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17

越走越远的奥斯卡

February 28, 2017 Leave a comment

大概我这个人一贯非主流,所以这一次,连奥斯卡,我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去年就已经开始了,去年Carol,奥斯卡最佳女配没有给Rooney Mara,which我觉得她的表演都可以胜任最佳女主了。众人所吹捧的Cate Blanchett,女王攻的气质是很出色,可是她一贯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个气质,所以我也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能受到如此大的吹捧。

那个莫名其妙的Meryl Streep就更加匪夷所思了。我一直不知道所谓的演技好到底怎么衡量,当然我是个外行,可是作为外行,我真的一丁点也没有感觉到她的魅力,我也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这个二十次被提名奥斯卡的演员的问题,大约是我的问题吧,我看到的就是一个大妈。

今年就更加ORZ了。LALALAND这是部什么鬼电影?好多人在那里不停歌颂,歌颂到我已经反胃了——天晓得这些人在现实生活中多么势利而又鸡贼?我其实很少碰到有人在感情上比较纯粹,无非都是价码算来算去,找一个差不多的对象,然后就结合了。偏偏这些非常看重现实利益的人们,碰到这样一部电影,跟天雷勾动地火一样,各种情怀开始闪现,于是我就在想,是不是虚伪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这些人,已经不会好好说话,好好说人话或者好好说真话了。

由此引申开去。我对于主流社会流传的很多声音都保持不相信的态度——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矫枉过正了,潜意识里面不认同,不认同这个世界,于是连带着这个世界所有的主要的声音,都不认同。

还有跟人意见不同本来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不过我现在越来越发展出来的趋势就是意见不一致,那就聊不到一起。这样看上去好像很狭隘,但其实并不是,很多人只不过不会明说罢了,谁会喜欢总是跟自己意见不一样的人——either对方是傻逼,or我是傻逼,不然怎么会这样,对人对事看法都不一样?

于是越走越远的,不仅仅只有奥斯卡,还有很多以前貌似走在一起的人们。事实上我这些年陆陆续续疏远了很多人,主动的,被动的,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信心,以及,真的,意见不一致,就是会聊不下去,就是这么主观而又肤浅。

以前我喜欢看电影的时候,想着以后有钱了,搞个家庭影院,躺在家里看电影也是很爽的事情。现在觉得,没有钱,就是什么都爽不起来,一切的一切,都卡在钱这一块,让我对自己非常无奈。

又或者,我现在这么非主流,是不是因为,我满脑子都只剩下钱了?那些能欣赏LALALAND的人,其实反而良心未泯?细思极恐,懒得想了,对世界整个都没信心,也没期待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在抑郁之前

February 27, 2017 Leave a comment

周末有个新闻,是一个摄影师自杀了,抑郁症。他好像小有名气,我翻了下他的照片,比较阴郁,连带着人的长相,也比较阴郁。

我人生当中有大段大段的时间是自己一个人过的,我弟弟也有类似的问题,我甚至怀疑很多时候自己也有抑郁症,只不过不严重——很多时候我总觉得,只要你能爬起床,走出家门,这一天,你就能过去;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怎么也爬不起床,怎么也走不出家门,那情况就会变得不可控了。

为什么会抑郁?我不知道,我觉得人的情绪就是很难掌控的,不过情绪的好和坏都很正常,抑郁应该就是无止境地陷入低迷,到最后没有办法正常生活了。就我自己的心得,在情绪不好的时候要想办法控制它,不让它蔓延到不可控,就行了。没有人的情绪是每时每刻都好的,正常人无非就是在情绪不好的时候,还能维持正常的生活。

第一个方法当然是比较简单的,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吃肉,多吃巧克力。据说红肉比白肉有效,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不然你看看南美洲的人们,为什么先天就那么乐观奔放?我觉得跟他们牛肉吃得多有关系。过年的时候我买了200颗费列罗放在家里,有事没事吃一颗,那段时间到现在,我每天都在焦虑辞职以后工作怎么办,但是没有失控到起不来床,我觉得跟巧克力很有关系。

接下来就是睡觉。当然有人说,如果你已经抑郁了,就是吃不下睡不好了。我这里说的,都是在发展到抑郁之前的方法,在你还能吃时,多吃肉,多吃巧克力;在你还能睡觉的时候,多睡觉。睡觉让我觉得可以逃避现实的一切——which往往是很多人抑郁的来源。逃避固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如果逃避能够避免让你生病,那还是先逃避,等养好了再来面对也不迟。

周末我在家过了两天,基本足不出户,情绪也跟风浪中的小船一样,时好时坏。不过我有仔细观察自己的情绪,然后我的感觉就是——该动的时候还是得动。所以除了吃饭睡觉,还有一个办法是运动(广义的运动,无论做什么,动起来就行)。身体有正常的消耗,然后才会有正常的疲惫,然后会有正常的饥饿感,总而言之,身体维持了正常的节奏,情绪也会跟着走,即使时好时坏,也不会太偏离正常的轨道。听上去好像很简单,吃饭,睡觉,加上运动,抵抗抑郁的三件法宝;可事实上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你每天能正常做这三件事情,是不太可能会抑郁的。

