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Randoms’ Category

分手不出恶言

May 17, 2017 Leave a comment

最近公司“战略调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还开了知乎热帖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850018 ,有人转给我看,我就觉得,天,这都是些什么人?

先说三观不正。最高票的那个回答,说被裁掉的年轻人,是一种幸运,因为,他们不可能成为这种三观不正的人了。

他说的没错(我甚至都知道这个人是谁),不仅仅是被裁掉的年轻人,甚至是以后这个组织的所有人,加上这个组织留下来的人,加上回答的这个人,都没有机会,never,并且ever,成为这种三观不正的人了。

这是一种幸运么?看你的三观了。三观不正这四个字,向来是中性的。举个例子,比如我这个人,向来觉得处女情结很搞笑,觉得那种秉承自己要守贞的女人和有处女情结的男人都枉活在现代社会;换个方向,ta们也会觉得我三观不正;那到底是谁三观不正?who cares,世界这么大,你活你的,我活我的,真要战争的时候,看谁强就行了。

我从来没有觉得,他所谓的三观不正,是真的三观不正(当然了,我其实觉得比较可惜的是,这个组织的绝大部分人,被给予了这么好的机会,但是从来没有往三观不正的道路上,迈进过一步)——游戏规则是这么制定的,选择了玩游戏,而且奉行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一点错都没有,当然游戏的大前提是:后果自负,这是做人的基本素质,以及职场的基本操守。

中国人的价值观,实在是太接地气了——没有办法,十几亿人,基本上一出生就决定了这一生是在你死我活中度过,生存这两个字在脑海里被贯彻得根深蒂固,所有的一切行为模式,思维模式,都是围绕着生存展开。所以其实回答问题的那个人,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或者嘲讽很多人三观不正——这些人就算在这里呆一辈子,也不会三观不正的,他们的三观,从娘胎里就已经被塑造定型了,又怎么可能会不正?这么多年,我见过太多太多的人,把骨子里的那一套接地气的价值观从上海带到德国,带到美国,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甚至会带给下一代,从来没有一丝动摇过。所谓的三观不正,也不过就是这些三观太正的人,迅速摸清楚了这里的游戏规则,然后变得“三观不正”而已,他们的不正,恰好是因为他们太正了。

真正的三观不正呢,反而是违背这一整套接地气的价值观的,没有把生存放在第一本位,也没有那么精明和功利:没有办法,因为实在好玩的事情太多了。中国人天生跟享乐主义是有仇的,看着别人享乐立刻就开始批判,这当然没什么错,看华为席卷天朝走向世界的今天就知道,接地气的价值观多么强大,而专注享乐几十年的法国人,已经快完蛋了——可是,human being,谁不喜欢好玩,谁不喜欢享乐,那么多人压抑本性吃苦耐劳,也不过是因为,别人都这样;或者是因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一句喊了几千年的口号而已:生存模式下长大的人,这一辈子被剥夺的,不一定是财富上的自由,而是价值观上的自由。这些真正三观不正的人,不管在哪里,都是会三观不正的,跟这个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世界这么大,总会找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继续存活,存活不下去再做调整,从头到尾,这个公司这个组织,可能只是起了锦上添花的作用,完全不是罪魁祸首。

再说五星级酒店及其他。

这一点实在是太烦了,这些人说的就好像住五星级酒店的时候自己没住过一样。我听过的一个故事,是有个人,他到酒店到的比较晚,已经凌晨了,觉得check in多算一天浪费钱,于是大堂上坐了两个小时——这样的人,如果来批评住五星级酒店不好,我是接受的;至于其他人,住的时候比谁住得都欢,然后现在翻脸来吐槽说五星级不好,也是匪夷所思。

我对五星级酒店这件事情是这么看的:游戏规则已经制定好了,你就玩。你要觉得游戏规则不对,你就去提;你一边玩一边享受着游戏的各种欢乐,然后现在游戏要改版了,你跑出来blahblah,这有点不太好吧。再说了,很多人未必就真的care五星级酒店,你给我就住,你不让我住就不住,都是规则怎么定,下面的人就怎么玩,根本没必要上纲上线。

