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 第二季 2017年5月24日

May 24, 2017 Leave a comment

昨天我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时间顺序是这样:

之前在长泰的时候呢,我就注意到有这么一号人,并且,他像我前夫。

不要误会,我当然不是为了找替代品,而是,我确实喜欢这一类人。哪一类?不好描述,反正就是,这一类。

当然也有人说不像,像不像其实也无所谓,我只是想说,我很早就注意到他了。

大半个月前我被强制性转岗了,跑过来培训,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上课了,有一个人姗姗来迟,是他。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旁边的座位上放着我的包,我拿了下来,他顺势就坐了过来。

有那么一刻我心里在想,有朝一日我如果推成了,心里的OS一定是,从你成为我同桌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打算放过你。

心理暗示这种事情的力量确实很大。之前在长泰,我就从来没有动过心思,可是一旦他坐到我旁边了,脑袋里面立刻就涌出潮水般的念头,挡也挡不住。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太差劲,同龄人好多已经开始走上各种事业的正轨,而且儿女双全家庭和美,并且一直鼓励我,希望我能过得更好,我却在34岁高龄,还在上着白痴一样的课程,并且想着如何勾搭比我小十岁的同桌。可惜这种上进的自省的念头,虽然时时刻刻冒出来,但是还是不能阻挡,我想要勾搭的心思——多么pathetic又累教不改的一个人。

我们同桌了一个礼拜,按部就班,我没有任何特别的行动——心里再想,表面上也要hold得住,我大摩羯,别的本事没有,忍这件事情,可以做到极致。当然那个时候我是以为我们可以同桌两三个月,不急这一时,却没有想到,第二个礼拜,我们就分开了。

我这个人最怕别人说我重色轻友,第二个礼拜有男闺蜜要坐过来,我就让他坐过来了,心里却暗暗骂娘:你坏了老娘的好事。

于是又过了两个礼拜,也没啥特别的事情发生,除了我们两个一起去吃过两次冰淇淋,以及吃过一次饭。我大概一直在觉得自己pathetic和想要推倒之前徘徊,对方呢,我想任何一个正常直男,碰到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中年女人,估计都不会太主动吧。

不过还是有进展。进展就是他加了我的微信,微信打开了你更加了解一个人的渠道。我也还是怀抱期望,超级励志,觉得,大十岁又如何,老娘要凭着个人魅力搞定他。这一切的励志,在昨天终于被打击得粉身碎骨。

这两天班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女的,年纪小,90后,which我之前没有注意到,直到昨天,我发现我的target跟她开始出双入对了。我观察了一下,you know,女人,从来只分两种,傻的,和不傻的,她明显,属于不傻的。我于是如临大敌,然后这时候同桌(现在同桌换成了男闺蜜)对我说,你到底在想什么?90后如果真心要跟你争,你以为你有任何胜算?年纪大了,都是看别人脸色过日子。

我:。。。。。。。。。。。。。。。。。。。。。。。。。。。。。。

差点飙泪。本来我就一直觉得勾搭还有推倒这些事情,在我这个年纪,显得有点low,被他这么一说,好像更low了。当然最大的打击还是来自于,我心仪的小男生,开始跟别人出双入对了,而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有希望的。

这日子,没法过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Poison

推倒 第二季again

May 23, 2017 Leave a comment

(之前写了一篇第二季,但是那个不作数,没有任何实际信息含量)

我又蠢蠢欲动了。

上次的推倒口号叫了一年,到最后也就是嘴炮,口high。我这个人大概就是不喜欢主动,总觉得只要对方给出任何一点小讯息我都可以顺着竿子爬,但是对方就是不给,于是到最后我觉得,不给,就是没戏,放弃。

我现在想想,年轻的时候,应该还是我不怕被拒绝吧,再加上那时候我动机性没有现在这么强——主要那时候对男女关系的理解确实也很纯粹。约别人出来,从来想的就是只吃饭,看电影,完全没有任何歪心邪念,所以反而能有很多的机会。现在不行了,满脑袋都是推倒,只要去约,肯定就是想推倒的,于是,连约都不敢约了。

这一次又是一样。昨天晚上我又失眠了,莫名其妙我就越来越动心了。同时我也在想,到底什么才是正常的生活。就像我这样,一直浮于表面,还是沉溺于感情之中,就好像永远也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老老实实上班,老老实实工作,老老实实结婚,老老实实养小孩,甚至,老老实实过性生活。

我开始觉得自己三观不正了,这样下去就是永远不着地的一生,可是不是我不想啊,也许老天不让我着地吧。我各种口号喊得很high,到最后也就是玩玩打打过到了今天。玩玩打打太high了,以至于,再也没办法走到正轨上去了。

怎么办?不知道。最近诸事不顺心,我有一种,随便怎么地的感觉。

最后说一句,最早我喜欢处女座,后来我喜欢摩羯座,到现在,我居然开始喜欢火相三傻了。UNBELIEVABLE.

