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冰岛印象

October 15, 2015 Leave a comment

从德国回上海之前去了一趟冰岛。

冰岛,怎么说呢,之前有人说得天花乱坠,我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好。不过小的富裕的国家,人口稀少,风景一般都很好,比如新西兰,比如冰岛。

一个人出去玩,现在感觉,真的是,太爽了,想干嘛就干嘛。再也没有人说这里一定要去那里一定要去,再也不用配合任何人的节奏顾及任何人的感受,再也不会觉得出来玩还脱离不了平时的束缚好烦恼,总之是很爽。有得必有失,比如我不太会拍照——可是,欣赏风景的时候本来就不该拍照,而且,拍照其实是为了愉悦别人,自己的愉悦感并不会因为不拍照而受损多少——所以,也没什么不好的。

下雨天的冰岛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绵延不尽的黑色火山灰,天地间笼罩的大风雨,一辆小破车开在其中,视野里面除了黑就是灰,整个人会不由自主地战栗,心里充满了对这世界的畏惧,只希望快点离开,或者找到一点活物,哪怕一丁点别的色调也好,让人有点信心这片孤独而可怕的世界是有尽头的,还是可以回到正常的世界里面去。有那么一阵子我真是害怕自己死在冰岛了,黑色的火山灰好像永远开不到头,而世界上除了我这一个活物,没有别的生命,极度的孤独,极度的恐惧,只能压抑住颤抖,一直开一直开,甚至连再往车窗两边看都不敢,生怕看一看就被黑色的火山灰世界给吞噬了。

晴天的冰岛又很漂亮。有一天去国家公园,天晴了一会,层层叠叠的山坡,快到秋天之后被各种深黄色和浅黄色给铺满,那些深黄和浅黄好像老天特地用手画过一样,互相映衬渲染,视野所及之处,全是斑驳却有层次的颜色。叶子都很浓密,让颜色更有一种厚实感,感觉除了惊艳之外也有踏实,很美,很美。

不过我去的时候天气总是只晴那么一会,然后就又下雨了。可是这样就能经常看见彩虹——旷野里的那种大彩虹。下一会雨,阳光出来一会,然后啪,眼前不远处,赫然一道大大的彩虹,比冰岛的小山坡还高,耸立在半空间,好漂亮。

除了彩虹,冰岛另外一个馈赠是极光。极光并不像网上拍的那么绚烂,肉眼其实不太能看到那种效果。第一个晚上我自己跑到山上,找了路旁边的一个小坡停下来,忘了拉手刹——还好准备下车的时候发现不对,地在动,不然估计已经小命呜呼了。不说这个,反正我停下来就一直看一直看,什么也没看到。回到家看看预报,还是说极光强度非常高,不死心,又出门。这一次仔细看,发现是有一些一缕一缕的绿色,我想哦,可能强度不大,但至少是看到了。回到家再次上网看一看,很多人说极光肉眼效果就是很差的,恍然大悟,第三次跑出去,这次知道了,白色的光带就是极光。那天晚上我感觉并不好,一个主要是怕,一个人胆子会很小;另一个觉得哎,到底好看在哪里?

第二个晚上我订的房间在海边。房主是个家庭主妇,她说,哦,极光啊,在我家院子里就能看到。我一开始以为她在说笑,后来发现没有,她家院子里真可以看到。半夜的时候我跑到院子里,天上慢慢又出现了一条白色的光带,而且她家屋顶上还出现了绿色的回旋,转瞬即逝,可是能明显看到两束绿色的光交织在一起,放电,然后消失。深夜的格陵兰海边,一切都静静的,我竭力克服自己对黑夜深海的恐惧,一个人在旷野里面,看着天边白色的光带。它不停在变化,有时候动得频繁了,会有跳舞的感觉。我开始慢慢敬畏起来,也开始觉得极光很美好,慢慢享受这一切。

年纪大了各种感官都变得迟钝——不是功能退化,是很少会大惊小怪伤春悲秋了。以前去一趟南法都感觉幸福得不得了,心目中美得跟天堂一样;现在去圣托里尼都觉得只是so so,整个人变得很漠然。好在冰岛还是给了我很不一样的感觉,这在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很值得。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Roland Berger Campus Recruiting Presentation