不过话说回来,五星级酒店确实爽。你年轻的时候如果有机会体验一下好点的东西——即使是沾一下边,都是幸运的事情,特别是你还没有能力支付这一切的时候。你要知道,一个人唯一有可能打开眼界的时间,就是在他世界观还没有定型的时候,特别是那些一毕业就体验到这一切的人,如果真的有幸打开了,你这一生的确是会不一样的——人与人的差别,永远不止表面那些看到的可以界定的东西,即使是仅仅意识到这一点的人,这一生都会过得不一样。

那些中年人,挣到了钱,自己掏钱住五星级酒店,爽吗?当然爽。不过,更爽的,当然还是我一个大学毕业生,拿着各种金卡白金卡,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德国高速上,那些开保时捷的老头,有什么好羡慕的?让人羡慕的,永远是开着保时捷的年轻人。不劳而获听上去多么可耻对吗?可是,爽啊——人一生劳劳碌碌,难道不也是为了爽么?所谓的马斯洛需求层次,说白了,不就是人在一直追求让自己更爽么?为什么一个公司这么良心地让大家爽,最后享受到了这些东西的人,还要反过来批判这一切?难道不应该自省说,为什么自己没有让这一切持续下去?

最后回到主题,虽然分手不出恶言,但是,我内心也是觉得,这个组织完蛋了。当然我的完蛋跟其他人的完蛋不太一样,我觉得完蛋了,是因为,人真的越来越差了。去年组里招进来一个人,我当时就天雷滚滚了,觉得长久以来的怨念突然一下子被加剧了——我从小读书努力,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快远离跟我不在一个世界的人,结果兜兜转转,我最后又跟很多这样的人走在了一起,而且这个趋势只会越来越加剧(当时看来是这样),于是我崩溃了,觉得这地方再也呆不下去了。

怎么样界定一个人好不好,每个人标准不一样,当然我这个人特别挑剔,有着这样那样的标准,所以很多时候我也尽量不去管周围的人好或者不好,不过,人都有一个阈值,当你发现真的不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觉得,我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地方?

其实刚开始那几年我也挺崩溃的,觉得跟很多人价值观格格不入,不过总归有很多的快乐抵消了这个不快。现在快乐越来越少,这个冲突又冒出来了,而且越来越强烈。当然,工作归工作,太强调价值观,maybe是我太不够professional,不过,人活一世,都是不断摸索不断犯错的,就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走吧。

再说一句:这些人在知乎上找存在感找得这么爽,有没有想过那些走掉的人怎么去找下家还有后路?

Categories: Randoms

蟹化

February 7, 2017 1 comment

面相学上有个词叫蟹化:上眼皮线条变得凌厉尖锐单薄好像一字,这个变化,叫做蟹化。儿童天真好奇,眼睛大大眼皮圆,成年后思想复杂了,贪嗔痴,算计多,功利心企图心重,心变狠了,眼皮逐渐吸收。成年人就算无知,也不好奇,眼睛俗气化。

这个词语我一直印象深刻,为什么?因为我过去这一年无数次自拍的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睛,每一次都在暗自心惊——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相由心生,我一直觉得一个人长什么样,他就是什么样的人。有的人长得就比较reliable,那他大概率就是reliable;有的人长的就比较凶,那她大概率就是比较凶;诸如此类,而我呢,眼睛就是越来越蟹化了。

这不是什么好事,代表着,我终于彻底世俗化了,我每天想的,算计的,都是自己的利益。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我终于跟上海这个城市有了共同语言,可是奇怪的是,去年算是我,终于对上海这座城市,彻底放下执念的一年。

放下执念是一种什么感觉呢?这感觉就是,你从一个小地方出来,跑到这个你心心念念的城市,渴望在这里过上好的生活,在这里真正settle下来;可是还没等你达成这个目标,你自己先不认可这个地方了,觉得好像其实也没必要一定留在这里,在一个繁华春梦跟你完全无关的城市,去委曲求全获得认可,最后变成一名合格的硬盘市民。

