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Travel’ Category

墨西哥日月金字塔

November 8, 2010 Leave a comment

Introduction:

        墨西哥“众神之城”里的死亡金字塔:特奥蒂瓦坎古城,是印第安文明的重要遗址,位于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北约40公里处,是公元1世纪至7世纪建造的圣城,有着“众神之城”的美称。

  第一眼见到特奥蒂瓦坎城时,就连凶残的阿兹特克人也不禁心生敬畏。这座曾经繁华的城市(在公元400年左右达到颠峰),在13世纪阿兹特克人推进墨西哥中部时,就已经被它的神秘建造者遗弃多时了。

  宏伟的祭典中心隐藏在浓密的蔓草之下,过去却曾经是成千上万的人在神圣石造建筑群之间聚集的地方。阿兹特克人为这个遗址命名,根据他们的信仰将最壮观的建筑称为“太阳金字塔”和“月亮金字塔”;他们认为这里有些建筑是陵墓,便把主要大街称为“亡灵大道”。“

  那里的金字塔附近埋了很多死人,所以就叫死亡金字塔。

————————————————————————————

日塔上一直呼啸的风声不知道是不是远古传来的问候,娇小的月塔和日塔遥遥守望,中间那么长,那么长的,就是road of death。

第一次对古文明产生了如此的敬畏之情。傍晚刺眼的阳光射在蔓草上,我看着自己的影子,心里不知从何开始想起了,什么都暂时不记得了。

————————————————————————————

来之前那么多的纠结,来了才知道多么不虚此行。我好喜欢墨西哥,虽然晚上不能外出,虽然连打个车都诸多禁忌,虽然很多地方脏乱不堪,虽然语言丝毫不通,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墨西哥。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Travel

继续墨西哥笔记

November 3, 2010 3 comments

墨西哥有个节日叫鬼节:11月1日是墨西哥的“幼灵节”——祭奠死去的孩子,11月2日是“成灵节”——祭奠死去的成年人,这两天通称为“鬼节”。今天墨西哥全国放假,欢度鬼节。

我和王will(参见上文中的王XX)径直去了宪法广场。广场上有各种各样的祭奠活动。最好玩的是很多法师在施法事,帮人驱除身上的邪气(这都是我自己的理解),然后大家都在排队等候。我们也排队让法师施法了一回,希望以后好运相伴,小人祸事都远离。

后来去了大神庙,大神庙又称特奥卡里大神庙,是供奉雨神特拉洛克和战神威济洛波奇特利的金字塔形神庙。原庙已被西班牙殖民者破坏,现存的仅是塔基和石阶。大神庙遗迹是阿兹特克文化最有价值的文物宝库。走在大神庙的遗迹里头,感觉和斗兽场有点像,那种古老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过来,墙上是密密麻麻分布的旧时的石头。

从大神庙出来就去吃饭,吃完饭沿着Reforma大道走了半天,就回酒店了。

————————————————–

流水帐记完。今天第一感受是累,回来的时候都晕头转向了;第二感受是墨西哥城真的是个轰轰隆隆的大城市,无比热闹。

买了一条项链,项链前面是十字,后面刻了SIWEN,希望它保佑我。

Categories: Travel

张三疯和赵小姐

February 22, 2009 5 comments
张三疯是一只猫,胖胖的猫。
鼓浪屿上有一家张三疯欧式奶茶铺,它就是这家店的活logo。
据说这家奶茶铺是Naya的主人开的,Naya是鼓浪屿上一家很有名的家庭旅馆。
除了张三疯,Naya还养了好几只猫,都是懒洋洋的。
 
赵小姐是一个人,长什么样我不知道。
她在鼓浪屿开了家店,名字就叫赵小姐的店,说是为了纪念儿时的鼓浪屿。
这家店有卖很好吃的素馅饼,包装也很精美,有深蓝碎花的纸袋。
我本来买了一盒打算带回上海,结果没抵住诱惑自己吃光了。
 
另外还有酸奶和大头,它们是两条狗。
厦门有两家青年旅舍,一家在市区南华路,一家在鼓浪屿。
两家各养了一条大狗,市区的那条就叫酸奶,鼓浪屿的就是大头。
总是让我想起苏州那两家青年旅舍的两条狗,一条叫唐伯虎,一条叫秋香。
—————————————————————-
 
这次在厦门呆了三天不到。
第一天中午到达高崎机场,然后坐27路车到轮渡,坐船去鼓浪屿。
Naya的房间老早就被订光了,我只订到了青年旅舍,不过就在Naya隔壁。
青年旅舍的房子据说是旧时的德国领事馆改造的,有点老旧和潮湿。
安顿好一切,逗了半天大头和张三疯,跑去喝了一杯张三疯招牌奶茶,然后去厦大。
厦大门口有个南普陀寺,我进去拜了拜菩萨,求他宽恕我,给我指引。
走进厦大就开始无法遏制地怀念武大,走一步怀念一秒,满眼都是触动怀念的景色。
我真的好怀念啊,梅园小操场,樱顶,珞珈山,情人坡,未名湖,桂园还有教五。
我还是觉得厦大没有武大漂亮,只是厦大外面有个海滩,武大旁边只有东湖。
再后来看了看厦大旁边南华路上的咖啡馆和青年旅舍,然后去中山路吃沙茶面和肉粽。
晚上就一直呆在Naya吃水果沙拉,来来往往的好多都是上海人,一直听到上海话。
 
第二天我一直腻在鼓浪屿上。
我没怎么看地图,就自己凭着感觉四处走,反正走到哪里都是好看的房子。
有时候就干脆走到了不知名的小沙滩,不能下水就坐着吹吹海风。
下午的时候本来打算去找招牌麻糍,结果麻糍没找到却看到赵小姐的店。
大概是吹海风吹太多了,到了傍晚就已经有感冒的征兆,后来天越来越冷我就回旅舍了。
 
第三天走海边木栈道,骑车游环岛路。
我果然还是感冒了,现在真的是很不中用,前年冬天在青岛吹那么大的冷风都没事。
骑车骑到中途去吃了冰镇的福伯烧仙草,三块钱一大杯,加牛奶椰果花生薏米还有芸豆。
真的是人间美味啊,我很少有如此贪恋的小吃,后来还买了一杯带到机场。
晚上八点多回到凄风冷雨的上海,感冒的症状彻底爆发出来,眼泪鼻涕流个不停。
————————————————————————–
 
如果不是感冒,大概我会冲动一把,买一条大红的长裙,然后跑到沙滩上迎风奔跑…
鼓浪屿是个美好的地方,适合放松小憩回忆想念还有谈恋爱,不过好像不适合遗忘…
Categories: Travel

我要去厦门

February 11, 2009 8 comments
下周四走,周六回,机票住宿都订好了。
 
实在是被去年发生的那些事情折磨得没有办法。
跟别人一次又一次地倾诉也于事无补,到底还是需要自己能放开。
希望这次逃跑出去能让自己轻松一点,有能力面对以后的生活。
 
我是真的很想早点从那些混乱的回忆中走出来。
They tortured me, endlessly…
 
鼓浪屿,我来了~
Categories: 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