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16

LELO Lily

August 26, 2016 Leave a comment

LELO Lily是啥,自己google。

实习生妹子送了我一个LELO Lily。那天我们两个在长泰喝酒,一开始在Friday,后面又转战到长泰三楼。我开车了,没喝,她喝了两杯面不改色,一杯长岛冰茶,一杯忘记了。

每个人对于自己的同类,总是有着天生敏锐的雷达。三言两语,几个眼神,就马上聊开了。当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时间的沉淀,是很难有很高的价值的。可是到我这个年纪,碰到一个能马上聊开的人,也不太容易。

我说过我不敢小看任何人,特别是碰到了我的同类,即使她比我小12岁。我们这一类人,归根结底只有四个字:欲望太多。那些生无可恋的表情,那些无形之中表露出来对生活的态度,那些对于男人对于感情的理解,甚至那些万千商品之中挑选上身的衣裙,都是这四个字的诠释和延伸。

聊太多也不是好事。那天我跟她开玩笑说,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性生活。身体上的寂寞,是你可以客观感受的存在。我并不需要一个男人陪我上班下班陪我吃饭聊天,但是我真的需要一个男人陪我睡觉,调节我长久失调的荷尔蒙。

她说,那你就去撩汉啊,我就很会让他们对我欲罢不能。我笑笑。对男人这件事情我真的很挑剔,而我大摩羯,对于任何事物,向来只有两种状态,套在男人身上就是:有兴趣和没兴趣。有兴趣的太少,没兴趣的不想撩,到最后就变成,荷尔蒙快失控成洪荒之力了。

于是她说,哦,那我送你一个玩具,瑞典的牌子,很有名。希望可以帮到你。

我就这么收到了一个礼物,LELO Lily。在网上查了下,价格不菲。我想要给钱她,她坚决不要,反过来问我,你怎么这么计较?我欲哭无泪,很想跟她说,我的大大咧咧在最开始的几年被一些女人虐成了什么样,不过后面还是忍住了。我只是说,这里是上海,这里的人习惯计算得很清楚,不占人便宜。她说,那你对我不要这样。

那好吧,曾经我因为吃了一个女的几个提子被口诛笔伐,现在又有妹子送给我一个四位数的玩具云淡风轻。这个世界经常让我搞不懂,我也不想懂了。我只是心情很复杂,觉得可能万事都有轮回,老天不会持续虐待或者褒奖任何人。

回到家我打开了盒子,Lily长得小巧可爱,就跟下面的图一样。很难想象这么cute具有设计感和现代感的小物品,进入的却是人类最原始的领域,提供最原始的快感。关于它的试用体验我写了一篇blog,今天删掉了,觉得会惹来麻烦。不过不管在什么时候,期望过高都不是好事情——它长得太漂亮,也太有名,于是我不由自主地拔高了自己的期待,可惜事与愿违。

人生好艰难,即使你抛开男人,抛开感情,单纯只是想让自己的身体,获得更多的快感,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真让人沮丧。不过总体来说我还是算开心,有这么一个女孩子,有这么一件事情,还有她的那些故事,还有,一个萌翻天的,LELO Lily。

LELOLILY.png

 

2016年8月29日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Randoms

理想主义

August 19, 2016 Leave a comment

什么是理想主义?不知道,但是,我已经很多次被人说我有点理想主义了。

这其实没啥。可是,就,你每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好像都觉得对方隐隐约约带了一点贬义,然后我就心里一哼,懒得说话。

我是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定义,不过,老实说,我这样的人,确实从心底里看不起太现实的人——人类世界为啥有纷争?因为根本不可能求同存异,很多观点都是对立的,互相嗤之以鼻,觉得哇塞,傻逼这么多。于是就你死我活了。

最近组里还来了一个女生,因为我的感情生活总是被拿来讨论,她大概也知道不少。有一天她跟我聊了一下,说实话我有点被惊吓到。她大概就是很标准的现实主义,which,被很多人接受,觉得这是正常,主流;只有我这样的人,从头到脚都在表示着不赞同。

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解释起问题来,真的是截然不同。如果我学会用她们的角度思考问题,很多事情会变得好可怕,而我,显得好傻好天真。可是事实往往证明,是她们赢的。她们在现实生活里面过得更好,而看上去牺牲的,都是我这样的人。

我也不知道理想主义者是不是可以被归纳为懦弱,躲在自己的壳里,不愿意去面对这残酷的世界。特别,你知道,在这个时代,基本是现实主义者的空前盛世——按步就班结婚生子买房子,特别是买房子这件事情,影响了很多人的人生。

为什么要买房子?因为现实主义者不会接受结婚没房子;为什么要早早结婚生子:因为这是社会主流;为什么这个时代是他们的天下?因为房价飞涨。

当然你可以说,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怎么会care房子。可是理想主义者也要生活,理想主义者也不是每天衣衫褴褛走在大街上,生活得好,体面,是人类的基本诉求。这个时代,你如果按照现实主义者的游戏规则,你会大胜——which,对理想主义者,真的是深深的挫败。

不过这当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一直困惑我的,还是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可以这么大。我对自己,对这个世界都充满深深的无力感,也充满深深的倦怠。

Anyway人生都是很无聊的吧,至少我是这么想的。我当然不会去自杀,每天吃喝玩乐还是有点意思,不过总感觉,还是少了些什么。

算了,去吃饭了。

 

 

