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17

失败者联盟

January 19, 2017 Leave a comment

最近几天除了把手上的事情做完,就是缩进失败者联盟去聊天。

失败者联盟,是我们搞笑起的一个名字,不过顾名思义,大家都觉得自己混的不好呗。我倒是没觉得自己有太多不好,至少半个月前是这样。这半个月我把自己往死里作的同时,客观看待了一下自己的处境,觉得是真不好。其他人呢,也各有各的苦处,反正就是互相吐槽,互相嘲讽,互相攻击以及互相安抚。

连着聊了三天,八卦了三天,最深的感触是:好像到了这个年纪,唯一能衡量过得好不好的因素,只有一个,那就是钱。

八卦有一个好处是什么呢,是放大了你看不到的那些暗处和角落,让你知道,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处,每个人都会被人攻击得一无是处,每个人,放在这个社会里面看,都只是蝼蚁一只。这么多年的八卦,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看待人和事,永远有一种迷之辨证观,永远不会轻易对一个人下定论——当然这未必是什么好事,因为你知道,人都喜欢能够被自己影响的人,而我这种人呢,太辩证了,所以很难被影响。

还有一个好处是什么呢?就是外表光鲜简直就成了贬义词,好多人过的生活在我看来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当你不再稀罕外表光鲜,价值观就比较容易回到主流的道路上来,去珍惜还有争取主流价值观里面worship的那些东西,让我这个愤世嫉俗的非主流少女,还是偶尔能被唤起一点对这个世界的信心。

更搞笑的是,每次跟失败者联盟一起呢,几乎所有人都被拉下了水——原来ta是这样的啊。就,你知道,最开始的时候,你渴望被群体所接纳,渴望真正获得认同;等你八卦了几年,你心里的想法就变成了,卧槽,这尼玛都是些什么人啊,尽量离ta们远点。。。每次我想到这点就莫名发笑,就,有时候,你真的需要一些世界观价值观跟你不太一样的人,帮你去戳穿另外一种人的行为模式,然后有助于你,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更好地维护自己的小宇宙。

其他的就都是枉然了,也就不过不到十年的时间,我眼睁睁地看着那样一批充满活力又青涩的男男女女,活生生变成了一个个莫名其妙的中年人。混的好的人呢,无非就是比较讨老板喜欢,钱多一点,话语权多一点;混的不好的人呢,也就是钱少一点,空闲时间多一点;其他地方基本没差,所有人无一幸免,不管是当初的贱货还是荡妇,不管是当初的二货还是小人,十年以前都是活力四射风格满溢,到现在,即使延续着自己的风格,也再也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了,脸上的神情都变得萎靡——早知如此,还不如让他们一如既往地蹦跶,也比现在都被霜打过一样的好。

那些本来就所谓低调谦逊,老成稳重的人呢?他们的改变倒是不太大,一如既往。他们迎合了这个社会最接纳的那一种风格,于是受到的磨难最少,于是改变最少——我是这么理解的。风格强劲的人,不管是好是坏,都是一只棱角;而本来就小心谨慎的人,棱角就没那么突出,于是就在时间的岁月里,不会受到太大的冲击。

其实挺没意思的。为什么我一直喜欢年轻人呢,因为我觉得年轻人还是有点鲜活的,等到他们一旦工作了几年,就真的,毫无亮点了,不管他们生存得好还是差,反正就是,中年人一个。

当然我是觉得,游戏规则就是这么制定的,除非你天赋异禀,否则适者生存,我现在比较能够接受这样的结果,也会花很多的时间来思考,如何让自己过得更好。反正说来说去,这个世界最喜欢的,就是能在这个世界生存得很好的人。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迷之决绝

January 16, 2017 Leave a comment

曾经我以为,我会在这个养老一样的公司and部门,晃荡一辈子;也就两三天的功夫,我的mindset变成了:我一定会走,死了都要走,不管后果如何惨烈,总之是要走的。

曾经关系很好的朋友,我以为关系会一直好下去,不过在碰到一些关键的事情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其实关系都是脆弱的,不能期望太多,而有些关系,一旦有了裂痕,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还有曾经在一起过的男人,现在想起来,浑身打一个冷战,我为啥会看上这种傻逼?彻头彻尾的否定,否定的不仅仅是别人,还有自己。

可是我就是会这样。

一方面我对很多事物还有人充满了感情,在上海这个利益至上的地方,还是尽可能最大化自己的感性与温情——很简单,我不想变成我不喜欢的那种人,于是尽可能保全自己的本性,在现实的世界里面尽可能地多的对人对事投入感情;另一方面一旦我发现这些人还有事物不值得我再投入感情,我就会瞬间变得冷漠起来,一切戛然而止,不再投入,不再付出,甚至否定以前所有的倾注,总之一切成为过去。

那底线在哪里呢?我也不知道。摩羯座的自尊比天高,任何一点冒犯都是不可逆的,另外我还有一个死穴:鸡贼。天晓得我有多讨厌鸡贼的人和事物——换句话说就是利己,跑到上海变成了精致利己,其实不就是鸡贼吗?

