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My trip’ Category

飞来飞去

April 11, 2016 Leave a comment

今天晚上从上海飞大连,快要降落的时候我往窗外看了一眼,是个城市的样子。

人生第一次坐飞机,是从大连飞上海,已经十二年了,刚好一个轮回。我记得自己心情激动地从浦东机场出关,然后屁颠屁颠去坐磁悬浮,然后在磁悬浮上乐呵呵地给朋友大声打电话。我甚至还记得当时在飞机上,旁边坐了一个短发的美女,说是老公太忙,自己太无聊,于是跑到上海找朋友玩,还说我以后要是到大连,可以找她,她来招待我。

居然一晃就十几年了。大概那时候我也没有想到过以后我会飞得这么多,飞到完全脱离了地面,脱离了正常的生活,而浦东机场T2航站楼,成了我跟上海,最亲密的连接。

最长的一次飞行是去巴西,阿雷格里港,中间要转两次机。我好像是先飞到San Francisco,然后再飞到圣保罗,最后再是阿雷格里港。支持我飞完全程的,是一定要踏足南美土地的征服欲和满足感。长途飞行和一个人开长途车一样,都是很寂寞的事情,特别是睡不着的时候。每次睡一觉醒来,都有一种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的惶恐和恍惚,整个人会陷入难以名状的不安。如果飞行时间太长,到最后真的会崩溃。

最辛苦的一次飞行是当天的上海北京来回。那时候我已经回上海了,但是要去北京交接事情。其实当时根本没有人管我了,也没有人在乎这个交接,除了要接手的人。只是我自己觉得好像不太妥,所以还是飞了——人生当中有太多的辛苦,别人是看不到的,也根本不会认可。那个时候我妈还在上海呢,我于是早上出门,晚上回家,然后她一直唠叨,何必这么辛苦。其实我本来觉得没什么,被她这样一放大,搞得到今天我还记得,自己那天的奔波,想想都心酸。

飞得最多的大概也是上海和北京之间的来回。多到什么程度?有一次看新闻,说一个球星当天下午乘坐CA1884从上海飞北京blahblah,然后我就心中一个激灵,CA1884,有那么一两年,这大概是我飞得最多的航班——每一次从上海飞北京,我都是飞CA1884,现在也一样。

比较开心的飞行,好像没有,因为绝大多数的飞行都是去见客。哦,大概飞日本我会比较开心,因为时间短,然后又是自己去玩,经常睡一觉就到了。可能真要说起来,比较期待的是有一次去古巴,真的是充满了好奇,好奇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国度。还有一些飞行我都记不得了,脑海里面只是一些片段,都忘记是从哪里飞哪里。

飞多了,会养成很多莫名其妙的习惯,好的不好的都有。好的习惯就是睡觉,短途的飞行我基本可以一路睡到头,上飞机就睡,中间吃饭什么的都省略,睡醒了,看看时间,快要降落了。

不好的习惯,那实在太多了。飞得多的人,跟地面丧失了连接,整个人的生活状态,是不一样的。首先是人际关系。我的人际关系变得越来越狭隘,且具有目的性。因为跟人的连接时间短,所以要在短时间内获得相互的喜好和共鸣,共同点一定要多,慢慢的就会越来越狭隘,只享受自己小圈子里的交流,然后再留一点对自己生活特别有帮助的人,其他的人,慢慢就淡化了,不会留下任何印象。

还有就是是各种装逼和不接地气。当然我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当你的生活只剩下飞行和五星级酒店,这太合理不过,甚至于,如果它们没有给你带来这些毛病,那真的是有点浪费了花在你身上的钱。落差也许发生在从机场回到家的时候,可是时间长了,也会在各种状态间自由切换,什么样的日子都能过,所以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最后就是会有一点飞行恐惧,特别是每次空难的时候。有一次我刚坐完韩亚的飞机,韩亚就出事了,然后那一阵子我基本上每次飞行都会恐慌,还买了各种保险。还有一次坐墨航,也是抖得可怕,然后看了看它跟臭名昭著的法航是联盟,顿时就拉了黑名单。我是不知道其他经常飞的人,是如何消除这种恐惧。不过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些瞬间,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拿命在拼。

