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Dailylife’ Category

岁月静好

August 29, 2017 Leave a comment

一个半月没有上来码字了。为什么?岁月太静好了。。。

就,你知道为什么很多作家,比如安妮宝贝,生活稳定下来之后,作品直线下降么?因为生活太稳定了。。。先不说有没有材料可以写,即使写,也没有办法表达充沛的感情,作品当然就不行了。

现在的生活,除了没有钱,其他真的都没啥好挑剔的地方。每天上班下班,回家遛狗。以前我还会觉得单身女人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性生活,现在觉得,算了,反正都没有性生活,不要也罢。于是就更加岁月静好了。

岁月太静好了我就会怀疑,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走的这条路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反正没有答案。结婚生子都太现实,而我觉得,现实的范畴,解决问题需要有钱,which我刚好没有,那么就索性算了吧。

人生能获得快感(文雅一点叫愉悦的感受)的,我想来想去,只有两件事情:爱和美。比如性生活这些,算是爱的范畴;比如买买买,算是美的范畴;高阶一点,就是精神上的吸引,艺术品的享受,等等。总而言之超不过这两个字。我现在生活里面没有爱也没有美,但是还是很静好,因为静好其实是不需要快感的,心平静下来就可以。

那问题来了,到底应该追求快感还是静好?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一直静好,blog肯定是写不成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7年7月12日

July 12, 2017 Leave a comment

题记:Unbelievable,现在连约炮的market,都竞争这么激烈。

上次说到我被人约炮了,我没有马上拒绝,想看看他到底会在我身上花多少时间。

星期一:对我无比殷勤,到了晚上发自己的裸上身照给我。不得不说,身材是真好,脸一般。如果脸好一点,我应该是把持不住了。

星期二(昨天):他开始跟我聊天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太饥渴难耐,晚上去泡夜店了,然后夜店的一个妹子看上了他,拼命勾搭他,要献身。

他给我看照片,我说这样的献身你都不要么?他嘿嘿笑,说是有点心动。

他之前信誓旦旦说只勾搭了我一个,我于是揶揄他说,你好意思说只勾搭了我一个。他毫不羞耻地回答:我没有说谎!这个女的,是她主动勾搭我的!我:。。。。。。(随便你怎么说吧)

最后我说,注意卫生,其他你随意。他又嘿嘿笑,很直接地说,是准备上了。

星期三(今天):昨天晚上他就没有再献殷勤了,到了今天,已经杳无音信了。我直觉他已经跟那个女的搞上了。

What is real life? This is real life。Seriously我实在不知道现在这种世界,到底真正忠诚于一段关系的人还有多少。他女朋友挺漂亮的,大约是处女,所以不想结婚前跟他上床,一定要等到结婚。于是他就忍不住了,到处出击。在他的描述里面,扑上来的女的也是一堆,他都不怎么喜欢,如果他再花心一点,早就忍不住了——按他的说法,已经为了女朋友守贞一年了。

最后我想说,真的,到了middle 30s,你会发现,所有的market,都朝着你的反方向疾驰而去,连约炮的market,都不多看你一眼。可是so what?你能坚持到middle 30s,你就能继续坚持下去。Market往东,我往西。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7年7月10日

July 10, 2017 Leave a comment

题记:一不小心,碰到了约炮的。

You know,我这个人虽然性观念开放,但是从来没有约过炮,因为觉得有安全问题and卫生问题。不过这并不能阻止我被约炮。。。

那天我在微博上逛荡,发现有个人已经给我发了好几条消息了,说他是我的小粉丝,觉得我很漂亮blahblah。我一开始懒得理他,后来想想,看看是谁,就跟他聊了几句。

这一聊不得了,原来是个93年的小男生,苏州人,幼儿园老师(这么匪夷所思的职业)。他要加我微信,我也加了,同时屏蔽他,但是他给我看了他的朋友圈。看上去就是一个正常的小男生,有正常的职业,有漂亮的女朋友,有一堆朋友,喜欢健身,弹吉他。

当然了,我肯定知道他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屁颠屁颠跟我献殷勤,我就说,姐姐今年34岁,你想干嘛你就直说。于是他就真的直说了。。。他想约炮。。。他说他在微博上无意间翻到了我的一张照片,欲罢不能。一开始就只是看看照片,后面翻到我在上海,就想要么试试约一下。