有个男人喜欢我,我知道他想睡我,但是我不想睡他。对摩羯座来说呢,如果我不喜欢你,基本上这一生都是不太会喜欢你的;但是睡觉是另外一回事,阴差阳错,有一两次mercy fuck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建立在你对我持久的付出以及timing上面。这个男人呢,一方面号称如何如何喜欢我,一方面从来没停过各种女人,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还尽量撇清关系,各种否定我——我的天,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结论,他觉得我是傻逼,不然这种行为模式要如何解释?

这只是个例子,举一反三,解释一下我所有否定的人和事物,大抵具有什么特征。除了鸡贼,我还讨厌自视甚高的人——不过这个因人而异,最重要的一点,别在我面前装逼就行。

我觉得这大概是一种骨子里的暴戾,不是对别人,是对自己的暴戾。有人跟我说你这样别人又没有任何损失,你要么互相伤害——呃,我根本不想互相伤害啊,我只想尽可能远离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互相伤害那大概是天蝎座的习性,可是,我是摩羯座呀。

继续说回暴戾,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受虐倾向。回想一下好像也是,每一次都是把我自己搞得遍体鳞伤,别人毫发无损。可是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这样。天生不知道怎么疼惜自己,总是把自己往死里整,只不过搞到现在,也没搞出什么花来,还是温室里的一株脆弱的植物。

这个暴戾唯一的好处就是在我否定所有过去的一切的时候,连带抛弃的,就是各种怨念和仇恨——谁care你对我做过什么,以及谁care你现在怎么样,我只关心我接下来要怎么办。

最后说一句:我花了将近九年的时间,只证明了一件事情——我最初开始对这份工作,对这个地方的人的所有判断和认知,都是对的,我真的,一天都不应该委曲求全。

Categories: Randoms

Bridget Jones

January 13, 2017 Leave a comment

题记;唯有爱情最动人。

不得不说现在天朝的电影市场已经越来越扭曲了,Bridget Jones第三部的排片少到可怜——which我不能理解,这部电影绝对是有它的市场的。为了看它,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翘班中午到长泰看它每天唯一排的一场;要么千里迢迢跑到陆家嘴,在国金看(国金的排片稍微多一点,不得不说陆家嘴就是比张江有sense);最后我选择了前者。

其实有点冗长,特别是看到女主角那张僵掉的老脸,我觉得如果我是男人,根本对她提不起半点兴趣。这里插一句,我没有半点歧视老女人的意思,我只是单纯从肉欲的角度来评判,当然我不是男人,我的判断也不一定准确,不过seriously,真的,那张脸,就跟天朝那些老年妇女一样,没有半点吸引力。所以女人还是要有点肉才好看,特别老了以后。

第三部现在还没下,所以我没办法在网络上一遍又一遍地重温它吸引人的那些片段,于是只好去重温第一部和第二部。

故事的脉络很简单:Bridget Jones是个大龄剩女,第一部的时候她32岁。她跟风流的男上司Hugh Grant调情,结果发现风流胚就是风流胚,有点受到伤害;同时老妈给她介绍的Mark Darcy开始在各种场合和她有交集,并且喜欢上她,胖乎乎但是简单直接还颇可爱的女人。她一开始被Hugh Grant误导,对Darcy有点误会,但是也还是抵挡不住伦敦城里金牌律师的魅力。最后她和Mark Darcy澄清误会,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二部,她作为草根和跻身上流社会的Darcy虽然浓情蜜意,但是终究还是各种问题暴露出来,作为一个敏感又自尊同时还恨嫁的胖女人,她莫名其妙和Darcy分手了。与此同时呢,Hugh Grant回到她的生活,两个人在泰国玩玩打打,不过她依然忘不了Darcy。天有不测风云,她在泰国卷入了毒品案,顶尖律师Mark Darcy马不停蹄地解救她,但是因为心有芥蒂还是云淡风轻,深藏功与名,确保她安然无恙之后就走了。Bridget Jones终于意识到Darcy还是爱她,于是勇敢地表白内心,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前面两部女主角真的是chubby而可爱,我觉得即使胖,也还是能激起男人的欲望,于是Darcy爱她,也丝毫不显得突兀。