还有搞笑的事情,就是我一直觉得飞行是会影响生小孩的,然后我就一直在想,要是以后生小孩,会不会出来是个畸形——因为我实在飞的太多了。当然我每次说给别人听她们都觉得很搞笑,可是我还是惴惴不安,有一些莫须有的担忧。

不飞的时候也不安分。真要一阵子不飞,我可能就自己办个签证,跑到日本去玩了,今天要是不飞大连,我可能就跑到冲绳去了。其他地方都提不起我的兴趣,要么太远,要么不想去,除了日本。所以人大抵都是犯贱的,飞也不行,不飞也不行,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人在旅途,主题曲好像是唱说,从来不怨,命运之错,不怕旅途多坎坷。我觉得人生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反正都是一场旅途,什么样的旅程,都应该去接受它。如果飞来飞去不可避免,那就继续享受它吧。

2016年4月10日,于大连长兴岛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y trip

台北是处女座

March 7, 2016 Leave a comment

题记:台北,小家碧玉,紧致而秀丽,润物细无声,若给它一点时间,你会爱上它。

喜欢的list推荐给大家,希望你们也喜欢。排名不分先后。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No 1:阜杭豆浆——台北市中正区忠孝东路一段108号2F

4562220797_40c720fc50_o

天知道他们家的烧饼怎么这么好吃,还有豆浆。其实我一直是甜豆浆党,不过阜杭的咸豆浆刷新了我对豆浆的认知。咸豆浆配烧饼,人间美味。

No 2:塔吉特岩烧千层蛋糕——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五段8號B2

imagesWDPXVOPE.jpg

如今蛋糕能吃出新意实在难能可贵,这家千层也值得一试。

No 3:101楼下的鼎泰丰——台北市信义区市府路45号台北101购物中心B1

imagesDBYOG7RH

如果我要说这家鼎泰丰的担担面很好吃,你们是不是会打我,但是,真的很好吃。。。我一次可以吃三碗。。。

No 4:九月糖酪梨鲜奶——台北市信义区庄敬路349号

imagesRTY20CK6.jpg

其实我从来只喝木瓜牛奶,这一次,从真爱身上变心,只能说酪梨鲜奶真的太好喝,不过,估计酪梨快下市了,要赶紧去。

No 5:ATT4FUN楼下的龙猫——台北市信义区松寿路12号(ATT4FUN地下一楼)

ebe3768d8dc1a029a0b1b5bf1049c9ce8e6c6092.jpg

对于龙猫迷们这家店意味着什么真的不用多说。他们家有一只站着的大龙猫,还有一只躺着的胖胖的龙猫,肚皮鼓鼓的,很想扑上去打滚,可惜只能拍照。

顺带说一句,ATT4FUN很好逛啊,年轻热闹的感觉,紧挨着华纳威秀,看电影,吃东西,喝奶茶,逛吉卜力,周末好去处。

No 6:敦南诚品——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45号

p41958935.jpg

信义区有家诚品,但是那一家实在太大太吵人太多,敦南的这家稍微好一点。一直觉得看书的地方不能有太多人,不过现在诚品越来越像菜市场。适合去的时间段是晚上,越晚越好。在城市的夜晚看书,旁边有三两爱书的人做伴,感觉很心安,也很享受。这一家24小时营业。

No 7: 糖村牛轧糖——台北市信义区市府路45号台北101购物中心B1

13557275369023

糖村台北好多家,101楼下就有一家,吃完鼎泰丰可以顺手买两盒。迄今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牛轧糖,没有之一。记住不要放冰箱。

一时半会记不得更多了。总之台北的好需要慢慢去体会,它提供了亚洲现代社会都市的另外一种可能性,在其他城市纷纷发展成各式各样水泥森林的同时,它依然保有着独特的传统,细腻和朴实。这是一座美好的城市,请千万不要错过它。

Categories: My trip

圣马可广场

April 8, 2015 2 comments

复活节我一个人开去了威尼斯。

在瑞士的时候堵车,GPS把我导向了山路,越开海拔越高,除了路就是山,冷冷的青褐色,高耸在四周,有点渗人,我越开越心慌。

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前面堵车堵了一个小时,然后又开到了山上,下山的时候我好像又走错了路口,结果堵车的那一段我又开回去了——这就意味着我要重新再堵上一个小时。当时我有点崩溃,差点想开回德国算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重新上路。堵车的那一段GPS带我绕过了,谢天谢地。后面还有一段堵,不过因为不是之前那一段,所以我勉强接受了。这样七七八八在瑞士差不多算浪费了一个小时(不算堵车的时间,堵车anyway要堵的)。终于堵车结束的时候,我离米兰还有170公里,米兰离威尼斯还有270公里。看到路牌上写着Milano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小澎湃的,Milano,Milano,多么好听的温暖的发音。可是看看后面的数字,心里一沉。