 

Categories: Poison

分手不出恶言

May 17, 2017 Leave a comment

最近公司“战略调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还开了知乎热帖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850018 ,有人转给我看,我就觉得,天,这都是些什么人?

先说三观不正。最高票的那个回答,说被裁掉的年轻人,是一种幸运,因为,他们不可能成为这种三观不正的人了。

他说的没错(我甚至都知道这个人是谁),不仅仅是被裁掉的年轻人,甚至是以后这个组织的所有人,加上这个组织留下来的人,加上回答的这个人,都没有机会,never,并且ever,成为这种三观不正的人了。

这是一种幸运么?看你的三观了。三观不正这四个字,向来是中性的。举个例子,比如我这个人,向来觉得处女情结很搞笑,觉得那种秉承自己要守贞的女人和有处女情结的男人都枉活在现代社会;换个方向,ta们也会觉得我三观不正;那到底是谁三观不正?who cares,世界这么大,你活你的,我活我的,真要战争的时候,看谁强就行了。

我从来没有觉得,他所谓的三观不正,是真的三观不正(当然了,我其实觉得比较可惜的是,这个组织的绝大部分人,被给予了这么好的机会,但是从来没有往三观不正的道路上,迈进过一步)——游戏规则是这么制定的,选择了玩游戏,而且奉行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一点错都没有,当然游戏的大前提是:后果自负,这是做人的基本素质,以及职场的基本操守。

中国人的价值观,实在是太接地气了——没有办法,十几亿人,基本上一出生就决定了这一生是在你死我活中度过,生存这两个字在脑海里被贯彻得根深蒂固,所有的一切行为模式,思维模式,都是围绕着生存展开。所以其实回答问题的那个人,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或者嘲讽很多人三观不正——这些人就算在这里呆一辈子,也不会三观不正的,他们的三观,从娘胎里就已经被塑造定型了,又怎么可能会不正?这么多年,我见过太多太多的人,把骨子里的那一套接地气的价值观从上海带到德国,带到美国,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甚至会带给下一代,从来没有一丝动摇过。所谓的三观不正,也不过就是这些三观太正的人,迅速摸清楚了这里的游戏规则,然后变得“三观不正”而已,他们的不正,恰好是因为他们太正了。

真正的三观不正呢,反而是违背这一整套接地气的价值观的,没有把生存放在第一本位,也没有那么精明和功利:没有办法,因为实在好玩的事情太多了。中国人天生跟享乐主义是有仇的,看着别人享乐立刻就开始批判,这当然没什么错,看华为席卷天朝走向世界的今天就知道,接地气的价值观多么强大,而专注享乐几十年的法国人,已经快完蛋了——可是,human being,谁不喜欢好玩,谁不喜欢享乐,那么多人压抑本性吃苦耐劳,也不过是因为,别人都这样;或者是因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一句喊了几千年的口号而已:生存模式下长大的人,这一辈子被剥夺的,不一定是财富上的自由,而是价值观上的自由。这些真正三观不正的人,不管在哪里,都是会三观不正的,跟这个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世界这么大,总会找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继续存活,存活不下去再做调整,从头到尾,这个公司这个组织,可能只是起了锦上添花的作用,完全不是罪魁祸首。

再说五星级酒店及其他。

这一点实在是太烦了,这些人说的就好像住五星级酒店的时候自己没住过一样。我听过的一个故事,是有个人,他到酒店到的比较晚,已经凌晨了,觉得check in多算一天浪费钱,于是大堂上坐了两个小时——这样的人,如果来批评住五星级酒店不好,我是接受的;至于其他人,住的时候比谁住得都欢,然后现在翻脸来吐槽说五星级不好,也是匪夷所思。