October 24, 2007 Leave a comment

昨天其实没打算去的。自从上次去复旦参加了一次Opera的Campus Talk之后觉得宣讲会也就是那样。当然这样的场合比较容易体会到一个公司的气场,掂量出它实际的分量。

晚上一个人骑车跑去复旦了。看路牌的时候发现有一行写着“恒隆物理楼”,我一直在思考它和恒隆广场的关系,呵呵。可能欧洲的公司大体上还是比美国公司要soft一些,不过Roland Berger是德国公司,所以soft中又带有天生的严谨。他们这次过来了一个partner,一个hr还有两个复旦毕业的consultant。hr讲话很干练,地道的上海女人;那两个复旦毕业的consultant讲话则都比较nice。我觉得跟我上次参加的Opera有明显不同。当然我不是说Opera那些人不nice,只是感觉上Opera就要agreesive一些。

上次跟mouse说现在最讨厌的就是arrogant&aggressive的人,她说你以前不就是这样么,现在估计本质上也还是这样…一直在网上看到说Mckinsey的人就是这幅德性,于是信誓旦旦地说Mckinsey我就不投了,当然凭我的水平别人也不会正眼看我。不过我总是觉得在一堆over achiever里面工作,生活会丧失掉很多乐趣的。大概我一开始就丧失了我的confidence,所以即使我arrogant并且aggressive,也不能像那些人那么纯粹。

对Opera的好感来自于他们对理工科学生的偏好;上次过来的那个manager就一直强调We are here to hire the smartest people。对Roland Berger的好感则纯粹是一种直觉,欧洲公司有欧洲公司的贵气,贵气中又不失平和,大概这就是我喜欢的吧。不过他们的hr一直说复旦如何如何,大概像我这样外校的学生也不大能够有机会吧。

PS:这两天陆续有人受到电面笔面了,Bless all~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I got a little drunk last night…

October 22, 2007 2 comments

昨天是我们伟大的殿堂惜惜(又名morgan)生日。我提前一天在宴月小厨订了位置,在Ichido订了一个十寸的提拉米苏蛋糕,还让他们在巧克力牌上写“祝我们的殿堂万寿无疆”。

嗯,首先要说到前天晚上。前天晚上我,googoo和她家覃覃,阿龙,小胖,关键词还有惜惜我们几个人打牌来着。打完牌惜惜说要去吃烧烤,于是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去吃烧烤吃到昨天凌晨五点多。

一般熬夜之后我就睡不好了,早上九点就醒了,心想他们都起不来,也没有人陪我去拿蛋糕,于是我就一个人打车去了五角场,顺便在巴黎春天买了几件衣服。每次买衣服就会欲望膨胀到不行,觉得没有钱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不过买完也就好了,我会安慰自己说反正我这种身材,穿再好看的衣服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接着我就去Ichido拿蛋糕,他们家的包装巨好看啊,我当时想以后还要来订蛋糕。后来我又在第一食品商店买了一瓶红酒,因为我们的殿堂最近有点酗酒,几乎到了无酒不欢的状态,每次出来都要喝酒。买完东西我拎着一个大蛋糕,一瓶红酒,几个衣服的袋子,还有我自己的包浩浩荡荡地打车回来。那个时候我没意识到我们漂亮的蛋糕是有可能被颠坏的…

接着就是昨天晚上了,小胖和饶琼、阿龙,波波,阿达,关键词,惜惜还有我我们八个人一起吃饭。本来还要叫googoo和覃覃的,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就没来。去宴月小厨的路上,惜惜大概看我只买了一瓶红酒,就很嚣张地跟我说阿龙他们几个人合起来也不一定能放到他。后来坐下来吃饭的时候我就把这话当玩笑告诉他们几个。结果这下就闯祸了…阿龙顿时说这话太insulting了,不能忍,然后让我跟他一起去再买点酒过来,说不用几个人,就他和关键词两个人惜惜就搞不定。我于是心里忐忑不安地和阿龙去买酒了,心想这下完了,今天不知道会喝成什么样。阿龙不喝白酒,所以我们买了一瓶白酒和一提啤酒。

