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14

女人都爱Jimmy Choo

December 31, 2014 Leave a comment

年纪越大就会越承认,有时候有些人有些事,你不理解,不接受,只是因为你还没有到达相应的阶段,获得相应的经历而已。你的抵抗在你看来振振有辞理直气壮,直到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你才意识到,之前的抵抗,只是因为幼稚或者浅薄。

以前看康熙来了,看着台湾的一堆大小女明星对着鞋子头头是道,亦真亦假地展现出对鞋子的热爱和疯狂,而一双鞋子动辄上千上万,心里经常觉得不可理喻,会觉得这些女明星好浅薄, 不过就是一双鞋子而已。

对鞋子的态度转变来自于我最爱的靴子5050。我人生当中第一次买这么贵的鞋,第一次买了这么贵的鞋之后发现每一分钱都没白花,第一次开始认识到,有些鞋子卖那么贵,也许真有它的道理。

于是我开始第一次接触Jimmy Choo。我在官网上下单买了一双Black Agnes,不过是亮皮的。寄到的时候有点失望,觉得远不如网上的好看——当时我去Neiman Marcus的店面去看,也并没有觉得哪一双有多惊艳,我只是觉得好歹买一双试试看。

买了回来发现各种无语,首先跟太高了,我根本没有办法穿着它挤地铁——那些说Jimmy Choo最好上班穿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们是不是不用挤地铁?其次太娇贵,我穿着走了一点路,底就被一些小石子戳出了洞,我哭笑不得。最后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双鞋要卖600美元,我没有穿出600美元的feel,于是又开始觉得这些所谓的大牌也并不都物有所值。穿了几次之后我就把这双鞋打入冷宫了,因为实在穿不出去,我这种走路飞快的人,根本无法handle它的细高跟——神马Jimmy Choo可以穿着跑步,那是拍电影吧。反正这双鞋买了之后我就有点回到以前的状态了,觉得很多东西卖这么贵,只是因为受众群人傻。

直到上周去了银座。银座有一家Jimmy Choo的精品店,一楼二楼全是Jimmy Choo,和Neiman Marcus只有寥寥的几双鞋子不一样,这一家琳琅满目,网上看到的这一家都有。于是我又看到了那双Black Agnes,这一次是suede的,顿时我就被戳中了——光是长相,我就觉得它值600美金了好吗,我突然就有点明白为什么有些女明星说看到一双鞋,连穿都还没穿就想拥有它的冲动。

在日本试鞋子,店员是会蹲在地上,然后帮你穿的,服务周到的让人有点惊恐。我穿上了这双美艳绝伦的Black Suede Agnes,在明亮的大镜子前面左右端详,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脚可以如此好看。于是一下子觉得之前买的那双亮皮Black Agnes有了该有的价值——它毕竟为我打开了Jimmy Choo的大门,即使一开始我对它并不满意。我也开始意识到那些女明星也许并不全是虚荣或者说假话,有些鞋子你的确看到了,穿上了,就会马上想要买它,即使它价值不菲。

那是多么美的一双鞋,如果不是因为我最近财政持续紧张,我肯定刷卡买下来了。600美金对我来说不算一个小数目,也不算一个大数目,为了我喜欢的东西,我会心甘情愿花这笔钱。

从日本回来之后我又看了一集康熙来了,这一次又是在讲鞋子。几个女明星坐在那里,摆出那些她们觉得得意的,每一双都贵得要死的鞋子,我第一次觉得,她们并不是那么浅薄或者不可理喻,而反过来,有可能浅薄的是我,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些鞋子,就全盘否定,这跟我最讨厌的那些思想狭隘的人有什么区别?

所以,到头来,年纪越大越主流,别人喜欢什么,你就也会喜欢什么。女人都爱Jimmy Choo,而我,也爱Jimmy Choo。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Hobbies

没有谁是三头六臂

December 29, 2014 Leave a comment

我去东京住在我同学家,她有两个小孩,没有父母,没有保姆,然后她和她老公两个人都在上班。每天早上她早早的起床,收拾好两个小孩,做好早饭,然后出门上班,老公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小孩去保育园,把自行车停在地铁站,然后再去上班。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她先下班,骑车骑到上午老公停车的地铁站,把自行车换一下(只有那辆车有两个小孩的座椅),然后接小孩放学回家,老公下班了,再骑她的自行车回家。这时候还要做饭,洗澡,陪小孩等等,弄完这一切已经很晚了,也该睡觉了。有时候老公要加班,她一个人得搞定所有的事情;有时候她自己有事情没做完,于是做完这一切然后再加夜班。她因为之前是全职主妇,后来日本大地震的时候很多中国人离职回国了,她才找到的工作,所以一开始很拼命,每天学到三四点。现在一切已经好多了。

