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17

2017年5月31日

May 31, 2017 Leave a comment

昨天晚上我去了趟上海中心,然后忽然就觉得,滚你妈的接地气,这世界上的好东西,有哪个是接地气的。只不过好东西,从来都只跟极少数人有关罢了,于是大多数人,就在那里叫嚣着,你得接地气。

有一阵子,我对这个城市毫无好感——大约就是刚工作那几年,觉得这个城市的人都现实势利得可怕,而且ta们的评判标准和思维模式都非常粗暴,有些人甚至是低俗而粗暴。当然,现在我也还是觉得如此,不过,我开始体会到,这样简单粗暴的标准,也有它的好处,那就是,一旦你在这个标准里面处于上层,你立刻就能体会到这个城市对你的respect。我当然不是说我现在就得到了respect,我只是觉得,游戏规则简单粗暴,不是什么坏事情,我没有理由去责怪这个规则。

最低落的时候,我整天整天地纠结得不到认同,甚至觉得自己被轻视,有一度过得很抑郁,不开心。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也还是没办法彻底走出来,总是活在当时的阴影之中,因为总是没有办法彻底理解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的因素,还是你年纪大了,就是会变得现实——一旦你自己也变得现实,你就能理解为什么很多事情会是那样的走向,而一旦你理解了,你就不再抑郁了。

这么多年,我唯一学到的事情就是,当年所发生的一切,用现实的角度,都解释得通,太通顺不过。我以为我只是和一群同龄人,还有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在一起工作生活,殊不知那些人,早我十年,就走进了成年人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还傻乎乎地在成年人的世界之外徘徊。

想得通想不通其实从来都只跟自己有关,我大概还算是幸运的,死磕之后终于想通了,然后终于变得开心起来。一个人,要先变得开心,才有力气去应付其他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大抵是,游戏规则我算是很清楚了,但是玩不玩得好,我一点也不知道。

可是不管怎样都开心起来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的身体和心情。心情更重要,因为心情不好,好的身体也会变得不好。今天为什么会写这一篇,因为最近好多人走了,被公司赶走了,每个人的状态大不一样。我看了那么多人的离别,突然觉得,这个社会还是挺公平的,你玩游戏玩得好,你就是能过得比较好,于是就更加释然了。

感谢这些年,感谢那些带着我进入成年人世界的朋友——虽然我觉得年轻秒杀一切,但是很可惜,我没有资本过一辈子年轻的生活,所以还是要感谢他们,感谢我自己,感谢人生。

最后说一句,我想推倒的小男生,大约是我今天太成年人思维了,看到他,又觉得是小屁孩了。这东西到底是跟荷尔蒙有关还是跟思维状态有关?反正,当你没有那么现实的时候,你看他,是一个男人,有点crush并且想要推倒;当你进入现实模式,你看他,就是一个小屁孩,毫无兴趣并且冷漠对待。真的是,一念接地气,一念不着地。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推倒 第二季 2017年5月24日

May 24, 2017 Leave a comment

昨天我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时间顺序是这样:

之前在长泰的时候呢,我就注意到有这么一号人,并且,他像我前夫。

不要误会,我当然不是为了找替代品,而是,我确实喜欢这一类人。哪一类?不好描述,反正就是,这一类。

当然也有人说不像,像不像其实也无所谓,我只是想说,我很早就注意到他了。

大半个月前我被强制性转岗了,跑过来培训,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上课了,有一个人姗姗来迟,是他。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旁边的座位上放着我的包,我拿了下来,他顺势就坐了过来。

有那么一刻我心里在想,有朝一日我如果推成了,心里的OS一定是,从你成为我同桌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打算放过你。

心理暗示这种事情的力量确实很大。之前在长泰,我就从来没有动过心思,可是一旦他坐到我旁边了,脑袋里面立刻就涌出潮水般的念头,挡也挡不住。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太差劲,同龄人好多已经开始走上各种事业的正轨,而且儿女双全家庭和美,并且一直鼓励我,希望我能过得更好,我却在34岁高龄,还在上着白痴一样的课程,并且想着如何勾搭比我小十岁的同桌。可惜这种上进的自省的念头,虽然时时刻刻冒出来,但是还是不能阻挡,我想要勾搭的心思——多么pathetic又累教不改的一个人。

我们同桌了一个礼拜,按部就班,我没有任何特别的行动——心里再想,表面上也要hold得住,我大摩羯,别的本事没有,忍这件事情,可以做到极致。当然那个时候我是以为我们可以同桌两三个月,不急这一时,却没有想到,第二个礼拜,我们就分开了。

我这个人最怕别人说我重色轻友,第二个礼拜有男闺蜜要坐过来,我就让他坐过来了,心里却暗暗骂娘:你坏了老娘的好事。

于是又过了两个礼拜,也没啥特别的事情发生,除了我们两个一起去吃过两次冰淇淋,以及吃过一次饭。我大概一直在觉得自己pathetic和想要推倒之前徘徊,对方呢,我想任何一个正常直男,碰到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中年女人,估计都不会太主动吧。

