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Memories’ Category

2012年年末总结

December 3, 2012 Leave a comment

世界末日还有二十天,我突然很想总结一下我的2012年。

2012年,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遇见了韩少。一段感情好不好,最终还是要看你自己开心不开心,还有在这段关系中有没有变成一个更好的女人。以前关键词是非常靠谱,我也承认当时我的心态有一些不端正,可是除去timing不是最合适,我总觉得跟他在一起,我没有变得更好,反而变得更软弱。问题其实不在他,以婚姻的角度来衡量他是个再合适不过的男人,只是,两个人在一起,真的不是只看对方靠谱不靠谱的。韩少比起关键词,靠谱的程度肯定要小很多,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段关系让我变得firm了许多,我不再纠结自己是不是不正常,自己是不是不像女人,自己是不是怎么做都不对——我人生有大半时间估计都在纠结这些东西,我实在是腻了,如果一个男人要跟我在一起,他必须接纳我,我这样一个拧巴的存在,韩少虽然也不是百分百接受,但是至少他没有对我提出过多的要求,所以我很感激我碰到了他。

整个过程非常地迅速。3月10日,那时候我还在北京,晚上跑到五道口的PPG去玩。跳舞的时候他过来搭讪,后来我们一直在一起跳舞,快凌晨一点的时候出来,去7-11买套套,然后他带我去酒店——我们两个当时都告诉对方,这是自己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不过彼此都不太相信。分开的时候他要了我的手机号。第二天我们发了一两条短信,第三天,他到我家来,跟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经常带年轻男人回家,我说你是第一个,他半信半疑,我也懒得解释。第四天他又来了,我们在床上抱着聊天的时候,他开始了解我过去的事情,我也确认他是一个经历不太复杂的90后,生性乐观,毫不纠结。第五天,我们确定了关系。不过我们两个现在都把3月10日作为开始的日子,大概因为没有那一天就没有一切吧。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我只有碰到他,他也只有碰到我,我们才会有这样一段感情吧。我们两个都是摩羯座的,都有种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脾性,他是因为自信,觉得他能承担后果的事情他就可以做;我是因为任性,有种渴望随性自由的人生态度——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就是在一起了。

发生在我身上的第二好的事情,就是我回到了原来的部门,然后换了一个组重新开始。之前那个组,就算我有诸多委屈,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事情我自己没做好,所以走的时候我也没有太多纠缠,我也没有fuck回去,我都忍了下来,虽然它们一直折磨着我。现在这个组要peace很多,同事们当然也未必很喜欢我——因为我到哪里都是一个拧巴的存在,特别对于女人而言,但是他/她们对我都很nice,我很感激这一切,感激所有在这过程中帮过我的人,以及肯重新接纳我回来的老板。当时我在北京,看到大老板,就直接去找他了,他笑笑,表示大致同意我回来;后来我又开始找有可能接纳我的组;再后来忐忑不安地等待headcount,中间还面临着北京contract要续约的关口;最后终于一切都搞定的时候,我真是百感交集——那个时候我想,不管前面是好还是不好,我都不能再回头了。兜兜转转之后我也大概确定,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有个平衡点的话,现在这个工作也许是最适合我的,只是我当初没意识到而已。

一开始这两件事情都很好,而碰到韩少之所以更好,是因为,我出于各种原因考虑——比如户口还是在上海,办各种手续很麻烦而我最怕麻烦,比如我喜欢到处跑上海机会会多一些,比如北京虽然钱多,但是空气很糟糕而且在downtown上班感觉很压抑等等,最终决定回到上海,重新开始。韩少在这件事情上,毫不犹豫地支持了我。他不想离开北京,但是为了我,他毅然来了上海——很多人说他反正刚毕业,去哪里都一样,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牺牲,我其实不这样觉得。如果我处在同样的位置,我未必肯做出同样的事情,所以我一直觉得这件事情坚定了要和他一起的决心。