我:。。。。。。。。。。。。。。。。。。。。。。。。。

Seriously我现在对这种小男生已经免疫了,人不能在同样的地方跌倒两次。不过我没有马上拒绝他,我想看看,他大概打算在我身上花多少时间。

虽然我嘴上总是叫嚣着喜欢小鲜肉,但是其实心里也不太能接受了,觉得他们二兮兮的。走一下肾maybe可以,走心是基本不可能。不过我心里始终在想,到底是年轻,所以敢这么二楞楞地冲上来,也没想过太多后果。

他的生活挺好的。跟爸妈一起住,房子估计不小,因为他说他把健身器材搬到了家里,每天就在家里健身。自己每天开车去幼儿园上班,教小朋友唱歌。现在放暑假了,百无聊赖。Plus自己的女朋友是处女,不让他碰。再plus他喜欢年纪大的少妇范,比如微博上我那张照片。。。

What is real life?This is real life。我倒是不太讨厌他,真实而直接的东西我一般都不太讨厌,不管他呈现的是什么状态。有那么一刻我也在想,我这么久没有性生活,他身材不错,是不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不过想归想,我还是觉得有安全问题和卫生问题。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人活得太久了,好多事情估计也没办法有新意了,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件事情。把这件事情记下来,也算是最近剧情平淡中的一个小插曲了。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7年5月31日

May 31, 2017 Leave a comment

昨天晚上我去了趟上海中心,然后忽然就觉得,滚你妈的接地气,这世界上的好东西,有哪个是接地气的。只不过好东西,从来都只跟极少数人有关罢了,于是大多数人,就在那里叫嚣着,你得接地气。

有一阵子,我对这个城市毫无好感——大约就是刚工作那几年,觉得这个城市的人都现实势利得可怕,而且ta们的评判标准和思维模式都非常粗暴,有些人甚至是低俗而粗暴。当然,现在我也还是觉得如此,不过,我开始体会到,这样简单粗暴的标准,也有它的好处,那就是,一旦你在这个标准里面处于上层,你立刻就能体会到这个城市对你的respect。我当然不是说我现在就得到了respect,我只是觉得,游戏规则简单粗暴,不是什么坏事情,我没有理由去责怪这个规则。

最低落的时候,我整天整天地纠结得不到认同,甚至觉得自己被轻视,有一度过得很抑郁,不开心。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也还是没办法彻底走出来,总是活在当时的阴影之中,因为总是没有办法彻底理解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的因素,还是你年纪大了,就是会变得现实——一旦你自己也变得现实,你就能理解为什么很多事情会是那样的走向,而一旦你理解了,你就不再抑郁了。

这么多年,我唯一学到的事情就是,当年所发生的一切,用现实的角度,都解释得通,太通顺不过。我以为我只是和一群同龄人,还有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在一起工作生活,殊不知那些人,早我十年,就走进了成年人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还傻乎乎地在成年人的世界之外徘徊。

想得通想不通其实从来都只跟自己有关,我大概还算是幸运的,死磕之后终于想通了,然后终于变得开心起来。一个人,要先变得开心,才有力气去应付其他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大抵是,游戏规则我算是很清楚了,但是玩不玩得好,我一点也不知道。

可是不管怎样都开心起来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的身体和心情。心情更重要,因为心情不好,好的身体也会变得不好。今天为什么会写这一篇,因为最近好多人走了,被公司赶走了,每个人的状态大不一样。我看了那么多人的离别,突然觉得,这个社会还是挺公平的,你玩游戏玩得好,你就是能过得比较好,于是就更加释然了。

感谢这些年,感谢那些带着我进入成年人世界的朋友——虽然我觉得年轻秒杀一切,但是很可惜,我没有资本过一辈子年轻的生活,所以还是要感谢他们,感谢我自己,感谢人生。

最后说一句,我想推倒的小男生,大约是我今天太成年人思维了,看到他,又觉得是小屁孩了。这东西到底是跟荷尔蒙有关还是跟思维状态有关?反正,当你没有那么现实的时候,你看他,是一个男人,有点crush并且想要推倒;当你进入现实模式,你看他,就是一个小屁孩,毫无兴趣并且冷漠对待。真的是,一念接地气,一念不着地。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7年4月20日