我对五星级酒店这件事情是这么看的:游戏规则已经制定好了,你就玩。你要觉得游戏规则不对,你就去提;你一边玩一边享受着游戏的各种欢乐,然后现在游戏要改版了,你跑出来blahblah,这有点不太好吧。再说了,很多人未必就真的care五星级酒店,你给我就住,你不让我住就不住,都是规则怎么定,下面的人就怎么玩,根本没必要上纲上线。

不过话说回来,五星级酒店确实爽。你年轻的时候如果有机会体验一下好点的东西——即使是沾一下边,都是幸运的事情,特别是你还没有能力支付这一切的时候。你要知道,一个人唯一有可能打开眼界的时间,就是在他世界观还没有定型的时候,特别是那些一毕业就体验到这一切的人,如果真的有幸打开了,你这一生的确是会不一样的——人与人的差别,永远不止表面那些看到的可以界定的东西,即使是仅仅意识到这一点的人,这一生都会过得不一样。

那些中年人,挣到了钱,自己掏钱住五星级酒店,爽吗?当然爽。不过,更爽的,当然还是我一个大学毕业生,拿着各种金卡白金卡,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德国高速上,那些开保时捷的老头,有什么好羡慕的?让人羡慕的,永远是开着保时捷的年轻人。不劳而获听上去多么可耻对吗?可是,爽啊——人一生劳劳碌碌,难道不也是为了爽么?所谓的马斯洛需求层次,说白了,不就是人在一直追求让自己更爽么?为什么一个公司这么良心地让大家爽,最后享受到了这些东西的人,还要反过来批判这一切?难道不应该自省说,为什么自己没有让这一切持续下去?

最后回到主题,虽然分手不出恶言,但是,我内心也是觉得,这个组织完蛋了。当然我的完蛋跟其他人的完蛋不太一样,我觉得完蛋了,是因为,人真的越来越差了。去年组里招进来一个人,我当时就天雷滚滚了,觉得长久以来的怨念突然一下子被加剧了——我从小读书努力,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快远离跟我不在一个世界的人,结果兜兜转转,我最后又跟很多这样的人走在了一起,而且这个趋势只会越来越加剧(当时看来是这样),于是我崩溃了,觉得这地方再也呆不下去了。

怎么样界定一个人好不好,每个人标准不一样,当然我这个人特别挑剔,有着这样那样的标准,所以很多时候我也尽量不去管周围的人好或者不好,不过,人都有一个阈值,当你发现真的不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觉得,我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地方?

其实刚开始那几年我也挺崩溃的,觉得跟很多人价值观格格不入,不过总归有很多的快乐抵消了这个不快。现在快乐越来越少,这个冲突又冒出来了,而且越来越强烈。当然,工作归工作,太强调价值观,maybe是我太不够professional,不过,人活一世,都是不断摸索不断犯错的,就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走吧。

再说一句:这些人在知乎上找存在感找得这么爽,有没有想过那些走掉的人怎么去找下家还有后路?

Categories: Randoms

2017年4月20日

April 20, 2017 Leave a comment

我养了一只狗。

抱回来的第一天,我就失眠了。突然就觉得,完了,生活里面多了这么一个东西,活的,我要对它负起全部的责任,我以后晚上要出去玩怎么办,我以后要旅游怎么办,等等。第一天它估计害怕陌生的环境,我放它在卧室睡,它也倒是很乖,在卧室就不叫了,安静睡了整晚。那个时候我就突然想起,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面写的一句话——她就像被人放在树脂涂覆的草筐里顺水漂来,而他在床榻之岸顺手捞起了她。我的狗就在我的床榻,而我,要对它负责任。

它真的还蛮乖的,知道憋大便,基本也不吵闹。有一天它吃多了,一直哼哼唧唧,我就很奇怪,到底怎么了,但是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抱着它,最后它吐了,我打扫完,它还是哼哼唧唧,最后我撑不住,到了后半夜,直接扔它去了书房,狠下心来不管它,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去看它,还是好好的,心中一颗大石放下了。半夜抱着它的时候真的有一种相依为命感,就是很怕它会出事情,虽然才抱回来两三天,但是一旦你意识到这个是你的责任,你就是会瞬间衍生出很多的感情。