还有我经常会想起过去不好的事情,一想就没有心情起床了,一想就整个人很悲愤很难过,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很懊恼——因为在想之前我完全可以控制住去做点别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在情绪发展到抑郁之前一定要阻止它,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到你。

不过我仔细想想,我的情绪开始越来越可控,是在我离开了原生家庭之后。一个人之后,即使过得再不好,我也很少会陷入抑郁。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不过我觉得还是要尽量远离那个最让你情绪不好的因素,远离那个会让你觉得人生无望的地方,世界这么大,总有你容身之处。很多时候错的那个也并不是你,他人即地狱,不要用其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人都是很脆弱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感知比较细腻敏感的人来说,在现实的生活面前无疑都是以卵击石,很少有人能经得出接二连三的打击。有时候,承认自己很脆弱,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很多人的失落可能来自于求之不可得,可是这个是人生的常态,每个人都会经历,所以不要刻意放大它。

一个人生活,情绪会比较容易陷入有孤独和无聊引发的低落,但是同样也会比较容易隔绝掉外界环境,让人可以独立观察和调节情绪,找到最让自己舒服的各种可能,从而在以后更有效地去避免低潮。

生而为人,不容易。如果真的觉得生活没有乐趣,死亡也不足以为惧,不过我还是写下这篇文章,分享自己的一些心得,希望可以帮助到一些人。

Categories: Dailylife

真实的生活

February 17, 2017 Leave a comment

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昨天得出的结论是:远比电影更精彩。

我有一个同学,研究生同学,本科清华的,中科院博士——在主流社会价值观里面算还不错了吧。毕业之后他就结了婚,生了小孩,老婆是上海旁边一个城市的医生,虽然是异地但是基本每周末回家,看上去生活稳定而幸福。

可事实上呢?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为了参加另外一个同学的婚礼见过一面,当时他就说了真实的情况:他老婆子生完小孩之后就没怎么理过他,两个人之间的交谈非常有限,整月整月不说上一句话,就更别提性生活了。每个人的性格可能不一样,这种事情换了是我无论如何忍不下来,但是他也就这么过下来了——不过我也觉得他老婆是不是产后抑郁演变成今天这样的。

精彩还在后面。两个人在这样的冷关系中生活了很久,不怎么说话,不怎么交谈,也没有性生活(我的天,这简直是守活寡啊)。突然有一天,他老婆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回家,他感觉意外而惊喜,兴冲冲跑回家,两个人有了很久以来的第一次性生活,结束之后老婆跟他说,我想要二胎,今天是我算好了日子的。天雷滚滚,当医生的女人是不是都有点冷静到可怕?

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当时我们听了这些故事对他同情到无以复加,后来每次碰到都会慰问两句。有一阵子他说还比较好,于是我们顿感欣慰。结果昨天碰到了,问他,他说生完二胎好了一阵子,现在又故态复萌了。问题出在哪里,他也不知道。

于是我们就开始开玩笑了,你有正常性生活么?他说一年一次。我们一开始以为开玩笑,后面发现好像是真的。他说,那唯一的一次,是在生完二胎好的那一阵子发生的,当时刚生完也不可能有太多性生活,而那天他兴冲冲地去买避孕套的时候,还买了买一送一的那种,一起买了两盒,最后只用了一个,其他全部过期了。

我们不知道怎么接话,他接着又说,非诚勿扰里面,葛优去相亲,有个女人说,一年一次行不行,葛优仿佛见到了神经病一样。他说,当时以为只是电影,没想过生活远比电影更精彩。

是真的很精彩啊,而这些全部隐藏在光鲜的外表下,如果不是很亲近的朋友,根本无从得知。我比较佩服的,还是他很乐观,还在努力赚钱养家。他最近工作也不顺,他也还是积极面对。我有时候真的很同情中国的男人们,不上道的那些暂且不说,像他这样的,其实本来可以过得更好些,但是他为了孩子不想离婚,跟他说可以出去嫖娼约炮什么的,他也瞻前顾后,做不出来,于是就过成了这样。他生完第一个小孩到现在也有五年了吧,我真是觉得细思极恐,这么长的时间,换了我,早崩溃了。家庭是最折磨人的,更何况你对着的是一个冷冰冰没有反馈的妻子,比那种三天两头要上吊的,更折磨人。

—————————————————-

说到这个,我还有一个同学,他的老婆就是三天两天要上吊的。前一阵子他跑过来问我离婚要不要户口本,还说跟老婆谈妥了,离婚条款是怎么怎么样。其实外人可能觉得他过得也挺好,但是事实上呢,我们每次聚会他都出不来,一出来就要吵架,他被老婆管得死死的,而即使这样,还是经常吵翻。到现在离婚了吗?当然没有,还是继续过着,更加变本加厉地被束缚着了。