还有工作也是一样,之前我有着对自己各种各样的限制:这里环境温和,这里清闲,这里福利好,这里的人相对好玩,这里对人有起码的尊重,于是我一定要在这里工作。现在呢,我觉得,没有必要啊。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抵消其他的不快,那么,你长久以来的认同,立刻就会烟消云散。

差不多都十年了。我在上海不止十年,不过之前的读书时光严格说起来不算在上海,直到开始工作之后,我觉得,才算真正接触到上海这座城市的一点内核,于是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快十年了。你特别喜欢一个男人,而且你终于跟他生活在一起,十年之后的某一天,你突然发现,他并不爱你,而你呢,也已经不爱他了。

听上去会有点悲凉吗?我自己倒是不觉得,我觉得只不过很多人根本不会care这些感受而已,他们只在乎现实的东西,可是我会在乎,于是十年时间有了一个结果,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最好的部分在于,一旦不爱了,那就真的是不爱了,再也不会有各种各样的restriction,生怕惹他不高兴,生怕自己会失去什么,生怕这一生走不下去——who cares,我不爱你了,你是死是活,就跟我没关系了。

以后的路我目前还一无所知,不过昨天看到一句话,这个世界给你什么,你就玩什么,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Categories: Randoms

迷之决绝

January 16, 2017 Leave a comment

曾经我以为,我会在这个养老一样的公司and部门,晃荡一辈子;也就两三天的功夫,我的mindset变成了:我一定会走,死了都要走,不管后果如何惨烈,总之是要走的。

曾经关系很好的朋友,我以为关系会一直好下去,不过在碰到一些关键的事情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其实关系都是脆弱的,不能期望太多,而有些关系,一旦有了裂痕,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还有曾经在一起过的男人,现在想起来,浑身打一个冷战,我为啥会看上这种傻逼?彻头彻尾的否定,否定的不仅仅是别人,还有自己。

可是我就是会这样。

一方面我对很多事物还有人充满了感情,在上海这个利益至上的地方,还是尽可能最大化自己的感性与温情——很简单,我不想变成我不喜欢的那种人,于是尽可能保全自己的本性,在现实的世界里面尽可能地多的对人对事投入感情;另一方面一旦我发现这些人还有事物不值得我再投入感情,我就会瞬间变得冷漠起来,一切戛然而止,不再投入,不再付出,甚至否定以前所有的倾注,总之一切成为过去。

那底线在哪里呢?我也不知道。摩羯座的自尊比天高,任何一点冒犯都是不可逆的,另外我还有一个死穴:鸡贼。天晓得我有多讨厌鸡贼的人和事物——换句话说就是利己,跑到上海变成了精致利己,其实不就是鸡贼吗?

有个男人喜欢我,我知道他想睡我,但是我不想睡他。对摩羯座来说呢,如果我不喜欢你,基本上这一生都是不太会喜欢你的;但是睡觉是另外一回事,阴差阳错,有一两次mercy fuck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建立在你对我持久的付出以及timing上面。这个男人呢,一方面号称如何如何喜欢我,一方面从来没停过各种女人,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还尽量撇清关系,各种否定我——我的天,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结论,他觉得我是傻逼,不然这种行为模式要如何解释?

这只是个例子,举一反三,解释一下我所有否定的人和事物,大抵具有什么特征。除了鸡贼,我还讨厌自视甚高的人——不过这个因人而异,最重要的一点,别在我面前装逼就行。

我觉得这大概是一种骨子里的暴戾,不是对别人,是对自己的暴戾。有人跟我说你这样别人又没有任何损失,你要么互相伤害——呃,我根本不想互相伤害啊,我只想尽可能远离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互相伤害那大概是天蝎座的习性,可是,我是摩羯座呀。

继续说回暴戾,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受虐倾向。回想一下好像也是,每一次都是把我自己搞得遍体鳞伤,别人毫发无损。可是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这样。天生不知道怎么疼惜自己,总是把自己往死里整,只不过搞到现在,也没搞出什么花来,还是温室里的一株脆弱的植物。