我感叹她的辛苦,她说国内的同龄人都太娇气了,说日本有很多女人都这样,自己带小孩,还上班。我觉得也是,我身边好多人都是离了父母玩不转的,当然也许国内的很多地方没有日本做得好,不能很好地配合上下班时间,不过我觉得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就是娇气。somehow我自己也很娇气,不过我总算有一些借口可以纵容自己的娇气——我只有一个肾脏,身体不好。不过只有我自己知道,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得不到我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恼羞成怒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那就不要了。我把这一切归咎于体制归咎于教育归咎于童年阴影归咎于中国人的进化程度归咎于所有其他外部原因,很少怪罪自己。

她问我这些年来的生活,我简单讲了一下。我跟她说我第一个男朋友跟她老公差不多,老实靠谱型,脾气也好,她就很惋惜,说我要是不折腾,也许现在早就有小孩了也过得很好。我当然是不想多说什么,不过我说了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对于自己做决定的事情,向来都有担当——我一点也不后悔跟那个所谓老实靠谱的男人分手。他一天到晚要我乖巧听话,我就心里飙脏话,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自己是个独立的个体,你可以关心我,可是不要指望掌控我。还有后来的男人嫌弃我不会做饭,我就很无语,我觉得你赚的钱没有比我多一分,为什么可以理直气壮地指使我做饭,还觉得这个是天大的罪过,不值得和我在一起。我同学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更何况很多事情也说不清。因为她毕竟比较传统,家里大多数家务也都是她在做,并且毫无怨言。老实说他们过成这样,她老公其实还是要感谢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

虽然我和我同学想法很不一样,但是我还是尊敬她,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看看她每天的时间表就知道了,她理所当然应该过得好——老公脾气好,上进,挣钱多,儿女双全,儿子听话女儿可爱,即使我不屑传统的价值观,我也会有一点羡慕她的生活,特别是一双儿女。

生活其实就是这样子的,你要什么你就得去努力——没有谁是三头六臂,轻而易举就能搞定。你觉得富二代官二代就可以么?也未必,他们起点那么高,除去特别没出息的,身上的压力不会比普通人小。还有现实生活对每个人是平等的,不管你有钱没钱,有能力没能力,家庭这个概念,对99%的人其实没有区别,你想要一个幸福的家庭,你就得付出和经营。

像我同学这样的人其实也不少,她们也差不多是我眼中过得最好的一群。她们首先有着一定的能力,可以在这个现实世界独立立足;其次不像我这样人生前半段沉迷于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有着接地气的价值观;然后她们还勤快,努力奋斗,为了自己和家人更好地生存,进而更好地生活。她们就是应该过得最好。我跟这样的人一般不会起太大的冲突,我能理解她们的价值观,也尊敬她们。

所以到头来其实很简单,安妮宝贝说得最好:“这个世界没有公正之处。若要自由,就得牺牲安全;若要闲散,就不能获得别人评价中的成就;如要愉悦,就无需计较身边的人给予的态度;若要前行,就得离开你现在停留的地方。”这个世界有的就是现实,若要过现实意义上的好的生活,就得跟我同学一样,勤奋努力——以前我以为只有小时候努力一下就够了,考上了大学一切一了百了,后来发现根本没有这么简单,人的一生都在竞争,你如果不持续努力,只能接受做竞争的失败者,二者必选其一。若要过得轻松自由,比如我,那必然要接受很多事情发生得晚,而且未必尽如人意——比如我不想要把所有钱所有压力都分给房子,那没有足够的眼光提前准备,我必然只能买一个临港的小房子;比如我不喜欢什么都听命于家里或者男人,必然只能跟那个所谓理想的结婚对象分手,现在还成了个离婚的女人;比如我觉得有些事情做了跟没做没什么区别,宁愿发呆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自己觉得无意义的事情上,于是我注定到现在一事无成。

真的,我现在真的觉得,没有谁是三头六臂的。你看到的那些成功,那些光鲜,都是拼出来的——最多有些人天赋异禀,并不需要拼的头破血流而已,就好象有的人轻轻松松也能考清华,有的人拼死拼活只能上二本一样。这一轮筛选过后,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范围内继续拼搏,考上清华的也许突然发现轻轻松松就只能垫底了,读二本的也许发现努力一下会有更多的机会。生活从来都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除非你放弃几乎所有的诉求。