人生总是好坏参半,而且高潮低谷总是相依相连的。就比如其实我一毕业就有一个很好的开始,结果我自己不争气搞成了这样;比如关键词其实是个很好的男人,但是我最后还是浪费了几年青春,而且过得并不开心。所以现在,即使一切都好,我也不敢掉以轻心,如果将来有任何变化,我也随时准备好去迎接——我总觉得,我这样的人,需要以最低的姿态去面对人生,才能坦然面对所有的悲欢喜乐,否则,很多失衡感是无法调适的。

北京这一年,我大概想通了很多事情,又或者,其实我一直明白,只是之前在上海的时候,有点走火入魔的感觉。很多感悟在之前的blog里面都说过了,这里不想再重复。我最想说的是,有时候,你必须把自己处于一个完全隔绝的环境,然后去figure out,到底你最想要的是什么,然后告诉自己,除去这个最想要的,你必须接受有可能其他所有东西你都得不到的后果——因为人不能太贪心,准备好了这种心态,再去努力争取你已经知道的,你最想要的东西。作为一个很难被取悦的人,我花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来学习如何让自己快乐,而这,是我磕磕碰碰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唯一途径——不过请记住,这种快乐也是相对的,因为如果天性不是很容易快乐的人,你不应该去奢望随时随地的快乐。

2012年我还有幸去了一次台北,从香港转机,打破了我在亚太区没有出过中国的悲催记录。本来我以为我要沉寂大概两年,才能重新踏上四处漂泊的旅程,不过我很lucky了提前了一些wishlist。澳洲我依然没有机会去,不过sooner or later还是会有机会的吧,而且我可以自己去。当时离开上海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人快要崩塌,觉得人生从此就少了两年,而我本来起步就比很多人晚。现在想来,虽然是少了两年,但是,这两年,是很重要的两年,特别是今年,maybe不被人欺负,我这两年还可以去更多的地方,但是我不一定能够碰得到韩少这样的男人,而且我也不一定能最后想通并接受事实,坦然面对自己所有好的坏的品质,以及外人对我好的坏的评价。

如果12月22日之后我们还没有消失,那么我希望新的一年,我能有更多的专注我时间和精力的事情。现在日常除了写blog,其他事情我都是以一种消耗时间的态度来进行;另外还有一件我热爱的事情是旅游,不过那个需要有长假。当然了,跟韩少做爱这个也得算上,呵呵,开个玩笑。现在这份工作,我最多只能算熟练掌握,技术水平一般,我也很难在这上面取得太多的职业成就感了——我接受了这个现实,虽然没有受过任何认可也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强迫自己接受了它——接受之后,我觉得,我需要培养一些别的兴趣爱好来更enjoy我的生活,因为工作现在只是为了养活自己且有一定的经济能力,那么乐趣就得从别的地方寻找了。前面已经说了,我天生是一个很难被取悦的拧巴的女人,活得纠结而痛苦,所以要找到新的兴趣点,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不过我会努力。

我总是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大概早早地就能够有我现在这样的觉悟,然后活得明白而开朗。不过,我也不能和任何其他人比,对于我自己而言,2012年,是我开始变得快乐的一年,所以,我要记住它。

2012年12月2日,晚上九点,于美国。

Categories: Memories

2010年总结

December 20, 2010 2 comments

还有两天是我27岁生日,还有十天才到年底,但是我想提前把总结给写了,因为我有预感,接下来的几天会发生很多的事情,恐怕来不及记录。

一月,我在德国。年初的德国冷得出奇,我觉得我当时都快被冻出抑郁来了。没有什么印象太深刻的事情。

二月,在德国过完春节,回上海。好像也记不得发生什么事情了,回了趟家。

三月到四月,我住在世纪大道。本来一直相安无事,有一天有老鼠跑了进来,我吓个半死。随后一直纠结自己到底能不能够一个人生活。

五月到七月,德国,故事开始精彩起来。事情开始于我的那趟北爱尔兰之行。我这个人对于即将到来的灾难总是会有些预感,在北爱尔兰的时候我就觉得大事不好,很想提前结束旅程返德国,可是我的旅伴不同意,我没办法只好妥协。这件事情直接导致以后我再也没跟他一起出行,因为回到德国之后一连串的事情让我迁怒于他。当然我完全不该把责任推卸在别人身上,只是我从来不是理性动物,感觉上一时半会我就是过不去,于是我丧失了一个一直以来的旅伴,甚至到现在朋友关系都很别扭,无解题。