这个暴戾唯一的好处就是在我否定所有过去的一切的时候,连带抛弃的,就是各种怨念和仇恨——谁care你对我做过什么,以及谁care你现在怎么样,我只关心我接下来要怎么办。

最后说一句:我花了将近九年的时间,只证明了一件事情——我最初开始对这份工作,对这个地方的人的所有判断和认知,都是对的,我真的,一天都不应该委曲求全。

Categories: Randoms

YY无极限

January 12, 2017 Leave a comment

上周末我以为自己要失业了,躺在床上想来想去,想自己以后的生活,想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样的工作,然后整个思绪就一发不可收拾,各种YY。

首先是YY,到底要换什么样的工作呢?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什么兴趣,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基本就是放任自流,然后我就想说,要不去做sales拉倒——纯数字说话,这样就不会有人再说我没有追求,也不proactive,反正压力压下来,不管怎样都要active了。

公司的sales在南京西路,于是我就想,哇塞,如果我真能做sales,我就要成为南京西路上的女人了,啧啧啧。当年刚到上海的时候,我就想着,以后如果我能在南京西路上班该多好。后来知道南京西路上的公司也不过如此,可能好多南京西路上的女人,收入还不如张江女,就不再有想法了。不过如果真的能在南京西路上班,也不错啊,看看城里会不会有更多好玩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YY,如果要找工作,我是不是该卖房子?或者就是,到时候这个房子放在这里,我再租一个房子去工作,这个房子用来养老算了,也算是自己老了有个地方可以住。房子肯定不会租出去,每个礼拜回家里一趟,开着车四处兜兜blahblah,又想了半天。

还会想说,我现在好像变得特别直接而功利。比如如果能找到一个很快能获得他好感的男老板,那就最好了——如果我能轻而易举获得男人的好感,又何必费心去纠结女人对我是否有好感——这大概就是我和以前最大的区别,所有的思维方式开始偏向从利己出发,一切其他那些以前让我纠结的事情,就瞬间成了云烟。

如果可以呢,老板要跟自己年纪相差比较大,收入也相差比较大,至少两三倍吧,这样我每天玩玩打打才不会显得碍眼——他肯定会想,你收入都这么低了,玩就让你玩会吧。之所以会这么想,也是这些年对于人性的妥协——你就是得想着办法让别人舒服,如果你的行为模式一定会惹到别人,那么尽量就找不要被你惹到的人,差不多就是这样。人性这么幽暗,没有太多可以肆无忌惮的空间。

不过最大的收获还是心态上的,前面已经说过,以前很多纠结的事情一瞬间就治愈了,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每一次都能让我获益良多,当然吃亏的总归是我自己。我就像一只野兽一样渴望给自己争取多一点的空间,但是最后伤痕累累并且徒劳无功。

后记:昨天有人突然问我,听说你喜欢那个谁?我哑然失笑。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旦生存受到威胁,人是不可能有半点风花雪月的心思的。至少上个周末,在我觉得自己有可能会活不下去的时候,如果我喜欢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我大概也是会木然的——搞不好连睡都睡不下去,更别提春心荡漾了。

又后记:所有的人都在说裸辞很傻,可是我总是觉得,既然已经没有什么前途了,裸辞也不是那么不可理解的事情啊,为什么会显得傻呢。

Categories: Randoms

年度关键词

December 27, 2016 Leave a comment

年度关键词:Forever Young

今年年初,在台北,君悦酒店,我记得那天晚上我整个就没睡着,辗转反侧,春心荡漾,到最后爬起来写了一篇blog:Forever Young-https://siwenliu.wordpress.com/2016/01/17/forever-young/

年底,我过生日,收到一束花,花里面塞了张贺卡,里面只写了两个单词:Forever Young。

天雷滚滚,一刹那间我都怀疑是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我今年注定跟这两个单词,脱不开关系。

