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Food and drink’ Category

苕面窝

January 30, 2015 Leave a comment

前天晚上做梦梦见了苕面窝,突然就想起家乡的各种小吃。虽然我从小就觉得我肯定不会在这个小城市生活一辈子,我的梦想是全世界,但是不管我在哪里跑来跑去,吃到了多少好吃的东西,我始终没忘记过家乡的味道。

苕面窝我并不是很喜欢吃,做梦梦见它还蛮奇怪的,不过也总算一个契子,让我可以好好回忆一下小时候的各种美味。

鸡公饺:十岁以前,我只吃过一种饺子,就是鸡公饺。北方的饺子我小时候根本闻所未闻。鸡公饺是油炸的,外面用面粉做的皮,里面包的是事先炒好的馅——上小学路上有一家卖的鸡公饺包的是辣椒粉丝,特别好吃。形状是半月形,比一般的饺子大,大概半个摊开的手掌那么大,然后放在油锅里炸熟。每天上学的时候我就守在那个早点摊前,买两只,然后一路吃一路走着去学校;有时候放学了,回家路上也会忍不住再吃一只。鸡公饺可以说跨越了我的整个小学生涯。

欢喜坨:欢喜坨好像比较通俗的叫法叫麻团,在上海也能吃到,不过跟仙桃的味道还是有点差别,差在哪里也说不出来,可能就是差一点家乡的感觉吧。它是糯米粉滚成圆团,再过上一层芝麻,炸熟后外脆内软,外焦里嫩,色泽黄澄澄的,很诱人。咬一口,发出脆响,满嘴都是芝麻香,和里面的糖汁四溢。欢喜坨趁热吃很重要,因为只有热才会脆,冷了虽然甜糯感一点不差,但是肯定不会咬的脆脆响了。

热干面:虽然说热干面是武汉特产,但是我从小吃到的好吃的热干面都是在仙桃。后来在上海还有北京都想办法去吃过,真的是差远了,不及仙桃的十分之一好吃。最好吃的一家热干面在我骑自行车去高中的路上,有一个小巷子,弯进去,一对夫妇开的摊子。我们高中很多人在那里吃早饭,他们家的热干面最厉害的是调料,吃过热干面的人都知道热干面要加芝麻酱,然后就是各种葱姜蒜末和其他。老板娘在这个基础上还多加了一勺她特制的汤汁,那个汤汁红油油的,有牛肉的油气,然后辅佐牛肉油气的就是老板娘自己添的各种辅料还有油盐酱醋。汤汁的味道好吃到很难形容,就是那种又辣又咸又有油气又不腻人然后还香气馥郁的味道。每次我都央求她多给我两勺汤汁,然后一口气吃完,嘴上油乎乎地骑着自行车到学校。有一次我带到班里去吃,因为太香了,有好几个女生第二天让我帮她们带,我就带了,不过热干面冷了就不好吃了,所以我还是跟她们说让她们自己去摊子上吃。

细粉:现在全国都是云南的过桥米线,粗的不得了,一点不好吃。就跟饺子一样,我从小吃的粉是细的,我们叫米粉,很细很细的那种,直径一毫米到两毫米。对于细粉的情结导致我现在吃粉吃面都只吃细的,稍微粗一点都不吃。细粉最好吃的也是上面这家,那个特制的汤汁,热干面老板娘只是放一两勺,因为主要还是芝麻酱和其他佐料,细粉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是吃汤的,于是她一瓢两瓢地放。那个鲜艳的色泽,浓郁的香气,红灿灿的辣油,白嫩嫩的粉丝,每一口都是享受,我每次都能一扫而光,要不是时间紧迫估计还能再吃一碗。可惜我高中毕业以后再也没吃到过。有一年过年我还专门跑过去,可是过年老板娘收摊了,我只能抱憾而归。后来读大学,大学门口有一家卖细粉的,味道也不错,喜欢放黄豆,也是咸咸的,实在馋了我就靠那个解瘾。

