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Ending’ Category

2012年12月31日

December 31, 2012 4 comments

这应该是2012年的最后一篇博客了。

最近看我博客的人陡然多起来。今天跟叶洲聊天的时候我还开玩笑地跟他说,我红了,因为我看到wordpress的统计数据里面显示有些entry是直接通过siwenliu+wordpress搜索过来的。叶洲说:威武。开玩笑归开玩笑,可是我内心充满苦涩和惶恐。

我这个blog始于MSN space,从2005年开始写,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自从进了公司加了很多同事MSN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安宁过。一开始组里有女同事说怎么什么都写,太吓人了,我不吭声。后来又有好心的老同事劝我不要写那么多出去玩的事情和贴那么多出去玩的照片。再后来还是一些熟人劝我不要写,要么写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我也总是不听,第一我觉得我不感兴趣的人我是不会去了解的,所以我就default很多人根本不会来看我的blog,因为她们貌似对我也没啥兴趣;第二我觉得凭什么要挪地方?我这些同事真有这么吓人?同事虽然不是朋友,但是她们也是每天打交道的人啊,我提防着她们有什么意思呢?可惜我想错了。又后来我被一些事情实在是激怒了,发了一篇blog立志,也给自己打气,因为很多事情我是被冤枉的,我不想解释但也不代表我什么都能忍受。结果可想而知。最后我离开上海去北京的时候,某人还苦口婆心地对我说,sylvia,你要变得成熟点,不要再写blog了——当然几个月前也是她对我说,你的blog把我们大家都惹毛了,我当时心里就在想,我从来没有主动攻击过什么人,狗逼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我是个人——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每次想到这些过往都心有余悸。

所以说我是个半吊子。要么就真的把blog写到私密的地方,要么就当那些莫名其妙的judge全是放屁,我呢,刚好卡在两条路的中间。

MSN space转移至wordpress以后我的blog流量一下子锐减,我当时觉得好开心,这样我就可以不用被迫去转移地方或者违心地粉饰天下一片太平。再加上我也换了组,之前那些具有负面能量的人我也尽量躲得远远的,何况我们完全没有利益上的纠葛了(其实我们本来也没有),彼此也不感兴趣,我顿时觉得世界一片光明。

来美国之后自己的时间一下子多起来,多到奢侈的地步。我的blog也一直风平浪静,偶尔也就叶洲爱可几个过来看看,于是我就开始写狐朋狗友系列。当然涉及到别人的事情我还是不敢瞎写,万一又被坏人看到了咋办?夸张一点说,我要是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写出来,估计真会出人命。所以写了几篇我就觉得兴致寥寥了——你要知道那种藏着掖着的感觉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真的是比凌迟还难受。

如果到此结束一切也就皆大欢喜。可是写blog实在算是我的真爱之一,又开始写了就停不下来。又有一天我写了那篇按摩棒的blog,因为当时实在是觉得太搞笑,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这篇blog就被流传了出去,最近blog访问量增多,大概也是因为很多八卦的人想要看这一篇。

我突然觉得不胜其扰,连夜请教赵波,让他帮我建了一个私人的网站,访问者都需要我后台建用户,否则就什么也看不到。技术男改变世界,这句话真是没有说错,赵波瞬间就帮我弄好了,我感激不尽。不过那个网站后台虽然和wordpress一模一样,前台界面还是不大相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真的不喜欢躲躲藏藏的感觉,所以我也就暂时还没搬家。不过私人的网站有一个好处,我没办法在这边po的可以在那边po,以后我老了或者死了再放出来,也算是对得起我这么多年孜孜不倦地深度八卦和笔耕不辍的勤奋努力。这里再次感谢赵波,大赞技术男。

当然也不全是困扰,也有温馨的事情,也有不少人看了之后私下对我表示了认同和表扬,说实话我有点小感动。我现在总有点草木皆兵的感觉,把很多人都想得狭隘而恐怖,除了少数跟我很熟的人我知道他/她们不会judge我,其他人我都是不会expect什么好结果,而且做好随时被攻击的准备。事实证明我是错的,我只是被伤害得有阴影了,一下子矫枉过正,把对人性的过高期待变成了过低期待,其实坏人always是少数,再不济也只会是半数。

还有几天我就要回国了,回国了时间就不会这么多,也许我也更新得不会这么勤了。狐朋狗友系列也许还会继续,不过要当事人授权才会写;还有我那些塞妮黑贝的小说也会继续,因为我突然发现写这种小说很有乐趣;至于重口系列,说实话我还没想好怎么办,我才po了一篇就已经轩然大波,真是伤脑筋——这些系列一开始都是自娱自乐的事情,我计划着等这一阵风波过去再接着写。