33岁了——从世俗的角度我过得一塌糊涂,可是我还是觉得,人的一生不能被一些肤浅的世俗标准所定义,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永远不止世俗的那点东西。所以大多数的时候我其实很自得其乐,窝在自己的小房子里,一点一点变老,一点一点等着时间流逝。

年初我写那篇blog的时候,是觉得自己原来还是会春心萌动啊,于是觉得这值得纪念下来;年底收到花,是在我为各种破事伤神的时候,它突然提醒我,不要在乎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是如何想的吗,现在也要一样。

今年有两部电影对我影响很深刻:一部是女性瘾者;一部是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特别是前者,让我很受触动。我忽然开始意识到自己之前对很多事情的理解是多么纯良,而人性是多么幽暗——这一点导致我开始审视所有我身边的关系,并且开始变得六亲不认。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太畏惧的事情,人生高高低低,最坏的结果就是死,最好的结果我还没有碰到,而所有想经历的事情我都经历了,于是,就真的没有什么好太担心的。

小时候我就很希望可以为所欲为,长大了发现为所欲为只是自己的一个幻想,但是在最大限度内让自己自由一点,任性一点,其实也挺不容易的,所以我没有太多好抱怨的地方。

就这样吧。

 

 

Categories: Randoms

2016年年末小结

December 21, 2016 Leave a comment

刚刚从机场回到家里。

一回到家,天花板又开始漏水,略崩溃,于是想说,

2016年的第一个关键字:漏水。(这个年末小结,注定不会按照时间写了。)

漏水这件事情困扰了我太久,到现在还修不好,真的有点手足无措。不过其实我心一直很大,这件事情其实本来对我没啥困扰,只不过就是我比较迷信,总觉得漏水不是件好事情,所以神神叨叨。

说到漏水就必然会提到房子——我今年最终还是没有换房子。第一大原因是太穷,第二大原因是怕麻烦。如果我现在有个上海市区同样大小的房子,不知道我的怨念会不会少一点。不过还是那句话,怎么样我都可以活,所以其实没啥大区别。如果住在市区我就不能每天开车爽了——这一点上我非常阿Q,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关于房子的太多事情我就不想说了,跟我的年终小结没关系。期望明年我可以先解决漏水问题。

 

2016年的第二个关键字:动手术

这算是了却我一桩心事,一直困扰我这几年的病痛终于可以消失了,天知道我来来回回遭了多少罪。阑尾切了,切了一段粘连在一起的肠子——解决心头大患,我有好多次真的就是随便吃一点什么就死去活来了。所以有时候,真的切除那些不好的部分,反而会让生活变得更好吧。

希望我在别的事情上都能这么想得开。

 

2016年的第三个关键字:性生活

卧槽,我居然又一整年没有性生活了——人生的颓唐千万种,但是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颓唐的?想当年老娘一个月的quota超过别人一整年,现在落魄成这样,我真的觉得天啦,到底做错了什么。

当然了,作为女人,如果只是想找人做爱,易如反掌,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我这两年,基本没有对任何男人产生兴趣。为什么会没有兴趣?我也不知道,同龄人我各种腻味——失败经验太惨痛;年纪小的,我也试了一个,于是彻底out了。退一万步,不牵涉感情,单单只是睡得下去也好啊,偏偏这一点上我也无比挑剔,于是就,过成了现在这样。

也有exception,有一个我感兴趣的男人,很想推倒他,算是今年的一个小插曲。不过反正没啥结果,只是我自己心神荡漾了几天又神神叨叨了一阵子,从头到尾都是心理活动,不过动心的那几天,真的是很动心,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导致我现在还觉得这个插曲挺美好的。年纪大了,做什么事情都畏手畏脚,再加上越来越现实,越来越把别人想得现实,所以同样的事情,即使年轻的时候我会冲上前去,现在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了。因为你知道,一旦你走入现实的范畴,所有的事情都会失去美感,即使是男欢女爱。

 