第三部,一开场Hugh Grant死了,花花公子的葬礼来了数不清的女人,当然,也有Bridget Jones和Mark Darcy。Bridget真的是老了,那张胖嘟嘟的可爱的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瘦而僵硬的脸,不太有那些吸引人的表情,充满了时间残酷的痕迹。Mark Darcy一走出来也是两鬓斑白,可是穿着Tom Ford西装依然笔挺而吸引人。Bridget Jones和好朋友出去party,碰上一个美国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后面参加朋友家孩子的仪式,又和Darcy一夜情;最后,怀孕了。她不知道父亲到底是谁,两个男人也因此大献殷勤,不过最后终于真爱战胜一切,她和Darcy,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个电影,前面两部成就了女主角,which她的名字我总是记不住;整个三部,成就了Colin Firth——永远的Darcy。天啦,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迷人的男人,腼腆而又性感,让人不由自主地倾倒,想要献身。

他有太多太多让人挥之不去的戳心窝的镜头。第一部里面他低头亲吻Bridget没有得逞,抿嘴时两颊的酒窝,让人情不自禁地看了又看——有一种男人的魅力大概就是以退为进,当然他只是腼腆,并不是退缩,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还是充满了进攻性,想要亲吻,迫不及待,被暂时拒绝时而没有得逞的表情,如此动人;第二部,他看着Bridget在牢里,本来一肚子气,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处理完事情,看着她,突然声音就低下来,软下来:在监狱里有没有人对你不好?他还是爱她,即使以为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共度春宵,也还是怕她过得不好,在牢里受欺负;第三部,他不知道为什么翻出了他和Bridget第一次见面时的驯鹿毛衣,然后眼眶濡湿,到底是忘不了她。

如果这不是爱情,什么是爱情?他整个人都瞬间柔软下来的那个感觉,真的是扣人心弦——爱情,也无非就是每个人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处,突然被戳中了。这大概是我看过最喜欢的爱情电影之一,我理解的爱情,也无非就是这个样子,我爱你,所以对着你的时候,整个姿态都会瞬间软下来,世界在身后,你在我心里。

最后说一句,处女座的男人,真的与生俱来那种腼腆而又进击的气质,还略带一点柔软,太迷人——当然了,你得长成Colin Firth这样。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YY无极限

January 12, 2017 Leave a comment

上周末我以为自己要失业了,躺在床上想来想去,想自己以后的生活,想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样的工作,然后整个思绪就一发不可收拾,各种YY。

首先是YY,到底要换什么样的工作呢?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什么兴趣,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基本就是放任自流,然后我就想说,要不去做sales拉倒——纯数字说话,这样就不会有人再说我没有追求,也不proactive,反正压力压下来,不管怎样都要active了。

公司的sales在南京西路,于是我就想,哇塞,如果我真能做sales,我就要成为南京西路上的女人了,啧啧啧。当年刚到上海的时候,我就想着,以后如果我能在南京西路上班该多好。后来知道南京西路上的公司也不过如此,可能好多南京西路上的女人,收入还不如张江女,就不再有想法了。不过如果真的能在南京西路上班,也不错啊,看看城里会不会有更多好玩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YY,如果要找工作,我是不是该卖房子?或者就是,到时候这个房子放在这里,我再租一个房子去工作,这个房子用来养老算了,也算是自己老了有个地方可以住。房子肯定不会租出去,每个礼拜回家里一趟,开着车四处兜兜blahblah,又想了半天。

还会想说,我现在好像变得特别直接而功利。比如如果能找到一个很快能获得他好感的男老板,那就最好了——如果我能轻而易举获得男人的好感,又何必费心去纠结女人对我是否有好感——这大概就是我和以前最大的区别,所有的思维方式开始偏向从利己出发,一切其他那些以前让我纠结的事情,就瞬间成了云烟。

如果可以呢,老板要跟自己年纪相差比较大,收入也相差比较大,至少两三倍吧,这样我每天玩玩打打才不会显得碍眼——他肯定会想,你收入都这么低了,玩就让你玩会吧。之所以会这么想,也是这些年对于人性的妥协——你就是得想着办法让别人舒服,如果你的行为模式一定会惹到别人,那么尽量就找不要被你惹到的人,差不多就是这样。人性这么幽暗,没有太多可以肆无忌惮的空间。