2012年的最后一天,我在美国,开始想念在上海的一些同事,特别是现在组里的,还有我的那些狐朋狗友,还有韩少。我想回去了。

Categories: Ending

2012 in review

December 31, 2012 Leave a comment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2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new Boeing 787 Dreamliner can carry about 250 passengers.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1,700 times in 2012. If it were a Dreamliner, it would take about 7 trips to carry that many people.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Categories: Ending

2012年6月22日

June 22, 2012 Leave a comment

晚上看了宫崎骏父子的新作——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剧情看得不是特别明白。片尾曲太好听,有一种让人流泪的美好。看完后一直单曲循环。手岛葵,别了夏天。

我心里一直隐约在不安。不知道是因为明天就要回上海,还是因为贝吉塔今天晚上去毕业聚餐了,担心他会喝多。

早上起来就一直在打包,中间和贝吉塔吵了几次架,最后他回学校了。我继续打包,打完包等搬家公司。阿龙刚好今天来北京,约了阿达一起出来吃饭。毕业后就没见过阿龙,他好像也没怎么变化。

现在我一个人在家里。心里堵得慌,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这么难受。夜晚大概又会失眠吧。

就这样一步一步,我也不知道我的人生会走向何方。

2012年6月22日 北京

Categories: Ending

我怀念的 之二

June 22, 2011 1 comment

        在我工作以前,读研的时间,基本都是跟小弟们混在一起,直来直去。工作了以后还是没改变自己说话做事的习惯。在我意识到我需要收敛以前,我大概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是幸运地结识了不少同事。

        我一直喜欢有意思的人。时间比较近的几个片段,有在德国被大帝率领的散步团队,我爱可还有叶洲是跟班,每天享受各种“言语以及思想上的碰撞”;还有当时大帝在她的厨房里雷厉风行地做好饭又雷厉风行地洗完碗我们几个人在旁边坐着只顾吃东西和遵守次序的样子;还有和法兰克黛黛以及Vince同学的麻将时间看球时间;还有今年我从墨西哥兵荒马乱地回来后每天和花花老施他们的插科打诨;还有好多好多,太多的人给我欢乐的回忆,一时也写不完,都在脑海里面一遍一遍地放映。

        我也很喜欢内心柔软善良的人。跟她们在一起是另外一种享受,很多时候几句话一顿饭就能让我觉得温暖。可以对着她们哭对着她们笑对着她们抱怨对着她们撒娇,不用担心被出卖被算计被锱铢必较,被伤害了也能重新从她们那里获得勇气和对人的信心。有些人是一直要记得的。

        很多同事也许因为缘分不够因为时间不对因为状态不好因为各种误会即使能够认识也还是错过了,一个人的精力也有限,不可能跟很多人都建立比较深厚的关系。我不是一个性格乖巧言行低敛的人,也不大会主动关心人对人好,最多我对人不太有坏心,都是真诚相待。我很庆幸最后还是能碰到这些人,感激他们对我的包容和接纳,就算有太多不开心的事情,也还是比不上这些难忘的回忆。       

        所以我怀念。

Categories: Ending

我怀念的 之一

June 14, 2011 Leave a comment

燕姿有首歌叫 我怀念的,每次K歌都会有人点有人唱,是情歌,可是我想拿来做题目。

从上海到北京已成定局,部门的调动也已经成定局。在我以前的部门,我每三个月就可以出一次国,在国外呆上两三个月——这是我当初选择这份工作的最大原因,也是我如今割舍不下的唯一原因,因为以后不行了。

美女说你太不争气,到现在心心念念的还是出国这件事情,玩心怎么有这么大;同事说公司送你出国也不是让你去玩的,是去工作的。我都听得进去,可是我的确还想出国,还想玩。曾经我以为我可以一直有这样的机会,现在要走了,心里最大的怨气也还是在这里。我可以不去在乎谁很讨厌我谁背后泼我污水谁觉得我是废物,但是我在乎我被迫丧失了我最cherish的事情。

大多数的时候我不会去想,可是总会有人戳中它,提防不了。每次我都安慰自己,不要紧,慢慢攒钱,以后自己出去玩。安慰来安慰去,我也还是跟怨妇一样,没办法平和。

到底是怀念,那些能够一直出国的日子。

Categories: Ending

无以为继的上海

May 6, 2011 5 comments

昨天下班,先去龙阳路看了一下万邦都市花园的房子,然后径直去了陆家嘴,正大广场。

开始扫货,买了三双鞋,两双我的,一双平底一双高跟;一双关键词的,牛皮休闲鞋。

然后吃东西,在季诺吃了个套餐,90RMB,从前餐到甜点。

接着在地下一层取钱,到屈臣氏买做活动的面膜。

最后在正大门口排队打车,居然还打到一辆世博出租车,途安,空间大。

路上歪着头看浦东的夜景,心里一直在问自己,我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么?