没有办法,我只能往前走。出发之前我也想过一个人开七八百公里会不会有点太ambitious,而且出发之前在家耽搁了很久,拖到了11点,这样导致还没到意大利天色就有点要开始黑的迹象了。

天色渐晚,快要出瑞士边境的时候刚好弯过一条山中间的高速,天边大片的连绵的暗色的云朵,很漂亮。我就这样一直开一直开,终于好不容易开到了Milano,然后路牌上开始频繁地出现Venice。哦,还有两百多公里。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找了个autogrill停下来吃饭,里面刚好有burger king。饱餐一顿后开始上路,两百多公里我可以坚持!快到威尼斯的时候我又开始担心起来,因为我最不擅长找地方,在路上开来开去是没问题,找酒店不知道会不会又兜很久。还好我很快就找到了订的酒店,车子一停就奔进去睡觉了,这个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不容易。

第二天我睡到了差不多,就跑去找前台要了份地图。我说过我从来不喜欢做攻略,所以我就打算威尼斯到处逛逛。其实确实不用做攻略,到了威尼斯只用跟着人群走,在水城里弯来弯去,然后突然,我就到了圣马可广场。

圣马可广场真漂亮。我现在发现原来那些鼎鼎大名的旅游胜地还真是名不虚传——比如圣托里尼,比如威尼斯。圣马可广场靠着海,海风和海景诉说着这个海上帝国曾经的繁荣。广场上的柱子数不胜数,一眼看过去煞是壮观,还有好多好多的鸽子,漫天飞舞,配合着尖塔上的钟声,然后我就觉得,我前一天花了十二个小时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一个人旅游真的是很孤单的,但是又真的很自由。我从来都不喜欢踩点,不喜欢什么都要看,不喜欢哪里都要去,不喜欢为了省钱要浪费很多不必要的时间——开车我喜欢所以还好,因此一个人除了孤单,其他都挺合我心意的。我可以睡到自然醒,我可以想去哪里去哪里,我可以在圣马可广场发呆,我可以肚子饿了就去吃饭,我可以累了就回酒店睡觉——下午三点,我觉得累了,我就回酒店了。如果跟别人一起出来,这多半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我来说,旅行真的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是你和这个世界的交流。当然有同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是同伴往往会有干扰,而我抗干扰能力不强,我的诉求又极其强烈,所以我现在回想一下,可能我所谓的旅行,在以前受到了太多外界的影响,未必真正是我想要的旅行。一个人我虽然很多地方都不一定能去,但是我舒服自在,能够慢慢地体会和感受,我觉得这样也很好。

去完威尼斯,我的欧洲基本就算大满贯了,也算给自己的一个交代。想一想这些年经历的事情,真是觉得太不容易。不过我还是很感激我能重新有这次机会回到欧洲,了却自己的心愿。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可是到最后,我也还是会觉得老天对我不薄。

2015年4月8日

Categories: My trip

圣托里尼的猫

April 1, 2015 Leave a comment

圣托里尼也算是一个我长期以来的怨念,这个怨念说起来话长,不过这次来德国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我以前所有的怨念都是自己的问题,怨不得任何人,当然也不能怨老天。根源是什么呢?很简单,第一能力不济,第二没钱。

以前出去玩总是会叫一堆人,一堆人当然有一堆人的好处,而且每个人擅长一样技能,作为一个team就会觉得很安心。开心也是开心的,不过总归是处处受限,对我这种随性派来说,很多时候我其实是不太开心的。可是那个时候我不敢一个人出去,主要原因,现在想一想,就是懒造成的能力不济,这也不会那也不想做,自然就得跟人一起出去。最夸张的一次,我都不想说,第二天要去意大利,前一天跟男人闹别扭,他说不去意大利了,我没办法还是得耐着性子哄他,因为实在想去。多么卑微,为了去一次意大利委屈成这样,换成今天我肯定掉头就走。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钱,一起出去玩实在太省钱了。我本来就是一个极怕麻烦的人,所谓的实惠经济在我这里经常行不通,觉得我努力赚钱不是为了努力省钱的。当然寡不敌众,每次跟一堆人出去,都要随大流各种省钱,更何况我本来也没钱。现在呢,现在我也没钱,但是没钱我可以少去一点地方,绝不再为了省钱牺牲自由。当然我也很希望跟几个好友嘻嘻哈哈,也一直反省自己是不是太难跟人配合,不过到最后我觉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合则合,不合则不合,何况档期从来都凑不到一起。