后来我又去了一次克罗地亚。事实上我之前计划的是苏格兰和希腊,到最后变成了北爱尔兰和克罗地亚。不是没有遗憾,但是也是另外一种经历。我那个时候就感觉我以后不一定有机会重返德国,所以如果有遗憾那就真的是遗憾了,没有办法改变的。只是当时我还不确定我的这个感觉到底为什么会有。我已经说了,对于即将到来的灾难我总是有着预感。

八月到十月,上海,相安无事。这三个月基本没发生什么事情,除了弟弟来上海。

十一月,墨西哥。初到墨西哥还是很新鲜的,心情也变得不错。只是感情上的烦恼好像永远都让我不得安生。

十二月,墨西哥,被迫宣战,负隅顽抗。我不是一个攻击性很强的人,但是我喜欢去挖掘很多表象之下的真实,所以这大概让某些人觉得嫌恶或者威胁。十二月一开始我就有着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具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第一个礼拜我肠胃炎又犯了,上吐下泻——就是连身体都开始预警。第二个礼拜我还是浑浑噩噩。这是第三个礼拜,我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

在有结果之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现在就想等着结束的时候来好好回顾整个事件,在我27岁生日的前后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注定是个难忘的生日,呵呵。

——————————————————————————–

这一年又过完了。我觉得这一年我最大的感触是在和人的关系上。我变的冷漠了许多,因为觉得人与人的关系太脆弱,大家关注自己都远远超过于关注他人,而且一点利益冲突都不能有。这样的关系其实是没什么营养的。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成长,还是说我正在不可避免地朝我原本抵触的方向变化。

今年是我离开家整整十年。我记得十年前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想要闯荡外面的世界,现在我开始想要回家了。当然在回家之前,要把江湖上的恩怨给解决了,呵呵。

Categories: Memories

我的2009年

December 25, 2009 10 comments
       2009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年份。
 
       2009年的特别是因为有2008年。2008年的触底让我在2009年不管怎么折腾,都觉得有可能反弹。当然人生不会有这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我渐渐屈从于时间,我开始真的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只是需要时间,更多的时间。
       人长大了记忆就会慢慢变模糊,奇怪的是好像越近的事情反而记得越不清楚。我试图来仔细回忆2009年,却发现印象深刻的很少,远不如2008年来得多,不知道真的是2008年太刻骨铭心还是2009年真的这么平淡无奇。
 
       一月到四月初,上海。中间过年回家一个礼拜。这段时间发生的最大的事情就是搬家。我,关键词还有惜惜一起搬离了世纪公园的那个房子。以前别人问我浦东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我一定会不假思索说世纪公园;现在我答不上来。世纪公园记载了我太多的伤痛眼泪还有歇斯底里。后来惜惜继续住在世纪公园,不过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现在提起他都有点遥远的感觉了,就好象世纪公园一样。
       搬家之后我发现我完全适应不了一个人的生活,即使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真正一个人。每天晚上我都在焦虑或者躁郁的情绪中度过,不过这段时间没有持续很久,因为我马上有了机会逃离。
 
       四月初到七月初,德国。到了德国一个人的生活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我尽量不去想上海的事情,虽然它们还是不时冲击我。这三个月就是拼命出去玩,去了好多地方,最难忘的还是蒙特卡罗。有些时候我真的会遗忘很多事情然后非常的开心。这些短暂的愉悦支撑着我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德国的日子。
       工作上我还是没有什么大起色,大多数的时候我还是在纵容自己。可是工作始终是工作,需要用职业的态度来对待。我只是总把工作在我生活中的比重降到最低,与其说我不想care它还不如说我不敢去care它,总之太多的东西纠结在其中。
 