回去的时候菜都吃完了。我很饿,于是一直嚷嚷要吃蛋糕,本来蛋糕也是我最大的期待。蛋糕盒子掀开之前我跟他们所有人吹嘘说这蛋糕巨漂亮巨精致blahblah,结果一掀开发现蛋糕已经东倒西歪了,那个写着字的巧克力牌干脆从蛋糕上跳下来了。阿龙还说这是印象派蛋糕吗。我郁闷到不行。

吃完蛋糕就开始闹酒了。我一直是很痛恨酒精的,小时候有太深重的阴影,所以几乎从来不喝酒。唯一的一次也是发生在今年。那一阵子一直不爽,然后实验室一起去吃烧烤帮一个人送行,我就喝了几口啤酒。那一次觉得还好,也没什么事。第二次就是昨天了。因为大家在一起真的会很开心,而且我想我喝一点点也不会有事,于是我就先喝了一点红酒,大概就一个杯底的量。后来闹酒的时候又喝了几口啤酒。总共也就喝这么多了。阿达他们一直在闹惜惜,说你服不服输,不服输就继续喝,到你喝好为止。惜惜同学大概也不想认输,但是一个人总归实力有限,而且寡不敌众,于是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认输了。

最后酒都喝完了,红酒白酒加啤酒。大概惜惜和阿龙喝的最多。回来的路上惜惜走路就有点飘忽。波波以前喝伤过,所以胃不太舒服。阿达总是号称自己不会喝白酒,不过昨天晚上他也喝了不少。小胖最厉害,喝完了还能骑自行车。关键词也没喝多少,没什么异样。我回到宿舍楼先到六楼去拿东西,结果下楼的时候就发现楼梯在转了,看东西都有点晕。进了宿舍收本本准备去实验室,结果发现还是晕,就坐了一会。后来发现一直晕,也没什么大事,就还是去实验室了。

去实验室给小胖打电话的时候他说殿堂叫嚣着一个鼻孔不能出气了。我笑到不行,后来12点多从实验室回来又弯到他们宿舍去看了一下。四个人都在床上…然后波波光着膀子在玩实况…据说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在讨论很A的话题,然后鉴于我去了不好讨论,所以后来惜惜一直跟我说siwen你下去休息吧。我想想我在他们肯定不会再说了,而且我也确实很晕,就回去了。躺在床上发现天花板还在转啊,我想我怎么这么weak,才喝了几口,不过也好,alcohol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今天看到阿达同学写blog来着,就想算了我也记录一下吧。昨天真的很开心。这个星期天是波波生日,我又要开始忙活了。

PS: 今天是mouse生日,祝她生日快乐。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突然想到上周日的电面

October 16, 2007 2 comments

上周日被那个电面刺激了,今天晚上开始准备了一下self introduction。写着写着就郁闷了,心想这么简单的东西当时怎么就什么都说不出来呢。还有暑假的internship,其实我还是做了不少事情可以说出来的,可是当时就跟脑子灌了浆糊一样。总而言之是觉得心里憋气,好不容易来个电面就被我搞砸了:-(

这两天迷上吃栗子了。下午一个人吃了快大半斤…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被炒得黄澄澄的栗子就完全抵抗不了诱惑…

Ok,继续我的interview准备,以防下次再搞砸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Just some recent photos

October 15, 2007 2 comments

晒晒最近拍的一些照片~

                      Samuel Aiden的左右护法…bobo和xiaop…

 关键词过生日…最外面左右两个是大师兄,再接下来左右两个是小师弟 

                    Starbucks…帅哥小兹鲁

                       小弟全家福…haha

 

                             我后面是太湖

                     据说这片沙地叫“金沙滩”…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感冒

October 14, 2007 1 comment

感冒了。不停流鼻涕流眼泪。难受死了。

晚上接到找工作以来的第一个电面。之前的这许多天都在折腾一些无谓且无结果的事情,没有任何准备,结果面试一塌糊涂,简单的自我介绍都磕巴不出东西来。不过这样也好,让我知道我还是应该focus在什么事情上。只是说归说,我好像一直以来都是在关键时候本末倒置,最后把自己置于很悲惨的境地。高考时候是这样,大学毕业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至少前阵子也是这样。

好了,接下来这段时间,专心找工作,专心科研。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我的“处女申”(续)