April 20, 2017 Leave a comment

我养了一只狗。

抱回来的第一天,我就失眠了。突然就觉得,完了,生活里面多了这么一个东西,活的,我要对它负起全部的责任,我以后晚上要出去玩怎么办,我以后要旅游怎么办,等等。第一天它估计害怕陌生的环境,我放它在卧室睡,它也倒是很乖,在卧室就不叫了,安静睡了整晚。那个时候我就突然想起,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面写的一句话——她就像被人放在树脂涂覆的草筐里顺水漂来,而他在床榻之岸顺手捞起了她。我的狗就在我的床榻,而我,要对它负责任。

它真的还蛮乖的,知道憋大便,基本也不吵闹。有一天它吃多了,一直哼哼唧唧,我就很奇怪,到底怎么了,但是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抱着它,最后它吐了,我打扫完,它还是哼哼唧唧,最后我撑不住,到了后半夜,直接扔它去了书房,狠下心来不管它,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去看它,还是好好的,心中一颗大石放下了。半夜抱着它的时候真的有一种相依为命感,就是很怕它会出事情,虽然才抱回来两三天,但是一旦你意识到这个是你的责任,你就是会瞬间衍生出很多的感情。

最近公司不太平,可是它来了,我就基本懒得理会公司的事情,每天都会想,怎么样训练它在外面大小便,怎么样可以让它在家里更好地玩耍,等等之类。

我这个人其实是很抗拒责任的,总觉得责任往往带来的是沉重,但是我有想过,我这种抗拒,其实是因为我还是把责任看得很慎重的,也未必就是承担不了责任。既然已经养了,就努力把它养好,总归是我的一个责任。

现在真的觉得,生活呢,快乐是有很多渠道的,但是成功,只有一种渠道。那些鸡汤固然好听,但是追求完快乐,其实还是应该追求成功。我会努力照顾好我身边的这条狗,也会努力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可能最近我心情还不错,所以总觉得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Categories: Dailylife

越孤单,越自由

April 5, 2017 Leave a comment

最近真的是过成了一种,跟所有人都距离很远的生活。

首先是男人,我的生活里面已经很久没有男人了。上次有人调侃我,你都多久没有性生活了,还不知道主动点?不过我就是不喜欢主动。再说了,生存都成问题,哪还有时间去操心风花雪月的事情?没有性生活的确是个大问题,maybe哪天我实在觉得身体不舒服了,可以去约炮,可是约炮这件事情,我又有洁癖,想来想去想不出解决办法。

心旌荡漾也是有的,一大把年纪搞暗恋我也是很佩服我自己,可是,那种微妙的情绪,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我会在脑海里YY各种自己和喜欢的男人的感情戏码,跟以前年纪小的时候一模一样,各种揣测他喜不喜欢你,各种幻想什么地方偶遇,什么地方有火花。如果不是有时候,身体发出寂寞的讯号,我会觉得,其实脑海里的这一切,更动人。

接下来是朋友,我对朋友现在已经没什么期待了。我觉得朋友是一种很虚无的关系,如果以现实社会的眼光来看呢,朋友无非就是你处于社会的某个位置,然后这个位置上有一些跟你还算聊得来,相处得来的人——天晓得这种关系有多脆弱。身边的一些人我也还是会付出,不过不会付出太多,大多数的时候我都一个人,除了在乡下好吃的少,其实也没啥不好的地方。

这两个范畴决定了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比较孤单的,可是同时又很自由。平常休息的时候,我就是睡到想起来就起来,然后洗完澡,有时候忘记带浴巾,就裸着身体跑出来拿浴巾,有时候还光着身子吹头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就是乡下好吃的实在是少,我有点不爽,时间长了估计我会有点营养不良。有时候状态好就去湖边跑步,或者快走,一圈八公里;状态不好的时候就睡觉,我睡很多很多的觉,吃很多很多的巧克力——以此来维持自己不要抑郁,因为一个人,抑郁的概率确实有点大,想着想着就容易不开心。

当然也不是全无社交,如果我实在觉得自己太无聊了,也会联系一些社交活动——说出来可能有点伤人,但这些社交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让我自己不至于因为孤单而抑郁,并不是我多想要参加这些活动。我现在比较喜欢跟年轻的妹子一起吃饭,偶尔吃一次,感觉也还不错。只有年轻人,才没有中年人那种现实又无望的气质。不过社交多了我就是会烦,同龄人生活状态跟我不一样,年轻人对世界的认知还是偏简单,所以这种社交只能频率低一点,频率高了我觉得也未必好。