       七月初到十月初,上海。中间回家一次。我还是适应不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是这个时候已经真正一个人了。回到上海的第一天我被太阳烧灼得头晕,加上刚下飞机的劳累,我脑子一热就搬到了公司附近的某个地方。现在想想,如果那个时候搬到别处,我在上海的这三个月会好过许多。其实很多事情的掌控权原本都是在我手里,只是有些时候我太轻信于人,于是莫名其妙就让自己处于了劣势。这段时间我几乎每个晚上都不想回家,觉得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甚至好多时候会特别特别想结婚,跟谁结不知道,就是想;或者是离开上海,我最爱也最恨的城市。
       九月份跟老板,现在已经是前老板了,去北京出了一次差。我的表现让老板很是失望,我自己也很羞愧,可是我觉得我无能为力,从2008年一路这么走下来,我只能有这么一个结果。工作上的不顺跟我在2008年的怨恨紧紧缠在了一起,我handle不了。
 
       十月初到年底,美国。大后天飞德国。一到国外我就出奇地习惯一个人,之前在德国还有些玩伴,这三个月在美国我整个就是not in a social mood,变得沉闷而不爱讲话。进入十二月这种状态尤其明显,每天中午我会一个人从公司开车出来去中餐馆吃饭,回到家也就一个人窝着,不加班的周末可以不声不响宅上两天。这段时间blog更新频繁也跟这个有关系吧。可是我也没有觉得自己过得有多不好,比起之前在上海的三个月,我还是觉得平复了不少。
       前老板正式离开上海。他一直对我很好,于是我对他的心理亏欠就要一直这么欠着了。前几天一直为悬而未决的UK签证心里忽上忽下,现在也无所谓了,看我的运气吧。
      
       最后的这三个月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于是想好多好多的事情,工作,感情,朋友,家人等等。我总是觉得我一旦跟人走得太近,就会不是我的本来面目,或者我的本来面目是怎么样没有一个准态,每个人对我的评价都不一样。工作上我的想法还没成型。感情中我从来都不会好好跟人相处,好朋友的话太不想失去,但是这两样东西偏偏是我没办法掌控的。弟弟还是叫人操心,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我26岁了,自认为有过许多波折的经历,有过一段两年并纠结无比的感情,有一份工作以及若干存款,有朋友有家人,其实我也不缺少什么。2009年会把我的人生带往什么方向我不知道,可是我能确定的是不管什么方向我都能走下去。我的坚持和我的忍耐不会再背叛我。
Categories: Memories

2009年12月22日

December 23, 2009 9 comments
今天是我生日,我26岁了。
 
年度总结依然没有草稿,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没有了结一样。
也许一定要等到2009年的最后一天都过完才能正式有个ending。
 
换上裙子,穿上丝袜拍了几张照,算是对生日的纪念。
还有选了两张今年年中在意大利拍的照片,贴在这里。
我觉得它们是对我2009年整个状态的一个直观写照。
另外,我喜欢穿小黑背心的自己。
 
 
 
Categories: Memories

我的2008年

December 21, 2008 17 comments
明天是我25岁生日,一转眼,我就大龄了…
 
到了年末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回想一下过去的一年。
可是我每次回想都是只能开头没法结尾,因为一想到什么就马上继续不下去了。
还有越回想负罪感就会越深重,工作的第一年,我浪费了太多精力在其他事情上。
昨天实在忍不住心中那种煎熬,跑到公司去把笔记本拿回来了,想好好看看资料。
刚才看着看着,随着那些资料的连续,脑海里突然有了一连串的回忆。
 
总的说来,08年是我人生的一个低谷,之前也有过两年,00年和04年。
好像是四年一个轮回,呵呵。
 
一月,我不太记得了,比较重要的事情是去公司入职。
拿到offer其实是07年12月底的事情,这是我面的第一家公司,也是最后一家。
其实找工作之前我是很野心勃勃的,我心里想着我要如何如何,我得实现我的价值。
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跟某人纠缠得很深了,我觉得我要跟他在一起,就必须稳定一点。
所以拿到offer我就立刻签了,之后的面试笔试都一概ignore,不作它想。
现在想来是不是当时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来得太容易了,因此我一直玩忽所以。
直到后来我才渐渐意识到我其实是很幸运的,即使再去找也未必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二月三月四月,我也不太记得了。
二月份的时候过年,我在家总共也没呆上几天,回上海的时候宿舍楼里空荡荡的。
三月四月都是一边学车一边写论文一边培训,过了一门考试。
那个时候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体重下降得很快,心情也越来越烦躁。
 
