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15

系统性奴役社会

October 15, 2015 Leave a comment

那天微博上看到一句话,说你生了小孩,养大了,然后成为这系统性奴役社会的一分子,有什么意思呢?于是觉得有点豁然开朗的意思。

其实我一直纠结自己年纪大了,不好生小孩了,可是这句话突然让我变得心情比较好了——它很有道理。

每个人的语言能力不同,在看到这个结论之前,我其实不太知道怎么总结,不过看到了就觉得很对很精妙。我们的社会就是一个系统奴役性社会,每个人战战兢兢勤勤恳恳,也不过就为了自己生存和别人的生存。一方面,自己需要工作来换取钱财,购买其他生存的物品和服务;另一方面,自己的工作也在给别人提供生存的商品和服务。说系统性奴役社会其实不为过,很少人能有足够的主动权去决定自己的生活,不过都是在这个社会里面维持运转而已,偶尔的脱离轨道不能改变被奴役的实质。还有比如发达国家看起来人们过得比较舒服,那只是他们被奴役的强度不大而已,实质并没有任何不一样。

最近我也越来越感觉生活在下坡。每天坐在客户这里,一个大屋子,很多人一起,空气不流通,放眼一望,有的人发呆有的人上网有的人玩微信有的人干活,每时每刻都是这样,然后中午吃个饭,晚上下个班,一天就过去了,周而复始。如果硬要安慰自己,那就是至少工资比前几年高一点,可是刚毕业的时候快一万,现在拿到两万或者三万,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甚至在下降。因为那时候至少年轻,犯错的成本不高,还可以随性一点。现在不一样,各种贷款背着,根本不敢丢掉工作,所以其实生活的自由度是在下降的。

人的不自知和堕落也很可怕。以前我至少还自命不凡,有着这样那样的追求,现在觉得能赚点钱还完房贷就谢天谢地了,每天逼着自己各种survive,也算是在这个系统性奴役社会里面生存必须付出的代价吧——那些成功的人,其实很多早期也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有时候我觉得人生是不是就是一个伪命题,上帝造人就是为了来受苦的。

所以也许未必要生小孩,如果不能让它来这世界上享受幸福快乐,单单为了自己的人生更完整,好像也不是很好。嗯,想不清楚,再想想。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冰岛印象

October 15, 2015 Leave a comment

从德国回上海之前去了一趟冰岛。

冰岛,怎么说呢,之前有人说得天花乱坠,我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好。不过小的富裕的国家,人口稀少,风景一般都很好,比如新西兰,比如冰岛。

一个人出去玩,现在感觉,真的是,太爽了,想干嘛就干嘛。再也没有人说这里一定要去那里一定要去,再也不用配合任何人的节奏顾及任何人的感受,再也不会觉得出来玩还脱离不了平时的束缚好烦恼,总之是很爽。有得必有失,比如我不太会拍照——可是,欣赏风景的时候本来就不该拍照,而且,拍照其实是为了愉悦别人,自己的愉悦感并不会因为不拍照而受损多少——所以,也没什么不好的。

下雨天的冰岛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绵延不尽的黑色火山灰,天地间笼罩的大风雨,一辆小破车开在其中,视野里面除了黑就是灰,整个人会不由自主地战栗,心里充满了对这世界的畏惧,只希望快点离开,或者找到一点活物,哪怕一丁点别的色调也好,让人有点信心这片孤独而可怕的世界是有尽头的,还是可以回到正常的世界里面去。有那么一阵子我真是害怕自己死在冰岛了,黑色的火山灰好像永远开不到头,而世界上除了我这一个活物,没有别的生命,极度的孤独,极度的恐惧,只能压抑住颤抖,一直开一直开,甚至连再往车窗两边看都不敢,生怕看一看就被黑色的火山灰世界给吞噬了。

晴天的冰岛又很漂亮。有一天去国家公园,天晴了一会,层层叠叠的山坡,快到秋天之后被各种深黄色和浅黄色给铺满,那些深黄和浅黄好像老天特地用手画过一样,互相映衬渲染,视野所及之处,全是斑驳却有层次的颜色。叶子都很浓密,让颜色更有一种厚实感,感觉除了惊艳之外也有踏实,很美,很美。

不过我去的时候天气总是只晴那么一会,然后就又下雨了。可是这样就能经常看见彩虹——旷野里的那种大彩虹。下一会雨,阳光出来一会,然后啪,眼前不远处,赫然一道大大的彩虹,比冰岛的小山坡还高,耸立在半空间,好漂亮。

除了彩虹,冰岛另外一个馈赠是极光。极光并不像网上拍的那么绚烂,肉眼其实不太能看到那种效果。第一个晚上我自己跑到山上,找了路旁边的一个小坡停下来,忘了拉手刹——还好准备下车的时候发现不对,地在动,不然估计已经小命呜呼了。不说这个,反正我停下来就一直看一直看,什么也没看到。回到家看看预报,还是说极光强度非常高,不死心,又出门。这一次仔细看,发现是有一些一缕一缕的绿色,我想哦,可能强度不大,但至少是看到了。回到家再次上网看一看,很多人说极光肉眼效果就是很差的,恍然大悟,第三次跑出去,这次知道了,白色的光带就是极光。那天晚上我感觉并不好,一个主要是怕,一个人胆子会很小;另一个觉得哎,到底好看在哪里?

第二个晚上我订的房间在海边。房主是个家庭主妇,她说,哦,极光啊,在我家院子里就能看到。我一开始以为她在说笑,后来发现没有,她家院子里真可以看到。半夜的时候我跑到院子里,天上慢慢又出现了一条白色的光带,而且她家屋顶上还出现了绿色的回旋,转瞬即逝,可是能明显看到两束绿色的光交织在一起,放电,然后消失。深夜的格陵兰海边,一切都静静的,我竭力克服自己对黑夜深海的恐惧,一个人在旷野里面,看着天边白色的光带。它不停在变化,有时候动得频繁了,会有跳舞的感觉。我开始慢慢敬畏起来,也开始觉得极光很美好,慢慢享受这一切。

年纪大了各种感官都变得迟钝——不是功能退化,是很少会大惊小怪伤春悲秋了。以前去一趟南法都感觉幸福得不得了,心目中美得跟天堂一样;现在去圣托里尼都觉得只是so so,整个人变得很漠然。好在冰岛还是给了我很不一样的感觉,这在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很值得。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