这样其实挺好的,至少很合理。一份耕耘一分收获,到头来你发现小时候所受到的教育,原来不是骗人的,真是瞬间让人对这个社会,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

Categories: Dailylife

东京印象

December 29, 2014 1 comment

东京乍一看是灰蒙蒙的。

这种灰蒙蒙和北京上海的雾霾大相径庭,东京的天是蓝色的,空气里有很干净的味道,可是整个城市的色调是灰的,绵延不绝鳞次节比的灰,一直伸展到远方,和天际线和谐地连接,浑然一体。刚从成田机场出来,坐上空荡荡的JR线去品川,车厢里面只听得到一点低分贝的行驶的声音,窗外视野所及之处,都是干净安宁的灰色。天色渐晚,我开始想,哦,原来这个城市长这样。

朋友家是一个高层公寓,装修很日式,最好玩的是马桶间——他们把马桶的空间单独隔出来,大约不到一个平米,就放一个马桶,四周都是白色的墙壁,整个空间独立出来,小但是毫不局促,安静,不受任何打扰,让人觉得原来排泄是这么一件舒适而又神圣的事情。

第二天朋友带我去了箱根,然后去了山中湖那边泡汤,离东京两个小时车程。日式的温泉是全裸的,脱光了进去,先沐浴干净,然后有两个室内的池子帮你预热,然后你就需要一鼓作气跑到零度左右的室外,跑下一段不长不短的阶梯,然后进入室外的池子。我去的那家室外有一个石头池子,有一个木头池子,池子上方有木头搭成的顶来覆盖,但是丝毫不妨碍你泡在池子里面 看天上的星星。山谷里面,身子底下是热热的汤,呼吸所及之处是凛冽的冷空气,天上是一闪一闪的星星,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音响,和在其他地方泡温泉是截然不同的体验。

第三天我开始见识东京的繁华和精致。本来我以为银座也就是一个繁华的商业中心——再繁华应该也就时代广场那样吧,我是这样想的,到了之后发现原来不是。首先银座并没有非常喧嚣,反而相对安静,感觉高档而又精致;其次,银座好大——真的好大。横平竖直的好多条街,好多个block,全是银座——想想上海也不过从南京西路到静安寺那一条街长这个样子,顿时有点肃然起敬。松屋百货的总店就在银座,进去看了一下,全是大牌,当然有日本最有名的Issey Miyaki。东京的地铁也是神一般的存在,整个系统极其庞杂,有慢线,急行线,特急线,有时候慢线要停下来让急线先通过,调度系统精确无误,说是几点几分到就是几点几分到。不过那一天我并没有太意外,我觉得身为四大都市之一的东京,发达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虽然看上去是比其他三个都要更发达一些,纽约还好,伦敦有老牌城市的腔调,至于巴黎,巴黎没了卢浮宫基本就是个joke吧,我一直不知道它是怎么挤进来的。

真正震撼到我的是第四天。第四天我去了涩谷扫货,因为很多伴手礼都在涩谷。一出地铁站我就惊呆了,原来灰色调之下是如此的熙熙攘攘和热闹。五光十色的高楼下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每一个方向每一个角落,都塞满了人,各种各样的人,大多都是年轻人;可是又并不杂乱,一切都井井有条,活力十足。红绿灯交替的时候你可以感受到这个城市的节奏,数以千计的人同时过马路,脚步飞快却又互相礼让,几秒钟的功夫,这么数量庞大的一群人瞬间完成了迁移,各自奔向要去的地方,药妆店,或者百货,或者忠犬八公,或者地铁,或者写字楼——每一个人都能在这密度高到拥挤的地方找到自己的处所,狭小而又流动性强的处所。

这真的是太神奇了,这种感觉就是把全世界的中心地标时代广场再提升一下,然后人群的年龄层再降低一点,轰轰隆隆却又井然有序的节奏感,满满的都是活力。这种地方能激发你对城市的所有想象,和燃起你对城市的所有欲望。更神奇的是,东京不是只有一个地方这样,还有新宿,还有池袋,还有六本木,还有好多好多的地方,都是这样,这个城市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你对它的认知,直到最后你俯首称臣。

极度严谨自律而又敬业高效的日本人,创造了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奇迹。东京,诠释了磅礴恢弘的人类都市发展到极致的样板,这世界上再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城市,可以到达这个顶峰,与之比肩。