最近公司不太平,可是它来了,我就基本懒得理会公司的事情,每天都会想,怎么样训练它在外面大小便,怎么样可以让它在家里更好地玩耍,等等之类。

我这个人其实是很抗拒责任的,总觉得责任往往带来的是沉重,但是我有想过,我这种抗拒,其实是因为我还是把责任看得很慎重的,也未必就是承担不了责任。既然已经养了,就努力把它养好,总归是我的一个责任。

现在真的觉得,生活呢,快乐是有很多渠道的,但是成功,只有一种渠道。那些鸡汤固然好听,但是追求完快乐,其实还是应该追求成功。我会努力照顾好我身边的这条狗,也会努力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可能最近我心情还不错,所以总觉得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Categories: Dailylife

越孤单,越自由

April 5, 2017 Leave a comment

最近真的是过成了一种,跟所有人都距离很远的生活。

首先是男人,我的生活里面已经很久没有男人了。上次有人调侃我,你都多久没有性生活了,还不知道主动点?不过我就是不喜欢主动。再说了,生存都成问题,哪还有时间去操心风花雪月的事情?没有性生活的确是个大问题,maybe哪天我实在觉得身体不舒服了,可以去约炮,可是约炮这件事情,我又有洁癖,想来想去想不出解决办法。

心旌荡漾也是有的,一大把年纪搞暗恋我也是很佩服我自己,可是,那种微妙的情绪,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我会在脑海里YY各种自己和喜欢的男人的感情戏码,跟以前年纪小的时候一模一样,各种揣测他喜不喜欢你,各种幻想什么地方偶遇,什么地方有火花。如果不是有时候,身体发出寂寞的讯号,我会觉得,其实脑海里的这一切,更动人。

接下来是朋友,我对朋友现在已经没什么期待了。我觉得朋友是一种很虚无的关系,如果以现实社会的眼光来看呢,朋友无非就是你处于社会的某个位置,然后这个位置上有一些跟你还算聊得来,相处得来的人——天晓得这种关系有多脆弱。身边的一些人我也还是会付出,不过不会付出太多,大多数的时候我都一个人,除了在乡下好吃的少,其实也没啥不好的地方。

这两个范畴决定了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比较孤单的,可是同时又很自由。平常休息的时候,我就是睡到想起来就起来,然后洗完澡,有时候忘记带浴巾,就裸着身体跑出来拿浴巾,有时候还光着身子吹头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就是乡下好吃的实在是少,我有点不爽,时间长了估计我会有点营养不良。有时候状态好就去湖边跑步,或者快走,一圈八公里;状态不好的时候就睡觉,我睡很多很多的觉,吃很多很多的巧克力——以此来维持自己不要抑郁,因为一个人,抑郁的概率确实有点大,想着想着就容易不开心。

当然也不是全无社交,如果我实在觉得自己太无聊了,也会联系一些社交活动——说出来可能有点伤人,但这些社交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让我自己不至于因为孤单而抑郁,并不是我多想要参加这些活动。我现在比较喜欢跟年轻的妹子一起吃饭,偶尔吃一次,感觉也还不错。只有年轻人,才没有中年人那种现实又无望的气质。不过社交多了我就是会烦,同龄人生活状态跟我不一样,年轻人对世界的认知还是偏简单,所以这种社交只能频率低一点,频率高了我觉得也未必好。

最近觉得孤单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手头紧以及生存受到了威胁,我不敢随便乱花钱了。以前手头没那么紧的时候,我能够活动的事情会多一些,现在就被我自己局限到很少,于是就经常性地感觉到孤单——微博上不是有句话吗,你身上的气质,就是没钱还有没有性生活造成的,我觉得就是我的完美写照。

有时候我会怀疑这样不行,为什么好多人就能活得生气勃勃,我却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但是有时候我又会觉得很爽,在我的那个小房子里,所有的空间,还有时间,都属于我自己,这种感觉其实挺好的。都说人是群居动物,我不太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渴望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地盘。

最近这种状态,像极了当时在北京的时候。我现在想想,其实自己还是有进步。那时候在北京,就是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然后他陪着我度过了最孤单的那三个月,于是我一直离不开他,搞到后来结婚;现在呢,我当然也是很希望喜欢的男人可以陪我,可是即使发生了,我也不会离不开,搞不清楚感情还有依赖的区别,把自己放在比较被动的位置。

最后我想说,我一直觉得自己感觉没错啊,为什么某些人就迟迟没有行动呢?