2016年的第四个关键字:刚才已经提到了,现实

天知道我现在变化有多大,某些时候以前我还在嘲笑那些自以为“精致利己”其实一张脸上就写了市侩的那些人们,觉得太傻逼,现在我觉得,搞不好傻逼的是我自己。

我现在之所以还能得过且过,无非也就是因为我是一个人——一个人你能抵抗现实的能力就强很多。我有脑补过如果我去过正常的生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想一想觉得到时候自己的嘴脸只会更难看——因为我这个人,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如果自己认定了要利己,那真的是会做到极致的。

现实被放大,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到了中年,各种需求发生了变化。比如我再也不稀罕满世界跑了,而是整天想要不要换房子让自己住得舒服点,怎样赚更多的钱,如果升职加薪blah blah,多么miserable。

 

没了,今年没啥特殊的事情。明天我过生日,祝我33岁生日快乐。

 

 

Categories: Randoms

世界上最性感的夫妇离婚了

September 22, 2016 Leave a comment

Brad Pitt和Angelina Jolie 离婚了。

有点心塞。这曾经是多么养眼的两个人。我觉得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得到的最高评价,就是性感,而这两个人,几乎是icon式的存在。Angelina Jolie的性感有点过于猛烈,连我这样的人,其实都不是很欣赏得来,但是她的性感,客观存在着,主观上hold不住,也不能抹煞这个存在。

这两个人,在我看来,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当年他们拍定情之作史密斯夫妇的时候,据说Jennifer Aniston专门跑到片场盯梢——女人会有这样的举动,应该就是感觉到了威胁,还有不安全感。当然这并没有什么luan用,该来的还是会来。Brad Pitt华丽丽地劈腿,Angelina Jolie一脸无辜地说,我只是靠在他的肩膀上,仅此而已。

有的人,他们之所以没有在一起,可能只是因为没有碰到而已,各自精彩。碰到一起了,那就是天雷勾动地火,肯定是要搞在一起的——结婚不结婚那是不知道,但是他们一定会搞在一起。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一个很性感的男人,和一个很性感的女人,碰在一起了,不发生点什么,不正常。

在那个时间点,Jennifer Aniston做什么,都没有办法防止身边这个男人出轨。他跟她在一起太久,早已经丧失了新鲜感,而且两个人一直也没有小孩,没有任何硬性的维系,然后他又碰上了一个更年轻更性感的女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Aniston虽然年纪比Jolie大,但是在Jolie面前就跟高中女生一样——她的性感,在Jolie面前真的只能算小儿科,最多高中女生的水平。高中女生当然是大多数男人喜欢的对象,可是见多了高中女生,还是会希望猎取更高阶的女人,更何况他手到擒来。

感情的世界里面是没有道德可言的,婚姻有道德,感情没有。拍完史密斯夫妇Brad Pitt就跟Angelina Jolie分不开了,一直恩恩爱爱分分合合到今年。他们一起有六个小孩,经常一大家子浩浩荡荡出门,看上去,真的很幸福。我特别喜欢看到Brad Pitt和小孩在一起的样子,就,性感的男人,和自己的小孩在一起,好像更性感了。

离婚就离婚吧,白头偕老也不太符合这两个人性感届双煞的人设——这样的人,注定是要大杀四方的,柴米油盐的生活,太消磨人了。

最后还是要感叹一下,这两个人,一起互相消磨了十二年之后,都已经跟当年,是两个模样了。一个变成了沧桑大叔,一个变成了憔悴妇女。所谓相爱相杀,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Categories: Randoms

无处可逃

September 5, 2016 Leave a comment

最近上海房价疯涨。

我的小破房子,一个月涨了五十万,也不知道是为啥。之前我买在临港,也是想可以逃离这种房价疯涨的压力,不过看起来是不能幸免的。

其实我最近的生活,开始慢慢变得好起来。在公司开始有点事情做。我一个人霸占了一个会议室,晃晃悠悠做着那点事情。回到家呢,就趴在床上玩。周末的时候,自己打扫一下卫生,去滴水湖边上跑跑步。除了每天自怨自艾一会,黯然神伤一会,其他时候还是不错的。