可是不要以为这样的城市就没有温情。

有一部电影叫东京日和,讲述的是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和他的亡妻阳子的爱情故事。阳子外表看上去身体健康,但是她患有内分泌失调症,于是经常有超乎常人的举动和行为,内心严重缺乏安全感。她的爱人尽了一切努力保护她,让她免于遭受现实世界的残酷,可是到最后她还是离他而去。这对夫妇就是生活在东京,生活在全世界节奏最快也看上去最不近人情,一切都有秩序到近乎机械化的城市,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爱所能够到达的最高境界。

我在东京问路多次,在银座有一对穿得很好的夫妇,看上去是有钱人,男人气质严肃女人长得美丽。我问他们路,男人还是不苟言笑地跟我指路,我道过谢准备离开,那个男人突然说,其实我们也要去那里,你可以跟我们一起,然后微微地一笑。我说,我不想打扰你们,然后他们都笑了。在一个小酒馆外有两个抽烟的小女生,我又跑过去问路,一个小女生指着另外一个说,她的英语比较好,另外那个就直接把烟掐了,然后说,我带你过去。

还有我的同学。我同学的大儿子三岁才到日本,一句日语都不会说。他们把他送进保育园,他很抗拒。保育园的老师为了让他尽快适应,自己开始学中文,然后领着保育园的小朋友学中文,在保育园的很多地方贴上中文标示,一点一点,让这个小朋友慢慢地开始开口讲日语,开始和小朋友一起玩耍,开始真正融入保育园的生活。

有一家很有名的拉面馆,里面出奇的狭小却又出奇的干净,一条长桌子,然后几个服务生穿着黑围裙,沉默而又麻利地在做事情。店长手上有爆出的青筋,一言不发,根据客人的下单飞快地做完一份又一份面,然后让女服务生端到客人的面前。我看到他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觉得吃到嘴巴里面的每一口面,都有着他的专业和心意。

还有东京的点心。日本人在点心这个领域几乎是登峰造极的,虽然西点是欧美人发明的,可是日本人将它们做到了极致——这就跟虽然四大城市有三个都在欧美,可是东京横空出世把其他三个都给秒了一样。各种包装美轮美奂到让人不忍心下口的点心,味道也同样好到让人瞠目结舌,绵密细致的口感,甜而不腻的奶油,这个城市是会让你有沉溺在其中的冲动的。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城市,言语无法表达我的震撼和尊敬。在城市这个领域,它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Categories: My trip

我爱你 之三十九

December 11,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十一节 离婚了

昨天我们去离婚了。

在韩鹏回来之前我其实一直没下定决心。我觉得婚姻是一件需要尊重的事情,内心深处我还是想维护它,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维护了。我不可能离开上海去天津或者埃及,一时半会他也不会回来,更何况感情也破裂了。

不过很多心理活动都是在我见到他之前。前天见到他之后我顿时就心灰了——我突然发现,他已经完全不是我当年喜欢的那个人了。我们今年有大半年没见面,电话里面虽然经常吵架,但是至少他的声音让我觉得这个人跟以前没太大区别。等到我看到他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其实完全不一样了。当年我们刚碰到的时候他没有受过任何社会的阉割,身上都是健康,阳光,最多有一点不伤大雅的玩世不恭和傲慢。现在的他,整个人面目全非,不管是面貌神情,都是满满的戾气,而且邋遢,不修边幅,世俗不堪。

我很难过。我突然就意识到,我的感情救不回来了。其实结婚那天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只是他当时的面目跟他以前相差没有那么大,还有当时被结婚这件事情冲昏头脑,我没有太去计较他气质上还有神情上的变化,最多心中有点忐忑,会觉得好像一切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好。现在隔了快一年再重新看到他,我才发现他已经回不来了——如果说当时是因为工作的不顺利所以他有点萎靡,那么现在他工作已经在轨道上了,他却没有往好的方向变回去,而是越来越差了。

可能年初结婚的时候我如果能多考虑几天,我们就不一定能结婚了,但是anyway我没有太后悔这件事情。我觉得如果再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结的,在那个时间点,我就是需要有这件事情的发生。我只是在这一年过完之后,有点觉得自己决定结婚的整个大前提——我们互相相爱这件事情,也许并不存在,于是这个结婚从头到尾就成了一个笑话。

心灰归心灰,我也还是试图跟他好好谈谈。坐下来之后就闻到了他身上的烟臭,一开口全是那种老烟枪的口气,我再一次很难过。我想起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嘴巴里面的那个味道,我一度很迷恋的那个味道。交谈根本无法进行,他完全不觉得他不尊重婚姻是什么过错,他也对于自己这样的行为毫无愧疚。到最后他甚至动手了,他把我摁在床上,然后反扭着我的胳膊,逼迫我同意离婚,于是我彻底死心,答应了。

