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2015

圣马可广场

April 8, 2015 2 comments

复活节我一个人开去了威尼斯。

在瑞士的时候堵车,GPS把我导向了山路,越开海拔越高,除了路就是山,冷冷的青褐色,高耸在四周,有点渗人,我越开越心慌。

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前面堵车堵了一个小时,然后又开到了山上,下山的时候我好像又走错了路口,结果堵车的那一段我又开回去了——这就意味着我要重新再堵上一个小时。当时我有点崩溃,差点想开回德国算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重新上路。堵车的那一段GPS带我绕过了,谢天谢地。后面还有一段堵,不过因为不是之前那一段,所以我勉强接受了。这样七七八八在瑞士差不多算浪费了一个小时(不算堵车的时间,堵车anyway要堵的)。终于堵车结束的时候,我离米兰还有170公里,米兰离威尼斯还有270公里。看到路牌上写着Milano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小澎湃的,Milano,Milano,多么好听的温暖的发音。可是看看后面的数字,心里一沉。

没有办法,我只能往前走。出发之前我也想过一个人开七八百公里会不会有点太ambitious,而且出发之前在家耽搁了很久,拖到了11点,这样导致还没到意大利天色就有点要开始黑的迹象了。

天色渐晚,快要出瑞士边境的时候刚好弯过一条山中间的高速,天边大片的连绵的暗色的云朵,很漂亮。我就这样一直开一直开,终于好不容易开到了Milano,然后路牌上开始频繁地出现Venice。哦,还有两百多公里。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找了个autogrill停下来吃饭,里面刚好有burger king。饱餐一顿后开始上路,两百多公里我可以坚持!快到威尼斯的时候我又开始担心起来,因为我最不擅长找地方,在路上开来开去是没问题,找酒店不知道会不会又兜很久。还好我很快就找到了订的酒店,车子一停就奔进去睡觉了,这个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不容易。

第二天我睡到了差不多,就跑去找前台要了份地图。我说过我从来不喜欢做攻略,所以我就打算威尼斯到处逛逛。其实确实不用做攻略,到了威尼斯只用跟着人群走,在水城里弯来弯去,然后突然,我就到了圣马可广场。

圣马可广场真漂亮。我现在发现原来那些鼎鼎大名的旅游胜地还真是名不虚传——比如圣托里尼,比如威尼斯。圣马可广场靠着海,海风和海景诉说着这个海上帝国曾经的繁荣。广场上的柱子数不胜数,一眼看过去煞是壮观,还有好多好多的鸽子,漫天飞舞,配合着尖塔上的钟声,然后我就觉得,我前一天花了十二个小时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一个人旅游真的是很孤单的,但是又真的很自由。我从来都不喜欢踩点,不喜欢什么都要看,不喜欢哪里都要去,不喜欢为了省钱要浪费很多不必要的时间——开车我喜欢所以还好,因此一个人除了孤单,其他都挺合我心意的。我可以睡到自然醒,我可以想去哪里去哪里,我可以在圣马可广场发呆,我可以肚子饿了就去吃饭,我可以累了就回酒店睡觉——下午三点,我觉得累了,我就回酒店了。如果跟别人一起出来,这多半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我来说,旅行真的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是你和这个世界的交流。当然有同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是同伴往往会有干扰,而我抗干扰能力不强,我的诉求又极其强烈,所以我现在回想一下,可能我所谓的旅行,在以前受到了太多外界的影响,未必真正是我想要的旅行。一个人我虽然很多地方都不一定能去,但是我舒服自在,能够慢慢地体会和感受,我觉得这样也很好。

去完威尼斯,我的欧洲基本就算大满贯了,也算给自己的一个交代。想一想这些年经历的事情,真是觉得太不容易。不过我还是很感激我能重新有这次机会回到欧洲,了却自己的心愿。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可是到最后,我也还是会觉得老天对我不薄。