不过还是有进展。进展就是他加了我的微信,微信打开了你更加了解一个人的渠道。我也还是怀抱期望,超级励志,觉得,大十岁又如何,老娘要凭着个人魅力搞定他。这一切的励志,在昨天终于被打击得粉身碎骨。

这两天班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女的,年纪小,90后,which我之前没有注意到,直到昨天,我发现我的target跟她开始出双入对了。我观察了一下,you know,女人,从来只分两种,傻的,和不傻的,她明显,属于不傻的。我于是如临大敌,然后这时候同桌(现在同桌换成了男闺蜜)对我说,你到底在想什么?90后如果真心要跟你争,你以为你有任何胜算?年纪大了,都是看别人脸色过日子。

我:。。。。。。。。。。。。。。。。。。。。。。。。。。。。。。

差点飙泪。本来我就一直觉得勾搭还有推倒这些事情,在我这个年纪,显得有点low,被他这么一说,好像更low了。当然最大的打击还是来自于,我心仪的小男生,开始跟别人出双入对了,而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有希望的。

这日子,没法过了。

 

Categories: Poison

推倒 第二季again

May 23, 2017 Leave a comment

(之前写了一篇第二季,但是那个不作数,没有任何实际信息含量)

我又蠢蠢欲动了。

上次的推倒口号叫了一年,到最后也就是嘴炮,口high。我这个人大概就是不喜欢主动,总觉得只要对方给出任何一点小讯息我都可以顺着竿子爬,但是对方就是不给,于是到最后我觉得,不给,就是没戏,放弃。

我现在想想,年轻的时候,应该还是我不怕被拒绝吧,再加上那时候我动机性没有现在这么强——主要那时候对男女关系的理解确实也很纯粹。约别人出来,从来想的就是只吃饭,看电影,完全没有任何歪心邪念,所以反而能有很多的机会。现在不行了,满脑袋都是推倒,只要去约,肯定就是想推倒的,于是,连约都不敢约了。

这一次又是一样。昨天晚上我又失眠了,莫名其妙我就越来越动心了。同时我也在想,到底什么才是正常的生活。就像我这样,一直浮于表面,还是沉溺于感情之中,就好像永远也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老老实实上班,老老实实工作,老老实实结婚,老老实实养小孩,甚至,老老实实过性生活。

我开始觉得自己三观不正了,这样下去就是永远不着地的一生,可是不是我不想啊,也许老天不让我着地吧。我各种口号喊得很high,到最后也就是玩玩打打过到了今天。玩玩打打太high了,以至于,再也没办法走到正轨上去了。

怎么办?不知道。最近诸事不顺心,我有一种,随便怎么地的感觉。

最后说一句,最早我喜欢处女座,后来我喜欢摩羯座,到现在,我居然开始喜欢火相三傻了。UNBELIEVABLE.

 

Categories: Poison

分手不出恶言

May 17, 2017 Leave a comment

最近公司“战略调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还开了知乎热帖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850018 ,有人转给我看,我就觉得,天,这都是些什么人?

先说三观不正。最高票的那个回答,说被裁掉的年轻人,是一种幸运,因为,他们不可能成为这种三观不正的人了。

他说的没错(我甚至都知道这个人是谁),不仅仅是被裁掉的年轻人,甚至是以后这个组织的所有人,加上这个组织留下来的人,加上回答的这个人,都没有机会,never,并且ever,成为这种三观不正的人了。

这是一种幸运么?看你的三观了。三观不正这四个字,向来是中性的。举个例子,比如我这个人,向来觉得处女情结很搞笑,觉得那种秉承自己要守贞的女人和有处女情结的男人都枉活在现代社会;换个方向,ta们也会觉得我三观不正;那到底是谁三观不正?who cares,世界这么大,你活你的,我活我的,真要战争的时候,看谁强就行了。

我从来没有觉得,他所谓的三观不正,是真的三观不正(当然了,我其实觉得比较可惜的是,这个组织的绝大部分人,被给予了这么好的机会,但是从来没有往三观不正的道路上,迈进过一步)——游戏规则是这么制定的,选择了玩游戏,而且奉行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一点错都没有,当然游戏的大前提是:后果自负,这是做人的基本素质,以及职场的基本操守。