五月,第一次进医院。
老实说我不太愿意回忆这一段的事情,有点不堪回首的感觉。
那个时候公司第一阶段的培训已经结束了,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培训。
可是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我需要进入角色了,还在自己的事情里面纠结不休。
这个阶段也没有什么考试,所以也这么有惊无险地过了,只是埋下了一些隐患。
 
六月,离别的时候。
阿龙和adar相继离开,我们六个人就只剩下四个在上海了。
再后来,冬冬也走了,美女和我老早就有了龃龉,我们这三个摩羯女也散了。
搬家之后有一次惜惜找出我们六个人去黄山的照片,我那个时候真是面如满月啊。
其实很想毕业这年我们六个人能再一起出去一次的,只是直到分开也未能如愿。
 
七月,弟弟来上海。
为了他高考我还拖着病体专门回了一次家,在浦东机场没赶上航班,重新买票飞回去了。
不过还好他最后还是考了,分数还不错,现在继续在某大学郁闷,跟我那个时候一样,呵呵。
那个月我几乎天天都在和某人争吵,我开始觉得自己不值得,怀疑自己的选择。
月末的时候我们老板亲自给我们培训一门课程,然后很不幸地我挂了。
这件事情对我打击很大,因为我向来是不怵什么考试的,即使我那个星期生病了。
更为搞笑的是考试之前老板还安慰我说sylvia,这门课很难,不要紧张;
我却大大咧咧地跟老板说我一点都不紧张,我最擅长考试了…
 
八月,第二次进医院,然后去了德国。
那天我躺在医院,打电话给惜惜,惜惜请假过来接我回去。
在路上我几乎是崩溃了,在车上大哭,开始后悔所有的一切,真的是后悔了。
 
九月十月,我在德国,后来mouse也到了瑞典。
之前以为我第一次出国会很兴奋的,但事实上兴奋在第一天就结束了。
我也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开心地环游欧洲,一来身体始终不好,二来没有任何的心情。
回来之后我有点儿后悔,因为我实在是运气很好,有很多机会出差,可是我没有珍惜。
我去了两次巴黎,可是我现在回想起巴黎,就只有我一人坐在巴黎圣母院发呆的场景。
明年如果再去德国,我一定要好好计划一下,同样的错误我不想再犯两次。
 
十一月,我回上海了。
本来想着一回来就跟某人决裂,可是到了机场,看见他立马就心软了。
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一个人,到底是我其实本性如此呢还是我真的被改变了。
不过我还没有想清楚,所以就继续这么过着。
直到回上海我的身体也没好过来,我一直觉得很累很累,但我其实什么事都没做。
 
十二月,等着回家过年。
一进入十二月我就开始受煎熬了,整天被后悔、难过、罪恶感等各种情绪充斥。
我想静下来好好看书,可是一开始看就想起之前的那些事情,就马上变得焦虑。
今年还有十天,我想趁这最后的十天再catch up一下,至少聊胜于无。
明年,我想至少我得把一半的精力要放在工作上,我得调整好状态。
 
2008年发生了很多的大事情,雪灾地震奥运会奶粉,都过来了。
所以我想,我的2008年,也会过去的。
 
最后补上一张照片,皮皮前天帮我照的,相机好就是不一样啊…
Categories: Memories

24岁的尾巴

December 22, 2007 1 comment
我的24岁还剩下一个小时不到。
今天陆陆续续受到很多人的祝福,但是对我而言,依然是一个失望的生日。
没有生日蛋糕,没有吹蜡烛和许愿,也没有生日礼物。
 
最早是warri打电话过来,不过那是21号早上,他把时间搞错了。
21号的晚上妈妈让我打电话回家,问我生日是不是明天。
挂掉电话就收到弟弟的短信,后来我就去看电影了,《投名状》。
刚过零点mouse就给我发短信了,接下来是adar,不过那时在电影院信号被屏蔽了,出来才看到。
 
