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冬季看海

November 30, 2009 2 comments
冬天的大西洋,海水的颜色很深,是藏蓝色。
海边有宽宽长长的沙滩,白色的沙,下面埋着星星点点的贝壳;
鞋子踩上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细细碎碎。
 
————————————————————————-
大西洋城有一条很宽很长的海边栈道。
走在上面,阳光在前方照射过来,有点刺眼,人影渐渐被拉长。
天空非常干净,是明亮的蓝。
 
————————————————————————–
今天终于照到了久违的阳光,好开心。
晚上在费城吃的自助,被若干淀粉类食物如炒饭炒面撑到发疯——
数次被鄙视吃自助完全是浪费,某同事甚至说再也不带我吃自助了…
不过我依然很开心,大概是昨天加班把我憋屈得太厉害了,呵呵。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My trip

太无聊了

November 28, 2009 2 comments
昨天晚上临睡前突然接到一印度同事的电话。
她说她生病了,想让我帮她值一天班,我想想答应了。
 
结果今天阳光大好,我百般不情愿地开车到了公司。
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偌大的办公室里,吃东西+发呆。
到现在才过了一个小时,还有七个小时,我的妈呀。
 
本来今天是要去大西洋城看海的啊…这真是叫我难过…
 
——————————————————————————————
体重的持续增长在感恩节终于停滞了,谢天谢地。
不过现在比起夏天的时候,已经圆了一圈,sigh。
人长胖了就越发地懒,每天我都灰头土脸的,感觉都不能看了。
 
为了激励自己,已经很久没shopping的我在Black Friday拿下一条DKNY的小礼服裙。
发现我还真是喜欢这个牌子,本来我是打定主意瘦下来之前都不买任何衣服了。
——————————————————————————————-
 
因为回上海遥遥无期,所以我已经断了很多心思,不再每天念想回上海了要干嘛干嘛了。
日子依然是潦草地过,怎么都提不起精神勤快起来,不知道去了德国会不会好一点。
 
总而言之是很无聊。
Categories: Dailylife

回上海遥遥无期

November 25, 2009 2 comments
我将在国外飘荡完一段漫长的时光。
2009年剩下的时间都将在美国度过;
2010年1月1日,从费城飞法兰克福,一直在德国呆到临近春节;
之后从法兰克福飞上海PVG,紧接着从上海飞武汉,回家过年;
最后从武汉飞回上海,再次租房搬家,抽空去医院复查。
 
我都不知道是喜是悲。
喜的是我又可以在德国呆上一阵子了,又有机会在欧洲转转以及开小奔。
悲的是我要离开上海好久好久,下一次回到上海都是明年二月底了。
 
这日子真是过得太漂泊了,不过这样漂来漂去也好,反倒容易看清楚到底什么才是稳定不变的。
Categories: Dailylife

我一定要再去一次卢浮宫

November 23, 2009 3 comments
       大都会博物馆的英文名是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就在中央公园边上。Metropolitan,我喜欢这个词。
     
       这个礼拜又去了两次纽约,目的地都是大都会博物馆。以后还会去的,不管是纽约还是Metropolitan。越发地热爱纽约。天气好的时候,不管是在Park Avenue还是Madison Avenue还是The Fifth Avenue还是其他任意一条Avenue,两边的尽头都看得见蓝天白云,视线没有丝毫阻拦,感觉特别清爽。
 
       在大都会流连久了就会想到卢浮宫,上次去卢浮宫真是惨痛的回忆。那天早上在塞纳河边给上海打了个电话,然后跑到卢浮宫门口排队买票。进去以后先是在古埃及的部分发了半天呆,接着就想走了。走之前有点犹豫,于是强迫自己去看了 蒙娜丽莎,看完之后还是犹豫,但是实在没有心情逗留,就离开了。现在想起来真觉得自己有点暴殄天物,所以下定决心要再去一次卢浮宫。我都去过三次巴黎了,可是怎么感觉好像哪里都没好好看过一样。
 
       心情终于慢慢好起来了,也许是觉得充实?今天又去了纽约,看到了梵高莫奈还有雷诺阿的画,甚至还发现了Vera Wang的门店,有人来回开车,有人拍照,有人可以聊天,我突然就不那么想回上海了。
Categories: My trip

头晕

November 20, 2009 4 comments
       最近日子过得太潦草,每天都没好好吃饭,反而越来越胖不说,今天头都是晕乎乎的了。明天我得做点好的给自己吃,还有两个月才能回上海,一直这么潦草下去真觉得要出问题了…
      
       昨天有点抓狂,写了篇blog后来又删掉了,不过心里觉得骂人都不能堂而皇之地骂,这到底算是成熟还是懦弱。现在对朋友这两个字的定义又有了新的认识:好朋友是你可以对着她随心所欲骂人的人,一起骂人的感觉真的很爽。
 
       家里的事情依旧让人担忧,不过搞不清楚我现在是麻木了还是真的平和了,我还能保持正常,每天照吃照睡照长肉。也许生活的常态就是这样,不能期待太多,不能掉以轻心,永远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解决。
 