这个人到这种时候就完全展现出来了我之前没有认识过的一面。来之前他说是跟我解释,同意不同意在我,但其实他根本不是这样想的,他想的是不折手段,软磨硬泡逼我就范。他的这种没有道德原则只求达到目的的本性我以前也见识过,比如为了找工作他就觉得可以伪造出一切简历;比如他被以前的公司开掉了找不到工作又立马屁滚尿流去求老板;比如他有个兄弟分手了他就跟他们一起把兄弟的前女友打了一顿等等,我只是从来没想过他有朝一日会用这种龌龊的本性来对付我——我是有多幼稚呢,或者是有多盲目地相信感情,而这个感情还是我一厢情愿以为的感情。

到了晚上他一开始出去找酒店,没找到。后来他跑回来,说要睡在沙发上,我也没意见。最后他还是睡在了床上,他说我不会碰你的,你让我睡在床上行不行,我没吭声。半夜他发起了高烧,整个人烧到发烫,一直在呻吟,甚至有一两声哀嚎。我一方面可怜他,一方面嫌恶他。我在他呻吟的时候问他,你觉不觉得这是报应,他说,如果是报应我认了。中途我纠结了好多次要不要爬起来照顾他,最后我还是放弃了。

到了民政局一切很快。我也无意去计算过去这几年的得益于损失。钱财上我自然是多花了一点钱,不过这也不算什么,他也并不是刻意花我的钱,从头到尾大概让我买过一个电脑。我的房子车子他自然是不会动的,然后我看着他暴戾邋遢的样子,心里虽然难过,但是也并没有觉得这样就很不好。我只是觉得我真的太不会看人,找了一个这么不尊重婚姻的人,于是我的婚姻惨淡收场。

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生活的戏剧性让人始料未及。在这件事情里面我最大的痛苦第一就是我以为的感情基础并不存在;第二就是我看中的人原来这么烂——否定自己always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尤其对我来说。

不过结束了就是结束了。之前我已经意识到三十岁之前体验人生,三十岁之后坐享人生的梦想完全是天方夜谭,那就继续犯错继续生活吧。

Categories: Books

La belle et le bad boy——高逼格故事一则

December 8, 2014 Leave a comment

看过欲望都市的人应该都知道这首歌,大结局的时候Carrie在巴黎的街头上奔跑,奔向她的爱情,背景音乐响起,放的就是这首歌。每次它的旋律响起,我脑海里面就冒出奔跑的画面。它本身是法语,我不知道它什么意思,可是我知道,它代表了一种态度,一种女人勇敢无畏地追求自己爱情的态度,在爱的世界里一马平川。

2008年我第一次去巴黎。那个时候我的感情刚刚起步,但是已经进入低谷,我根本不知道如何修复自己的心情。我记得自己在巴黎圣母院坐了很久,一直祈祷说到底神能不能赦免我的罪,指引我方向,然后在塞纳河边默默流眼泪。后来我翻出来了这首歌,勉强过了那一天。

第二次是在伦敦。我依然不知道感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追求我的爱情,我在摩天轮下冻得瑟瑟发抖,心情抑郁。摩天轮最后我也没有上去,我听了一下这首歌,喝了一杯热巧克力,然后默默地离开。

2010年去了罗马。在罗马的时候,我觉得我开始找到感情的答案,但是还处于挣扎期——就是那种我要努力往前走,但是身后有一股力量拽着我,之前我一直顺从但是心里还是想往前走,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我开始往前走,和这股力量战斗了。在罗马有没有听我不记得了,可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城市。

2011年我在北京。在北京我终于解脱了,我终于开始和Carrie一样,坚定地选择了自己的爱情——而我自己的爱情,就是和之前的感情彻底了断,那根本不是我要的爱情。我一直往前走,拽着我的力量开始了最后的疯狂,于是我也做了最后的努力——逃离上海跑到北京,最后我赢了。在北京的时候我偶尔会把它拿出来听,一个人窝在床上,内心孤独难过但是平静。

2012年我又去了纽约。这个时候我是比较开心的,人生当中少有的开心的时刻。我在曼哈顿走的时候翻了它出来,当作是一种庆祝,庆祝自己终于抛弃了我的人生当中从来不应该存在的感情,开始真正意识到自己应该追求怎么样的生活。