Categories: Dailylife

推倒第二季

March 21, 2017 1 comment

这个第二季,完全是因为妹子。

妹子对于我找男人这件事情,真的是操碎了心——她才20出头,对男人对婚姻对家庭,都有着美好的幻想,完全不能理解我这种早已经丧失了期待和勇气的大妈心理,每次见了我,都是各种撺掇我找男人。我其实是觉得有没有都无所谓,她就觉得不行,你不能这样。

后面我就跟她说了去年的推倒事件,她现在每次碰到我第一件事就是,你到底推了没有?你上去推啊!碰到喜欢的人多不容易,你怎么能这样呢!你约他出来吃饭啊,看电影啊,要不要我帮你开房?!我:。。。。。。

当时在台北我是真的很有感觉的,现在?我也不知道,已经完全放弃了吧。当时在台北我都没有鼓足勇气去下手,现在又怎么可能迈得出步子。当然我跟妹子说了她也不听,她本身也不是我这种性格,信心满满,而我,真的是对感情,对男人,完全失去了信心,已经有一种听天由命的状态了,随便怎么样吧。

上一段感情真的是让我太受伤了,我一直以为那是感情,到最后发现自己喜欢的男人这么现实,面目可憎,顿时再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感觉和男人了,投身进去都是伤害,而我本身,也不是一个喜欢付出的人。

不过anyway交谈都是搞笑的,妹子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那恨不得替我而上的勇猛,每段对话都是笑料,等我有空了整理一下,实在是很好玩。

Categories: Poison

再脆弱也要硬撑

March 21, 2017 Leave a comment

周末我身上起疹子,我一开始不以为意,结果到了昨天,疹子还没有消,越来越烈,整个人还伴随发热。

昏昏沉沉中我心情就很差,觉得大概是因为湿气太重的缘故,可是这个房子我现在又换不起,只能继续住在这里,胳膊和腿的关节都有点不舒服了。后面一个人回到家,想着第二天还要跑到浦西去看病,就更加崩溃,差点哭了。一个人躺了一会,终于振作起来,开始找医生挂号,找医生的过程中联系了一个在线医生,他跟我说吃什么药,然后我就去买了药,吃了一颗,忐忑不安中睡下了。今天早上起来,疹子消失了,刚好天气也比较好,有太阳照进来,我于是好像又有了一点力气,来面对这新的一天。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挺脆弱的人,有好多事情一碰上我就会受不了。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稍微被逼出来了一点。

有一次我把钥匙忘记在家里了,进不去门,只能找人开锁——从此以后我就神经兮兮的,每次出门一定要检查钥匙,一个人住,钥匙就是不能忘记拿。

每次生病我就会格外脆弱,很希望有人来陪陪我,来照顾我,但是没有办法,还是只能一个人面对——去年做了阑尾+肠道手术之后我还是很庆幸的,如果是那种生病起来一定要有人在的我就会比较害怕;如果自己一个人可以处理的,比如感冒发烧,比如这次发疹子,再怎么样还是可以硬撑,我就不会那么沮丧。

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大部分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很无助,可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咬牙坚持,日子总是要过的。有时候我觉得之所以一个人硬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对其他人,确实没有什么期待,也挺失望的,人生也许本来就是一个人孤零零地来,孤零零地走,即使父母亲人又如何,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很孤单的,所以,也不用放大自己的可怜和无助。

照现在的趋势看下去,我大概率会一个人过到死了,所以还是得更加坚强一些,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动不动就伤春悲秋,动不动就觉得自己很可怜,再矫情,矫情完也还是要擦干眼泪面对。到了这个年纪,现实几乎占据了生活的全部,我做不到那么现实,于是只能尽可能保全自身——被现实蹂躏了一遍又一遍,我还能这么想,本身,也是一种硬撑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好怀念康熙

March 2, 2017 Leave a comment

那天好像是随手看了微博上一个关于赵又廷被小s在康熙弄的视频剪辑,然后就随手跑去看了几集以前的康熙,然后就还是觉得,真的是打发时间的好东西。

台湾人一直给我浓浓的烟火气的感觉,我在国外的时候,听他们在节目上讲各种生活里面的大小事情,就觉得自己没有跟世界脱节,周围还包裹了一圈淡淡的世俗气息,让我不至于整天整天因无所事事而陷入抑郁。