September 19, 2007 Leave a comment

昨天刚刚complain完我的处女申公司就收到了他们家Technology Division的回复,然后十五分钟前完成了他们的numeracy test,两分钟前完成了verbal test。至此我的处女申圆满完成。hoho~

从今天开始我要开始我漫长的申请之路啦。Bless myself~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我的“处女申”

September 18, 2007 1 comment

上个周末信誓旦旦要完成我的处女申,并慎重其事地选了一家意愿不是很强烈但是又很喜欢的公司作为我job hunting的起始站,结果网申时碰到一堆问题,到现在也还没能解决。期间发信过去进行交涉,投诉其网申问题,至今没有得到回复。投递简历时更搞笑,收到对方的自动回复,大致意思就是那个hr最近两个月不会在office。wo kao,到底你是招人还是不招啊。不要以为自己牛x哄哄的做事就可以这幅德性。

在这漫长的处女申过程中,我开了无数次小差,包括完成了另外一家公司的网申,还有准备完又一家公司要求的应聘资料。只是我还是希望能善始善终,早点完成我看上去遥遥无期的处女申。

PS:又有台风要来了。两年前第一次经历台风,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我在电脑前守了整整三个小时,最后到十点的时候我终于放弃,用尽剩余的力气回到宿舍,乖乖躺下,听着窗外台风呼啸的声音,对自己说,好了,一切该结束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My ring necklace

September 13, 2007 3 comments

我脖子上戴着一个戒指,是我去大连的时候花两块钱买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铜或者铁?上面刻有一些神秘的符号,我想当然地把它认作是藏饰。从大连回来就一直戴着它,中间取下来过一阵子,后来又戴上,便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昨天去鼎鼎大名的神奇照相馆拍照。负责摄影的女生剪着短短的男式头发,穿白衬衫和牛仔裤,说话很快,语气有小小的霸道,像“小太妹”,一点点。我总觉得她有les的倾向,不过只是猜测。这个小太妹看到我的戒指,问它戴在脖子上代表什么意思,我一时回答不上来。她表示出极强的好奇,问我在哪里买的,上面刻着的符号是什么,为什么戴它…我碰到这种事情一向很懒,懒得去说清楚,就随便敷衍了两句。接着她就说项链拍照的时候不好看,要取下来。我告诉她项链是活结,很好解开,结果她理解错我的意思,扯了半天,把项链的绳子差点扯坏。我突然就觉得很心疼。拍完照我自己又小心弄了半天,总算可以继续戴着。

我很少戴饰品,觉得它们带来牵制或束缚,不喜欢。比如戴耳饰,你得先在耳朵上打孔;戴戒指,那根手指就被圈住了;戴手链,太张扬,伸手即见…只有项链,带来的困扰最少。高中的时候戴过一个铜锁,用红线穿着,希望它可以锁住我的一些希望,不要流失。后来不记得为什么就摘下来,不是自愿的,导致一直很后悔,因为没有能坚持自己的喜好。中间又戴过一个Swarovski的水晶。其实我是很喜欢水晶的,不过那个项链,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戴了几天就收起来了。接下来就是这个戒指了。我希望可以一直戴下去,戴到我不想戴的那天为止。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此地即天堂

September 11, 2007 Leave a comment

跳舞,就像没有人在一旁观看;

爱,就像从未受到过伤害;

歌唱,就像没有听众;

生活,就像此地即天堂。

 

DANCE LIKE NOBODY’S WATCHING;

LOVE LIKE YOU’LL NEVER GET HURT;

SING LIKE NOBODY’S LISTENING;

AND LIVE LIKE IT’S HEAVEN ON EARTH.

——————————————————————————

  • 老板上午又找我小谈了一下。接下来这段时间关键词为:中期考核,paper,数据压缩… 当然,一直都有的关键词是工作,JOB, 工–作!
  • 从今天开始,不许每天中午睡到自然醒;不许每天在座位上发呆超过两小时;不许晚上除了想打网球什么都不想干;不许…一时只想到这几条。
  • 突然收到了Jerome从Kyoto寄过来的Card,真是surprise啊。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该死的这两天hotmail又down掉了,我都不能给他写信…
  • 最后,强烈谴责一下叫Morgan的某人,打着“牺牲我一人,欢乐千万家”的名号欺骗大家的感情,太发指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