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16

残酷人生

November 21, 2016 Leave a comment

题记: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以后,依旧热爱生活。

这篇文章不知道从何写起。

第一件事:

上次说过,组里除了来了两个实习生,还来了一个女生。我对这个女生态度不太好——尽人皆知,which我也是觉得蛮搞笑的,我一大把年纪了,半点遮掩自己的情绪都不会。

我为什么对她态度不太好呢?我不知道——这简直是放屁,我当然知道,我不喜欢她。我为什么不喜欢她?人总有自己的偏好嘛——再次放屁,我不喜欢她是因为,我觉得她不够好。我为什么觉得她不够好?因为我们一起做事情了,我觉得她没有满足我的期待,仅此而已。我对她这个人没什么意见,或者说,根本都还没轮到我用主观情绪去判断的时候,客观上我就觉得不够好。

于是我就想到自己当年,也是同样的处境,但是我并没有因为自己当年也是同样的处境,就对她友善一点,相反,我表现得更加bitch。

时过境迁,我顿时理解了自己当年所有遭受的待遇——当然,是从现实的角度。本质上来说,这个社会是弱肉强食的,放在各个小环境里面也是如此,人们被各种渠道训练得现实而势利,你能活下来,就活下来;活不下来,那就离开,没有人会停下脚步同情你。如果你试图和这个游戏规则抗衡,基本上会死无全尸,比如我。

我会care她怎么想我么?不会,我完全不care。时至今日,我大概觉得要care的就只有老板的评价,甚至于,如果老板让我不认可了,我可以自己走——这个社会多的是你不能改变的事实,你除了让自己过得好,别无他法。

第二件事:

两个实习生之间也是各种微妙。今年实习生的headcount很少,于是她们就更加微妙了,which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为我跟她们没有竞争关系,所以她们偶尔会对我说实话,心里是怎么想的。于是我就想到当年,我傻呵呵地希望和平共处,殊不知根本没有和平共处这回事,在上海这地方,一毛钱两毛钱都算得很清楚,任何一丁点的利益都会有人抢得头破血流。你当然可以独善其身,可是我说了,人数多就是个bug,当所有人都照着游戏规则走的时候,你不走,真的需要庞大的内心力量,和庞大的现实基础。最后结果就是,很少能在这场游戏里面保全自己。

小女孩的心思也是很惊人的,我问她们对一些事情的处理和看法,她们说出来的东西让我小抽一口气——我有时候想,要是我跟她们在一起竞争,again,我估计又是死无全尸。

当然,年轻终归还是年轻,她们的心愿也很简单,就是想留下来,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即使有那么一点现实,也还是充满了良善的一面。嘴上说的也许如何如何,心里还是软的,即使不软,也表现得很明显。

不过说到底我还是看重人多过于看重现实的结果。我其实挺希望她们能稍微保全一点自己的,特别是那个跟我很像的妹子。只不过我能力有限,我也不太喜欢干涉别人的人生,于是事态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吧,充其量我能做个见证者,又或者,我连能不能见证,都不是很看重,反正这个世界,几千年来,其实从来没有改变过。

第三件事:

朋友最近一直批评我,说我不求上进,说其实很看好我,希望我能做出点成绩来。

我一直有这样的压力,有各种人马说看好我,但其实,大多数时候我觉得我自己一个人偷着过完整个人生就很好了。辜负别人的期待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而且我人生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蹉跎,直到现在才找回一点自己的节奏。

如果我一直这么堕落下去会如何?那就是,现在的朋友越走越远,但是我还会有新的朋友。社会的层级那么多,我现在再堕落,也不可能到最底层,那就会不断有从最底层爬上来的人,跟我结识,做一阵子的玩伴,而我以前的那些朋友,早就走到上面去了。

如果我不堕落又会如何?那就是,现在有一些朋友,也还是会越走越远,因为他们会原地不动,而我,会接触到另外一些人,又开始新的圈子。

其实放大了看,我的生活是没有任何改变的——有人玩,有工作,每天都是吃饭睡觉上班下班,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有在现实的范畴里,才有很本质的不一样——比如别人的尊重,比如话语权的大小,比如赚钱的多少,甚至于,比如住在哪里,开什么样的车,吃什么样的餐厅,等等,等等。

前面已经说了,很少有人能在游戏规则里面保全自己,说的就是这个现实的范畴。你会遭受到来自各个方面各个种类的冲击,到最后,你也成了不断攀爬的亿万蝼蚁中的一个,只求能稍微爬得高一点,得到的面包粒能大一点。

 

可是,即使人生这么残酷,我也还是不愿意放弃。认清了真相,还是要努力去面对,还是要去珍视那些真正对我友善的人,还是要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男人,还是要努力获得一些人的尊敬和认可,还是要,尽可能去热爱生活——即使悲壮,也是人生。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