那些鸡毛蒜皮我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玩就行,看久了每个人都认识,然后时间跨度只要是以年来计算,就能看到每个人的人生状态变化,有的人结婚,有的人生子,有的人逝世,有的人爆红。还有觉得他们那个圈子有一层挥之不去的人文气息,可能互相之间是竞争关系,但是彼此还是会寒暄关心,三言两语,那种独有的熟络还有温情,就出来了。

有一集好像是他们拱kid承认和许维恩的关系,kid一直不敢承认,他们就一直拱,但是是充满祝福的那种拱,我就觉得很好。就感觉是一群同辈还有长辈,大家都知道你在跟谁谈恋爱,然后也都是祝福的态度,希望你能亲口说出来,多点自信,多点勇气,然后一直拱你,一个有爱的画面。

大陆这边呢,各种节目我都觉得没那么好玩,因为不真实,太多形而上的东西,太多煽情,太多渲染,太多莫名其妙的端着,康熙相对而言真实很多,聊天谈家常,后面是蔡康永对于这个厌烦了,不然我觉得我可以一直看下去,看着这些人,过完他们的人生。

有时候看别人的人生起伏,是可以帮助自己审视自己的人生的。再加上康熙隐隐约约展现了一个行业的生态,而每个行业都大同小异,于是就会得到一些启示,或者至少是共鸣。

康熙停播这么久,我再也没有看过其他的综艺节目。国内大热的那几个我觉得都有同样的问题,他们是明星,不是普通人,他们带有光环,节目制作出来,自然也就是浮于表面的一个带有光环的产品,制造一些话题,吸引一些粉丝。

王思聪投资过一个节目,叫吐槽大会,播了一期就被禁了,我觉得很可惜。那个节目是唯一我觉得可以看的节目,不过美版的吐槽大会,吐槽词语都是来宾自己写的,国内的要求就很低,你就照着念,即使这样,也还是被禁了,unbelievable。

生在天朝其实还是悲哀的,你从小的人生被打上了中国人的烙印,让你永远无法真正融入西方人的语系;可是你又受到了高等教育,知道很多事情,本来可以完全不一样;于是就过得很矛盾,在矛盾中过完这一生。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越走越远的奥斯卡

February 28, 2017 Leave a comment

大概我这个人一贯非主流,所以这一次,连奥斯卡,我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去年就已经开始了,去年Carol,奥斯卡最佳女配没有给Rooney Mara,which我觉得她的表演都可以胜任最佳女主了。众人所吹捧的Cate Blanchett,女王攻的气质是很出色,可是她一贯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个气质,所以我也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能受到如此大的吹捧。

那个莫名其妙的Meryl Streep就更加匪夷所思了。我一直不知道所谓的演技好到底怎么衡量,当然我是个外行,可是作为外行,我真的一丁点也没有感觉到她的魅力,我也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这个二十次被提名奥斯卡的演员的问题,大约是我的问题吧,我看到的就是一个大妈。

今年就更加ORZ了。LALALAND这是部什么鬼电影?好多人在那里不停歌颂,歌颂到我已经反胃了——天晓得这些人在现实生活中多么势利而又鸡贼?我其实很少碰到有人在感情上比较纯粹,无非都是价码算来算去,找一个差不多的对象,然后就结合了。偏偏这些非常看重现实利益的人们,碰到这样一部电影,跟天雷勾动地火一样,各种情怀开始闪现,于是我就在想,是不是虚伪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这些人,已经不会好好说话,好好说人话或者好好说真话了。

由此引申开去。我对于主流社会流传的很多声音都保持不相信的态度——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矫枉过正了,潜意识里面不认同,不认同这个世界,于是连带着这个世界所有的主要的声音,都不认同。

还有跟人意见不同本来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不过我现在越来越发展出来的趋势就是意见不一致,那就聊不到一起。这样看上去好像很狭隘,但其实并不是,很多人只不过不会明说罢了,谁会喜欢总是跟自己意见不一样的人——either对方是傻逼,or我是傻逼,不然怎么会这样,对人对事看法都不一样?