可是这种平静,瞬间被打破。

一开始我是压根没想要换房子的,因为换一次伤筋动骨。可是当我得知我的房子涨了五十万时,我不可避免地开始蠢蠢欲动——如果我的房子涨,我想换的房子也在涨,这个gap肯定是越来越大的。如果我现在不换,可能真的就换不起了——而一旦你开始蠢蠢欲动,你的生活,就不可能再平静了。

我其实挺心焦的。有很多问题,比如我的贷款还没有还完,比如新房子又要装修,比如我的户口还在房子里,等等,都是问题。这样一想就更没有好日子了,操不完的心。

就不能不换么?当然可以。我觉得一辈子守着现在这个小破房过到死,也是没问题的。问题在于,心思一动就很难收回。这种事情就跟出轨一样,你心思动了,其实就很难回去了。

想不清楚。我只是觉得之前从上海跑到临港,就是想逃开一点压力,但其实,也并不能逃到哪里去。既然逃不开,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呗。

2016年9月5日

Categories: Randoms

Always naïve,always simple

September 1, 2016 Leave a comment

之前写过一篇新来的实习生。前面说了,这两个实习生我都挺喜欢的,有一个是我的同类,有一个是我的反类——这个反,当然也不是我讨厌的那种反,所以我觉得她们都还可以。对我来说就是两个新同事,很快去走心那不太可能,但是每天嘻嘻哈哈已经成了常事。

不过,最近的事情发展有点微妙。

上周日我们组去轰趴,然后我很喜欢吃其中的一个红枣糕,一直说一直说——符合我惯常的风格。昨天早上,我的桌上突然放了一袋子红枣糕,里面还附了一张卡片,是其中一个实习生妹子专门跑到铜川路给我买的。你们猜是哪一个妹子?这种事情当然不是我的同类会做的。我的同类只会送我lily,以后就叫她lily;送红枣糕的妹子,就叫她糕糕。

我很感动——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样做几分是出于真心,但是我还是很感动。于是我就突然理解了当年那些不喜欢我的老女人们。我一直觉得她们很蠢,看不出来真心和假意的区别,也懒得去伺候。现在想想是我错了。她们maybe是看不出来,但是也有可能她们看得出来但是不care——为什么要care呢?一个妹子千里迢迢跑到铜川路去给我买红枣糕,别说我其实就不过是一个老员工,没有任何位置或者权力,即使我有,我也不会去质疑她的动机。她想哄我开心,而我,确实被哄开心了,这就够了。

当年我是怎样的?我根本没有凑到任何一个老员工面前去卖乖或者示好,然后一直纳闷自己为什么不受宠;唯一一个是她来approach我,然后后面我又被卖了,which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创伤。我记得我有很长很长的时间都在耿耿于怀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所以这大概也是现在我会留意她们之间相处进展的原因吧。

糕糕送完红枣糕,再加上我顺口提了几句,我觉得糕糕学的不错,进步很快,从头到尾没提到lily,lily的态度就有了些改变。她本来懒懒散散漫不经心,但是昨天有个小事情,她就跟糕糕开始抢着做了。我能很明显地感知到,她觉得自己受到威胁了,然后她的反应也非常合乎情理。我心里觉得暗暗好笑,同时也暗暗无奈。

有很多事情可能真的只有自己经历过才知道,不过生活残酷的就是这些事情没有办法重新来过;生活美好的就是在过了这么多年以后,你碰到了这样两个妹子,然后去揭开你当年所有的疑惑和委屈——我有什么好委屈的,我自己傻啦吧唧搞不清楚状况,明明是竞争关系我非自以为可以和睦共处,那就是我的错啊。其实这个世界几千年来都没有变过,游戏规则一直是这样的,是我太天真,或者说,是我太愚蠢;而我现在还没有彻底死掉,大概还是应该归结为我命大?