2015年4月8日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y trip

圣托里尼的猫

April 1, 2015 Leave a comment

圣托里尼也算是一个我长期以来的怨念,这个怨念说起来话长,不过这次来德国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我以前所有的怨念都是自己的问题,怨不得任何人,当然也不能怨老天。根源是什么呢?很简单,第一能力不济,第二没钱。

以前出去玩总是会叫一堆人,一堆人当然有一堆人的好处,而且每个人擅长一样技能,作为一个team就会觉得很安心。开心也是开心的,不过总归是处处受限,对我这种随性派来说,很多时候我其实是不太开心的。可是那个时候我不敢一个人出去,主要原因,现在想一想,就是懒造成的能力不济,这也不会那也不想做,自然就得跟人一起出去。最夸张的一次,我都不想说,第二天要去意大利,前一天跟男人闹别扭,他说不去意大利了,我没办法还是得耐着性子哄他,因为实在想去。多么卑微,为了去一次意大利委屈成这样,换成今天我肯定掉头就走。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钱,一起出去玩实在太省钱了。我本来就是一个极怕麻烦的人,所谓的实惠经济在我这里经常行不通,觉得我努力赚钱不是为了努力省钱的。当然寡不敌众,每次跟一堆人出去,都要随大流各种省钱,更何况我本来也没钱。现在呢,现在我也没钱,但是没钱我可以少去一点地方,绝不再为了省钱牺牲自由。当然我也很希望跟几个好友嘻嘻哈哈,也一直反省自己是不是太难跟人配合,不过到最后我觉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合则合,不合则不合,何况档期从来都凑不到一起。

往大了说,我人生所有的烦恼都可以归结为这两个原因。可能有些人觉得第一个原因要省掉,只要有钱就行,我觉得不对。一个人的自身素质和技能还是很重要的,至少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数学好,逻辑分析能力好,英语好会沟通,会开车,会搞定所有公共交通——这样子别说出去玩,你在这个世界的生活整体都会轻松太多。剩下的就是钱了,有钱就能有自由。至于朋友至于男人,等你有了能力又有了钱,真的不用担心太多,何况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是客观原因可以掌控的。作为女性,单身出游的时候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安全意识。不过我向来只喜欢发达地区,干净有序,所以大体上不用担心太多。

说了这么多,回到正题,那就是,我终于去了圣托里尼。我的三十岁之前愿望清单拖到了三十二岁,也不是那么失败。

有一件极其悲哀的事情就是,伴随着我意识到所有的怨念可以用能力和钱来解决的时候,失去怨念的同时我也失去了很多很多的美好的感受——因为见得太多了,而且得来太容易了。以前好不容易去一次南法,感动得都要哭了,哇塞,这么美,什么时候才能再来啊!现在跑一趟希腊,哦,还可以,想来随时可以再来。诸如此类,我在尝试慢慢接受这种落差,并把它归结为中年危机的必经阶段。

圣托里尼还是很美的。这个时候是淡季,没什么人。我没有任何别的计划,就是准备在oia小镇躺几天。攻略当然是没有的,就随便在候机的时候看了看,我实在不喜欢做攻略,觉得一步一步都规定好了,乐趣在哪里?

到oia小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酒店的shuttle来机场接我,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只知道在爬山。酒店的接待是个老头,一开始说英语,知道我从法兰克福飞过来之后开始跟我说德语,发现我不会德语以后又转回到英语。我好奇问了他一句,他说他会五种语言,难怪来做接待了。。。

Oia非常漂亮,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我就觉得哇,舟车劳顿还是有点值得的。中午的时候跑到老头推荐的餐馆去吃了一条鱼,然后肠胃就开始罢工了。没办法,我只好叫了个车到附近的小镇fira,然后找医生拿药。久病成医,拿了点止疼药,知道除了止疼,也不需要什么药。