往大了说,我人生所有的烦恼都可以归结为这两个原因。可能有些人觉得第一个原因要省掉,只要有钱就行,我觉得不对。一个人的自身素质和技能还是很重要的,至少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数学好,逻辑分析能力好,英语好会沟通,会开车,会搞定所有公共交通——这样子别说出去玩,你在这个世界的生活整体都会轻松太多。剩下的就是钱了,有钱就能有自由。至于朋友至于男人,等你有了能力又有了钱,真的不用担心太多,何况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是客观原因可以掌控的。作为女性,单身出游的时候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安全意识。不过我向来只喜欢发达地区,干净有序,所以大体上不用担心太多。

说了这么多,回到正题,那就是,我终于去了圣托里尼。我的三十岁之前愿望清单拖到了三十二岁,也不是那么失败。

有一件极其悲哀的事情就是,伴随着我意识到所有的怨念可以用能力和钱来解决的时候,失去怨念的同时我也失去了很多很多的美好的感受——因为见得太多了,而且得来太容易了。以前好不容易去一次南法,感动得都要哭了,哇塞,这么美,什么时候才能再来啊!现在跑一趟希腊,哦,还可以,想来随时可以再来。诸如此类,我在尝试慢慢接受这种落差,并把它归结为中年危机的必经阶段。

圣托里尼还是很美的。这个时候是淡季,没什么人。我没有任何别的计划,就是准备在oia小镇躺几天。攻略当然是没有的,就随便在候机的时候看了看,我实在不喜欢做攻略,觉得一步一步都规定好了,乐趣在哪里?

到oia小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酒店的shuttle来机场接我,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只知道在爬山。酒店的接待是个老头,一开始说英语,知道我从法兰克福飞过来之后开始跟我说德语,发现我不会德语以后又转回到英语。我好奇问了他一句,他说他会五种语言,难怪来做接待了。。。

Oia非常漂亮,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我就觉得哇,舟车劳顿还是有点值得的。中午的时候跑到老头推荐的餐馆去吃了一条鱼,然后肠胃就开始罢工了。没办法,我只好叫了个车到附近的小镇fira,然后找医生拿药。久病成医,拿了点止疼药,知道除了止疼,也不需要什么药。

晚上躺在床上祈祷病情不要恶化的时候我是有一点难过的,我觉得终于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的时候,身体开始不好了,而身体的不好,当然也怨不得别人,也是我自己随性散漫造成的。心情很差地过了一个晚上,还好隔天早上起来就好了,不然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三天我也是休息为主,看了下日落。看日落的那个地点很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落日我总想起一句话,海上升明月。。。第四天我就在阳台上吹风看小说,我的阳台正对着爱琴海和火山岛,很惬意。晚上跑到fira去逛了一逛,乏善可陈,圣托里尼,真的只有oia比较迷人。

今天我就回来了。飞机在法兰克福降落的时候非常不平静,颠簸盘旋了很久,一向不晕机的我都有点hold不住,赶紧拿着呕吐袋以防万一。下飞机的时候问空姐为什么降落花了这么久而且不正常,她一脸莫名其妙,不就是风么?我实在晕机没力气吵架,不过下飞机之后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为啥。

说了这么多,好像跟圣托里尼的猫没啥关系。

圣托里尼有很多只猫,都是半放养状态。我的房间经常会串进来猫,第一天是一只黑猫,要东西吃,吓我一大跳,第二天两只花猫,蹲在我脚下发呆。我去餐厅吃饭,也有猫在我脚下蹭鱼吃。走在镇上,随处可见猫,悠闲的不悠闲的,在岛上都会很幸福吧。不过这整篇文章和猫关系不大,它们让我印象深刻,所以我用它们来做标题。

