我固然是很讨厌他的轻浮还有不尊重我,可是关键时刻他还是帮助了我,于是一来一去,我觉得我也没有必要这么憎恶这个人。当然了,我说了我这个人沉溺于低级的新鲜感,所以anyway不管他是好是坏,他带给我新鲜感;然后我跟这个世界关系剑拔弩张,于是他的年轻幼稚不懂事立马惹到我了,可是同时他聪明能干心眼不太多,于是鬼使神差之中我又原谅了他。

如果这算和解,那就是和解吧。每个苦大仇深的人都是因为没有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我自然运气也差了点,可是一码归一码,该和解的时候我还是愿意和解,毕竟谁也不愿意看着这个世界,处处是陷阱,处处是恶人,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Categories: Dailylife

天下乌鸦一般黑

February 12, 2015 Leave a comment

这一次一起出差的有一个德国小哥,之前打过一次照面,没什么印象。

星期一我坐了一天火车才到酒店,他刚好也到了,发了封邮件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饭。我当时觉得很累,做不了任何事情,而且整个周末我都没见过人,于是就赶紧说,好啊,我们一起吧。 刚开始其实挺开心的,可能因为我太久没有跟人说话了,他也比较活泼,比较能说。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个人问题了——现在回想起来这简直是个错误的开始。他问我结婚了没,我说我离婚了,然后我就顺带讲了一下作为离婚女人在中国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情,他大概觉得我离婚了所以比较好上手?后来又聊了些其他的,聊完就回酒店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碰了一下我,我没往心里去,觉得碰一碰很正常。哦,他年纪很小,89年的,虽然看上去一点也不小。

昨天晚上我们又出去吃饭了,还有一个俄罗斯小哥,也差不多这个年纪——我现在真是老了啊。吃饭的时候我的好印象开始变没了,因为这个德国小哥实在很聒噪,而且言语中各种暗示,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觉得莫名其妙。后来回酒店的时候他问我要不要去他的房间喝一杯,我就顿时觉得被冒犯了,我到底哪里让你觉得有机可趁? 这不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了,几年前我碰到过一个俄罗斯人,当时正是世界杯,他邀请我去他房间看球,而且当时是大白天,我觉得无所谓,结果他就开始动手动脚。我也不知道是老外觉得亚洲女人好搞定呢还是我本身给人比较好上手的印象。我承认以前年轻的时候我是不太分得清边界,有时候有些老外毛手毛脚我也就没吭声,不过现在我觉得我还是很知道分寸的,不会轻易给别人暗示,除非我真的喜欢。

于是我就火冒三丈。其实大多数时候我不太喜欢女人,我对男人的好感比较多,因为我觉得女人麻烦,而且女人大多不理性,理性的也没有integrity,再不就是小气巴拉,不管是钱上还是琐事上,我总觉得跟大多数女人打交道,经常有智商低下的感觉——参见以前我碰到的那几个老女人,简直是活生生的例子,说好听点是神经病,不好听点纯傻逼。可是每当男人露出同样智商低下的面目时,我的反感只会更多不会更少。男人猥琐鸡贼女人尖酸计较,很难说哪个高明哪个低劣,反正都是讨人厌。在国内的时候我觉得大多数中国男人真是俗不可耐,智商情商都烂得跟屎一样,还自命不凡一点也不尊重女性,出了国,发现,唉,原来老外也是这样,好不到哪里去,天下乌鸦一般黑。

不过我觉得这是好事。一开始我反感我的同类只是因为我太了解,作为女人我太知道女人的种种劣根性,于是先入为主就看不上。男人不一样,一开始我并不那么了解,我只是觉得大多数男人都直接,相处起来不会麻烦,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接触得多了,发现男人其实也一样,真正优质的也很少,而同时他们暴露出来的种种不堪,也并不见得比女人高尚多少。 可是这个世界为什么是男人的呢?并不是因为男人人品更好或者人格更健全或者更聪明或者更会跟人相处,只是因为第一他们的确把事业看得比其他事情更重要,而女人不是,女人要么看重感情要么看重钱,真正在乎事业的人,是少数;第二他们相对来说比女人要客观理性和专注,在需要投入的时候可以集中注意力做事情;第三他们体力好耐力好,这是基因决定的优势。仅此而已,就这么简单。

以前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刚进公司的时候我深得男性老板宠爱,不过我并不以为然,完全不得要领。后来我经常开玩笑说捏了一手好牌被我打烂,可是其实我内心深处根本不这样想。我觉得如果你利用男性老板的一些偏爱取得一些成绩,在工作刚起步的时候也许是不错,可是如果你真的越做越高,这种投机取巧的心理只会坏事——到了你真正给男人带来威胁并且跟他们平等竞争的时候,你的筹码只能是实力,男人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有半点恻隐之心,可是这种时候你才能真正感受到他们对你的尊重。这个世界其实非常公平,所有抱怨不公平的人,只是因为他/她们从来没有能力去领略这个世界的公平——唯一可以抱怨的人,就是那些真的因为小时候贫穷丧失了太多受教育机会的人,他/她们从一开始就没能进入跑道,这个才叫不公平。在跑道上的人,你如果真的能跑,而且能够持久,你必然能跑到最后。