Categories: Randoms

新来的实习生

August 18, 2016 Leave a comment

组里新来了两个实习生,妹子,一个95年,一个94年。

先说94年的那个。94年的这个妹子很正常,看上去是正常的乖小孩——原谅我用看上去,因为我从来不敢小看任何人,即使我比她们大一轮。

比较开始了解她是在饭桌上。最近我荷尔蒙又开始不正常,蠢蠢欲动,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在眼前晃来晃去又不敢上,然后更悲催的是,我的这点挣扎的心思全世界都知道——于是他们就在饭桌上谈论了起来,这是前提。

(插播一下,我这个人有种奇怪的自尊。我总是觉得全世界都知道,也无所谓,只要他不知道就行;就算他知道了,也无所谓,我装作他不知道就行;以此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可以任由他们饭桌上讨论)

妹子突然插了一句,哎呀我都没有被人表白过。我心里一动,我说那你和你男朋友那么恩爱呢,是怎么回事呢?她说,是我主动追他的。我于是一愣,然后她就很自然地讲述她如何追求她男朋友的过程——这是一个付出型的小孩,她不介意先付出。整个过程听下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出格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她主动一点,送吃送喝,每天约吃饭约自习,然后过了小半年,搞定了。

她叙述的时候满脸阳光,好像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她说,塞总,喜欢就去追啊,男女平等,为什么一定要等着别人来主动?她还说他们没确定关系的时候,大概是一种什么状态。我大概就是这种时候喜欢上她的。我觉得她不管怎样不会过得太差的,因为她愿意付出,which,是我死也不愿意做到的事情。

昨天她来找我问问题,我于是就顺手检查了一下她的学习情况。我觉得她挺厉害的,还没毕业呢,再指导一下估计就比我厉害了(不得不说我真的很废)。她的工作大概也跟她的感情状况一样,她会先付出,然后,结果都不会太差。

这样的女孩子,这一生大概都是不会过得太差的。她的人生也许会很顺遂,也许不会,不过我都不是很担心她。Maybe我还有一点羡慕她?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注定没有这样的人生。我注定不会耗时半年去追一个喜欢的男人;我注定不会在很多很多其实需要主动付出的事情上,不太有保留地付出;我也注定不会像她那样脚踏实地地生活——于是我注定没有她过得好。

当然我并不嫉妒她,因为她的生活给我,我也不会要。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不过这不妨碍我欣赏这一种类型的女孩子。以前也许我不太懂得欣赏,但是现在我会学着去欣赏,她们其实有她们的魅力。

——————–

再说95年的那个。95年的这个妹子,师太看到她,跟我说,她脸上的表情,跟你一模一样。我问,什么表情?她说,生无可恋。

这个妹子我第一次接触就知道,她是我的同类。不一样的是,她是个富二代,还没毕业已经想着买车了。她很放得开,跟我还不是很熟,就已经开始大聊男人和性爱,跟我讲她勾搭男人的故事,还想约我一起出去玩。

我喜欢她——或者我也不是喜欢她,我只是很清楚地知道,这是我的同类。这个女孩,有着茫茫多的野心,对这世界也有着茫茫多的厌倦。我是不知道她才21岁就怎么已经这样了,可是很多事情往往跟年纪也没关系。她和我一样,注定不会过上前面那个妹子简单而快乐的生活。

不过她比我运气好。我当年一毕业就碰到了几个神经病一样的老女人,而她,碰到了我。于是我每次看着她,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一方面她时时刻刻让我想到年轻时候的我,想到我那时候遭受到的种种待遇;另一方面我对她不可抑制地产生好奇,我想知道她接下来的人生走向,想知道她会不会过得好。

工作上她倒是没怎么来找过我。我觉得她大概也跟我一样,很快会发现这个工作很boring,会发现这个地方也没什么挑战性,这里的人,也大多都是在混日子。接下来呢?不知道。我对于现状其实可以改变的并不多,但是她,我不知道是该希望她不要选择在这里蹉跎时光;还是该希望她就留在这里,然后继续自己的上天入地。

她昨天大大咧咧说了些话,立刻就被人暗地里judge了。所以我有时候觉得,当年那几个老女人,也并非十恶不赦。人的天性,本来就是这样。很多人对自己的狭隘和偏见不以为意,同时又觉得,这个世界,永远只是他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适者生存。她会不会过得好我不知道,但是她一定会活下来,就跟我一样。所以我也不担心她。师太问我会不会给她什么建议,因为她那么像我?我说当然不会。我之所以为我,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是,我很少会觉得自己有资格给别人的人生什么建议,我也不想去干涉任何人的任何行为。再说了,我多怂啊,我多软弱啊,她搞不好比我厉害多了——其实她现在已经开始指点我追男人了。。。其他方面,她也可能早就超越了我。

——————–

还有一点让我感触特别深,这两个女孩子彼此之间还算融洽,她们都是北方女孩子,反正都不是上海人。我想了想我那时候,我碰到了一个everybody都说好,只有我觉得并非如此的上海女孩子,从头到脚我都不适应。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怀疑是我出了问题。所以看到她们两个感情好,我总是有点难过,我当时如果运气好一点,该多好。有些事情长篇大论也说不清楚,但是懂的人自然懂,人与人之间各种微妙的情绪,你如果经历过或者旁观过,你就一定会知道。我并不想扯上地域,但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实大家心里都门清。

———————

当然了,现在,也才刚刚开始。如果说我比她们大了快一轮,有什么更多的人生经验的话,那就是,任何事情,不要迅速下判断。所以接下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只不过,这两个女孩子,算是我最近生活里面比较少的新鲜事之一。有时候我真的会有恍惚感,一年又一年地更替,也许很多事情,只是一遍又一遍重复地发生。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而我要做的,大概也还是继续摸索我自己的人生。

 

 

 

 

Categories: Randoms