来希腊之前我一直以为希腊经济不好是因为人民懒散,不过岛上其实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希腊几个旅游小岛上的经济都还不错,而且很多人工作还是很勤劳的。比如我的shuttle司机,他是专门为酒店干活的,旺季的时候每天接送客人就让他忙得够呛,而且六个月不间歇。淡季的时候他是个木工,帮酒店维修木器,做一些木工活。他说每年他就圣诞节的时候休息。我问他赚钱多吗,他说帮酒店干活当然不如自己干,但是这个酒店是家族生意,老板很nice,所以也不赖。

还有我的出租车司机,我问了下,旺季六个月,每天十二个小时,连轴转。淡季的时候每天跑四五个小时,没活的时候就去钓鱼。我问他一天能赚多少,他说旺季一天两百欧。我离开前的那天他就工作了快十个小时,他说再过十几天,就一点休息的时候都没有了。我说我以为希腊经济不好,他说雅典不行,可是几个小岛都不错。

他们的说辞空前一致。在圣托里尼,只要你肯出门,肯干活,就会过得还不错。当然在雅典不行,新闻上经常报导说有人因为经济危机失业而自杀,他们对政府也感到非常不满,希望新一任政府能做出点事情来。

人到中年,发现原来生计成了最重要的事情。不管你读了多少书,不过你这个人有没有魅力,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你漂亮还是丑,生计是第一位的。这一点世界大同,人性所至,从来都没有什么不一样。

今天有朋友说觉得我的思维模式开始变得很主流了,好无趣。我就觉得很好笑,当年他觉得我非主流的时候苦口婆心地劝说我变主流,现在我好不容易妥协了又开始觉得无趣了,不过朋友就是朋友,所以第一时间能觉察出你的变化。我现在满脑子思考的问题就是好好工作,想办法挣钱,身体第一安全第一,没了——如果这叫主流,那就是主流吧,我无所谓被贴上什么标签。

我现在最大的困扰根本就不是主流非主流,而且人生真的没新鲜感了,所以我才很想要生小孩,可是生小孩没有男人又行不通,整个人生计划stuck在这里,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还有我的家人。春天一到弟弟病情又开始反复,他想要辞掉工作跑到上海来跟我一起住,我顿时就有点崩溃。我根本不喜欢和家人住在一起。还有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理所当然地觉得他可以辞掉工作来住到我这里,好像觉得这样就可以逃避现实的压力一样,我对他很失望。

不过让我失望的人太多了,也不多他一个吧,就算他是我的家人。

2015年3月31日

Categories: My trip

东京印象

December 29, 2014 1 comment

东京乍一看是灰蒙蒙的。

这种灰蒙蒙和北京上海的雾霾大相径庭,东京的天是蓝色的,空气里有很干净的味道,可是整个城市的色调是灰的,绵延不绝鳞次节比的灰,一直伸展到远方,和天际线和谐地连接,浑然一体。刚从成田机场出来,坐上空荡荡的JR线去品川,车厢里面只听得到一点低分贝的行驶的声音,窗外视野所及之处,都是干净安宁的灰色。天色渐晚,我开始想,哦,原来这个城市长这样。

朋友家是一个高层公寓,装修很日式,最好玩的是马桶间——他们把马桶的空间单独隔出来,大约不到一个平米,就放一个马桶,四周都是白色的墙壁,整个空间独立出来,小但是毫不局促,安静,不受任何打扰,让人觉得原来排泄是这么一件舒适而又神圣的事情。

第二天朋友带我去了箱根,然后去了山中湖那边泡汤,离东京两个小时车程。日式的温泉是全裸的,脱光了进去,先沐浴干净,然后有两个室内的池子帮你预热,然后你就需要一鼓作气跑到零度左右的室外,跑下一段不长不短的阶梯,然后进入室外的池子。我去的那家室外有一个石头池子,有一个木头池子,池子上方有木头搭成的顶来覆盖,但是丝毫不妨碍你泡在池子里面 看天上的星星。山谷里面,身子底下是热热的汤,呼吸所及之处是凛冽的冷空气,天上是一闪一闪的星星,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音响,和在其他地方泡温泉是截然不同的体验。