扯远了。这个不愉快的经历昨天还有后续。昨天晚上吃饭我特意讲了下以前遇到的那个俄罗斯色鬼的故事,然后德国小哥就消停了。后来回酒店,他问我要不要去lounge喝一杯,我觉得好笑,心想如果昨天你邀请我去lounge,那也就算了,你早干嘛去了?不过客观评价起来,这个小哥还是不错的,他年纪轻轻,见识不少,各种话题都能聊,情商也可以,会照顾人的感受,只不过可能觉得亚洲女人比较蠢所以在我面前太快露馅了而已——这种不尊重是要命的。

所以其实男人都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只是智商情商半吊子和智商情商真的比较高而已,大多数人是半吊子,运气好能碰到优质的,仅此而已。谁都喜欢聪明人,到了最后,女人和男人,只是比谁更聪明,谁打的怪更多,级别更高而已,再公平不过。

Categories: Dailylife

近照两张

February 10, 2015 Leave a comment

IMG_1144 IMG_1177

这两天身材已经毁了,不忍卒看,还是看看前几天好的时候的照片吧。

Categories: Health and wellness

移民这件事

February 4, 2015 Leave a comment

移民大概也是这两年我才慢慢开始理解的一件事情。

以前有一阵子公司有不少人移民出去,我觉得很不可理解。那个时候我对生活的理解大概很肤浅,觉得生活就是应该每天插科打诨有很多好玩的事情,有一堆朋友可以一起吃喝玩乐,有一个五光十色的都市环境可以体验各种各样的事情——总而言之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不是单纯意义上的重复,然后我就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人愿意移民到一个国外的小地方去,过着相对贫瘠无聊得多的生活。

无聊起来是真的会很无聊的。我记得我09年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差点对那个地方绝望。当时一起住的极品室友每天买东西退东西,跟神经病一样,然后所有的人每天刷deal,聊来聊去就这点事情,我当时就想,这样人生的意义在哪里?当时就有一堆人跟风一样过去,有些是夫妇,我觉得还ok,至少两个人可以互相解解闷,那种一个人过去的我觉得是不是脑子在抽风?至少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总之我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差点被美国吓坏了,我在德国的记忆美好许多,但是我也并没有觉得移民德国就比移民美国好多少。如果有一群臭味相投的人可以一直陪我在德国玩到天荒地老maybe我会愿意,不过就算我这样想别人也不这样想,何况这是不可能的。

至于很多人说的在国内会有上升空间在国外就没有,我倒是并不以为然。我觉得工作只分为两种,第一种你真心热爱你的工作,那么你可能是会像事业一样去追求,那可能留在国内确实要远好于国外;第二种工作就是工作,养活自己或者养家糊口,那就是钱多事少最好,对很多人来说其实从来都只有第二种选择。

这两年我大概真的老了,或者说,我越来越理解现实生活了。我意识到对很多人来说,生活从来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他们从一开始定义的生活,可能跟我现在能够理解的差不多——那就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存比生活本身重要。以前我年轻,对这样的想法这样的人嗤之以鼻,现在我慢慢意识到,生活本身对人的压迫如此,很多人的选择其实也很合理。

我的想法转变大概来自于我玩够了之后想要settle down了,于是我开始意识到国内生活的压力有多大。我总是觉得为什么人要把钱都压在房子上,但没有房子生活质量确实会大打折扣,然后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在国内有一个不错的房子,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接着我还想生小孩,于是我更加能够理解很多人为什么要移民了。吃穿用度先不说,首先安全问题就不用担心。在日本的时候我看到五六岁的小女孩,一个人摇摇晃晃走在大街上,自己放学,这在国内简直不可想象。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国外长大的小孩子,和国内长大的小孩子,差别一目了然,虽然差距正在缩小。

当生活只是变成过日子时,移民所能够带来的好处简直被十倍放大了。同样的努力可以住独栋的大house,可以每天有蓝天白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可以更好地享受大自然,资源丰富且人少,于是生存压力小。年轻的时候我觉得生活当然不是过日子,现在我也觉得生活不是过日子,但是很多人勤勤恳恳只是为了过日子,那么他们当然有理由过上好日子。