       十二月快点来吧快点来吧,有歌词说‘迫不及待看见我的未来’,未来太遥远,我就先迫不及待看见我的十二月吧。
Categories: Dailylife

2012

November 18, 2009 8 comments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那么现在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会给我妈打个电话,然后希望有人能陪我到天明,可以拥抱亲吻以及其他。
 
 
——————————————————————————–
美国的电影院人真少~差点成了专场放映,感觉倍好。
Thandie Newton有点老了,可是我还是喜欢她。
 
 
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最近不是无聊至极就是兵荒马乱,日子过得有点失败。
Categories: Movie in siwen's eyes

2009年11月9日 自说自话

November 9, 2009 5 comments
1.    今天是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
       我去过柏林。我真是不好意思说我去过柏林。当初去的时候就比较勉强,因为我这个人一贯缺乏对历史的沉淀和厚重感;去了之后也是敷衍了事,那时可能太过疲惫;以至于现在提起柏林,我什么都说不上来。今天细细阅读一些网上的文章,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我想我人生当中绝大多数纠结和遗憾都是这么造成的… 下面这张照片来自天涯,我很喜欢。
 
       10月31日,德国柏林,“铁幕”时代最后三巨头——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德国前总理科尔在德国再次见面,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二十年前在国际政坛上叱咤风云、改变国际关系格局的他们,如今都已垂垂老矣。当年的恩怨如今化作相逢一笑、起身艰难离开时的回眸。这或许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2.    昨天去参观西点军校,未遂。
      为了绕开收费高速,我们在小路上晃晃悠悠地开着。当最后翻过几个山头终于到达West Point镇的时候,有两个guardian告诉我们西点军校的tourist center已经关门了。我当时没啥感觉,现在觉得很郁闷。
       想去西点军校是因为小时候喜欢过一位二战时候的美国将军,他的名字叫巴顿,陆军四星上将。喜欢他的原因也很好笑。当时有个初中同学很喜欢巴顿,整天讲他的英雄事迹给我听,于是我也就喜欢上了。我喜欢的另外一位二战时候的将军是隆美尔,因为他叫‘沙漠之狐’,我还真是没有立场。
       扯远了。反正昨天没看到西点军校长什么样。不过那种穿山越岭的感觉很奇妙,特别是天色渐晚的时候。
 
3.    真的很想有机会再去德国呆几个月,把一些地方再走过一遍。
      在美国都快养成思维定势了,什么都喜欢拿来和德国做比较。看到什么美景也下意识地和欧洲联系起来。昨天晚上开夜车回家的时候,一路都在想以前在德国,赶路回家的场景:南法那次是白天;瑞士那次是夜晚加瓢泼大雨;意大利那次是有点心烦气躁,半夜不知命地死开,后座的弗雷德不时提醒我…后来好像就开得少了。再后来我的德国路考还挂了,也是挂了当下没一点感觉,过后甚至一直到今天我还觉得纠结,本该做好的事情为什么没做好。
       又扯远了。反正在美国生活跟在德国生活还是有落差的,特别是开车。我想再回A8上飙车。
Categories: My trip

累以及心烦

November 5, 2009 17 comments
       原谅我的blog总是些灰色调调的东西,只是一般我心情比较high的时候都不会记得来这里,呵呵。
 
       这两天挺忙的,忙来忙去就觉得累,特别是现在。在狭小的会议室关了一整天,不断地开conf call,已经快到我的极限了;可是邮箱还是不断收到新的邮件,我真的有点累。一会估计还要加班吧,继续准备明天conf call的内容。搞不清楚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怎么可以每天自习到十一点,现在才七点,我已经泄气了。
 
       上礼拜给我派活的时候,美国的老大怕我一个人搞不定,特意安排了一个印度美女给我做back up。印度美女的基础知识比我要好得多,不停地给我解释这个解释那个。不过她好像以为既然她是我的back up,她就要听命于我,我让她干嘛她就干嘛,也不太跟客户说话。于是我就从她那里获取一些我需要的信息,加上我自己的发现,再blahblah讲给客户听。两个人倒也相处甚欢,忙里偷闲的时候还会互相八卦一下。
 
       心烦的原因,主要还是我这个人喜欢纠结于过去。比较小的一部分是纠结于工作,老生常谈,觉得自己以前太废于是现在还是不太有底气;其他大部分的原因是,最近被各种渠道刺激得去回想七八九在上海的这三个月,越想越憋屈,觉得自己又脑抽了一次。都快26岁的人了,低级的错误真是犯不起,我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过分自信了,或者我那段时间一直有点神智不清。
 
       我希望我可以改改总是纠结过去的习惯,不过也许改得掉那也不是我了。这一路跌跌撞撞过来,我对自己的认同会时不时被冲击,经常怀疑自己坚守的一些原则。好在最后还是忠于了自己,不然丧失了本性,怎么样光鲜都是可悲的。
Categories: Rando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