2013年年初在墨尔本,我的感情又起了波折。可是这一次我不再仓皇,我开始觉得感情虽然一直给我带来困扰,但是在我渐渐明白了我的爱情应该是一种什么样子之后,我变得坚定了许多,一段关系不work不代表我的感情失败,而想通了这一点,即使是感情的低谷,我也不再那么仓皇和绝望。

上个月我在新加坡。我依然很难过,因为我的婚姻很失败。有一天下大雨,我脱了鞋子拎着它们,从地铁站跑回酒店。在大街上一边奔跑我就一边想起了这首歌,于是我又有了一点勇气,我开始鼓励自己说,要找到一个对的人,可能并不是我想的这么容易,即使失败了也只是教训,并不能因此而颓废。

离开新加坡的时候,在樟宜机场我一直听一直听,一直跟自己说,无论结果是什么,你都不能丧失自己的勇气,还是要努力地追求自由,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加油!

Categories: Dailylife

高逼格人生

December 8, 2014 Leave a comment

最近我很沉迷于逼格这件事情。

上个礼拜在新加坡,收了工下大雨,我于是脱了高跟鞋,拎在手上,在CBD的街道上狂奔。当时我真是被自己帅得一脸,觉得逼格高到无法自拔。为什么呢?第一,我在一个逼格高到爆棚的地方——新加坡CBD,目前所有大城市的CBD里面,能让我敢脱了鞋子直接在大街上跑的,只有新加坡——太干净了好吗?第二,一个现代女性,结束了一天的战斗,拎着战鞋,在大街上冒雨奔跑,这是一幅多么让人心生敬佩又印象深刻的画面?总之就是太帅了。

后来在樟宜机场,我一直回想自己在新加坡的街道上奔跑的场景,然后就想起我的战曲——欲望都市大结局的时候,Carrie在巴黎的街道上奔跑,背景响起那首靡靡之音——La belle et le bad boy,然后我就想起,这首歌真是陪我走过了所有感情的大小段落。2008年的巴黎,2009年的伦敦,2010年的罗马,2011年的北京,2012年的纽约,2013年的墨尔本,然后今年年底的新加坡——想着想着我就热泪盈眶,觉得自己又充满了勇气,一马平川。于是我又被自己帅得一脸,再次逼格高到无法自拔。这真是充满幸福感的瞬间。

说了半天逼格,逼格到底是什么呢?百度百科上说,逼格,就是装逼的格调。对我来说,逼格,就是生活的格调——所有你对生活的要求,所有你对自己还有他人的态度,所有你在对待和处理事情中的偏好,所有你展现出来的image,都是逼格。

在最现实的范畴里,衡量逼格的方式当然也是最简单而又粗暴的。比如porsche就一定比qq逼格高,Ritz就一定比如家逼格高,樟宜机场就一定比虹桥机场逼格高,等等,诸如此类。在价值可以衡量的东西面前,价值就是逼格的标准,高下立现。所谓的装逼犯都是这么来的,装也要找个方向,这个方向是什么呢,必然都是以现实的标准更好更贵更拉风更上档次的东西。就像上面我说的那些城市,巴黎纽约伦敦,如果换成仙桃天门潜江,马上就逼格毁灭,我也不会自己被自己感动到热泪盈眶。

可是我的世界里,逼格始终代表着一种attitude,态度,这个态度至关重要,甚至重要过逼格本身。比如我开不起porsche,但是我不羡慕嫉妒开porsche的人,同时我也在努力奋斗让自己可以买一辆porsche 911,这就是态度,这种态度就是高逼格——不卑不亢,坚持奋斗。比如我知道做人可以不用那么真实坦白,这样会少掉很多麻烦和伤害,但是我还是继续这样,这就是高逼格——做自己。还有比如跟人约会我尽量不要让自己迟到,比如我对比我弱势的人很nice,比如我会尽量学习让自己减少带给别人的麻烦,比如我努力一个人生活让自己成为坚强独立的女汉子,比如我从来不觉得在男人的世界里就一定要依附男人而是应该平起平坐,比如我尽量让自己变得专业,这些都是高逼格,并且我希望可以做到更高。