最近觉得孤单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手头紧以及生存受到了威胁,我不敢随便乱花钱了。以前手头没那么紧的时候,我能够活动的事情会多一些,现在就被我自己局限到很少,于是就经常性地感觉到孤单——微博上不是有句话吗,你身上的气质,就是没钱还有没有性生活造成的,我觉得就是我的完美写照。

有时候我会怀疑这样不行,为什么好多人就能活得生气勃勃,我却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但是有时候我又会觉得很爽,在我的那个小房子里,所有的空间,还有时间,都属于我自己,这种感觉其实挺好的。都说人是群居动物,我不太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渴望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地盘。

最近这种状态,像极了当时在北京的时候。我现在想想,其实自己还是有进步。那时候在北京,就是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然后他陪着我度过了最孤单的那三个月,于是我一直离不开他,搞到后来结婚;现在呢,我当然也是很希望喜欢的男人可以陪我,可是即使发生了,我也不会离不开,搞不清楚感情还有依赖的区别,把自己放在比较被动的位置。

最后我想说,我一直觉得自己感觉没错啊,为什么某些人就迟迟没有行动呢?

Categories: Dailylife

再脆弱也要硬撑

March 21, 2017 Leave a comment

周末我身上起疹子,我一开始不以为意,结果到了昨天,疹子还没有消,越来越烈,整个人还伴随发热。

昏昏沉沉中我心情就很差,觉得大概是因为湿气太重的缘故,可是这个房子我现在又换不起,只能继续住在这里,胳膊和腿的关节都有点不舒服了。后面一个人回到家,想着第二天还要跑到浦西去看病,就更加崩溃,差点哭了。一个人躺了一会,终于振作起来,开始找医生挂号,找医生的过程中联系了一个在线医生,他跟我说吃什么药,然后我就去买了药,吃了一颗,忐忑不安中睡下了。今天早上起来,疹子消失了,刚好天气也比较好,有太阳照进来,我于是好像又有了一点力气,来面对这新的一天。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挺脆弱的人,有好多事情一碰上我就会受不了。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稍微被逼出来了一点。

有一次我把钥匙忘记在家里了,进不去门,只能找人开锁——从此以后我就神经兮兮的,每次出门一定要检查钥匙,一个人住,钥匙就是不能忘记拿。

每次生病我就会格外脆弱,很希望有人来陪陪我,来照顾我,但是没有办法,还是只能一个人面对——去年做了阑尾+肠道手术之后我还是很庆幸的,如果是那种生病起来一定要有人在的我就会比较害怕;如果自己一个人可以处理的,比如感冒发烧,比如这次发疹子,再怎么样还是可以硬撑,我就不会那么沮丧。

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大部分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很无助,可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咬牙坚持,日子总是要过的。有时候我觉得之所以一个人硬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对其他人,确实没有什么期待,也挺失望的,人生也许本来就是一个人孤零零地来,孤零零地走,即使父母亲人又如何,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很孤单的,所以,也不用放大自己的可怜和无助。

照现在的趋势看下去,我大概率会一个人过到死了,所以还是得更加坚强一些,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动不动就伤春悲秋,动不动就觉得自己很可怜,再矫情,矫情完也还是要擦干眼泪面对。到了这个年纪,现实几乎占据了生活的全部,我做不到那么现实,于是只能尽可能保全自身——被现实蹂躏了一遍又一遍,我还能这么想,本身,也是一种硬撑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在抑郁之前

February 27, 2017 Leave a comment

周末有个新闻,是一个摄影师自杀了,抑郁症。他好像小有名气,我翻了下他的照片,比较阴郁,连带着人的长相,也比较阴郁。

我人生当中有大段大段的时间是自己一个人过的,我弟弟也有类似的问题,我甚至怀疑很多时候自己也有抑郁症,只不过不严重——很多时候我总觉得,只要你能爬起床,走出家门,这一天,你就能过去;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怎么也爬不起床,怎么也走不出家门,那情况就会变得不可控了。