不过最大的收获还是心态上的,前面已经说过,以前很多纠结的事情一瞬间就治愈了,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每一次都能让我获益良多,当然吃亏的总归是我自己。我就像一只野兽一样渴望给自己争取多一点的空间,但是最后伤痕累累并且徒劳无功。

后记:昨天有人突然问我,听说你喜欢那个谁?我哑然失笑。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旦生存受到威胁,人是不可能有半点风花雪月的心思的。至少上个周末,在我觉得自己有可能会活不下去的时候,如果我喜欢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我大概也是会木然的——搞不好连睡都睡不下去,更别提春心荡漾了。

又后记:所有的人都在说裸辞很傻,可是我总是觉得,既然已经没有什么前途了,裸辞也不是那么不可理解的事情啊,为什么会显得傻呢。

Categories: Randoms

欲壑难填

January 12, 2017 Leave a comment

今天跟人聊天,然后被人说我,欲壑难填。我也觉得是。

其实我一直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估计欲望太多的人,总归会活成我这个 样子的。

小区的车位开始启用了;小区对面的mall忽忽忽地在建,如果传说中的地铁延长线落实下来,这个房子我就可以卖了,换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小区和房子;车上装了一个GPS+蓝牙+倒车影像;工资每年涨那么一点,不多,但是也够花;每天在公司晃晃悠悠,除了少数忙的时候,其他时候都不怎么忙碌;现在买衣服都五位数起了,当然只限于大件;用的护肤品也越来越贵;等等等等——总而言之我的生活,其实从来也没有太差过,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满足,然后总是往死里作。

我总是觉得每个人总归都是咎由自取的,但是我反正一贯都是自己负全责,所以也不需要有什么太大的心理负担。只不过,到底怎样的生活才算是好呢?为什么每次我要的东西跟得到的时机,都严重错开了时间点呢?

在这个公司已经快九年了,晃晃悠悠,中流偏下的水平。我所在的这个部门,大概还是喜欢好学生的,可是我小时候伪装了那么久的好学生,再也不想当好学生了——于是就傻逼了,兜来兜去,这个地方还是喜欢好学生的,而我,大概从进公司的第一天,路线就走错了。

后悔吗?基本没有。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我只是觉得现在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嘛,在这样一个温室里面呆了九年,就是一株脆弱的没有根基的植物,一出去就要被虐死。这是最尴尬的地方,人生还有这么长,可我的路居然就越来越窄了,快成死胡同了。

这次把自己往死里作也是一件好事情,我终于开始意识到,这样每天混吃等死还是不行的。以前我想,如果有家庭,是不是注意力就会分散,后来想想,大概也不是。性格决定命运,我这样的性格,注定这一生会不太平。

欲望太多,能力有限,到最后就是悲剧——不过,就跟看电影一样,悲剧往往更直入人心,所以,那就悲剧吧,随心所欲,后果自负,我大概就是这样想的。

Categories: Dailylife

差点失业记

January 9, 2017 Leave a comment

这两天差点裸辞,然后就,过了一个非常惊心动魄的周末。

昨天我去装倒车影像,然后在寒风中瑟缩了一整个下午——因为装倒车影像的地方比较简陋。当然我只是坐在那里发呆玩手机,帮我装倒车影像的两个人,是在风中忙碌了一下午,而我付出的报酬,是2000RMB——除去设备本身的价格,不知道他们可以赚多少。

果然,这个社会,在非常严酷地惩罚,读书不好的人们。于是我在想,万一我失业了,最坏的结果是不是就和他们一样,然后整个人犹如跌入冰窖——到底是没有自信,也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前天我在家睡了一整天,反复计算自己银行卡的余额,反复在想如果辞职了要找什么方向的工作,有哪些可能性,最坏的结果,需要卖房吗,等等等等,想来想去就觉得,我的天,自己真的太脆弱,没有任何抵抗风险的能力。

还有关键时刻见人心,我现在觉得成年人的世界里面只有利益和输赢,这样反而简单,我喜欢。

另外就是,这件事情奇迹般地治愈了我对以前所有事情的怨念,现在坐在office听着最讨厌的女人在对面聒噪,也没啥感觉了——老娘活都快要活不下去了,谁还管你以前对我做了什么,谁还管你现在在干什么,就算你现在死了跟我有啥关系,就算我现在死了,又关你屁事——ORZ,这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啊。

不过接下来,也不太会有好日子了,这样也好,不然我每天晃晃荡荡,一年又过去了。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