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Siwendecity’ Category

你留给我的,正是这样若即若离的温情

June 7, 2013 Leave a comment

(尹珊珊写了篇,你留给我的正是这样的大雪天 http://www.douban.com/note/252151979/,我很喜欢,看了一遍又一遍。她写的是北京,而我想写的,是上海。——发现我写不出来)

刚到上海的时候满是对这个城市的向往。第一天晚上我就去了陆家嘴,小小的心膨胀到爆炸,我对自己说我要留在这里。那个时候我根本不在乎耸立的高楼间是否有温情,我只在乎繁茂,华丽,精致且有秩序。

前面两年根本不能算是在上海,因为我在学校里面,我身边的人也没有上海人,在任何一个城市,我也还是会那样过。

我那种总是不怕特立独行的倔强以及对旁人的疏离感在我毕业的时候被打破。我谈了个很失败的恋爱,几乎摧毁一切——现在回想起来,大抵还是心中空洞太多,需要填补的伤口太多,容易深陷感情,期望从中得到慰藉。从此我姿态全无——这是我有生以来跟世俗生活最长的一次接口,以前的每次接口都以失败告终,这次也不例外,只是,特别冗长而又无奈。

有一次我吵完架坐在世纪公园的地铁里面大哭。有一个女生俯下身来问我要不要纸巾,我至今记得她。我从不在乎她是来来往往的人里面唯一停下来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来关心——旁人不明状况的貌似关心往往都是困扰。不过她没有问为什么,她只是问我要不要纸巾,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做什么工作,我只是心里感激她,一个陌生人,一个温柔的女孩子。

我最终没办法向那样的生活妥协,要从上海离开。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对上海人心生厌倦,当时我和上海人接触并不多,只是在你无法规避,然后身边又有一两个几乎可以涵盖所有曾经听到上海人可能会有的缺点的人的时候,你真的会对这个群体感到厌恶——以偏概全固然不对,可是人的感情就是这样,可以说我仅有的和上海人的接触几乎被毁了。又或者这其实跟上海人无关,有些人在上海呆久了也一个德性,她们代表的那种价值观我深恶痛绝。

离开上海的那天下很大的雨,我只能折返回去,第二天再飞去北京。临走的时候我彻底丧失了底气,我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要离开。我记得当时我坐在浦东机场,一直在问自己,到底为什么听之任之让事情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不能原谅自己,但是我也不打算回头,我终究是要离开,强迫自己和那个男人分手——我们早已不相爱,分不开只是因为在一起太久了。

在北京的这一年不停有上海的同事过来找我。我在这一年陆陆续续接触了一些公司里其他的上海人,这才发现他们也是被误解被侮辱的一群。外地人都和我一样,因为一两颗老鼠屎般的人,对这个群体产生厌恶,而这其中的很多人,并不一定像我一样,有机会可以慢慢端正对他们的看法。那种仇恨不是与生俱来的,是带着偏见然后得到了验证后的攻击和诋毁。

那个时候我住在海淀,在苏州街找了个公寓,有好多次,我都被从床上叫起来,打个车,穿越大半个北京到东边。我其实并不热衷于这样的事情,但是很多时候我会想这是我唯一跟上海的关联,于是耐着性子做。经常夜里再从东边回家,看着四环边上的高楼,心里又会冒出疏离感,不知道是对北京,还是对已经在身后的上海。回到家之后打开灯,第一眼会看到台子上的新红色水壶,那是有人特意为了方便我烧水喝,从上海寄过来的。可能即使它在身后,我也没办法把它从生活中剔除。

我想起很多事情,我也终于跟要分手的男人分开了,这是多么漫长而痛苦的过程,一如我在上海的前面那些年。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是不能走太近的,走得太近能看到所有的缺陷和弱点,会两看相厌。一个人和一个城市,也是一样。我工作了之后,和它走得太近了,我租房,落下户口,每天上班下班,处理各种日常琐碎——距离的消失导致了美感的丧失,而再度拉开距离,才能重新看清事情本来的面目。

