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16

一滴泪

October 22, 2016 Leave a comment

最近午休的时候在公司玩狼人杀,然后我因为经常脾气暴躁被批评了。

我为什么会暴躁呢?因为有一些时候我觉得,明明这个人在说假话,但是大家都相信他,我跳出来也没有人相信我,然后我就很郁闷;我争辩的时候,也没办法说服他们。他们问我为什么觉得那个人在说假话,我说我感觉出来的,然后就,更加没人相信了,于是我就开始暴躁。争执起来呢,他们就说你必须拿出事实上的证据和逻辑分析来说服,如果只是凭直觉,他们根本不care,也不会相信。我是觉得,最后一刻,如果大家都做了错误的决定,这本身也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如果明知道有人说假话,即使逻辑上没有漏洞,也不能因此就觉得错误是合理的。不过人数上我肯定绝对劣势,因为就我一个人。

于是我就开始想很多很多的事情。

以前在八卦的时候,说到一个男同事和一个女同事,我就冷哼一声,这两个人肯定搞上了。别人就开始摆事实讲道理,说他们也许只是朋友,还觉得我在故意瞎说。我就觉得很憋气,可是again,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说服别人,我说的才是真的。搞到后来也许我反而变成了嚼舌根的人,莫名其妙。

还有个女同事,每次别人说起她来,就说,都没什么负面评价,言外之意这个人不错。我每次都心里一紧——那张脸上就写了性格孤寡和刻薄啊,她怎么可能是个不错的人。当然即使我明确表达我的意见,也不能影响任何人,因为他们还是觉得就是没听到什么负面评价。Again and again,当所有的人都这么说的时候,事实真相已经不重要了, 最后赢的是狼,不会是平民。

那么这些强调事实证据和逻辑分析的人,他们就真的不靠直觉么?怎么可能。

曾经有上海人跟我说过,上海人和外地人之间很快就能分辨出来,而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他们肯定会偏向于先去接触上海人——这难道不是直觉?

各种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肯定是有感觉的成分在里头的。就算是工作这种属于客观事实的领域,也有太多的主观感受夹杂在里头。只不过,每个人的感觉相差太远,想要说服人,可能只能靠事实证据和逻辑分析,which,我总是缺乏耐心。

之前也说过那些躲在暗处的恶意——很多人暗地里和表面上,是两个状态。为什么很多人会装逼?因为装有人信,只能这么解释。不过像我这种直觉比较发达的人,其实总是觉得,装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你可能表面上说话还有动作,觉得自己控制住了,但其实细节上的表情,神态,种种,还是会泄露你的真实想法。

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样的,对于我这种人,是永远只care真相的,我也很厌恶别人在我面前伪装,因为觉得这是一种侮辱智商的表现。

有时候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感觉太敏锐,会导致你在很多人和事情的处理上,都只相信自己的感觉,有一种原始社会动物的生存本能既视感。可是这是现代社会,你还是需要人模人样,还是需要客观理性地去对待和处理很多事情,还是需要为了生存,去压抑很多自己的动物本能,去呈现社会想要看到的人类理智。

一滴泪。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6年10月9日

October 9, 2016 Leave a comment

先说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妹子说她分手了,我啼笑皆非,说前一天你还恩恩爱爱,今天就分手了。妹子说就是分手了,痛哭流涕,打电话来哭诉。我一边听一边笑,觉得这不就是正常吵架吗?于是我安慰了她半天,然后妹子一边听一边说,不行,我现在要去找他!

我:。。。。。。

然后她就大半夜,打了个车从张江到杨浦,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觉得肯定就是和好了。

我为什么会写这件事情,因为我觉得这种事情离我好遥远,上一次哭着喊着去找男朋友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之前总觉得自己作,现在回头看看,其实后悔也不过是因为,觉得对方都是傻逼,而自己的付出不值得。可那些作来作去的事迹,其实都是回忆——我再也不会大半夜哭着喊着寻死觅活了,想到这一点,就好心酸。

———————–

有个直男朋友,说老婆要去美国一段时间。他说他跟老婆摊牌,去就分手。我天雷滚滚,马上想到当年我也是被男人这样逼迫过,那时候我也是屈服了,但最后我还是爆发了。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是玩心不死,一方面确实是玩心不死,另一方面,那个傻逼男人也确实没办法把我留在上海。

不过我现在想想,原来自己遭受的待遇不是那么悲惨,原来好多女人都被这样逼迫过,而她们大多数都选择了屈服,于是有一点释怀,我也不是那么怂——天晓得我有多不能原谅自己,为了一个傻逼男人,还真的让步了。换到今天,我真的谁也不会管的,自己要做的事情,就一定坚持到底。

————————

最后说一句,还有两个礼拜老妈就走了,我就可以去日本了。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