三兄弟锅盔:仙桃最有名的锅盔,锅盔就是烧饼。三兄弟是我读初一还是初二的时候开在我们初中门口的,二十年过去了,三兄弟开了好几家连锁店,店主从一个年轻小伙变成了一个中年人,略微胖了些,皮肤还是很白可是有了些细纹,头发发迹线也往上了。他应该是三兄弟里面的老大。虽然他们开了很多连锁店,可是生意最好的还是我们初中门口这家。他们家最有名的是葱油锅盔,应该说他们是靠葱油锅盔起家的,一个五毛钱,到后来卖猪肉牛肉的,涨到两块三块。我不知道怎么描述那个葱油锅盔的味道,跟上海的葱油拌面完全不是一种类型,层次丰富得很,除了有葱油的香气,还有肉末的油气和咸气,还有烧饼本身的炭火味,和面饼的充实感,交杂起来,让人吃得津津有味。

郭记猪油锅盔:这一家是后起之秀,好象是这几年开始风靡的。猪油锅盔的造型和三兄弟烧饼不太一样,那个是圆形的,猪油锅盔是长方形,陷不是包裹在面饼里,而是镶嵌在面饼里的。面饼弯弯曲曲,整体上是长方形,里面是S型曲线,陷就是镶嵌在这些S型的缝隙里。猪油锅盔,顾名思义,是用猪油烤出来的,馅的味道就要看老板的手艺了。郭记出名也是因为他们家的馅做的好吃。

顶糕:顶糕是只有在小摊上卖的,而且只有过年的时候有,大概因为利润太薄,手工又很麻烦。我小的时候,一块钱买六块小顶糕。它是白色糯米粉包上红糖心做的,小小的正方形。糯米的扎实的口感加上一点红糖的甜腻,而且外表雪白内心一点红,小巧中又有美感。它的受众群没有上面那些小吃那么宽广,但是还是有如我这样的重视拥趸。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买了六块,我就捏在手上,热乎乎的,然后一个一个嘴里塞。塞到嘴里先咬一半,让那个红糖的甜味快点冒出来,然后夹杂着甜味把味道绵密却又有细致的颗粒感的糯米一口一口嚼,嚼到最后咯噔一下,吞进胃里,满满的全是朴实的幸福。

最后说一下苕面窝。苕面窝也是油炸的,炸时用的铁勺子,直径约五寸,四周下凹,中央凸起,用另一勺将那种混合浆舀入面窝勺,在中间一刮,然后下油锅。下凹处因为面浆多,所以肥厚,炸成后像个圆圈圈。苕面窝的主要材料是红薯,红薯切成一颗一颗混合在面浆里,炸成后就是一颗一颗小四方形连在一起,油炸后红薯的香味和面浆的肥厚配合在一起,一个就能把人撑得满满当当。

可能我走了这么多地方,思想真的会进步,慢慢向整个世界打开,看清楚真实的生活并且努力征服它。可是我的胃从来就没有向外面的世界敞开过,无论吃了多少其他地方的各种鼎鼎大名或是默默无闻的美食,我总是忘不掉小时候的这些回忆,它们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还有少年,它们是家乡的味道还有象征。什么时候,我能再吃到这些儿时的美味呢?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人间美味之三——不可辜负

October 18, 2013 Leave a comment

有一句很矫情的话,叫唯有美食与爱不能辜负。爱我是不知道了,但人是要吃饭的,如果还有一点点生存的欲望。

食色,性也。吃代表了最本能的欲望。人生当中,真的有那么一些时刻,我觉得,食物确实可以带来一些极其美好的幻觉,不管是不是和欲望有关。

以前有好几年我都胖乎乎的。虽说也有零星几个男人示好,但是我内心是很寂寞的——这里插播一句,胖女人真的没有爱情,连自己都不会喜欢自己。大四那年我在上海做毕业设计,认识了一个复旦的师兄。他大概跟我接触之后觉得我还比较好玩,就经常带着我玩,时间长了,还是有些感情出来,不过也就这样而已。