去年我又回到了上海,还带回来一个男人。当时有很多的客观原因,而主观的原因,也就是在我离开了之后,发现其实我厌倦或者厌恶的那些人和事情,我其实完全可以规避,只是当时身处其中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而在可以规避的前提下,我在上海的自由度会更高,所以当时即使我男人不想来上海,我们还是一起回来了。打包的那天,我纠结再三,还是没有把水壶带上。那种感觉很奇特,好像就是反正已经要回去了,就不需要再有什么纪念物或者标记,来提醒我们曾经有过的蜜月和敌对,一切归零。

今年我总共也没在上海呆几天,中间还跟从北京带回来的男人分手。在上海的时候我会绕着世纪公园走路,第一次我开始对它有一点点归属的感觉,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不是因为任何人,任何事,只是我单独跟它的交流,产生了非常薄弱的牵扯,断不开来。虽然这也不是家的感觉,但是至少比之前的抗拒好了很多。我这样一个外地人,终于一点一点,在上海,过上了跟我想要的很接近的生活。

我一个人住在世纪公园,房租很贵,但是环境好,方便。下了楼就是地铁站,还有超市,便利店。世纪公园就在对面,只要避开天气好的时候周末的人潮,什么时候都很舒服。春天的上海几乎是最好的季节,不冷也不热,还有风,晚上绕着世纪公园走一圈,心里觉得很平静,一种看似没有力量但是很难被破坏的平静。这么多年,第一次我的生活有了点样子——而今年年底,我就要满三十岁了。

你永远不知道,为了离开,然后又为了回来,我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把自己逼得如何决绝;你也永远不知道,为了在现实生活里面找到我的位置,我尝试了多少种可能,走了多少弯路;你还永远不知道,如今,因为我走了又回来,我要处理多少的失衡感;而在这所有的过程中,如果有什么东西未曾改变,就是那一点若即若离的温情——在我痛哭失声的时候陌生人递来的纸巾,在我被上海人逼走又被另外的上海人接纳,在我曾经躺在世纪公园的门口绝望透顶又每天绕着世纪公园走路心情平静,在我一点一点找回自我的过程中旁人的误解侮辱还有帮助支持——上海,它也许不是不好,它只是高傲而又冷淡,在你找到了内心平衡之后,它又变得洞察而又安静。

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热爱你,我也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憎恨你。也许你和我一样,都喜欢若即若离吧,那么让我们继续。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Siwendecity

城市志——纽约

May 24, 2013 Leave a comment

Alicia Keys有首歌,我一直没搞懂它叫New York还是叫Empire State of Mind,anyway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它唱的是纽约,而我现在,正在纽约。

每次我听到这首歌都会有种莫名的悸动,那感觉就像如果这世界马上就要毁灭,只能留下一个城市,那么这个城市,必须是纽约,人类最后的希望,最后的欢愉。

纽约从来没有夜晚。有一次我坐的航班晚上12点在拉瓜迪机场降落,临降落之前我靠近窗口俯瞰了一下,灯火明亮如白昼。还有一次在百老汇看完了戏剧,半夜12点多,一出来,车水马龙,喧嚣熙攘,哪里有夜晚的痕迹。

我酷爱这样的城市。

那天晚上我们下班已经八点多,有个印度佬坚持说最近纽约流行一种路边摊,于是我们一群人背着电脑包,从第二大道走到了时代广场。他倒是没说错,因为排很长的队。食物其实很一般,碎鸡肉加上咖喱加上印度炒米饭,不明白人们为什么爱吃。排队的时候我百无聊赖,东张西望。旁边就是一家星巴克,很多人站在街边喝咖啡,还有人坐在台阶上,热烈地聊天。春天,晚上九点,天刚刚黑透,这个城市迷人的节奏,似乎才刚刚开始。