第三天我开始见识东京的繁华和精致。本来我以为银座也就是一个繁华的商业中心——再繁华应该也就时代广场那样吧,我是这样想的,到了之后发现原来不是。首先银座并没有非常喧嚣,反而相对安静,感觉高档而又精致;其次,银座好大——真的好大。横平竖直的好多条街,好多个block,全是银座——想想上海也不过从南京西路到静安寺那一条街长这个样子,顿时有点肃然起敬。松屋百货的总店就在银座,进去看了一下,全是大牌,当然有日本最有名的Issey Miyaki。东京的地铁也是神一般的存在,整个系统极其庞杂,有慢线,急行线,特急线,有时候慢线要停下来让急线先通过,调度系统精确无误,说是几点几分到就是几点几分到。不过那一天我并没有太意外,我觉得身为四大都市之一的东京,发达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虽然看上去是比其他三个都要更发达一些,纽约还好,伦敦有老牌城市的腔调,至于巴黎,巴黎没了卢浮宫基本就是个joke吧,我一直不知道它是怎么挤进来的。

真正震撼到我的是第四天。第四天我去了涩谷扫货,因为很多伴手礼都在涩谷。一出地铁站我就惊呆了,原来灰色调之下是如此的熙熙攘攘和热闹。五光十色的高楼下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每一个方向每一个角落,都塞满了人,各种各样的人,大多都是年轻人;可是又并不杂乱,一切都井井有条,活力十足。红绿灯交替的时候你可以感受到这个城市的节奏,数以千计的人同时过马路,脚步飞快却又互相礼让,几秒钟的功夫,这么数量庞大的一群人瞬间完成了迁移,各自奔向要去的地方,药妆店,或者百货,或者忠犬八公,或者地铁,或者写字楼——每一个人都能在这密度高到拥挤的地方找到自己的处所,狭小而又流动性强的处所。

这真的是太神奇了,这种感觉就是把全世界的中心地标时代广场再提升一下,然后人群的年龄层再降低一点,轰轰隆隆却又井然有序的节奏感,满满的都是活力。这种地方能激发你对城市的所有想象,和燃起你对城市的所有欲望。更神奇的是,东京不是只有一个地方这样,还有新宿,还有池袋,还有六本木,还有好多好多的地方,都是这样,这个城市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你对它的认知,直到最后你俯首称臣。

极度严谨自律而又敬业高效的日本人,创造了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奇迹。东京,诠释了磅礴恢弘的人类都市发展到极致的样板,这世界上再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城市,可以到达这个顶峰,与之比肩。

可是不要以为这样的城市就没有温情。

有一部电影叫东京日和,讲述的是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和他的亡妻阳子的爱情故事。阳子外表看上去身体健康,但是她患有内分泌失调症,于是经常有超乎常人的举动和行为,内心严重缺乏安全感。她的爱人尽了一切努力保护她,让她免于遭受现实世界的残酷,可是到最后她还是离他而去。这对夫妇就是生活在东京,生活在全世界节奏最快也看上去最不近人情,一切都有秩序到近乎机械化的城市,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爱所能够到达的最高境界。

我在东京问路多次,在银座有一对穿得很好的夫妇,看上去是有钱人,男人气质严肃女人长得美丽。我问他们路,男人还是不苟言笑地跟我指路,我道过谢准备离开,那个男人突然说,其实我们也要去那里,你可以跟我们一起,然后微微地一笑。我说,我不想打扰你们,然后他们都笑了。在一个小酒馆外有两个抽烟的小女生,我又跑过去问路,一个小女生指着另外一个说,她的英语比较好,另外那个就直接把烟掐了,然后说,我带你过去。

还有我的同学。我同学的大儿子三岁才到日本,一句日语都不会说。他们把他送进保育园,他很抗拒。保育园的老师为了让他尽快适应,自己开始学中文,然后领着保育园的小朋友学中文,在保育园的很多地方贴上中文标示,一点一点,让这个小朋友慢慢地开始开口讲日语,开始和小朋友一起玩耍,开始真正融入保育园的生活。

有一家很有名的拉面馆,里面出奇的狭小却又出奇的干净,一条长桌子,然后几个服务生穿着黑围裙,沉默而又麻利地在做事情。店长手上有爆出的青筋,一言不发,根据客人的下单飞快地做完一份又一份面,然后让女服务生端到客人的面前。我看到他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觉得吃到嘴巴里面的每一口面,都有着他的专业和心意。

