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16

心慌慌之台北君悦

January 27, 2016 Leave a comment

台北君悦,就在地标101的边上。最近两次去台北出差我都住在君悦,因为方便,走路可以到新光三越,ATT4FUN,还有101,信义诚品等等,很喜欢这种一下楼五分钟内可以找到各种生活娱乐所需的感觉。

住君悦之前也有同事说君悦闹鬼,不过我这人向来眼见为实,而且别人说的往往感受不到恐惧,所以我还是选了君悦。第一次住相安无事,这一次住,前面也相安无事,问题出在最后的这个周末。

周末上海寒潮,我不敢回去,找了个同事,男的,问他能不能睡沙发。他特意换了个套房,这样他睡里面我睡外面,比较方便。晚上他去lounge吃饭,我一个人在房间对着镜子又唱又跳好不开心。后来他下来了,玩PS4,我看小说,我们一直聊天聊到了大概半夜三四点。

那个时候我们准备睡觉,他走进里屋,我在外面关灯,准备睡沙发。有一个灯关不上,开开关关一直亮着,我一开始还不以为意,想着可能开关坏了。结果他突然走了出来,问我怎么了。我说灯关不上。他说,我就是想出来看一下你是不是太平,这间酒店闹鬼的。我当场就尖叫一声——有些东西很忌讳的,比如他要是不说,我大概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异样,顶多开关坏了;可是他一说,我就害怕了,各种联想。

他一开始大概还没意识到我有多害怕,就接着说了一些事情。说住这间酒店的人有好多都碰到了事情,比如躺在床上不能动,一直吐脏东西;比如一觉醒来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比如感觉有东西把自己弄醒等等;我越听越害怕,完全不能入睡,一直拖着他到天亮,最后天亮了,放他去睡,然后我自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他给了本金刚经,让我打开,我于是打开放在枕头下面,上厕所什么都拿着——也不知道金刚经会不会冒犯到什么。

套房的客厅很大,而且整个空间不封闭,沙发又是小小的一长条,在上面躺着感觉很不安。我整个人一直处于神经紧张的状态,睡得很差,基本没睡着,时不时睁开眼睛check一下情况,但是又觉得如果真check到什么,我肯定更崩溃。反正就是越想越怕,完全不能安宁的状态。

第二天上午我们都醒了,决定出去吃个东西回来继续睡觉。走到电梯的时候,有一个电梯来了,我正准备进去,他说,这个电梯不能进,你没发现这个电梯长得跟其他电梯不一样吗?它是单独控制的。据说这个电梯很诡异,它每一层都会停,而且里面没有人的时候它总是会报超重,说明里面有东西。我一听就崩溃了——首先我不确定自己之前是不是进过这个电梯,依稀记得有一个电梯,确实按键都跟其他电梯不一样;其次他说的真的很渗人,即使在大白天。

惴惴不安地吃完饭回到房间,电视机是开着的。我问同事你走的时候电视机关了吗?因为我大概记得是关了的。他说不记得了。我于是更加恐惧,跟他说能不能换房间,他不肯,他说没什么好换的——因为不是我自己的房间,所以我也不好提要求。下午继续睡,他睡他的我睡我的,但是我基本没睡着——即使白天都觉得有点怕。

高潮的部分在晚上。

晚上大概到了快半夜,他说明天还要上班呢,去睡了。我们就各自睡觉。我把灯都关了,心里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然后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正当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一阵强烈的心悸,我被惊醒了——突如其来的心悸,心脏跳动很快,满头冒汗,然后身体感觉僵住了,不能动弹。我继续念南无阿弥陀佛,然后更加害怕心跳更加快了,于是我不念了,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一直安慰自己,是太恐慌了所以这样。

后来我又经历了两次。每次都是快要入睡的时候被惊醒,心悸,冒汗,不能动。我不知道是我冒犯到什么了还是我自己的害怕造成的,总之我是没有办法睡觉了,空荡荡的客厅,我的恐惧越来越强,于是我把同事叫醒了。

他深更半夜被我叫醒也吓得一身冷汗,不过还是起来了,陪我聊天。他说其实这个屋子里面恐怖的地方我都没告诉你呢,我说那你不要说了,我都被吓疯了。到大概三四点的时候他去睡觉,我在沙发上趴着,灯全部开着。我迷迷糊糊趴了一会。大概还是因为客厅太空荡,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即使开着灯,趴了一会也还是觉得无法定神,总感觉怕,就一直哆哆嗦嗦到了天亮。