晚上躺在床上祈祷病情不要恶化的时候我是有一点难过的,我觉得终于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的时候,身体开始不好了,而身体的不好,当然也怨不得别人,也是我自己随性散漫造成的。心情很差地过了一个晚上,还好隔天早上起来就好了,不然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三天我也是休息为主,看了下日落。看日落的那个地点很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落日我总想起一句话,海上升明月。。。第四天我就在阳台上吹风看小说,我的阳台正对着爱琴海和火山岛,很惬意。晚上跑到fira去逛了一逛,乏善可陈,圣托里尼,真的只有oia比较迷人。

今天我就回来了。飞机在法兰克福降落的时候非常不平静,颠簸盘旋了很久,一向不晕机的我都有点hold不住,赶紧拿着呕吐袋以防万一。下飞机的时候问空姐为什么降落花了这么久而且不正常,她一脸莫名其妙,不就是风么?我实在晕机没力气吵架,不过下飞机之后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为啥。

说了这么多,好像跟圣托里尼的猫没啥关系。

圣托里尼有很多只猫,都是半放养状态。我的房间经常会串进来猫,第一天是一只黑猫,要东西吃,吓我一大跳,第二天两只花猫,蹲在我脚下发呆。我去餐厅吃饭,也有猫在我脚下蹭鱼吃。走在镇上,随处可见猫,悠闲的不悠闲的,在岛上都会很幸福吧。不过这整篇文章和猫关系不大,它们让我印象深刻,所以我用它们来做标题。

来希腊之前我一直以为希腊经济不好是因为人民懒散,不过岛上其实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希腊几个旅游小岛上的经济都还不错,而且很多人工作还是很勤劳的。比如我的shuttle司机,他是专门为酒店干活的,旺季的时候每天接送客人就让他忙得够呛,而且六个月不间歇。淡季的时候他是个木工,帮酒店维修木器,做一些木工活。他说每年他就圣诞节的时候休息。我问他赚钱多吗,他说帮酒店干活当然不如自己干,但是这个酒店是家族生意,老板很nice,所以也不赖。

还有我的出租车司机,我问了下,旺季六个月,每天十二个小时,连轴转。淡季的时候每天跑四五个小时,没活的时候就去钓鱼。我问他一天能赚多少,他说旺季一天两百欧。我离开前的那天他就工作了快十个小时,他说再过十几天,就一点休息的时候都没有了。我说我以为希腊经济不好,他说雅典不行,可是几个小岛都不错。

他们的说辞空前一致。在圣托里尼,只要你肯出门,肯干活,就会过得还不错。当然在雅典不行,新闻上经常报导说有人因为经济危机失业而自杀,他们对政府也感到非常不满,希望新一任政府能做出点事情来。

人到中年,发现原来生计成了最重要的事情。不管你读了多少书,不过你这个人有没有魅力,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你漂亮还是丑,生计是第一位的。这一点世界大同,人性所至,从来都没有什么不一样。

今天有朋友说觉得我的思维模式开始变得很主流了,好无趣。我就觉得很好笑,当年他觉得我非主流的时候苦口婆心地劝说我变主流,现在我好不容易妥协了又开始觉得无趣了,不过朋友就是朋友,所以第一时间能觉察出你的变化。我现在满脑子思考的问题就是好好工作,想办法挣钱,身体第一安全第一,没了——如果这叫主流,那就是主流吧,我无所谓被贴上什么标签。

我现在最大的困扰根本就不是主流非主流,而且人生真的没新鲜感了,所以我才很想要生小孩,可是生小孩没有男人又行不通,整个人生计划stuck在这里,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还有我的家人。春天一到弟弟病情又开始反复,他想要辞掉工作跑到上海来跟我一起住,我顿时就有点崩溃。我根本不喜欢和家人住在一起。还有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理所当然地觉得他可以辞掉工作来住到我这里,好像觉得这样就可以逃避现实的压力一样,我对他很失望。

不过让我失望的人太多了,也不多他一个吧,就算他是我的家人。

2015年3月31日

Categories: My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