其实我至今没有能够在我钟爱的静安区生活,平时进城多数时候最远也就到陆家嘴,甚至都不会过江到浦西。我快有两年没有再去衡山路瞎逛发呆,曾经经常串去的新天地南京西路还有复兴公园现在很久才能去一回,而且来去匆匆。我以前YY过的很多桥段依然没能成真,比如我没在半岛喝过下午茶,我也没有在外滩三号买过衫,我更没有在MINT开过生日晚会,然后我居然就要离开了。

今天上午笑着告诉两个同事我可能要走了,然后说着说着眼泪就迸出来了,自己都觉得这样会弄得别人尴尬。我一贯讨厌离别,可是我这还没开始离别呢,我就已经这么fragile了。心里有太多的纠结复杂说不出来,由始至终我的感受真的没有人能明白。

惜惜婚礼那天我打车经过绿树成荫的复兴中路,整洁安静而又生气盎然,心里对上海的某些情结一下子复苏;吃饭的时候隔壁桌有个很帅的男人,一直在抽烟,那种气质的男人我只有在上海看到过——有某个瞬间我觉得自己心里很清楚,即使这两年我在上海遭遇了这么多我觉得不够资格出现在我人生的人和事,我还是喜欢这个城市。我的专一我的长情从没改变过。

可是才过了两天,我就被迫做了另外一个决定,我的上海无以为继。就这么要离开么,如果真到走的那一天,我会不会潸然泪下。我不是出生在这个城市,可是在我心里,我一直以为它会是我长久的归宿。

2011年5月6日,5:54pm,上海。

Categories: Ending

送你一颗子弹

September 28, 2010 4 comments

昨天刚看了刘瑜的 送你一颗子弹,今天就想对微软说 送你一颗子弹!

心情复杂,这篇blog就先当作测试吧。

纪念我的space,我过去的六年,它陪我度过。
Categories: Ending

乐极生悲

February 20, 2010 1 comment
昨天晚上,嗯,不对,应该是前天晚上,在德国的最后一晚,有点high过头了。
当时实在很开心,喝了两大杯不知道什么的酒,除了一点点头晕好像也没啥反应。
我心想我的酒量倒是越来越好了嘛,结果回到家越来越晕,于是睡觉。
一直睡不着,迷迷糊糊到天亮,头痛欲裂,这就是所谓的宿醉反应么?
更可怕的是上半身发了大片大片的红疹,冲澡的时候热刺刺的疼,难道是酒精过敏,shit。
我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慢慢打包收拾,心想我也没喝醉啊,怎么就这样了…
 
—————————————————————————–
同志们,我到上海了,没有房子住也没有找到房子,我急需要帮忙,不想流落街头~~
Categories: Ending

拜拜美国

December 27, 2009 4 comments
还有十个小时上飞机,飞法兰克福。
 
拜拜我的小雪佛兰,虽然你的轮胎不好,虽然你很破旧,但是我最后还是习惯你了。
拜拜纽约,新年夜去时代广场倒数是没办法实现了,不过有机会我还是会再来的。
 
拜拜中餐馆的老板娘,你们家的炒面真的很好吃。
拜拜印度美女Isha,你是我在美国交到的新朋友,我喜欢你,我也会想念你的。
 
拜拜美国。
Categories: Ending

2009年7月29日

July 29, 2009 5 comments
这一个多礼拜发生的事情简直跟闹剧一样。
我累了,什么事情牵扯到感情就会很麻烦,我的感情也越来越少了。
 
上周末关键词跟我说,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的什么都不是我的了。
那天回来后看到mouse的blog,第一句话是‘纪念我即将逝去的一段感情’,眼眶顿时就酸了。
以前觉得那么面目可憎的他,真正分开了心里念的其实还是过往的好。
 
今天轮到我跟他说,我也一无所有了,我的心整天都是悬的,根本沉不下来。
他说现在的你和以前差太多了,你什么时候起开始这么害怕一个人的生活。
纯朋友的口吻,他说话还是比较客观的,说我现在稀里糊涂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也不知道现在这样的状态算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有这么惶恐过。
除去感情,我的工作朋友也是一塌糊涂,让我成天在想着生活的常态到底是怎么样的。
有时候挤地铁逛街看见黑压压的人群,会有一种濒临窒息的感觉,开始对上海有一点抵触。
 
昨天跟mouse开玩笑说我现在狂想结婚。
其实大概也不是想结婚,只是希望生活能发生一些根本性的变化。
这种变化在我看来除了结婚就只有离开上海才能办到了,两者都不易实现。
 
大家都在这个城市隐忍地生活,为什么我不行呢。
我应该努力工作攒钱买房,然后想办法结婚生子,然后有几个朋友,然后就这么过了。
可是真的每个人都要延续这样的轨迹么,我羡慕心定的人却从来不羡慕有稳定生活的人。
 
女人年纪大了真的会有一些压力,我本来是不在乎的,只是这两年的一些事情让我不得不屈服。
希望这段时间的迷茫只是阵痛,我心里依稀觉得我想要什么我还是能慢慢看清楚的。
Categories: 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