中国人的价值观,实在是太接地气了——没有办法,十几亿人,基本上一出生就决定了这一生是在你死我活中度过,生存这两个字在脑海里被贯彻得根深蒂固,所有的一切行为模式,思维模式,都是围绕着生存展开。所以其实回答问题的那个人,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或者嘲讽很多人三观不正——这些人就算在这里呆一辈子,也不会三观不正的,他们的三观,从娘胎里就已经被塑造定型了,又怎么可能会不正?这么多年,我见过太多太多的人,把骨子里的那一套接地气的价值观从上海带到德国,带到美国,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甚至会带给下一代,从来没有一丝动摇过。所谓的三观不正,也不过就是这些三观太正的人,迅速摸清楚了这里的游戏规则,然后变得“三观不正”而已,他们的不正,恰好是因为他们太正了。

真正的三观不正呢,反而是违背这一整套接地气的价值观的,没有把生存放在第一本位,也没有那么精明和功利:没有办法,因为实在好玩的事情太多了。中国人天生跟享乐主义是有仇的,看着别人享乐立刻就开始批判,这当然没什么错,看华为席卷天朝走向世界的今天就知道,接地气的价值观多么强大,而专注享乐几十年的法国人,已经快完蛋了——可是,human being,谁不喜欢好玩,谁不喜欢享乐,那么多人压抑本性吃苦耐劳,也不过是因为,别人都这样;或者是因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一句喊了几千年的口号而已:生存模式下长大的人,这一辈子被剥夺的,不一定是财富上的自由,而是价值观上的自由。这些真正三观不正的人,不管在哪里,都是会三观不正的,跟这个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世界这么大,总会找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继续存活,存活不下去再做调整,从头到尾,这个公司这个组织,可能只是起了锦上添花的作用,完全不是罪魁祸首。

再说五星级酒店及其他。

这一点实在是太烦了,这些人说的就好像住五星级酒店的时候自己没住过一样。我听过的一个故事,是有个人,他到酒店到的比较晚,已经凌晨了,觉得check in多算一天浪费钱,于是大堂上坐了两个小时——这样的人,如果来批评住五星级酒店不好,我是接受的;至于其他人,住的时候比谁住得都欢,然后现在翻脸来吐槽说五星级不好,也是匪夷所思。

我对五星级酒店这件事情是这么看的:游戏规则已经制定好了,你就玩。你要觉得游戏规则不对,你就去提;你一边玩一边享受着游戏的各种欢乐,然后现在游戏要改版了,你跑出来blahblah,这有点不太好吧。再说了,很多人未必就真的care五星级酒店,你给我就住,你不让我住就不住,都是规则怎么定,下面的人就怎么玩,根本没必要上纲上线。

不过话说回来,五星级酒店确实爽。你年轻的时候如果有机会体验一下好点的东西——即使是沾一下边,都是幸运的事情,特别是你还没有能力支付这一切的时候。你要知道,一个人唯一有可能打开眼界的时间,就是在他世界观还没有定型的时候,特别是那些一毕业就体验到这一切的人,如果真的有幸打开了,你这一生的确是会不一样的——人与人的差别,永远不止表面那些看到的可以界定的东西,即使是仅仅意识到这一点的人,这一生都会过得不一样。

那些中年人,挣到了钱,自己掏钱住五星级酒店,爽吗?当然爽。不过,更爽的,当然还是我一个大学毕业生,拿着各种金卡白金卡,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德国高速上,那些开保时捷的老头,有什么好羡慕的?让人羡慕的,永远是开着保时捷的年轻人。不劳而获听上去多么可耻对吗?可是,爽啊——人一生劳劳碌碌,难道不也是为了爽么?所谓的马斯洛需求层次,说白了,不就是人在一直追求让自己更爽么?为什么一个公司这么良心地让大家爽,最后享受到了这些东西的人,还要反过来批判这一切?难道不应该自省说,为什么自己没有让这一切持续下去?

最后回到主题,虽然分手不出恶言,但是,我内心也是觉得,这个组织完蛋了。当然我的完蛋跟其他人的完蛋不太一样,我觉得完蛋了,是因为,人真的越来越差了。去年组里招进来一个人,我当时就天雷滚滚了,觉得长久以来的怨念突然一下子被加剧了——我从小读书努力,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快远离跟我不在一个世界的人,结果兜兜转转,我最后又跟很多这样的人走在了一起,而且这个趋势只会越来越加剧(当时看来是这样),于是我崩溃了,觉得这地方再也呆不下去了。

怎么样界定一个人好不好,每个人标准不一样,当然我这个人特别挑剔,有着这样那样的标准,所以很多时候我也尽量不去管周围的人好或者不好,不过,人都有一个阈值,当你发现真的不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觉得,我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地方?

其实刚开始那几年我也挺崩溃的,觉得跟很多人价值观格格不入,不过总归有很多的快乐抵消了这个不快。现在快乐越来越少,这个冲突又冒出来了,而且越来越强烈。当然,工作归工作,太强调价值观,maybe是我太不够professional,不过,人活一世,都是不断摸索不断犯错的,就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走吧。

再说一句:这些人在知乎上找存在感找得这么爽,有没有想过那些走掉的人怎么去找下家还有后路?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