为什么会抑郁?我不知道,我觉得人的情绪就是很难掌控的,不过情绪的好和坏都很正常,抑郁应该就是无止境地陷入低迷,到最后没有办法正常生活了。就我自己的心得,在情绪不好的时候要想办法控制它,不让它蔓延到不可控,就行了。没有人的情绪是每时每刻都好的,正常人无非就是在情绪不好的时候,还能维持正常的生活。

第一个方法当然是比较简单的,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吃肉,多吃巧克力。据说红肉比白肉有效,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不然你看看南美洲的人们,为什么先天就那么乐观奔放?我觉得跟他们牛肉吃得多有关系。过年的时候我买了200颗费列罗放在家里,有事没事吃一颗,那段时间到现在,我每天都在焦虑辞职以后工作怎么办,但是没有失控到起不来床,我觉得跟巧克力很有关系。

接下来就是睡觉。当然有人说,如果你已经抑郁了,就是吃不下睡不好了。我这里说的,都是在发展到抑郁之前的方法,在你还能吃时,多吃肉,多吃巧克力;在你还能睡觉的时候,多睡觉。睡觉让我觉得可以逃避现实的一切——which往往是很多人抑郁的来源。逃避固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如果逃避能够避免让你生病,那还是先逃避,等养好了再来面对也不迟。

周末我在家过了两天,基本足不出户,情绪也跟风浪中的小船一样,时好时坏。不过我有仔细观察自己的情绪,然后我的感觉就是——该动的时候还是得动。所以除了吃饭睡觉,还有一个办法是运动(广义的运动,无论做什么,动起来就行)。身体有正常的消耗,然后才会有正常的疲惫,然后会有正常的饥饿感,总而言之,身体维持了正常的节奏,情绪也会跟着走,即使时好时坏,也不会太偏离正常的轨道。听上去好像很简单,吃饭,睡觉,加上运动,抵抗抑郁的三件法宝;可事实上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你每天能正常做这三件事情,是不太可能会抑郁的。

还有我经常会想起过去不好的事情,一想就没有心情起床了,一想就整个人很悲愤很难过,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很懊恼——因为在想之前我完全可以控制住去做点别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在情绪发展到抑郁之前一定要阻止它,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到你。

不过我仔细想想,我的情绪开始越来越可控,是在我离开了原生家庭之后。一个人之后,即使过得再不好,我也很少会陷入抑郁。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不过我觉得还是要尽量远离那个最让你情绪不好的因素,远离那个会让你觉得人生无望的地方,世界这么大,总有你容身之处。很多时候错的那个也并不是你,他人即地狱,不要用其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人都是很脆弱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感知比较细腻敏感的人来说,在现实的生活面前无疑都是以卵击石,很少有人能经得出接二连三的打击。有时候,承认自己很脆弱,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很多人的失落可能来自于求之不可得,可是这个是人生的常态,每个人都会经历,所以不要刻意放大它。

一个人生活,情绪会比较容易陷入有孤独和无聊引发的低落,但是同样也会比较容易隔绝掉外界环境,让人可以独立观察和调节情绪,找到最让自己舒服的各种可能,从而在以后更有效地去避免低潮。

生而为人,不容易。如果真的觉得生活没有乐趣,死亡也不足以为惧,不过我还是写下这篇文章,分享自己的一些心得,希望可以帮助到一些人。

Categories: Dailylife

真实的生活

February 17, 2017 Leave a comment

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昨天得出的结论是:远比电影更精彩。

我有一个同学,研究生同学,本科清华的,中科院博士——在主流社会价值观里面算还不错了吧。毕业之后他就结了婚,生了小孩,老婆是上海旁边一个城市的医生,虽然是异地但是基本每周末回家,看上去生活稳定而幸福。

可事实上呢?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为了参加另外一个同学的婚礼见过一面,当时他就说了真实的情况:他老婆子生完小孩之后就没怎么理过他,两个人之间的交谈非常有限,整月整月不说上一句话,就更别提性生活了。每个人的性格可能不一样,这种事情换了是我无论如何忍不下来,但是他也就这么过下来了——不过我也觉得他老婆是不是产后抑郁演变成今天这样的。

精彩还在后面。两个人在这样的冷关系中生活了很久,不怎么说话,不怎么交谈,也没有性生活(我的天,这简直是守活寡啊)。突然有一天,他老婆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回家,他感觉意外而惊喜,兴冲冲跑回家,两个人有了很久以来的第一次性生活,结束之后老婆跟他说,我想要二胎,今天是我算好了日子的。天雷滚滚,当医生的女人是不是都有点冷静到可怕?