反正这么多年了,always naïve,always simple。

——————华丽分隔线

当然这其实都不是什么大事。

什么是大事?昨天有个德国同事死了,猝死。本来我对别人生老病死没什么太多的同理心,但是这个人我认识,而且我们还聊过不少。他41岁,是个大胖子,人也不错,工作也还蛮好的,反正就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德国中产兼直男,生活如果不出大的岔子,就会一直安安乐乐到退休——结果突然这个人就没了。

虽然有些时候我也会觉得,死了挺好的,一了百了,没有烦恼,但是一个人突然没了,我还是觉得是件大事。死了就意味着你真的什么机会都没了。比如我,我虽然现在也过得不好,不管事业还是家庭,都是失败的,但是我还是有很多乐子——红枣糕就算一个。这些人生中不经意间朝你投过来的馈赠,还是会让你觉得活着是很好的事情,即使这一辈子碌碌无为,至少也是一个完整的人生。

所以,always naïve,always simple,也没有那么要紧吧。如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我也要把我自己的路给走完,看看最后,自己的结果到底是怎样。

2016年9月1日

 

Categories: Randoms

LELO Lily

August 26, 2016 Leave a comment

LELO Lily是啥,自己google。

实习生妹子送了我一个LELO Lily。那天我们两个在长泰喝酒,一开始在Friday,后面又转战到长泰三楼。我开车了,没喝,她喝了两杯面不改色,一杯长岛冰茶,一杯忘记了。

每个人对于自己的同类,总是有着天生敏锐的雷达。三言两语,几个眼神,就马上聊开了。当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时间的沉淀,是很难有很高的价值的。可是到我这个年纪,碰到一个能马上聊开的人,也不太容易。

我说过我不敢小看任何人,特别是碰到了我的同类,即使她比我小12岁。我们这一类人,归根结底只有四个字:欲望太多。那些生无可恋的表情,那些无形之中表露出来对生活的态度,那些对于男人对于感情的理解,甚至那些万千商品之中挑选上身的衣裙,都是这四个字的诠释和延伸。

聊太多也不是好事。那天我跟她开玩笑说,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性生活。身体上的寂寞,是你可以客观感受的存在。我并不需要一个男人陪我上班下班陪我吃饭聊天,但是我真的需要一个男人陪我睡觉,调节我长久失调的荷尔蒙。

她说,那你就去撩汉啊,我就很会让他们对我欲罢不能。我笑笑。对男人这件事情我真的很挑剔,而我大摩羯,对于任何事物,向来只有两种状态,套在男人身上就是:有兴趣和没兴趣。有兴趣的太少,没兴趣的不想撩,到最后就变成,荷尔蒙快失控成洪荒之力了。

于是她说,哦,那我送你一个玩具,瑞典的牌子,很有名。希望可以帮到你。

我就这么收到了一个礼物,LELO Lily。在网上查了下,价格不菲。我想要给钱她,她坚决不要,反过来问我,你怎么这么计较?我欲哭无泪,很想跟她说,我的大大咧咧在最开始的几年被一些女人虐成了什么样,不过后面还是忍住了。我只是说,这里是上海,这里的人习惯计算得很清楚,不占人便宜。她说,那你对我不要这样。

那好吧,曾经我因为吃了一个女的几个提子被口诛笔伐,现在又有妹子送给我一个四位数的玩具云淡风轻。这个世界经常让我搞不懂,我也不想懂了。我只是心情很复杂,觉得可能万事都有轮回,老天不会持续虐待或者褒奖任何人。

回到家我打开了盒子,Lily长得小巧可爱,就跟下面的图一样。很难想象这么cute具有设计感和现代感的小物品,进入的却是人类最原始的领域,提供最原始的快感。关于它的试用体验我写了一篇blog,今天删掉了,觉得会惹来麻烦。不过不管在什么时候,期望过高都不是好事情——它长得太漂亮,也太有名,于是我不由自主地拔高了自己的期待,可惜事与愿违。

人生好艰难,即使你抛开男人,抛开感情,单纯只是想让自己的身体,获得更多的快感,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真让人沮丧。不过总体来说我还是算开心,有这么一个女孩子,有这么一件事情,还有她的那些故事,还有,一个萌翻天的,LELO Lily。

LELOLILY.png

 

2016年8月29日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