后来我们就开始招taxi,走了一个block。不远处也有人在招,在我们前面,是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喝醉的女人。那个女人已经东倒西歪,不能自己站立,男人则专注于拦车,看不出表情。出租车司机看到了都视而不见,径直朝后面开。我默默地看着他们,突然间也很想去喝一杯,然后最好,也能有人送我回家。一旦一个城市让我感觉到寂寞,我就会爱上它——因为这表示这个城市能让我的感官突然苏醒起来,这是一种没有办法伪造的活跃。

曾经我在上海有这种感觉,过了几年消失殆尽。后来我去北京住了一年——在北京是另外一种感觉,北京的烟火气太重,掩盖了本来的华丽和距离感,所以我虽然寂寞但是身心也比较迟钝,没法被唤起。纽约我来过好多次了,之前也觉得这种城市真是能满足我所有对于城市的幻想,但是我从来没有像那天晚上一样,感觉到孤单,感觉到软弱,感觉到,我愿意融化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

语言真的太贫瘠,或者我真的太不擅于表达,可是真的很难描述那么一瞬间,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喝醉的女人,在曼哈顿的街头拦出租车,周围灯火通明,行人匆匆而过,车辆接踵而至——这个意象是怎样以一种难以名状的方式将人戳中。这种时候你真的会希望你是这个城市的其中一人,哪怕只是地图上的一个标点,也不愿意,只是过客。

夜晚本身有它的磁场,即使灯火通明没有黑暗,到了这种时候,忙碌了一天,人们还是会卸下防备,脱掉面具,开始有一些真实的感情流露,这种时候会比较容易跟一个城市有一些真正的交流,来确定你和这个城市是否互相吸引。

回到白天,这个城市的白天是另一种光景,夜晚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都开始显现,这个城市开始向你展露它比你想象中更惊人的庞大,繁盛,包容,还有强劲。在灯光被阳光取代之后,它的磅礴变得更透明,更加没有遮拦,更加肆无忌惮。

有一次去大都会博物馆,我逛到一半出来,在中央公园走路。这个曼哈顿岛上的绿地实在是很奇妙,不仅仅是它的闹中取静,而是你在曼哈顿的其他角落被石头森林以及森林里的繁荣昌盛袭击得无处遁形的时候,你就刚好逃到了中央公园。你所有的自惭形秽忐忑不安焦虑烦躁都可以在这里隐居,想住多久住多久,住到你准备好了,重新回到那片冷漠却又魅惑的森林,继续开始丛林法则下的一切活动——觅食,结伴,交配,划分领地,繁衍后代——你永远也不会彻底丧失信心和希望,因为你知道不远处就有你可以逃串的绿色家园,而在心理有保障的前提下,每个人都能够发挥更大的潜力。

星期五的下午我们去赶火车,走下楼有好几个年轻的女孩,手上拿着一枝枝粉色的玫瑰,边走边送,递给她们遇上的人,并祝福周末愉快。送给我玫瑰的是一个黑人女孩,头发很茂密,扎两个辫子,笑容里面有一种莫名的骄傲,不知道是年轻的骄傲还是她正在做着这种事情的骄傲,比自信多一点,比傲慢少一点,配合着她的青春,无比动人——世界上那么多的城市,这样的事情也不仅仅在纽约才有,可是就是那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五下午,在曼哈顿岛一个堵车的繁忙的路口,一枝小小的还带着细刺的玫瑰,刹那间温热了你的心房,这,就是专属于人类的美好。

如果这世界上只能有一个城市,那真的,必须是纽约。

Baby I’m from New York Concrete jungle where dreams are made of There’s nothing you can’t do

Now you’re in New York These street will make you feel brand new Big lights will inspire you

Hear it from New York, New York, New York!
Categories: Siwendecity

柏林依然是空城

July 26, 2010 4 comments
在火车上无聊得发慌,最后竟然和一起出差的德国同事互相show照片。
中间翻到去年来柏林的照片,在博物馆岛上的,印象中四野无人,几近空城。
 
