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Friends’

爱可二三事

November 21, 2012 1 comment

狐朋狗友第二个要写的,是爱可。

爱可英文名字叫Echo,爱可这个名字也是这么来的,音译。刚好我blog上,关于朋友这一块的category,也叫Echo,What a coincidence!

爱可刚进公司的时候,就是个非常非常好玩的小女孩。我们是在德国认识的,那个时候她的脸蛋紧绷绷的,不知道可不可以用小s那句夸张的话说,“满满的全是胶原蛋白耶”,青春的感觉扑面而来。一开始我们不熟,彼此就是随便扯几句,我知道她是复旦毕业的会莫名有点好感,因为我有莫名的名校情结。不过慢慢我就开始发现,哇塞,这个小女孩超好玩的。她很容易制造笑点,同样的事情她讲出来就会变得很好玩。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染头发,跟发型师有一些争执,到公司我就把这个事情讲给爱可听了。过了一阵子我发现大家都知道了,然后我还有幸亲耳听到了爱可的复述——比我自己讲得生动形象多了,搞得我差点不敢相信我原本叙述的时候是这么跌宕起伏而且有笑料的——而且我自己还被逗得哈哈大笑…从此以后局面就打开了,因为在我的价值观里,好玩的人在哪里都是值得珍惜的。几年中,爱可那里的经典段子层出不穷,有几次她模仿同事的段子实在太搞笑,听完后我还忍不住又点播——写到这里回想了一下,我又笑出来了。

我有仔细想过为什么同样的事情爱可讲就会比较好笑。第一她的模仿能力很强,能把当事人的语气姿态惟妙惟肖地重现,这一点在叙述事情的时候尤其重要;第二她的记忆能力很强,素来有“数据库”之称,就是跟她讲过的好玩事情她能一字不差地记下来然后讲给大家听;第三她的语言能力也很强,会运用各种恰到好处的描绘性或者总结性词句来让整个故事锦上添花——有了以上一二三,再加上爱可与生俱来的发掘笑点以及分享笑点的优秀品质,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爱可爱八卦,而且爱深度八卦——深度八卦需要对细节非常敏感,观察入微,这一点,很不好意思,爱可也有。所以,加上之前已经说过的“数据库”天赋,还有对于感兴趣的人和事舍得花时间,爱可在深度八卦这件事情上毫无障碍。以前我们在一起八卦的时候,我担心她年纪小,好多平静表象以下发生的事情不敢直截了当跟她讲,怕她接受不了。后来我发现爱可其实也是一个接受度很高理解力很强的人——我想这个可能跟她本身的性格有关系,她总是善于发现事物有意思的地方,聪明又善解人意,正面能量爆棚,所以就算污七八糟的事情,到了她那里,也无非就是一个很normal的八卦:她既不会像有的人大惊小怪,也不会像有的人胡乱judge,更不会像一些心理阴暗的人断章取义地散播——所以后来基本我就无话不说无事不share了。Seriously,在八卦这件事情上,找到一个臭味相投且互相愿意倾吐的伙伴,比找一个情投意合的男人,困难多了。

爱可文艺。文艺是一个高段位的特质,不是你写了几篇遣文造句的文章,或者拍了几张虚无缥缈的照片,你就文艺了。我总是很反感一些人本来没到这个段位,却被大家评价为“文艺”,正如我反感一切大众平庸的审美一切名不副实的人一样。可惜generally,比较有“货”的人,总是要真正懂行的人,才分辨得出来;普罗大众还是会看到几个酸腐句子几张摆拍照片,就迫不及待冠上了“文艺”二字。好在我们还有一个爱可,并不显山露水却有着十足的文艺范,总是不经意间给人惊奇。在我的理解里,真的不是你看了本小说旅了一次游,然后记录下来,然后周而复始,然后你就貌似文艺了——文艺是你在繁忙的工作琐碎的生活中,无时无刻不给自己以及旁人抽炼出来的一种感觉,不需要刻意说什么刻意做什么,somehow它就是在那,只言片语已足够。爱可就是这样,她的世界里面大概永远有这样一块文艺的土壤,让她永远保持自己独特的感觉。

爱可也爱旅游,对于旅游这件事情她的执行力也超强,而且是一个超好的旅伴。相比起来我真是叶公好龙型的旅游爱好者。这些年她去了好多好多地方,不过最近一次她去了尼泊尔徒步,回来之后跟我说她已经看不上常规的旅游了,她爱上了这种深入接触大自然的旅行。我无从知道她是不是被戳中什么地方然后豁然开朗,但是世俗的烦扰对她的影响肯定是变小了。我很开心她能有这样的转变,有时候我会觉得,她真的是从几年前那个看上去没什么烦恼笑点很低的小女孩,在这几年颠沛流离的工作和生活中,一步一步变成今天这样,一个独立且成熟的女人,能够handle各种各样的事情,同时保证自己的精神世界不被侵蚀。我们部门的女人都有大把机会见识更多的世界,不过见识够了,能真正让自己升华的人并不多。你还是经常可以看到环游过世界的人为一点可笑的蝇头小利明争暗斗,这通常是我觉得比较pathetic的地方;不过也让我认识到其实人生格局这种事情本质上跟你有没有机会见识更多的世界其实没有必然联系,然后就会更加庆幸身边有爱可这样的女孩兼女人,不会陷入那些所谓的心机城府之纠葛,以及根本无谓的计较和抱怨。

爱可是巨蟹座的,巨蟹座的人出了名的爱家庭生活,我不知道爱可是不是也这样。感情上的事情我们交流得不算太多,我有时候觉得需要有这么一个男人,既能配合她的喜感,又能配合她的文艺,这样他们就能过得欢乐又幸福;有时候呢我又觉得,靠谱就行,靠谱的男人她就可以accept,因为她一点也没有不合理要求。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的臆测。前面已经说了爱可变得独立又成熟,一个人她也过得很好,所以一般的男人大概戳不中她的萌点——其实这世界上独立又成熟的女人大多数都是这样,不是可以轻易被打动的,即使她们本身并不挑剔。不过这世界上,最奇妙的事情也莫过于感情了,所以我总是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巨蟹座的人大多也脾性温和,爱可也不例外。她一般都是尽量避免和人起冲突。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性,爱可当然也有一些自己的原则,和对人的偏好。时间长了,我们在对人的取舍方面是有一定的共性的,不过总体上来说爱可比我对人的接受度高。基本上谁惹到她,吐吐槽她就过去了,第二天该干嘛干嘛;或者极少数的时候,她会跟人争执一下,但是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她会记得这件事情,但不会纠结于这件事情。我总是觉得在纠结这个方面,我应该好好学习一下爱可,这样日子会好过很多。可是我实在天生纠结,负能量太多,努力了很久也大概只能到她的三分之一水平吧。

来美国前,在北京出差的时候我得了急性肠胃炎,躺在新光后面的那家JW万豪里,真是奄奄一息。本来说好和爱可一起去PPG的也没能成行,后来爱可还陪我去挂水,搞到凌晨一点。我这种不擅于表达感情的土象星座当着面自然是不会说出什么涕泪横流的感动话语,但是心里早就稀里哗啦了。昨天她说她又要到北京出差,心里一百个不情愿,我就刚好想到那天在冰冻的夜里,我们两人一起从医院打车回万豪的场景了。这世界上太多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可以体会得到或者看得仔细的,所以我们总是需要时间来告诉我们。比如那天晚上,我突然就觉得,爱可其实内心很柔软,尽管她也不会随便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后来我回到家,写下这篇blog,也算是我这个兵荒马乱的星期,可以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了。

Categories: Echo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