后来我就去读研了,第一年在合肥。他是安徽人,中间来过一次,叫我去上海玩,我居然也就去了。到了他家,他做了顿饭给我吃,有鱼有螃蟹,他还剥螃蟹给我吃——从那之后我一直很迷恋做饭给我吃的人,总觉得这是一种溺爱,可能跟他有点关系。那条鱼很好吃,那只螃蟹也很好吃,至今难以忘怀。再后来我才意识到他想跟我上床,但是最终他却因为我是个处女不敢下手——不知道这是怕麻烦,还是心里或多或少对我有一点点照顾,但是我一直记得那顿美味的饭,真的有爱护和温柔在里头。

我人生中有好几年和同一个男人纠缠,我叫他关键词。他基本代表了我对世俗生活的全部要求。跟他在一起我只用踏踏实实生活,其实什么都不用操心。可惜我不是个老实的女人,只有世俗的生活也满足不了我的需求,至少那个时候是。我老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可是我们一直分不开,有时候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他会做饭给我吃。

有好多次我周末在公司加班,他会做好饭让我带到公司,回到家他通常也做好了饭。他是湖南人,做的饭都是咸辣为主,很合我的口味。后来有男人嫌弃我不会做饭的时候我就总会想起他。他其实做的也很简单,炒个肉,炒个青菜,然后楼下再买个凉菜,煮好饭,就够我们两个人吃了。有一阵子我喜欢吃蛏子,他就经常下楼去买一点,然后泡一天,我下班了,就弄一盘,加点小葱,加点辣椒,切一点姜丝,很快就好了。有时候还是有沙子,我就会埋怨他,他就说,下次再泡久一点。

甚至于我们快要分手的时候,我从北京坐飞机回上海,然后打车去我们一起住的地方拿行李,他也做好了饭等我,而且等了很久,饭菜都凉了。还是很简单,一个买来的凉菜,切好的牛肉,一个炒的香干榨菜肉丝,因为我爱吃,一个青菜,煮好的米饭,还有饮料。我们两个人,对着一个小桌子默默吃完,然后他收拾。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基本什么都不做,故意的,都是他做。

分手极其艰难,我在工作上被人逼得走投无路,才让我下定决心分手——如果继续跟他在一起,我没有办法按我自己的性子来;而如果继续在上海,我根本离不开他,一顿饭我就会投降;所以最后我去了北京,我们才算彻底分开。其实我虽然一直挑挑拣拣至今还单身,但是如果有个男人肯经常做饭给我吃,做一两个我爱吃的菜,我也许就会爱上他,因为我太明白,在世俗生活里面,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最疲倦最低落最孤单最寂寞的时候,我最想要的,就是有个人做饭给我吃,这是最直接的慰藉。我永远都会记得,他也许不是足够爱我,但是他做饭给我吃,每一顿,我都吃得精光,因为,真的都很好吃,好吃到都快是毒药了,越吃越分不开,那是一种深深依靠的感觉。

家常菜,通常都给我带来别样的温暖。我是个中国人,小地方长大,有最普通最传统的父母,母亲做得一手好菜。也许这样就导致我最迷恋的还是家常的味道。我现在基本都是一个人吃饭,各种各样的餐厅,我也无所谓是一个人,还是有人跟我一起,不过这还是欺骗不了我的胃,它依然在想念有家的感觉。有时候我觉得我回老家,也是为了吃我妈做的菜,实在是太想念。

只要我回家,我妈每一天都会煲汤,排骨藕汤,土鸡汤,鲫鱼汤,换着来。老妈的手艺永远是一流的,排骨藕汤,那个藕面面的,一咬一口丝,正宗的洪湖莲藕,外面都吃不到;排骨也炖得香软,入口即化,一点都不塞牙;汤白白腻腻的,浓稠而鲜美。土鸡汤,只要是真正的土鸡,都不用加油,炖出来汤上面就是满满一层黄色的油,滚烫而黏密;我妈通常都会加水,让汤稀释一点,再端出来,浓度正好,既不清淡也不油腻,加点枸杞就更有营养。鲫鱼汤,鱼汤炖出来,单看颜色就知道鲜不鲜;我妈做出来的鱼汤永远是浅浅的奶白色,而我后来在很多餐厅喝鱼汤,都喝不到类似的颜色,和类似的美味。