五点多我起来了,跑去洗脸。手上沾了一根头发,拉下来一看,很长的长头发——我当场就快哭了,拼命安慰自己说可能是我自己的自己的,然后拿着头发在头上比,觉得自己最长的头发也许有这么长——没有也暗示自己差不多就是这么长,然后强忍着眼泪刷牙洗脸,生怕蹦出来什么东西。那几分钟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然后终于洗漱完毕,我拖着箱子准备去大堂check out。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我也还是濒临崩溃状态,因为还有最后一个关卡——电梯。我特意不按那个有问题的电梯,也不停祈祷这个电梯千万不要开不要开。另外一个电梯来了,里面空无一人,我战战兢兢走进去,按下大堂键,度秒如年地到了大堂,终于长吁一口气。

回到上海仔细回想一下,可能自己吓自己的成分居多,只是当时那种情境,真的会无法抑制地害怕,心底里冒出来的寒意,整个人无法正常地思考。这真是一个心慌慌的周末,现在我才有勇气把这一整段回忆并且记录下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事说了之后我放大了恐惧,至少前面两次住着相安无事,我对君悦并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另外我觉得可能自己气场比较弱,睡觉的空间一定不能太大,不然可能镇不住。这一次的心慌慌大概主要是这个原因。

总之是一个难忘的周末,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忘记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Randoms

Young不起来了

January 20, 2016 Leave a comment

接上一篇。

周末春心荡漾,彻夜未眠之后写了一篇Forever Young,心里隐隐地高兴,原来自己的身心灵都还没老,还能分泌年轻的渴望的悸动的荷尔蒙,啧啧,多好。

可惜事情的发展总是超乎想象,渐渐它的发展开始让我越来越烦躁,越来越怀疑,在这个社会,Young到底已经是不是成了绝种的东西,而不仅仅是稀缺品——稀缺已经不足以描述它存在的难度。

我说过我找了一堆人问意见。

这些人呢,第一反应就是,你到底是想睡他,还是想和他谈恋爱?我当场就有点懵B。睡觉和谈恋爱冲突么?天雷滚滚,第一次听说。当然,我肯定知道睡觉和谈恋爱客观上是有区别的,一个可能只是炮友,一个是男女朋友。可是对我来说,除去跟公众展示的那一部分,睡觉和谈恋爱完完全全就是一码事。我不喜欢一个男人,如何会想去跟他睡觉?他喜不喜欢我另说,对我来说这两者没有本质区别。谈恋爱,不也就是很多时候在亲热睡觉么?

有直男朋友煞有介事地跟我说,如果你想跟他谈恋爱,就不要那么早跟他睡觉,我也表示理解不能。当然我承认以我对直男的经验,有些直男里面的劣等品可能是会睡了就觉得搞定了,他们把sex当成是男女关系里面的终极目标,可是,sex和relationship,从来就不是冲突的关系啊。如果他喜欢我,难道睡了就会不喜欢了?如果他不喜欢我,难道睡了就喜欢了?都不太可能,那到底冲突在哪里?

接着就有人说,你们是同事,影响可能会不好。我也觉得莫名其妙。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一个单身男人和一个单身女人上一下床,会影响谁?我其实很不能理解我的同龄人,不知道他们脑子里面塞了什么浆糊。有些人把别人的眼光和评价当作圣旨,却从来不管自己想做什么想要什么;有些人呢,表面上支持你,其实真要他们稍微表达一点真实的自我,其实也比登天都还难;还有些人,总是会说虽然怎样怎样,但是社会是怎么样的,大家是怎么样的,主流是怎么样的——这些人到底都怎么了?言归正传,简而言之就是谈到了影响,虽然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就是莫名之中被加上了一种感觉,就是我如果看上了一个男人,还得考虑他的各种社会属性——不要误会,我不会碰有主的男人,社会属性是指是不是老板啊是不是同事啊是不是有什么忌讳啊他是不是跟我有地域区别啊blahblah,Seriously我只是想睡一个男人,结果却要搞得如此复杂。

最大的打击来自于我自己。星期六我的荷尔蒙估计攀到了顶峰,那个晚上真是这一年来的最心动的一个晚上,差一点点我就要按耐不住;星期天我已经平静下来,虽然还是贼心不死,想着会不会有这样那样的机会;星期一依然死水微澜,接着跟人打听分析推倒的可能性;昨天,星期二,就差不多回到了原样。晚上我死猪一样躺在床上,睡不着——不是激动地睡不着,是黯然神伤地睡不着,我的荷尔蒙,居然只能持续四天了,以前暗恋一个人可以暗恋十年,十年后我见到那个人还是会心跳加速;现在持续四天,我就能基本不起任何涟漪。这中间固然有外界的各种因素,可是,做决定的始终是我自己。没有直接去推,瞻前顾后,感觉不能持续,考虑各种现实的因素,爱惜所谓的面子,怕尴尬,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情:

我老了,young不起来了。

 