在态度开始彰显出来以后,很多事情的逼格自然就高起来了。在价值可以衡量的范畴,价值固然是逼格的标准——可是人生的态度,是凌驾于价值之上的,因为人生百转千回,很多事情根本无法用现实的价值衡量;即使可以,也需要屈居于态度的身后。比如我的阿姨,我的阿姨是一个安徽人,每周或者每半个月会帮我打扫一次屋子,一次五十块钱。每一次她会把房子的各个角落都清扫一遍,然后再用湿抹布拖上一遍,最后用干抹布擦一遍。做完这些她还会替我洗衣服,叠被子,晾衣服,收拾鞋子等等。有一次我回到家,她把我的被子套好平铺在床上,松松软软的,一看就很想睡上去。我觉得我的阿姨做清洁这件事情就是高逼格,五十块钱经常不够我一顿饭钱——我最近经常直接在酒店订餐,ritz的一个炒饭是128RMB还加服务费。可是她做的很认真很好,我于是尊敬她。可能我觉得在酒店经常直接订餐这件事情逼格很高——因为在我的时间和价格面前,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我的时间,这种态度是高逼格;但是在我的阿姨帮我认真打扫屋子这件事情面前,我那点微不足道的可笑的逼格简直是无地自容。

所以到最后逼格还是依存于你自己内心的感受。内心强大到混蛋的人,我觉得甚至都不需要理会现实生活的那一套标准,整个人生会所向披靡,逼格满溢。追求高逼格的人生,还不如说是继续修炼内心的世界,让自己变得更加真实无畏,无愧于心。

Categories: Dailylife

关闭朋友圈

December 4, 2014 Leave a comment

最近我把朋友圈关闭了,因为我觉得烦。也许很多人认为我是一个很需要attention的人,但事实上并不是,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在自娱自乐,当然和一些人插科打诨也让我觉得快乐,所以一度我很enjoy制造话题。可是如果这个乐趣不能超过烦扰,那就是不值得继续了。

其实人生的每个阶段我都会做这样的事情。基本上我是一个会做减法的人,减去生活中所有不必要的人不必要的事情,在自己能力所及范围内。以前我可能年纪小见识也不够,每次想要这样做时总会有一些隐隐地担心,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承担这样做的后果,也有点害怕孤独。不过现在我发现基本在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甚至都不用很公平的环境,你可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为所欲为——只要你能力够强。于是我就更加不纠结了,一切烦恼都是能力问题,甚至孤独都是,因为你如果有足够的魅力自然会有人来陪伴你。想通了这一点,我开始对我身边的人,对很多事情就完全失去了容忍和耐性,因为我实在失望过太多次了。

这个失望是从刚工作的时候开始的。我本来以为在代表了国内最高水平的上海,还是一个全球知名的外企,里面的人再不济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一进来就发现我真的是想错了。有些人真是还不如没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说呢,没有受过教育的人至少不会自我感觉很好,如果比较有sense的还有救;那些自我感觉很好又浅薄狭隘的人,基本是无药可救的——就是心眼脏但是不觉得自己脏,还自鸣得意,经常居高临下judge他人,不知道哪里来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当时我还是太年轻,有点怀疑自己的标准和认知,也总是觉得不可能这么多人都这么差吧,于是百般委屈自己。后来兜了一圈,发现还真是很多人都如我想的一样差,可是我受的委屈已经弥补不回来了。现在想想,我奋斗了这么多年,真的不是为了和这样一些市井泼妇一样的人在一起的,好心疼当时的自己。

后来这一部分人被我彻底剔除出去了,但是失望并没有停止。剩下的大多数人无论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也还是会先下意识地把自己处于一个所有人监管的状态,会考虑这个事情这个话会不会影响到他人,从而给自己带来损害——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性,怕伤害他人固然是排在怕伤害自己之后。可是我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一个人应该自由坦荡地做任何事情说任何话,只要没有犯法,只要没有违反监管条例,其他人的输出根本不用计算在内。至于有些人有害,那么应该剔除的是这些人,而不是正常人的言行要受到牵制。

想法不一样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这样导致我跟很多人——甚至所有人的交往都变得很烦扰,因为就算我不考虑这无形之中的群众的监管,我交往的对象要考虑,于是我如果要考虑对方的感受,我就得被迫考虑,而这件事情本身是违反我本性的,于是又有了很多的失望——这个失望主要是觉得交流受限,失去了乐趣。那怎么办?我还是觉得我自己比较重要——以往无数次的经验也告诉我所有关键的时刻其实你就是一个人,于是只好切断这所有让我不自在的交往。

朋友圈之所以会给我带来困扰,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我觉得受到牵制,不自由——因为很多人是同事,虽然我觉得并没有利益冲突,但其实一言一行被密切monitor。我很讨厌说一句话做一件事情要优先考虑别人的感受而不是自己;我也很讨厌为了天下太平,只能po一些无关痛痒的照片说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我更讨厌被一些智商情商人品都堪忧的人评论judge,怎么也过滤不掉。以前我觉得这些烦恼和获得关注插科打诨的 乐趣比起来差不多,可以互相抵消。现在可能是我要求越来越高了,我觉得烦恼太多,于是就索性不玩了。本质上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连玩乐也喜欢很严肃地玩乐,不喜欢任何的中间状态和浪费时间。于是还不如我一个人自娱自乐,享受人生的愉悦和苦楚。

