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Games’ Category

ZZ 重庆没有森林

December 16, 2009 1 comment

       那天加班加到MSN上上海的人们都陆续上线了。临走之前点开了这篇豆瓣九点首页推荐,靡靡的California Dreaming响起,一下子慵懒下来。文字让我小为惊艳,看了很久。

        作者叫麦子,是女生,长居巴黎,养仙人掌,长发及腰。

        开始觉得我和巴黎有点孽缘,去了几次都不喜欢,可是还打算再去。

        今年的冬天好漫长,还有两周我就要飞越大西洋,如果是太平洋该多好…

 原文地址: http://jiuyimeng.spaces.live.com/

“……我以为我会醒来,谁知道,原来有些梦是永远不会醒的。”
 
                                      — 王菲《重庆森林》
 
初雪后巴黎踏入深冬,徘徊许久的温度在给足预兆后终于狠下决心一降再降。
急冻的水泥路面从正中间噔噔裂开,开始整日无休止的流泪,他若见到定会说这是条很有感情的路。
街角的Bar暂停了供应她最爱的樱桃黑啤,掺兑酒精的牛奶正试图帮助她提早动脉硬化长逝久安。
杯垫上遗留的电话号码渐渐晕染开来模糊不清,对面男生颤抖尖锐的声线让她神经紧张。
 
她没有停留很久,虽然外面很冷,一首歌的时间内她吞下了三只羊角包一大碟巧克力酱。
像他说过的那样,她真的很喜欢免费的食物。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只不过让她有些无地自容罢了。
再后来有人走过她身边微微躬下身子告诉她,她很美。她并未抬眼只微笑说了句,我知道。
是的,她一直都知道,虽然她并未有心维护,虽然她嘴角仍沾着些许的巧克力酱。
 
推门离开,迎面的风让人鼻头发紧,天蓝围巾里呼出的热气却像情人的手抚过面颊。
裹紧在大衣里的身体终于修炼成精般日益消瘦,黑白眼珠透出的森森鬼气的让感到人避之不及。
脱皮嘴唇像某种带锯齿的干花,黯淡廉价的质感,而她并无所谓,用其也不过是饮茶咀嚼。
有些需要对她来说太过高昂,求索不起不如遗忘,被歪曲理解后的含义才更加实用。
 
抱着成桶的打折饼干去看电影,深夜放映厅里的观众越发稀少,三三两两不成气候。
她反反复复看一部只有老人和小孩的影片,把自己哭到膝盖发软眼角发炎,疼要切肤才能记得。
末班地铁里醉酒的阿拉伯鬼满嘴腥臭的凑近她,她不为所动地竖起中指,然后吐出一地过期饼干。
于是有人叫了,有人笑了,有人鸡飞狗跳了,唯独她蹲在那里像个哑巴一样不发一言。
 
其实呕吐和气温是一样的,有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要怎样就可以怎样的。
有些话不应出口但已出声,明白并非故意就好,有些话已被遵循多说无益,要求何必复述何必。
你没有金城武的过期罐头,我没有林青霞的金色假发,王菲和朝伟没有结局。
亦如,重庆原本就没有森林。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Ga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