如今这个世界正在扁平化,互联网让整个世界的距离变得缩小,那么移民的好处可能就会更多一点。因为你可以身处一个北美的小城,随时知道国内发生的任何事情,随时和任何家人联系,没有任何障碍,而同时你呼吸的空气喝的水吃的食物,则要远好过国内绝大多数的人,也没有上下班几个小时路程的困扰,回到家,还有足够的精力陪小孩玩耍,多么愉悦的一天。如果我在北京,那就不一样了,我得忍受经常发生的雾霾,路上堵得纹丝不动的车辆,挤成筛子的地铁,还有好吃但是不卫生的食物,而回到家通常已经筋疲力尽,负能量爆棚。

国内当然也有国内的好。比如德国的这个小镇七年来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张江已经从当年的一片荒芜发展成大浦东中心了,房价直接飙到四万五,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比如吃的,国内想吃什么吃什么,在国外,除了美国加州的华人馆子还不错,其他地方真是乏善可陈;比如朋友,虽然在国内我现在觉得也没啥朋友,但是那只是我,很多人还是在国内有很多朋友的,毕竟国内基数大,有意思的人还是会多一些,而在国外就只剩下同事,看不看得顺眼都只有这些人;比如存在感和归属感,总归在中国长大,一辈子也逃不开中国人的烙印,在国内的主人的感觉还是会好一些吧。

09年的时候我去纽约,我觉得如果要移民,那肯定只能去更好的地方,比如我从上海移到纽约。10年还有13年我去了加州,我又觉得,如果不去纽约,那至少要去加州,每天灿烂无边的阳光,也是一种享受。现在我当然也这么想,但是我开始觉得除了纽约和加州,其实国外还有很多地方,虽然是我觉得不够好,但是其实已经是足够好的生活之地了,对过日子来说,绰绰有余。

我对移民一直没有什么兴趣,因为我一直处于一种没有玩够的状态,我觉得人生必须要折腾要有波澜。可是我渐渐开始理解很多人的选择,就跟我理解为什么有些鞋子要卖那么贵一样,它们都是有道理的,而我之前的不理解,只是因为我的幼稚和浅薄。

不管移民不移民,大家同在地球村,希望生活都会变得更美好。

Categories: Dailylife

温泉镇 之一

February 3, 2015 6 comments

本故事纯属YY。

德国小镇Bad Schonborn上突然来了十个年轻人,都从上海过来,房东Staiger夫人的房子一下子塞得满满当当。我这栋房子住进来五个,旁边的Wassergasse街上有三幢房子,住了另外五个。

之前我就知道他们要来。我一个人在这栋大房子里面住了快一个月,Staiger每次看到我都会说,Sylvia,I am so sorry you are alone。我不置可否地冲她笑,心里想,你不知道我有多自在。突然有一天她很开心地跟我说Sylvia,有人陪你了,有十个大学生要过来——我当时心里就一沉。

上周六的晚上我正打开暖气在客厅自娱自乐,顺便在厨房熬点汤,突然楼梯上一阵轰隆隆响,我顿时知道我的安宁的日子结束了。不过也无所谓,安宁没有了,就看好戏吧。十个人,六个男生,四个女生,年纪最大的二十六岁,最小的二十二岁——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他们在这个小镇上翻云覆雨了。

————————————————–

说起这个小镇,那真是满满的都是回忆。我在这个小镇上见证了数不清的风流韵事,仔细算一算,除了正儿八经婚恋的,应该还是野合居多。为什么会这样呢?中国人的生活一贯现实而又沉重,好不容易被公司送到国外几个月轻松一下,暂时不用考虑乱七八糟的生计问题,于是就一下人性大解放了呗,更何况都是年轻男女。不过绝大多数人只解放了一半,就是一边野合一边继续装纯,侮辱像我这种人的智商——真是even worse,人最怕这种半吊子。这样的女人已经有专属名词,叫绿茶婊;男人应该叫什么?伪君子?不知道,反正道貌岸然这件事情真的是男女平等,绝对意义上的平等。

作为一个敏锐的摩羯座,我觉得很多事情一针见血地看到本质其实挺痛苦的。首先无人可以交流,都说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实是狗屁——有些人自己正经,看别人也正经;有些人自己太脏,看别人也脏;有些人自己什么都没经历过,看什么都不得要领;有些人纯傻X,你总觉得跟这样的人说话都是浪费时间,所以其实真正可以交流的人非常少。其次我真的很讨厌道貌岸然的人,我觉得野合不要紧,坦荡就行,可是叫有些人坦荡还不如叫他们去死,于是我就经常处于一种“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逼”的困境。最后就是看多了这些,会对所谓的爱情还有婚姻彻底丧失信心,再情比金坚,摧毁它只用九十天——相信我,只用九十天。

当然人不风流枉少年,我从来就没觉得发生在这小镇上的事情有什么不妥,相反我觉得这才是生活本来的面貌。这个温泉小镇在过去的七年里,没有一点变化,而七年里人来人往,虽然面孔一直在变,可是正在上演的故事情节,也许也并没有一点变化。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没有发生过的,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生。

教堂的钟声又敲响了,我们就一边回忆,一边看戏吧。

Categories: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