Turns out我的人生到最后就是一个孤岛,不过我也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因为我裸奔了这么多年,也并不见得有人多了解我。有时候想想这么多年我遭受的苦难和委屈,我会觉得如果我早点能做到这样,我自己可能会更加不后悔我的人生。

Categories: Dailylife

我爱你 之三十八

December 1, 2014 Leave a comment

第十节 我不会认输的

事情到现在也还是这个样子。我经常会让他打电话过来,然后骂他,他也不说什么,要么就是道歉,要么就是被骂急了跟我吵几句。前一阵子我也厌倦了,就干脆完全无视他,他自己主动打了几个电话过来问我怎么了,大概是想问怎么不骂他了。

不过他明天就回来了,我让他滚到上海来给我解释清楚,并且把他这几个月的工资给我让我度过最近的经济难关,他倒都乖乖答应了。他说他想离婚,但是我不同意他也接受——seriously我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我也不想知道了。

一开始我真的有点措手不及,我在想,我满心期待结婚了,然后突然就成了离婚的女人,我接受不了。我心里还是很尊重婚姻的,觉得婚姻就代表了一种承诺,我愿意跟你一起生活。后来我就不管了——我没有办法管,我不想再让自己陷入无止境的自怨自艾以及自怜里面去,我觉得就算我的人生千疮百孔,我真的已经实现我的人生理想环游过世界了,其他所有发生的事情,我都应该把它们看成额外的馈赠,好的坏的都算。当然我身边的几乎所有同事都跟我一样环游世界了,但是他们还有好的婚姻还有所谓的一点事业,比我要过得好一些,这样比一比我应该是过得最差的——可是我为什么要跟他们比呢?

昨天去了一趟惜惜家,把车子交给他,让他帮我顾一下。他的女儿很可爱,看到他的女儿我心里还是会有一点难过,可是我强迫自己不要往那个方向想下去,适可而止。现在每次情绪不好了我就自己收住,我觉得如果以后一切得偿所愿那就是锦上添花;如果一切破烂不堪那就算是我命太坎坷,我真的不能期望太多。

惜惜一直劝我,他说他跟他老婆吵架也经常会口不择言,让我哄哄韩鹏。我说我已经哄过了,他说不喜欢我了我有什么办法?惜惜说他是气话,我说我不知道是气话还是什么,但是我觉得他也许真的没有我想的那么爱我。

晚上我跟装修队长确定家里的涂料颜色,他问了问居然跟我说你应该死拖着不离婚,这样男方家里肯定会出一大笔钱的,你真的不用着急。

我觉得这都不是我想要的解决方案。对我来说,不爱就是死刑,如果他真的不爱我,我就要搞清楚他为什么来跟我结婚;如果他变心了,我就搞清楚为什么变心;然后我们就可以结束了。至于钱,我是可以从他那里拿一些钱,不过也就这样了,我根本也不用靠他来养活,不管他们家一贫如洗还是家财万贯,那跟我没关系。

还有我绝对不会认输,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可能认输。之前在公司被老女人欺负,也有很多围观者冲上来看似好心其实是在添乱地指责我不会做人,我就一直没有认输过,我觉得根本不是我的问题,只不过老女人处于优势地位,大家现实而势利罢了。这件事情也是一样。我和韩鹏的感情不顺利,这段婚姻没有work out,只能是说我眼光还是差了点,自我感觉还是好了点,更重要的,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善良,觉得每个人都会跟我一样尊重婚姻,但是其实韩鹏并没有。

可是这样我就会改过么?我就会承认我找90后是个失败么?我就会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希望找到一个大家眼中的如意郎君么?想都别想。我这一辈子最看重的就是我自己的感情,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来指点我的感情,对我自己,只要我有交代,这个感情就算是成功的。以后我也还是希望我能一如既往地追求感情,只是同时我需要变得更强大,更强大一些,让自己可以在伤害来临的时候更坚强,在结果不好的时候可以更镇定,在感情失败的时候,还有着并不那么失败的姿态。

不是我不想要婚姻幸福儿女双全,只是我真的需要先找到一个让我愿意的人。也许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斗过老天,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我还是想要斗,我还是想要按照我自己的心意生活,即使我经常也会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可是我还是想要为我自己再努力下去。

Categories: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