还有东京的点心。日本人在点心这个领域几乎是登峰造极的,虽然西点是欧美人发明的,可是日本人将它们做到了极致——这就跟虽然四大城市有三个都在欧美,可是东京横空出世把其他三个都给秒了一样。各种包装美轮美奂到让人不忍心下口的点心,味道也同样好到让人瞠目结舌,绵密细致的口感,甜而不腻的奶油,这个城市是会让你有沉溺在其中的冲动的。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城市,言语无法表达我的震撼和尊敬。在城市这个领域,它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Categories: My trip

里约热内卢

October 24, 2013 Leave a comment

里约热内卢念起来像个神谕一样。

这个城市非常嘈杂。人口密集度其实不比国内那些大城市低,好在靠海,有着绵长的海岸线,然后消化了无数的废气和噪声,因此没有觉得难以忍受。

这个神谕,也算是点亮了我三十岁之前的最大的光亮,从此我的旅行,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要误会,这个句号不是说从此我就不旅行了,这个句号是指,从此我可以不用再急吼吼地面对这个世界,急吼吼地去这里去那里,什么都不管不顾;而是节奏可以慢下来,可以更加不慌不忙。

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心理的变化过程——但是这个过程,耗费了我将近六年的时间,这六年里面,我去了欧洲,北美,澳洲,然后最后是南美,我还去北京住了一年,所有想经历的该经历的都发生了。虽然结果不成功,可以说是很失败,但是我自己觉得,这个句号可以画上了。这件事情跟任何人无关,只关乎我自己,和这个世界之间的交流,没有任何人可以决定它什么时候开始,结束抑或中止——这是一件寂寞而又美妙的事情。

网上看来有四句话,大意是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无论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已经结束的,已经结束了。据说是印度那边流传的。这四句话实在是很好,其实我大概工作之前就有这种心态——不过那个时候还没真正意识到世界有多大吧,兜兜转转一圈又回来了——可是我不觉得这是原地踏步,我觉得我进步了很多,很多。

天生在心里睥睨这个世界,固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这个习惯,在我与这个世界交流的过程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在关键性的时刻,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

很感激过去的这六年,虽然它什么也没有留下。

Categories: My trip

巴西——阿雷格里港

October 10, 2013 Leave a comment

休完坑爹的国庆长假,我就飞到了巴西。

这次真的是飞惨了。不过到了之后我睡了个觉,感觉又活过来了。行李被航空公司弄丢了,不过我实在太累,就直接找航空公司记录了一下,然后就去酒店了。后来晚上问了问,没找到。今天终于在巴西同事的帮助下,找到了,居然还在圣保罗,估计晚上到家之后能送到。

(非常窘的是因为箱子里面是我全部的衣物,所以,我今天只能穿着坐飞机的衣着到办公室。这还不算最惨的,最惨的没有办法说出口,尺度太大且太embarrassing。)

中午去吃了顿巴西烤肉。巴西人民真是幸福啊,宛若在天堂,国内那些巴西烤肉跟这里比起来,实在是差远了。

这里就是离国内太远了,来一次不容易,所以显得弥足珍贵。当然南美确实跟北美不太一样,待我慢慢体会吧。

Categories: My trip

新西兰

October 5, 2013 Leave a comment

新西兰是小雯雯做的攻略,路线翔实,我大概每次都能抱上这样的大腿,比如爱可,比如她。

新西兰去了两周,有史以来最长的旅程。我非常不擅长写游记,也不喜欢写游记,那种详详细细把路线还有所见所感都描写出来的游记,我通常觉得索然无味。一百个人有一百种风景,我都会选择自己去看去体会。

我觉得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是两个富得流油的国家,一个坐在矿山上,一个坐在牧场上,坐着收钱就行了,完全不用考虑现代社会的竞争和发展,自给自足。当然他们并没有我这般堕落,这两个国家都经营的很好,人民也勤劳,可是我还是觉得,这就是天赐的优势,其他国家比也比不来。

有时候我觉得我是反人类主义者——去惯了欧洲或者澳洲的人,肯定知道人口的数量控制是多么重要。我有时候幻想如果一场天灾人祸,中国突然少了十亿人,那所有问题迎刃而解,大多数的问题根源就是人太多。不过这也只能想想,如果不是这么多人,我大概也不会被生出来,所以,也无从说起这种人口灭绝的话题。