如果说前面说的那些都是男人带来的美味,有的男人给我一点若有若无的暧昧和温情,有的男人给我长时间的依赖和温暖,那么我妈,给我的,就是从小到大都无私的爱,和越来越饱含心意的食物。它们在记忆里一直翻滚,只要想起就会发出香气,惹人垂涎。所有的味蕾都会告诉我,它们有多难忘,多令我满心期待和鼓舞,有了它们,就是家。

所以那句矫情的话说得很对,这世界上,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人间美味

October 16, 2013 Leave a comment

中午在这边食堂吃的,巴西的食物水平真是靓绝五台山,食堂也很好吃,土豆泥堪称惊艳。

食物是生活里面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甚至有时候我觉得食物决定了文化的走向。不同的文化对待食物的处理方式完全不一样,味道也很不一样。吃不同种类食物的人,性格也不一样。

第一次觉得可以用到人间美味这四个字是在南法,安提贝。那次跟很多人一起去的,具体几个忘记了,只记得当时去了一家餐厅,装修很别致,具体怎么别致忘记了。我的保守选择一般都是海鲜意面,可是我之前吃了无数的海鲜意面,后来也吃了无数的海鲜意面,就是没有吃过那一家那么好吃的。我们吃了两次那家餐厅,两次我都点了海鲜意面,汁水浓郁,蛏子分量都很足,味道调得非常好,没有什么酱的奇怪味道也没有什么调味菜的奇怪味道做干扰,一切都很正点——汁的味道,面的味道,蛏子的味道,都很正点。

后来在墨西哥城吃牛排,他们有一种牛排叫阿拉切拉(中文发音好像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叫阿拉切拉,或者墨西哥人给我介绍过,我忘记了。那个牛排鲜嫩可口,没有红肉的腥味,也没有难嚼或者是塞牙,比其他地方的牛排都要美味,通常吃完一块还会觉得不过瘾,意犹未尽——还是一家街边的小店,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出色。我只有在那一家店吃到过如此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牛排,后来去过很多fancy的店,还有号称正宗的阿根廷牛排,都没有那一家来得震撼——也许那是因为当时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牛排,后来味蕾水平和心理预期值就被提高了。

在圣地亚哥,加州的圣地亚哥吃过一次蟹,哇塞,也是极品。当时一个印度大叔买单,点了据说是阿拉斯加蟹的蟹腿。那种烹饪的方式很奇特,不过西式的烹饪我是彻底不懂的,我只懂得去品尝好吃不好吃——凡是涉及到专业或者技术的东西我好像就歇菜了。当时我先吃了一个crabcake,就是用蟹还有其他一些材料做成的糕点形状的东西,已经觉得很好吃了。吃完了大叔觉得他的蟹腿吃不完,让我吃,我也不客气。蟹腿的肉就是很紧致且细腻,而且很夯实,吃下去立刻就有饱足感,我一直觉得这很神奇,大概因为蟹肉里面蛋白质含量高?总之念念不忘。

至于巴西烤肉,则是今年的又一惊喜了——没有在巴西吃过巴西烤肉的人,不要说自己吃过巴西烤肉。到了巴西你才知道为什么巴西烤肉世界有名。这里离阿根廷近,上好的牛肉都进口过来,所以,国内那些注水牛肉,真的没法比。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进到巴西烤肉的店,就立刻有了大快朵颐的食欲,真是饕餮盛宴啊——各种肉应有尽有,甚至于各种部位的肉都分开来烤,不同种类的肉,不同的部位,味道都不一样,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满足感,素食爱好者真的会有点人生遗憾。

当然还有很多稍微差点的,没有到这个级别但是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种就数不胜数了。最近的就是前阵子在新西兰tekapo吃的日本餐馆,有个鸡肉dong很不错。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列举出来。

generally我对吃的要求不高,有时候一个面包也能让我吃的high起来,今天中午的土豆泥也是一样。吃到好吃的东西,心情也会好一点。

小时候觉得日子太苦闷,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后来才知道,其实人生最重要的乐趣都在最简单的事情当中。比如早上起来吃了个很丰盛的早饭,然后又去公园散个步这种,现在都会让我觉得很快乐,以前不觉得而已。