五个小时后终于到了柏林。
从中央火车站出来,沿着施普雷河一直走,天微微暗沉,很柏林。
还是没什么人,河边依然空空如也,为什么每次来都觉得这里像空城一样。
 
我真的不知道以怎样一种态度来看待这个城市。
天空总是有点阴霾的感觉,人总是很少,可是如果碰到又会觉得鲜活。
施普雷河畔和游船让我有点闪回到伊森霍克的电影,爱在黎明破晓前。
奇怪为什么会在柏林想到这些。
 
这个城市好像总是要以它的空旷和苍茫来诉说什么故事,而我一直抽象不出来。
Categories: Siwendecity

抱头逃串

May 9, 2010 6 comments
这一次我真的是在抱头逃串,逃到德国去。
 
我觉得我的生活还有我自己早就变得面目全非。
我每天都浑浑噩噩,操心的事情变得很琐碎,俗世的生活永远昌盛,无法抗拒。
 
我自己,我身边的人都说已经不认得我了。
关键词甚至说我原来唯一坚守的率直如今都开始虚伪。
我倒是没有觉得我变得虚假,只是我觉得我开始关注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我需要出去理清头绪,我需要逃离上海。
或许我真的是个喜新厌旧的人,这个城市跟我的缘分已经到了尾声。
要不要维持这段关系,双方都需要努力,而我,需要先想清楚,它值得不值得。
 
2010年5月9日,前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途中。
Categories: Siwendecity

今夜的上海滩真叫人迷醉

April 30, 2010 4 comments
曾经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十里洋场,今夜再次让人叹为观止。
 
我还是热爱上海,一如既往。
 
 
Categories: Siwendecity

今天看到的一段话

April 19, 2010 8 comments
闾丘露薇:
     我是上海人,但是我现在有点不太喜欢上海。因为我会觉得,一个城市它的吸引力在于它的包容性。但是我会觉得虽然上海举办世博会了,好象是很开放、很国际化了。但是每次我去上海我总觉得这个城市越来越排外的感觉,虽然讲普通话的人很多,但是回到这个城市觉得它在给你设定一种框框,你必须要在他给你设定的框框的标准来生活。这是我不喜欢它的地方。

  我觉得北京是让人觉得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因为你觉得你可以找到自己的方式、一个点,在这个都市里面生活。所以我希望作为上海人,我真的是很希望上海在过去的时候,它一直真的是一个蛮开放、蛮包容的,有很多的人才。很多的思想会在那里产生。如果上海能够变成那样一个上海,比举办这样一个世博会,更让人觉得它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

 
———————————————————————
这段话我深有感触,当然对于北京的评价还有待进一步体验。
“一个城市的吸引力在于它的包容性”,可是这几年,我越来越觉得在上海人们价值观的趋同性。
这是个日常生活品质很高的地方,绿化气候都比北京要好;
而上海人以及江浙一带的人与生俱来的精明细致总能把自己的生活打点得有声有色。
还有它的高度商业化让很多事情变得相对单纯直接,这一点是北京望尘莫及的。
可是绝大多数人的生活从根本上看是一致的,他们所喜欢的所在乎的所关心的事情都大同小异。
 
我有点觉得我快要在这个城市生存不下去了,我很难找到踏实的存在感。
最近的生活也愈来愈缺乏想象力,上海早已经不是我曾经无比热爱的上海。
 
还好我可以先逃到德国去躲避几个月,反正日子总是要继续的。
我对世博会毫无感觉,可是我对世博会后的上海还有一些憧憬。
我真心希望在这个城市,还是有各种生活方式的可能性,而同时不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来对抗外界。
 
————————————————————————–
晚上和惜惜小胖吃了一顿饭,结论是他们早已经进入familylife版了我还混迹在work+life版。
Categories: Siwendecity