于是越走越远的,不仅仅只有奥斯卡,还有很多以前貌似走在一起的人们。事实上我这些年陆陆续续疏远了很多人,主动的,被动的,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信心,以及,真的,意见不一致,就是会聊不下去,就是这么主观而又肤浅。

以前我喜欢看电影的时候,想着以后有钱了,搞个家庭影院,躺在家里看电影也是很爽的事情。现在觉得,没有钱,就是什么都爽不起来,一切的一切,都卡在钱这一块,让我对自己非常无奈。

又或者,我现在这么非主流,是不是因为,我满脑子都只剩下钱了?那些能欣赏LALALAND的人,其实反而良心未泯?细思极恐,懒得想了,对世界整个都没信心,也没期待了。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在抑郁之前

February 27, 2017 Leave a comment

周末有个新闻,是一个摄影师自杀了,抑郁症。他好像小有名气,我翻了下他的照片,比较阴郁,连带着人的长相,也比较阴郁。

我人生当中有大段大段的时间是自己一个人过的,我弟弟也有类似的问题,我甚至怀疑很多时候自己也有抑郁症,只不过不严重——很多时候我总觉得,只要你能爬起床,走出家门,这一天,你就能过去;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怎么也爬不起床,怎么也走不出家门,那情况就会变得不可控了。

为什么会抑郁?我不知道,我觉得人的情绪就是很难掌控的,不过情绪的好和坏都很正常,抑郁应该就是无止境地陷入低迷,到最后没有办法正常生活了。就我自己的心得,在情绪不好的时候要想办法控制它,不让它蔓延到不可控,就行了。没有人的情绪是每时每刻都好的,正常人无非就是在情绪不好的时候,还能维持正常的生活。

第一个方法当然是比较简单的,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吃肉,多吃巧克力。据说红肉比白肉有效,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不然你看看南美洲的人们,为什么先天就那么乐观奔放?我觉得跟他们牛肉吃得多有关系。过年的时候我买了200颗费列罗放在家里,有事没事吃一颗,那段时间到现在,我每天都在焦虑辞职以后工作怎么办,但是没有失控到起不来床,我觉得跟巧克力很有关系。

接下来就是睡觉。当然有人说,如果你已经抑郁了,就是吃不下睡不好了。我这里说的,都是在发展到抑郁之前的方法,在你还能吃时,多吃肉,多吃巧克力;在你还能睡觉的时候,多睡觉。睡觉让我觉得可以逃避现实的一切——which往往是很多人抑郁的来源。逃避固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如果逃避能够避免让你生病,那还是先逃避,等养好了再来面对也不迟。

周末我在家过了两天,基本足不出户,情绪也跟风浪中的小船一样,时好时坏。不过我有仔细观察自己的情绪,然后我的感觉就是——该动的时候还是得动。所以除了吃饭睡觉,还有一个办法是运动(广义的运动,无论做什么,动起来就行)。身体有正常的消耗,然后才会有正常的疲惫,然后会有正常的饥饿感,总而言之,身体维持了正常的节奏,情绪也会跟着走,即使时好时坏,也不会太偏离正常的轨道。听上去好像很简单,吃饭,睡觉,加上运动,抵抗抑郁的三件法宝;可事实上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你每天能正常做这三件事情,是不太可能会抑郁的。

还有我经常会想起过去不好的事情,一想就没有心情起床了,一想就整个人很悲愤很难过,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很懊恼——因为在想之前我完全可以控制住去做点别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在情绪发展到抑郁之前一定要阻止它,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到你。

不过我仔细想想,我的情绪开始越来越可控,是在我离开了原生家庭之后。一个人之后,即使过得再不好,我也很少会陷入抑郁。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不过我觉得还是要尽量远离那个最让你情绪不好的因素,远离那个会让你觉得人生无望的地方,世界这么大,总有你容身之处。很多时候错的那个也并不是你,他人即地狱,不要用其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人都是很脆弱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感知比较细腻敏感的人来说,在现实的生活面前无疑都是以卵击石,很少有人能经得出接二连三的打击。有时候,承认自己很脆弱,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很多人的失落可能来自于求之不可得,可是这个是人生的常态,每个人都会经历,所以不要刻意放大它。

一个人生活,情绪会比较容易陷入有孤独和无聊引发的低落,但是同样也会比较容易隔绝掉外界环境,让人可以独立观察和调节情绪,找到最让自己舒服的各种可能,从而在以后更有效地去避免低潮。

生而为人,不容易。如果真的觉得生活没有乐趣,死亡也不足以为惧,不过我还是写下这篇文章,分享自己的一些心得,希望可以帮助到一些人。

Categories: Daily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