每个人的人生其实都差不多,大家都是过客,剥去外界条件的差别,只要一个人能接受他/她自己的处境和地位,完全地接受他/她自己,无论好坏,那么吃面包和吃阿拉斯加蟹,带来的乐趣,基本就是等同的,懂的人,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炖牛肉

November 15, 2010 2 comments

墨西哥的牛肉真正好,每次吃都觉得口感一流。前天在超市买了很大一盒带骨头的牛肉,打算炖汤。

把牛肉切好,放进锅里,加上红酒除腥气,然后开大火煮。煮沸之后,第一锅水倒掉,然后丢进了葱姜蒜,还有土豆胡萝卜,用小火炖。买了两个很大很大的红色辣椒,以为一点不辣,切成小块也丢了进去,结果刚刚尝了一口汤,辣的要掉眼泪。

不知道要炖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我想要的那种状态,继续等。

——————————————————-

后来牛肉炖好了,汤还是很香的,我自己喝了两碗。

昨天下午端了一小碗给对面的王同学,然后就跑下楼找JJ和John聊天。走之前想着把炉子关上,就拧了一下,以为自己关掉了。结果聊完天上来满屋的糊气,原来我不是拧到了0,而是拧到了3…一大锅牛肉汤全部干了糊了。有点伤心,因为真的炖的不错,我第一次炖牛肉耶。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FAUCHON

March 19, 2010 5 comments
中文名:馥颂美食精品店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87号新光天地B1-2楼
推荐甜点:香草千层糕,MACARON
 
昨天晚上我们老大带着我去瞻仰了这家店,说是他家面包19点以后买一送一。
去的时候面包差不多卖完了,不过他家地下一楼不像是卖甜点的,倒像是买香水的。
大众点评网上有人说这种装修导致了门厅冷落,让这家店的气氛格外落寞,我分外赞同。
 
这家店算是法式甜点的殿堂品牌了,目前国内只有这一家,上海没有…
今天礼拜五,所以打算晚些时去买香草千层糕和MACARON来犒劳自己。
MACARON我在巴黎吃过,印象极差,可是我还不死心,想要再试一次。
吃完再来给feedback吧,顺便说一句,新光天地楼下好多好吃的啊。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饕餮在美国

October 23, 2009 13 comments
对于我这种酷爱面包蛋糕巧克力坚果以及热爱各种垃圾食品的人来说,美国几乎是天堂。
当然这也是有代价的,短短三个礼拜,我长胖了近十斤…
我一直颇为自豪的两根非常明显的锁骨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      
 
每天早上是雷打不动的蓝莓酸奶和蓝莓muffin,有时候要吃两个大muffin。
中午在公司,选择比较单一,不过经常是pizza,我喜欢pizza…
晚上就丰富了,我觉得我基本上睡觉之前都是在吃。
超市有大盒装的nuts,各种nuts,我看到后欢喜得不得了。
买回家来便像只松鼠一样咯吱咯吱个不停,无论是在做饭上网还是洗衣服。
薯片cookie之类就不用说了,特别是cookie,美国的cookie种类好多好多。
面包我至今没发现特别好吃的,否则我怀疑我发胖的速度会更快。
 
说到蛋糕呢,自从同事告诉我The Cheesecake Factory这家店以后,我就一直惦记着。
昨天终于如愿以偿,从COSTCO搬回了一大盒,12块cheese cake,四种口味。
我一口气就吃了两大块,觉得整个胃里面都是冰甜的cheese,欲罢不能。
 
还有巧克力,今天又知道了Truffettes法国松露巧克力,于是又打算去买。
COSTCO里这种巧克力一买就是两大盒,两大盒啊,我真是又爱又恨。
 
Anyway我已经打算要遏制这股饕餮的势头了,还打算减肥。
我要让我的锁骨重新显现出来!!不能再胖下去了!!
当然,吃完松露巧克力先~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Cho-co-late