Categories: Poison

Forever Young

January 17, 2016 Leave a comment

好久没有试过这么想推倒一个男人了。

上一次这样是什么时候?大概还是跟韩少爷在一起的时候,我发了个短信,他立马会意赶了过来,一拍即合。其余时候我虽然发春但是没有对象,不像这一次,有明确的目标。

于是我就过了一个百爪挠心的周末,心路历程各种跌宕起伏回肠荡气,摩羯座的闷骚在这种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说是闷骚,基本就知道结果了——结果就是没有结果,我没有成功推倒。。。迄今为止跟我配合得最好的就是韩少爷,所以我们居然到最后结了婚,即使婚姻并没有持久。。。

传统的爱恋模式在我这里从来不生效,我也从来不理解。Seriously我觉得你喜欢不喜欢一个男人,想不想要和他睡觉,你的大脑和身体会告诉你——至少我是很明显地感知到了我的大脑和身体给我发过来的讯号,我喜欢这个男人,并且很想跟他上床,一整个下午我都处于这种荷尔蒙的悸动当中。

为什么?不知道,这就是感觉,诚实的不会撒谎的感觉。为什么你会想睡这个男人不想睡那个男人?为什么你会在这个时候想睡他而不是其他时候?为什么你会喜欢他?我统统都不知道。比较客观的那一部分原因就是我跟他现在都是单身——可是我从来不觉得这是最重要的部分,客观的原因只是帮助理性的控制,而喜欢,就是一直喜欢的,只不过合适的时候会放出来,不合适的时候就控制住了而已。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在不设限的情况下,我其实一直是喜欢的想睡的。理性的社会的道德的那些暂且不管,我理解的感觉就是这样,最原生态的男女双方的吸引。

还有喜欢和想睡是个什么关系呢?比如很多人会说男人的喜欢和睡觉是分开的,但是女人不是,至少我不是。我觉得喜欢才会想睡,睡得下去才叫喜欢,这两者其实并没有分得那么清楚。当然除去睡觉之外的相处涉及到很多别的部分,可是一开始,喜欢和睡觉,不就应该是一码事吗?

他想睡我吗?不知道。整个晚上我都处于揣测,想要行动又各种顾虑,跟男女闺蜜探讨他到底对我有没有意思,挣扎着想要直截了当约出来然后最终放弃,一直期盼他给一个小小的讯号然后我就可以顺竿子爬上最后终于失望,等等这一些列的纠结当中。我问直男们如果他对我有意思是不是他会行动,直男们表示未必;女闺蜜们就一直怂恿我上上上,可是最终我也没跨越出那一步;最后我居然还失眠了。哈里路亚。

我,已经过了32岁的我,居然为了一个男人小鹿乱撞不知所措,在各种一般熟人不知道我的地方,比如instagram比如微信漂流瓶表明心迹,还失眠了。天雷滚滚,确认我是32岁不是22岁吗?凌晨两点的时候我觉得莫名心酸,那个男人说不定已经开始打呼了,完全不会知道我一晚上的关键词居然是他,而且还迂回曲折真挚动人——在感情这件事情上,女人总是受伤害的那一方,这大概是天性,不可战胜的如同双刃剑一般的天性——因为这种天性女人才有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女人,把自己跟男人彻底区分开来;而因为这种天性,女人注定要耗费很多看上去无用的精力和时间在感情这件事上。

高潮的那一刻大概在晚上九十点钟,按平常时间快要入睡的时候。天知道那时候我有多么想跟那个男人睡觉,白天站在他身侧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晚上我们有靠得这么近的时刻,我大概会直接投怀送抱。最高潮的时刻当然也是最沮丧的时刻,因为没有得到。我是不知道22岁的我会不会更加直接主动一点,但是32岁的我,真的没有办法再继续做出更多的暗示了,虽然我的直男朋友们都表示我暗示的还不够。

跟做爱一样,高潮过后往往会很疲惫,甚至还会有一点点厌世,怀疑自己刚刚经历的那一切是否真实——今天早上我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我问自己,真的有那么那么想睡他吗?还是只是因为太寂寞加上一点点想睡?不知道,不过不管哪一种情况,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一晚上的波澜起伏,在心里。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我已经被生活打败了,我再也没有什么热情,对人都很冷漠,也一直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可是昨天晚上的折腾,突然让我意识到,也许我从来就没改变过,我的兴奋点一直就在感情上,其他那些看上去我被动抛弃的东西,也许从来不是我所珍视的,只是世俗看重的而已。一晚上彻夜无眠其实很suffer,白天我精神萎靡,可是我居然有点开心,因为我还是可以为了自己的感觉彻夜无眠啊,真好。

Forever young,Forever少女心。

 

Categories: Poi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