今天早上在睡梦中接到爸爸的短信。
过了一会warri又打电话过来,跟他鬼扯了一下。
后来又收到一些短信,渐渐地我也没有那么沮丧了。
我想过生日不能那么不开心,而且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
 
嗯,我现在要一直休息到12点,然后开始通宵赶论文。
Categories: Memories

2007年6月24日

June 25, 2007 2 comments
这一天是需要记下来的。
Categories: Memories

In the mood of happiness

June 14, 2007 5 comments

 

      Adar/Samuel Aiden                         Xiaop&Bobo                                Long

 

               Xixi&Adar                                                     …

 

Categories: Memories

For the past year

January 5, 2007 2 comments
看到mouse的年末盘点,我也心痒了~可是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楚了,人老了…
 
 
我的2006年
 
年初去了北京,在冬冬家玩。在北京西站买票的时候彻底被吓倒。
随后就是在家过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印象深刻的是深夜一个人看Brokeback Mountain。
回到科大后,应该是三月吧(不记得了),和五个小弟一起去了黄山,看到了云海,没看到日出。
从黄山回来后不久又去了北京,随后去大连,在inter同学那里住,三天后先到上海再回合肥。
大连很漂亮,空气很好,天空很干净,还有海边的城堡让我觉得长的跟童话里面的一样。
离开合肥之前是世界杯,有一天在避风堂熬夜看荷兰对葡萄牙,后来又在网教睡到天亮。
上半年就是这样了,就不铺开陈述了。
 
暑假的时候先回了家,后来就去了西安。
在钟楼青年旅舍入住的时候误闯入男洗手间洗澡,洗完澡出来看到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背对着我嘘嘘,落荒而逃。
我的房间是男女混住,我在那里碰到了Jerome和他的朋友。
一直念念不忘的是他的朋友,看我准备睡觉就悄悄地帮我关上灯,然后冲我微笑。
那一瞬间我眼里心里什么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全是他的笑容。
后来换了一家青年旅舍,在那里碰到的全是一个人出行的女孩子。
深夜的时候对铺的德国女孩跟男朋友打电话,下铺的西班牙女孩写日记,斜下铺的加拿大女孩做面膜,我在床上发短信。
再后来就一个人去爬华山,晚上开始爬,次日凌晨到了山顶,裹着军大衣睡觉,然后被吵醒,看到日出。
 
八月初的时候回上海。
九月的时候所里开国际会议,认识了Hungyen和Withawat,还有他们group的一些人。
他们走的前一天,半夜12点的时候在滨江大道吃哈根达斯,看着对岸漆黑一片的浦西,就突然觉得我会一直记得这一天。
回到酒店果然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于是这一天我就真的没有办法忘记了。
十月的时候有什么,不记得了。
十一月的时候在Hennessy Artistry做兼职,认识了小红,很喜欢她,总是让我想到zoe。
十二月的时候很多人过生日,轮到我的那天我不是很开心,很想要回过去的这几年。
 
嗯,顺便加上一点今天的事情。
今天收到了Withawat和zoe的生日卡,Withawat的卡上面有koala,
而zoe的卡,跟mouse的一样,上面也是一个小女孩,很像我。我一直都很想她。
今天还被Joseph放鸽子了,他昨天说要我今天跟他一起吃晚饭,让我下班打他电话,
可是他手机居然停机了…于是我到现在还没吃晚饭…
Categories: Memories

哪儿去了…

June 12, 2006 Leave a comment
凌晨的时候从噩梦中惊醒。
一身的汗,梦里的事情清清楚楚。
不想再说它了,不知道梦见多少次了。
 
一天都平安无事。
晚上的时候,正在走路,一切都很平常。
可是一瞬间脑袋里就蹦出一段时间,还有一些人。
那是很艰难的日子,我很消瘦,很沉默。
我很怀念那样的自己,可是现在,她哪儿去了?
 
这几天真见鬼了。
越是抵触,那些memory就越是跳出来,折磨我。
It is really a torture, and I can not bear it anymore。
白天的时候mouse问我还好吧,我说没什么事。
可是现在又不行了,damn it。
 
老天保佑我今天不要再做同样的梦了,阿门。
 
Categories: Mem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