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当时我们听了这些故事对他同情到无以复加,后来每次碰到都会慰问两句。有一阵子他说还比较好,于是我们顿感欣慰。结果昨天碰到了,问他,他说生完二胎好了一阵子,现在又故态复萌了。问题出在哪里,他也不知道。

于是我们就开始开玩笑了,你有正常性生活么?他说一年一次。我们一开始以为开玩笑,后面发现好像是真的。他说,那唯一的一次,是在生完二胎好的那一阵子发生的,当时刚生完也不可能有太多性生活,而那天他兴冲冲地去买避孕套的时候,还买了买一送一的那种,一起买了两盒,最后只用了一个,其他全部过期了。

我们不知道怎么接话,他接着又说,非诚勿扰里面,葛优去相亲,有个女人说,一年一次行不行,葛优仿佛见到了神经病一样。他说,当时以为只是电影,没想过生活远比电影更精彩。

是真的很精彩啊,而这些全部隐藏在光鲜的外表下,如果不是很亲近的朋友,根本无从得知。我比较佩服的,还是他很乐观,还在努力赚钱养家。他最近工作也不顺,他也还是积极面对。我有时候真的很同情中国的男人们,不上道的那些暂且不说,像他这样的,其实本来可以过得更好些,但是他为了孩子不想离婚,跟他说可以出去嫖娼约炮什么的,他也瞻前顾后,做不出来,于是就过成了这样。他生完第一个小孩到现在也有五年了吧,我真是觉得细思极恐,这么长的时间,换了我,早崩溃了。家庭是最折磨人的,更何况你对着的是一个冷冰冰没有反馈的妻子,比那种三天两头要上吊的,更折磨人。

—————————————————-

说到这个,我还有一个同学,他的老婆就是三天两天要上吊的。前一阵子他跑过来问我离婚要不要户口本,还说跟老婆谈妥了,离婚条款是怎么怎么样。其实外人可能觉得他过得也挺好,但是事实上呢,我们每次聚会他都出不来,一出来就要吵架,他被老婆管得死死的,而即使这样,还是经常吵翻。到现在离婚了吗?当然没有,还是继续过着,更加变本加厉地被束缚着了。

我这些同学人都还蛮好的,可是就是过得不太如人意,我自己也差不多。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想就是这个意思,看得到的光鲜不足为道,真实的人生,也无非就是这个样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烦恼。人最可贵的一点,也大概就是在这些烦恼中顽强地生存着,麻木或者妥协其实都不是认输,都是为了继续生活做出的努力,为了维护家庭维护一个看上去正常的人生。我也许不一定会做同样的选择,但是我理解他们。

就这样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7年2月14日

February 14, 2017 Leave a comment

最近又过成了一种倒计时的生活——过一天是一天,过完一天就觉得是胜利,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之前差点裸辞,后面又说要做完一些事情再走——然后就有人说你这样说又未必这么做,呵呵,我从来不是这么鸡贼的人呀,我当时的想法大概就是做好了再走吧,不然就这么走了,留下一堆话柄,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人让我吃下自己拉的屎,在这里一直混着是最好的归宿——我当然知道这里舒服,不过,已经这样了,我不想回头,我对自己,对他人,都没有什么信心,有些东西破坏了就是破坏了,回不来的。

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也知道,如果真的一低头,就什么都没有了。低头了,我就真的混到死,会过得很开心,变成一个50%的正常人,少得瑟,少发朋友圈,在办公室装样子好好学习,做场面,跪舔老板,以及,再没有自己。

事到如今,如果再有人跟我说价值观不重要,认同感不重要,我肯定会当脸泼ta一盆屎——天晓得你要改变一个人的看法有多难?

过年回家那天,习大大发表讲话,说,人间自有真情在。我心里冷哼了两声,这个国家的人,把钱看得比情真多了,我这种情感丰富而充沛的人,生在这样的国家,简直就是灾难。不过我说了,世界给我什么,我就玩什么,要变成利己主义者,也没有什么难度;要继续做我自己,也不过就是磕磕碰碰而已,反正自己的游戏,自己玩到底。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