July 4, 2008 9 comments
这两天想吃巧克力想吃的紧。
 
昨天实在憋不住,就跟关键词说了。
因为公司和家附近都没有商场,所以我想让他买。
我跟他说我想吃好时的榛仁巧克力,只要吃这一种。
 
喜欢好时的巧克力是因为它有个很暧昧的名字,Kisses。
在大学的时候,有一年的圣诞节,只有我一个人在宿舍。
无聊之下就跑到学校对面的百货公司买了两包Kisses,一包榛仁,一包杏仁;
然后再跑到学校后门的书店买了一本书,不记得买的什么书了;
最后回到宿舍,趴在床上一边吃巧克力一边看书,吃到牙疼,虽然寂寞却又自得其乐。
 
关键词同学没吃过好时,他去了一家超市,超市里面只有德芙和怡口莲。
他看见怡口莲的包装上画了类似榛子的东西,就买回来了…
结果那东西连巧克力都不是,是太妃糖…而且包装上画的不是榛子,是咖啡豆…
我失望得不行,跟他生气说你要是没看到好时还不如不要买。
他很委屈地说难道德芙不行么,怡口莲不行么,为什么非要好时。
我更加郁闷了,大声说我就要好时,就要好时,德芙再好吃我也不要。
 
到最后他说,嗯,我也是你的德芙。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

萤七

April 7, 2008 5 comments
萤七是一家餐厅,台湾人间餐厅系列中的老七。
清明节那天请小兹鲁同学吃午饭,他点名要去萤七,于是我在网上做了做功课。
 
人间餐厅之前只在台北和上海有分店——
老大,老三,老四和老五在台北;老二,老六和老七在上海。
下面是分店的地址和电话(老二和老七是隔壁):
 
竹一:台北安和路二段68号 Tel:886-2-27025588
无二:上海静安区巨鹿路803号  Tel:86-21-54045252
砚三:台北敦化南路一段211号 Tel:886-2-25772727
泷四:台北建国北路一段80号地下一层 Tel:886-2-25017000
泉五:台北安和路二段191号地下一层  Tel:886-2-27352288
穹六:上海徐汇区岳阳路150号  Tel:86-21-64660505
萤七:上海静安区巨鹿路805号  Tel:86-21-54040707
 
现在北京也有了,按辈分只能排到小八了,名为玄八,在朝阳区。
 
因为提前做了一点功课,所以我还算是知道萤七的门不是那么好进的。
我和小兹鲁打车到了巨鹿路805号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餐厅的号牌,只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大洞…
走进去才看见两侧都是大铁门,正前方则是九个小洞,后来才知道分别代表1~9,是用来按密码的。
小兹鲁同学极具挑战精神,用手在九个小洞里面乱伸一气,门当然是不会开的。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打电话给里面的前台,要到密码之后门才缓缓打开了(后来知道这个密码每天都会变的…)
 
进去之后发现别有一番洞天。
到处都是白色的沙发和软椅,很干净的感觉,窗户边还有一排竹子。
天花板很高,水泥混合着黑色的架子,还有一些小灯。
再里面一点是很长的吧台,真的是很长,材料大概是有机玻璃,灯光下有魅惑的感觉。
 
吃饭的地方是在天台,要爬上很多级阶梯。
菜单还算别致,不过比起餐厅的整个设计就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地方了。
桌上摆放的骨碟都印有各种各样的字谜,一般是猜一个成语。
小兹鲁同学极为强大,看到那些字谜就吧唧吧唧说开了,我只有看着他发呆的份…
菜色一般,可能是我胃口不好,反正不觉得很好吃,价钱也不算贵。
 
吃完饭我们就从天台下去休息,歪倒在沙发上,侍者们为我们端来免费的红茶和咖啡。
这个时候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比较多的是日本主妇带着两三个小孩过来吃饭或者喝东西。
我觉得很困,过了一会就拖着小兹鲁同学走了,其实心里还想多呆一会的。
 
回到学校才想起萤七最负盛名的洗手间我们没有去…据说有很多玄机…只能下次了…
本来我是觉得有一点对不起小兹鲁同学的,因为我那么早就撤了——
结果后来他跟我说晚上他又赶场去了穹六…还去了穹六的洗手间…我的内疚便消失掉了。
 
嗯,我想如果下次再过去就定晚上的座位,那个有机玻璃的吧台实在是很fascinating。
Categories: Food and dr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