Vera Wang啊Vera Wang…

August 31, 2009 3 comments

Vera Wang每年都要挑拨一下我的神经…

有女人说:看到这些婚纱,嫁谁仿佛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还有很多没有贴上来,Vera Wang 2009真是美伦美奂啊~~

 

  

Categories: Siwendecity

City6: Perfume

November 9, 2005 Leave a comment
题记:香水是城市的味道。
 
昨天晚上sasa又拿了一瓶香水来问我,她说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上一次别人送她的是Burberry,mini的小瓶,很是精致,香气浓烈而馥郁;
这一次,我还没看清楚已经闻到熟悉的清淡香味,Kenzo,水之恋。
 
我喜欢香水。
对我来说,香水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巧克力,或者鲜花。
甜美,芬芳,给人带来欢愉,但是短暂。
很多时候心灵上有缺失,得不到慰藉,于是通过它们来缓和情绪。
 
记得有一段时间,天天跑到学校对面的百货公司去看香水。
现在想起来觉得好笑,但是当时很沉迷,流连于那些气味中。
安妮在书中多次提到Anna Sui和Kenzo,直接导致了我对它们的兴趣。
不过那个时候能看到的其实也不太多,毕竟商家有购买力的考虑。
 
今年春天我给自己买了第一瓶香水,绿茶的香味。
张小娴不止一次地说,一个女人如果自己买香水和珠宝是极其可怜的事情。
不管自己如何想要,都不要买,静静地等着男人送过来。
可是我想这始终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如果我自己可以支付我还是会划帐。
 
摩羯座的人喜欢从物质中获取满足感,可能也是孤独的一种表现吧。
所付出的代价越是昂贵,所得到的安抚便越是有效。
说到底真的是有些可怜,不过也算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后来的卧谈就围绕着香水、巧克力和鲜花展开,这是一个美好的深夜。
Categories: Siwendecity

Walmart & Muji

August 7, 2005 Leave a comment
其实是周五去的,可是这两天MSN跟抽筋似的,所以现在写。
 
那天很凉快——我并不知道是台风所致,只觉得是天赐良机,外出的好天气。
获取过大致的信息:Walmart在龙阳路附近;Muji在南京西路。
于是兴冲冲地坐公交到人民广场,然后在来福士转地铁。
浦东的马路就是宽阔,让人顿时心情舒畅,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我发现我每次上街心情都会特别好,跟以前在武汉迥然不同了,heihei)
 
走上天桥,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传说中的蓝色,只好询问。
结果让我倍受打击,原来Walmart在南浦大桥下面,我还必须坐车。
那个时候我真觉得自己很鲁莽,连方位都没弄清楚就这样出来了。
不过好在上海这个地方已经不再让我感到生疏,而且,
它发达的交通系统让我永远都不会害怕迷路,比在武汉还要胆大许多。
 
真正到了不仅有点失望,原来全球最大的零售业巨头就长这个样子。
四处看了看,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准备出来。
走的时候看到味全在做活动,于是买了一大瓶加一小瓶。
付了钱然后坐在超市一楼的椅子上喝了许多,突然想到我还应该去看看西点。
果然有一些其他超市看不到的面包和蛋糕,可是那个时候我的胃已经不对了。
也许是酸奶太凉了,再加上中午吃的满满一盆石锅拌饭,身体马上开始反抗。
当时恶心得差点吐出来,所以看到那么诱人的甜点也无能为力。
 
出来后还是不行,在路边坐了半天,稍微好点了就搭车到陆家嘴。
回到人民广场的时候人依然觉得不舒服,只好在来福士又坐了半天。
本来想放弃去寻找Muji的计划,直接回所,可是终究不甘心,好不容易出来一次。
强打起精神走在南京西路上,四处寻找,是不是停下来歇一歇。
一直没能看到,倒是路边有一家移动的营业厅,所以顺便进去充值。
 