当然新西兰不是个移民的好选择——那里还是田园生活的模式,除去几个主要城市,而新西兰的精华,肯定不是在城市里头。所以我觉得绝大多数中国人是没办法习惯新西兰的生活的,只有极少数能够适应田园生活的人,可以过去。有人问了我一下移民的排序选择,我至今还是觉得加州是最好的,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也不错。新西兰,还是去度个假算了,不适合长期生活。至于我,我不太想移民。我总觉得文化上的差异根深蒂固,在国内还是有一些移民带不来的乐趣。

上海在国内看来已经算很好了,不过也就这样了。人始终太多,每个人蝇营狗苟,都只是为了几十平方的一块立足之地。我之所以这么不努力,也大概是对这种生活模式有着根深蒂固的失望吧。

Categories: My trip

贴几张照片

哈瓦那,在我们住的民宿天台上。

DSC_0646

坎昆,海边,LOOK 1

DSC_0533

坎昆,海边,LOOK 2

DSC_0450

哈瓦那,临走前和民宿老板娘合影。

DSC_0662

Categories: My trip

坎昆+哈瓦那之行

坎昆篇

我们从费城飞坎昆,经迈阿密转机。

坎昆于我,是一个太重要的地方。上次要来,被人所害,关键词也横加阻挠,最后我福大命大逃脱了坏人们(没有像朱令一样被毒死),也毅然决定和关键词分手。所以坎昆在我心里是个死结,到今天终于解开。

我一定要来坎昆不是为了向谁示威,因为你被狗咬了一般没办法反咬,比较无奈,而且我当时也懦弱。我只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个人不能向恶势力低头之后就一蹶不振了。

现在我躺在沙滩上,晒着太阳,吹着海风,看着碧蓝碧蓝的海水,觉得我真的要放过我自己了,谁都会踩狗屎,我就更不幸了,踩了好几泡,擦干净的时间长了点。

最后说一句,坎昆真的,真的秒杀所有二流海滩,俯瞰所有一流海滩,睥睨所有超一流海滩。

哈瓦那篇

因为哈瓦那不能从美国直飞,所以我们是从坎昆过去的。

在哈瓦那不能上网,每天也就那么过,与世隔绝的感觉也挺好的,你不知道外围世界发生了什么,在被隔绝的几天里只关注眼前的事情。

在哈瓦那民宿碰到一个法国老头,很有气质。他一个人坐帆船在大海上航行,已经六年。我每天生活在被中国式主流价值观包围的环境里,碰到这种人,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可惜这种感觉并不持久,因为回到坎昆,能够上网之后,我又回到了原来的焦虑和彷徨中。一个人来对抗整个社会的潮流,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其实我也没想要对抗,我只是想要生活的不同。我对于一切约定俗成的东西一切大众的取向和评判都持怀疑态度,不相信没亲身体验过的任何人任何事,除了我自己。

哈瓦那有点像落后版的西班牙,人民更质朴更粗野更乐天。当然这里有全世界闻名的雪茄,可惜我搞不回去。

———————————————————————————–

和韩少还有一点纠缠,其实也没意思了。不过我心里还是很明白,有的人我朝夕相对几年也终究不可能,有的人我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会喜欢他,比如韩少,这真的不是我有多开放或者不按常理出牌,是感情这件事情本身真的太纯粹了。

我还记得当初我被千夫所指的时候关键词劝我低头,也有人虽然没这样做,但也会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得罪女人。其实这一句话,就能毁掉所有的可能性,因为它隐含的立场就是在我的对立面。至于关键词,他对我再好又如何,终究是两条道上的陌路人。

韩少年少无知,于是毫不犹豫地来上海,虽然现在他走了,但是当时这种无条件地支持才是打动我的根本原因。所有的爱和不爱,真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决定全部。

时至今日我已经不再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情。我也太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只是可惜人生这么漫长,大多数时间和不那么喜欢的人平安度过,极少数时间和真正喜欢的人互相伤害。朋友如此,感情也如此,一点办法也没有。

昨天大雨,在海边坐着吃牛排,一边看天一边觉得寂寞。我上辈子是有多缺爱?我总觉得我对感情的需求量实在太大,跟个无底洞似的,真可怕。 明天回费城。以前都是一大堆人出去玩,现在逐渐变成两个人,以后大概会是我一个人吧。

两个月后回上海,不知道又是怎样的光景。

I still miss you.

2013年5月3日 于坎昆

另:我又想开始写小说了。

Categories: My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