我这些同学人都还蛮好的,可是就是过得不太如人意,我自己也差不多。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想就是这个意思,看得到的光鲜不足为道,真实的人生,也无非就是这个样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烦恼。人最可贵的一点,也大概就是在这些烦恼中顽强地生存着,麻木或者妥协其实都不是认输,都是为了继续生活做出的努力,为了维护家庭维护一个看上去正常的人生。我也许不一定会做同样的选择,但是我理解他们。

就这样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7年2月14日

February 14, 2017 Leave a comment

最近又过成了一种倒计时的生活——过一天是一天,过完一天就觉得是胜利,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之前差点裸辞,后面又说要做完一些事情再走——然后就有人说你这样说又未必这么做,呵呵,我从来不是这么鸡贼的人呀,我当时的想法大概就是做好了再走吧,不然就这么走了,留下一堆话柄,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人让我吃下自己拉的屎,在这里一直混着是最好的归宿——我当然知道这里舒服,不过,已经这样了,我不想回头,我对自己,对他人,都没有什么信心,有些东西破坏了就是破坏了,回不来的。

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也知道,如果真的一低头,就什么都没有了。低头了,我就真的混到死,会过得很开心,变成一个50%的正常人,少得瑟,少发朋友圈,在办公室装样子好好学习,做场面,跪舔老板,以及,再没有自己。

事到如今,如果再有人跟我说价值观不重要,认同感不重要,我肯定会当脸泼ta一盆屎——天晓得你要改变一个人的看法有多难?

过年回家那天,习大大发表讲话,说,人间自有真情在。我心里冷哼了两声,这个国家的人,把钱看得比情真多了,我这种情感丰富而充沛的人,生在这样的国家,简直就是灾难。不过我说了,世界给我什么,我就玩什么,要变成利己主义者,也没有什么难度;要继续做我自己,也不过就是磕磕碰碰而已,反正自己的游戏,自己玩到底。

Categories: Dailylife

蟹化

February 7, 2017 1 comment

面相学上有个词叫蟹化:上眼皮线条变得凌厉尖锐单薄好像一字,这个变化,叫做蟹化。儿童天真好奇,眼睛大大眼皮圆,成年后思想复杂了,贪嗔痴,算计多,功利心企图心重,心变狠了,眼皮逐渐吸收。成年人就算无知,也不好奇,眼睛俗气化。

这个词语我一直印象深刻,为什么?因为我过去这一年无数次自拍的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睛,每一次都在暗自心惊——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相由心生,我一直觉得一个人长什么样,他就是什么样的人。有的人长得就比较reliable,那他大概率就是reliable;有的人长的就比较凶,那她大概率就是比较凶;诸如此类,而我呢,眼睛就是越来越蟹化了。

这不是什么好事,代表着,我终于彻底世俗化了,我每天想的,算计的,都是自己的利益。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我终于跟上海这个城市有了共同语言,可是奇怪的是,去年算是我,终于对上海这座城市,彻底放下执念的一年。

放下执念是一种什么感觉呢?这感觉就是,你从一个小地方出来,跑到这个你心心念念的城市,渴望在这里过上好的生活,在这里真正settle下来;可是还没等你达成这个目标,你自己先不认可这个地方了,觉得好像其实也没必要一定留在这里,在一个繁华春梦跟你完全无关的城市,去委曲求全获得认可,最后变成一名合格的硬盘市民。

还有工作也是一样,之前我有着对自己各种各样的限制:这里环境温和,这里清闲,这里福利好,这里的人相对好玩,这里对人有起码的尊重,于是我一定要在这里工作。现在呢,我觉得,没有必要啊。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抵消其他的不快,那么,你长久以来的认同,立刻就会烟消云散。

差不多都十年了。我在上海不止十年,不过之前的读书时光严格说起来不算在上海,直到开始工作之后,我觉得,才算真正接触到上海这座城市的一点内核,于是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快十年了。你特别喜欢一个男人,而且你终于跟他生活在一起,十年之后的某一天,你突然发现,他并不爱你,而你呢,也已经不爱他了。

听上去会有点悲凉吗?我自己倒是不觉得,我觉得只不过很多人根本不会care这些感受而已,他们只在乎现实的东西,可是我会在乎,于是十年时间有了一个结果,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最好的部分在于,一旦不爱了,那就真的是不爱了,再也不会有各种各样的restriction,生怕惹他不高兴,生怕自己会失去什么,生怕这一生走不下去——who cares,我不爱你了,你是死是活,就跟我没关系了。

以后的路我目前还一无所知,不过昨天看到一句话,这个世界给你什么,你就玩什么,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