再次出来的时候走了不到50米,几个偌然的大字就出现了:Muji 无印良品。
日本人的东西真的是很赞,不管我愿不愿意承认。
和IKEA的风格有点类似,但是色调和感觉还有东西的质素要胜出一筹。
当然,价钱也自然是要高出一些,我犹豫了半天也还是没舍得买我看中的沐浴棉。
 
人一直没有缓过气来,连走回人民广场的力气都没有。
只好勉强走到静安寺做2号线再转3号线,之前还在恒隆前面坐了半天。
心里不停在懊悔喝了味全,差点把我这一天的快乐全毁了。
估计这以后的许多天,我不会再碰它了——本来是我如此喜欢的yogurt。
 
在上海,每次出行,总有一种感觉是不会变的:出国。
总是觉得人太多,然后也没有办法再回到小地方去,唯一的出路只有出国。
即使那些高档的百货公司人少得可怜,走在路上也依然觉得不爽。
浦东倒是真的可以让人流连忘返,有时候真想在马路上买茶叶蛋也好呀,hehe
 
一旦出去了心就收不回来了,如果这几天天气没有马上热起来,我还要再出去。
Categories: Siwendecity

City5:Metrosexual

July 26, 2005 Leave a comment
题记:从Men’s uno上看来,没有确切的中文翻译。
 
其实这张照片里的男人不是纯粹的metrosexual。
只是他实在是漂亮,所以我想了半天还是贴他的照片。
 
男色当道的年代,越来越多的男人开始修饰自己。
可是正如他们的肋骨一样,上帝始终是有偏好的。
有些男人无论怎样折腾,也没有办法抗拒最初的力量。
 
曾经有理论说黄种人是上帝最后烧制好的人群,品质优良。
我觉得好笑,也许是我现在的眼光已经全盘西化了。
在Rojam跳舞的时候看到很多外国女孩,相形之下比东方女孩子好看许多。
她们的舞姿肆意而纵情,让人感觉到身体里跳跃灵动的soul。
国内的女生都很tiny——矮并且瘦,感觉反而出不来;
尽管以很多中国男人的眼光看来,她们是地道的美女,身材也好的一塌。
不过可惜,我始终是东方人,我的肤色、身高和长相已经打上了烙印。
那个晚上,我真希望自己可以长高,至少176以上,而且有挺翘的臀部。
 
回到正题,能称得上metrosexual的男人大抵如此:
轮廓深邃,五官精致,身材挺拔并且,对服饰有自己独特的品味。
代表男人是David Beckham,还有我心爱的Brad Pitt。
至于贴出来的这个,他美得已经超越了尘世,区区一个城市是关他不住的。
 
这些metrosexuals,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否则会丧失美感。
所以如果让我选择,我还是会要一个朴实的工科男生。
 
附上美男的biography:
Name: Martin Andrzej Rolinski
Born: 23 June 1982, Gothenburg, Sweden
Origin: Polish
Hair: Blond
Eyes: Blue/green
Lives: Stockholm and Gothenburg
Smokes: No
Drinks: On merry occasions
Fav. on TV: Whatever suits my current mood
Jealous: I don’t have any reason to be
Family: Mom, dad and girlfriend
Fav. bands/artists: The Beatles, Elton John, Abba
Fav. film: ‘Reservoir dog’ (but it differs from day to day)
Reads: Unfortunately my current main literature consists of my study books.
Hobbies: I have played a lot of tennis, especially when I was younger. But I still like different kinds of sports.
Fav. dish, recipe: Onions, green apples, garlic, lots of curry, fried chicken and some milk. Mix it up together and yo’ll have yourself a delightful chicken curry stew with some rice, enjoy!
Pets: non
Position in BWO: Lead singer and laptop
Ambitions: To have a great time with the band
A couple of lines dedicated to fans: I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all for the warm support that has truly helped us in our work. I’m sure that the more new songs you hear, the more you will love BWO.
Love Martin.
 
 
Categories: Siwende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